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明德等人在进入上清界前,就拿到了驯兽宗那两师兄妹给的寄魂兽。

    所谓寄魂兽,就是把一窝子十几,二十几只灵兽、凶兽杀死,取其灵魂炼入传讯玉简中。

    由于是一胎所生,同根同源,炼制成寄魂兽后,只需滴一滴精血进入玉简之中,就能凭借某种关联而联系到其他的寄魂兽。

    有这种寄魂兽在,只要拿到寄魂兽的众人还在同一个世界,那么无论他们相隔多远,都一样可以联系到彼此!

    但是可惜了,这个魔修的寄魂兽已经被沉星斩杀了

    然而幸运的是,另那四人当中,有两人的寄魂兽还在!

    但这也有了一个问题

    明德已经知道这五个人被擒了

    这就是说,这个能联系上明德的办法,已经作废了。

    失了一个机会

    心痛

    唉

    “这几个人已经没有用了,道真仙师,带他们回去也是浪费灵气,不如”

    秋三狗说着,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道真摇了摇头,道:“杀人容易,但杀了人,再想找到那个明德的踪迹就难了。

    先带回去吧,贫道要好好想一想,看这里头有没有什么是可以利用的。”

    虽然不能借此找出明德,但也可以用这寄魂兽做些文章不是?

    另一边。

    藏在地低某个溶洞里的明德,在知道有人被道真擒去后,担心会被道真利用寄魂兽找到自己,于是赶紧的就与少卿少琴两人商量对策。

    少卿详细的解释了寄魂兽的优缺点后,拍着心胸对明德来了个保证。

    “所以,明德师兄放心,寄魂兽不会反噬主人;纵然是道真得到了寄魂兽,他也不可能利用寄魂兽来算计我们。”

    明德听罢,心中更是担忧了!

    不会反噬主人?

    我明德可不是寄魂兽的主人!

    利用寄魂兽算计不了我们?

    是算计不了你少卿与少琴吧!?

    答非所问,什么意思?

    难不成

    这两人也叛变了!?

    嗯?

    是了!

    这两人说他们是趁着审议总殿戒备松懈,使了计谋才逃出来的;当时我就觉得奇怪,被人擒了去,却为何没有被人封印修为?

    而且,他们逃出来的时间也不对!

    那仙尊复生归来,出世就已是拥有了法相境的能为;这两人在法相真人的眼底下,凭什么能逃得掉?

    最重要的是,这逃出来的时间,为何不是早一点,或是晚一点?

    却偏偏挑了仙尊复生的这个时间逃跑?

    现在看来啊,这两人也是叛变投靠到审议殿去了!

    一念及此,明德心中即有决断!

    “吸喔,两位道友既然这般有把握,我也没什么好担忧的了。

    两位道友,现今我方接连失势,再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我们是真有可能会都被道真逐一击杀在这上清界了。

    还有对方那名仙尊已经复生归来,其之本事我是亲自验证过的,当是法相境无疑。

    没有外援,我们是死定了。

    所以,这传送阵就是我们活命的最后手段!

    不能再爱惜宝物了,必须尽早把这传送阵法布置出来!”

    说罢,明德把自己珍藏拿出了上品灵石、宝物、法器灵器都拿了出来!

    “两位连驯兽都牺牲了,我要是在藏私,就不配被你们称为师兄了!”

    少卿少琴两人相视一眼,也默默取出了中间收藏的宝物、丹药!

    他们穿戴在身的纳物器,早就被审议总殿的人给搜走了,现在的他们,除了收藏在护法驯兽身上的那一点东西外,就已经身无分文了。

    明德也知道,这两人被擒后,身上的东西已经不再是他们的了;所以,明德也不指望这两人能拿出什么东西来。

    但现在,这两人不仅是有东西拿出来,数量还不少,等阶还不低

    什么意思?

    被人擒住,不封印修为也罢了,连这些资粮也都没有搜刮走?

    这么瞧不起人的吗?!

    明德心中一念及此,杀心骤起!

    “嗯?两位道友这是做什么?看不起我明德是吗?拿回去拿回去!

    你们付出的意见太多了,再要你们拿这些宝物出来,却是在打我的脸了!”

    说着话呢,明德就把两人的东西塞回到两人的手中!

    “这师兄太见外了;关乎着身家杏命,这点东西算得了什么?”

    “就是啊,师兄,你拿去”

    东西都拿了出来了,少卿、少琴两人哪还敢收回去?推着明德的手,要明德把东西收下。

    然而这时!

    明德反手就抓住了两人的手腕!

    随即!

    明德运转魔功,一股庞大的吸力从双手爆发而出!

    少卿少琴两人的法力顿时失控!

    “啊!”

    “明德师兄你要做什么!”

    两人哪料得到明德会突然发难?

    一时不备,两人体力法力就已如同山河崩泄一样,被明德吸走!

    “哼!做什么?当然是吸纳了你两人的修为为我所用啊!”

    既然都已经背叛了,还装出这幅骇然愕然的模样,很有趣吗!

    “师兄是要杀我们!?”

    这都被人握住命脉了,还要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

    明德就道:“废话真多!”

    少卿少琴悲从心生,相视一眼毅然舍弃这身修为!

    “既然师兄要我们的修为,我们就给你我们这身修为!”

    “上清·甲木神雷!”

    有《上清混元雷法总纲》这部功法傍身,驯兽宗的功法,说实在的,他们两人是真的看不上眼!

    所以,这驯兽宗功法修练出来的法力,不过是这雷法总纲的一层掩护色而已。

    既然明德想要,那就给他!

    这两人毕竟是重生了一次的人,眼下的这种情况,还不至于能他们惊慌失措。

    明德吸扯的,加上两人主动灌输的,巨大的法力涌入,明德一时不察,顿时就被这两人的法力给胀得几欲爆体!

    不过好在,明德也不是易与之辈!

    察觉到不妙,立即就将法力从脚下倾泻而出!

    霎时!

    地低溶洞层层塌陷,炙热熔岩浆喷涌而出!

    这等熔岩地浆温度极高!

    三人纵然是元婴后境与圆满,也一样是谁沾到了谁就要死!

    少卿、少琴相视一眼,另一只手蓦地一掌排出,把正在倾泻法力的明德打得倒飞数丈!

    眼见地低熔浆就要喷涌到此,两人立即化作一道雷霆,十数个呼吸间,就窜到了地面上!

    然而!

    未等两人站定,忽而就有两道魔气森然的雄厚掌力分袭两人!

    两人骇然间,法印一捏!

    “雷盾庇护!”

    “轰!”

    仓促间应招,两人顿时就被拍飞了出去!

    但也好在,两人守御及时,虽被拍飞,却也没有受伤!

    两人落地间,即时施法护住周身!

    然而,袭击之人却并未有趁机追杀来!

    两人定睛一眼,不由惊呼:

    “怎有可能”

    明德似笑非笑,一步一步走进两人!

    “为什么不可能?你们是忘了,还是被人洗脑了?

    本座不止是修成了土遁,还学会了道真的缩地成寸;少卿师弟,少琴师妹,做好死亡的准备了吗?”

    少卿就问:“为何要杀我们兄妹!?”

    “因为你们该死啊。”

    “你”

    “师兄,与他废话什么!?既然他都要我们死了,就看他有无这个本事!”

    少琴很愤怒!率先:启招!

    “乙木神雷!”

    此雷法最是能消生机,凡被击中者,如无得法破解,一时三刻间,必死无疑!

    明德眼见雷霆即要及身,身形一晃,却是任得雷霆透胸而过!

    “嗯?”

    少卿、少琴见得雷法竟被他如此轻易避过,心中不由一紧!

    “两位不是一直都想知道,为什么本座堂堂元婴圆满修为,却对那道真忌惮不已吗?

    因为啊,本座奈何不了他的那座剑阵,而他却是对我的手段全然熟悉。

    知道这又是为什么吗?

    因为啊,本座最强的杀敌手段,恰恰就是从他那里学来的。”

    顿有一顿,明德缓缓竖起一指,向着少卿少琴两人点出。

    “破空指·碎梦!”

    少卿与少琴顿时脸色一变!

    随即却又配合无间!

    合力连招铀化出一层雷霆壁罩!

    “甲木(乙木)雷光罩!”

    “隆轰隆!”

    指劲撞上雷光罩,顿时两相抵消!

    少卿、少琴这下心中更是骇然了!

    方才明德的这一指,所用法力有限,却竟有如此威力!

    同时,两人心中同念!

    ‘不能让他有机会再施展出这门指法!’

    于是!

    “九霄神雷!”

    “葵水神雷!”

    两人联手,不同的雷法编制出相同的雷网!

    明德被困在雷网之中,一时间也是束手无策,只得以缩地成寸不断闪避!

    渐渐的,三人间,演变成了一场持久战!

    审议总殿。

    在明德等三人钻出地面时,沉星就已经感应了;此时见三人斗成了胶着状态,心中莫名生出了悲凉之感!

    “唉时过境迁啊;曾经也是称得上是天骄的两个人,想要扮猪吃老虎,结果却是猪扮得太久了,就真的成了猪。”

    正在往审议总殿赶去的道真与秋三狗,也同样感应到了那森然的魔气,以及那浩大凛凛的雷霆!

    “仙师前辈,那边有我们审议殿的人找到那个明德了!”

    道真犹豫了一下,就道:“三狗你先回总殿去,贫道前去救援!”

    “一起去!”

    秋三狗的战意高涨,兴冲冲的就要往那三人交手的东西飞去!

    道真却是拦着不让他去

    “你现在不能去,先把人带回审议殿。”

    “那就由你带人回去,我先走一步!”

    道真一把扯住他!

    “听不懂人话吗!贫道让你滚回去!不要去碍手碍脚!”

    “你”

    秋三狗大怒!

    然而这时,道真却是一步已在数里外了!

    秋三狗咬牙切齿的一跺脚,往审议总殿方向跑得飞快!

    仙尊的师弟,惹不起

    明德三人那边

    时间拖得许久,明德心中渐渐不安了起来!

    三人斗法掀起的动静太大,这时审议殿那边肯定已经是知道是自己等人窝里斗了。

    要是被人在旁以逸代劳,在与少卿少琴两人大战之后,自己肯定是跑不掉的!

    心中不安,反应在招式上,就是所用招式更加的强悍、力沉!

    同时,人也开始急功冒进!

    少琴见此,心中一定,当即就要进击!

    一旁的少卿见状,立即起得灵识阻止了她!

    “师妹当心有诈!”

    少琴闻言,当下心中一颤!

    旋即,冷汗如雨!

    ‘是了!此人连法相真人都能打败,不可能这样容易就能败在我和师兄手中!’

    ‘差点就上了他的当!’

    明德见少琴是要急功冒进,心中不由窃喜了一下,但忽然的,少琴却又缩了回去

    这就让人有点难受了

    不过,也得亏了少琴的这一举动,令得两人的攻击出现了少许滞纳!

    既然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

    于是,明德趁此闪得一闪,以缩地成寸之法一步就来到了少琴身边!

    少卿见此,立马把手一推,引得千百雷霆把明德给截在了少琴了身前三尺之处!

    然而,明德身躯触雷霆即散,化作一道黑光鬼魅一般,转瞬间即到了少卿身后!

    甫一落到少卿身后,明德即运足气力,一掌打向少卿后颈!

    少卿却是不慌不忙,身形忽倏一转,抬手就是一掌拍出!

    “啪!”

    双掌相击,两人齐齐被震退数步!

    却是谁也讨不到便宜。

    只这一掌,明德就已被少卿掌力所含的雷霆之力电得浑身发麻!

    心中立知,这少卿不好对付了!

    “咦?少卿师弟藏得很深啊。”

    “你也不差!”

    少卿的修为比之明德,弱了一筹。

    与明德对上这一掌,少卿体内被种下了一缕魔气,人虽无大妨,但想要化解这缕魔气却也同样不轻易!

    因而双方在对了一掌后,俱都停了下来化解体内异力。

    但是,少琴还在!

    一见到明德受创,少琴立即起招!

    “乙木神雷·消生夺元!”

    明德眉头一皱,十指结印,驭出一道阴寒气罩罩住全身!

    同时!

    “灵明·摄灵!”

    眼中凶光一闪,少琴避之不及,顿时就被正正命中!

    少琴蓦地身形一震,全身法力刹时被收摄于其体内!

    正在施展雷法的少琴顿时受到法力反噬!

    “呃啊啊啊!”

    数声惨嚎过后,少琴昏死在地!

    此术乃是灵明灵宗的神通秘术,其用为禁锢法力灵识;练到高深处,同境界中,几可所向披靡!

    “师妹!”

    少卿可是知道这门神通秘术的利害的!

    见此,心中一急,忙就要上前去!

    明德却是一步拦在了少卿的面前!

    “少卿师弟莫急,到你了,很快你就能享受到与你师妹同等的痛苦了!”

    “哼!”

    少卿没有多说废话,十指结印,起得阵阵紫青雷霆!

    “禁雷八法·五雷轰顶!”

    明德见状,不由得神情凝重了起来!

    ‘神霄宗的禁忌之招!’

    既是一宗之禁忌招式,借明德十个胆,他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灵明·身化苍穹!”

    灵明灵宗的至强防护招式!

    此术一经使出,即可周身散于天地间!

    身散天地后,己身只要还有一丝精气不曾被人消灭,那么,无论是受了多沉重的攻击,都可安然避过!

    瞬间之后,五雷轰顶之招爆发,直炸的四野山崩地裂,江河断流!

    少卿驭使雷法轰击明德,待到再也感应不到明德的丝毫气息后,这才散去了招式!

    “咳咳咳”

    禁忌之招极为消耗法力,即使少卿没有散去招式,他也支持不了多久

    喘过几口气,缓了缓神,少卿趔趔趄趄的走近少琴。

    “师妹!师呃噗啊!”

    然而,未等他走得几步,忽然!

    一道剑光从身后射来!

    给少卿来了个透心凉!

    回身一看,少卿顿觉手脚冰凉,死亡的气息渐渐笼罩在心头!

    明德手提利剑,杀意盎然!

    “惊喜吗?意外吗?!”

    缓步走来,明德剑指少卿,“连神霄宗的禁忌之招都学到了。

    真好!

    少卿师弟,此术你是偷学神霄宗的,还有审议殿的人教你的?”

    心脏挨了一剑,莫说少卿已经法力损耗得差不多了,就是在全盛之时,挨上这一剑,一身力气法力都得直接报废九成九!

    所以,此时的少卿,哪还有力气回答?

    还能站着,就已经消耗了他剩下的气力了!

    “不回答?无所谓,反正你都要死;有你师妹陪着你,黄泉路上不会寂寞”

    正说话间,忽然从明德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不一定哦。”

    “道真?”

    明德一愣,旋即转过身来!

    “果然是你!”

    “明德道友,见到贫道,你不应该感受到意外才对。”

    明德不接这话,道:“你要救人?”

    “算是吧。”

    “其实你早就已经到了,只是,见到我与少卿师弟内斗,你要坐收渔利,对吧?”

    是的!

    道真确实是在一旁看了会戏

    “也不算早啦,刚刚好,看到了五雷轰顶这招禁忌招式。”

    “哈哈哈!你们玄门的人,都是这样施恩予人的吗?”

    道真看了一眼重伤垂死的少卿,又看看昏死在地约少琴,就道:“淡不上是施恩,不过只是救了两名你的仇人而已。

    贫道救他们的命,他们被贫道利用,日后去找你报仇而已。

    谈不上什么恩情不恩情。”

    “你救得了吗?”

    “试试吧。”

    道真抬手向前一按

    霎时!

    一座剑阵拔地而起!

    明德这时却是用出土遁,一头扎入到了泥土之中!

    却是开溜!

    道真见状,不由得觉着好笑!

    “贫道方才虽说是看了会戏,但你却不能真的就认为贫道只是单纯的在看戏呀。

    贫道趁着你们在斗战时,悄咪咪的把这方圆十数里都圈入到了剑阵之中。

    你是逃不掉的。

    出来吧,明德道友。”

    道真话音甫落,明德就铁青着脸,从地底下钻了出来

    “道真道友,为何要做他人走狗呢?”

    “走狗?哈”

    道真大笑了起来!

    “知道为何贫道明知道友不安好,却仍还要答应道友来此秘境吗?”

    明德听罢,心中一愣,就问:“为何?”

    “从贫道见到道友第一面起,就已感觉到了道友那炽热的杀意。

    所以,贫道也是存了同样的心思;道友要杀贫道,贫道又何尝不是要杀了道友呢!

    闲聊时间结束了。

    道友,来,杀吾!”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