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明德此时心很慌!

    不是因为被道真以逸待劳,也不是因为与少卿少琴两人战过一场后,力竭。

    而是因为,他察觉到了,道真的这个剑阵威能较之以前,更加的强大了!

    这是不是说,道真为了杀自己,已经不再有任何的保留?

    道真在东离洲做作为,明德背地里可是查得一清二楚的!

    一阵困百人,其中还有九名大修行者!

    也即是九名元婴后镜,甚至是圆满!

    由此可知,若非同样精通阵道,便是大修行者都破不开道真的这个剑阵!

    得亏!

    早前就抢到了明智的破界珠!

    握住破界珠,明德这才心安不少!

    “道真道友,本座不欲与你为敌,何必这样苦苦相逼呢?

    此界之人乃是上清宗遗族,当年,上清宗可是被贵宗所灭;你这样帮着他们,莫要最后落得个身死道消才好。”

    “道友说得真是好听,上清宗主可是死在魔道之人的手上;真算起来,本宗不过是与上清宗争了一场而已。

    有争就有输赢,本宗赢了。

    这就是结果。

    而你们,却是趁火打劫。”

    剑阵已起,既然明德想要拖延,正好也能顺手救起少琴。

    至于少卿

    是死是活,就看他的造化了。

    “道真道友,虽然三千年过去了,当年一战早已掩埋于历史;但那仙尊可是亲身经历过当年那一战的,你当真以为,他能放得下毁宗灭门之恨吗?”

    “哈,道友此言说得好!便劳道友回答贫道一个问题。

    少卿少琴俩人,会不会放得下仇恨呢?”

    明德就道:“将死之人而已,死人是不会与人有仇恨的”

    “死人?你说谁是死人?是我吗!”

    说话间,少琴忽尔一跃而起!

    怒目中,狂雷如怒涛!

    “你嗯?”

    明德心中一惊,打量了少琴几眼,却是对道真说道:“原来道友可以破解摄灵术!”

    这时!

    又有一道声音传来!

    “不是他解的,是我。”

    嗯?!

    少卿这时也站了出来!

    他胸口上的那处剑伤,此时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这怎会!”

    少卿轻轻抚摸着伤口,道:“是不是感觉到很是不可思议?

    你是不知啊,驯兽宗弟子,尤其是像我这样的核心弟子,是有两颗心的。”

    少卿说着,眼中杀机再也压抑不住了!

    “既然你杀我不死,就轮到我杀你了!”

    说话间,少卿手一扬,现出一柄剑器!

    “注意来,看招!”

    上清宗雷法最强,亦是最出名,但上清宗的剑道传承,虽然比不上道玄剑宗,却也只是差了一筹而已!

    少卿仗剑欺身而上,又有道真与少琴在旁伺机而动,明德不敢不留个心眼提防;这就会得他纵然是不惧少卿的剑法,却也只能靠着身法以游斗应对!

    眼看俩人交手已有十数招,少琴在旁却是仍还不动,于是道真就问:“少琴道友,少卿道友虽然犀利,却也是修为弱了明德一筹,久战恐有不利啊,你不出手吗!”

    “道真师弟,很感谢你救了我与师兄,方才还未对你道一声谢,现在补回。

    谢了。”

    “驯兽师宗虽然依附于灵明灵宗,却也算得上是玄门旁门传承宗派;贫道既为玄门弟子,自然不会对你们见死不救。

    少琴道友,你真的不上场吗?”

    “箭在弦上,方能震摄宵小;我与师弟你站在此地不动,便已足可震慑住明德,令得他不敢尽全力与师兄一战。

    眼下师兄还能应付,自是无需我加入。”

    道真摇摇头,心想:‘所以贫道才说,树老成精人老如妖;明明就是在找机会捅刀子,扯这震慑不震慑的,有意思吗?’

    于是道真就道:“贫道却是在寻机会,能一击即中的机会。”

    “方才就有至少三个机会。”

    “那不是机会,是陷阱,诱骗你把弦上之箭射出去的陷阱。”

    嗯!

    少琴点点头。

    她方才没有动手,就是有这种想法。

    又问道:“师弟认为,何时才是我们动手之机呢?”

    “贫道向来喜欢不劳而获,所以,最好是不用贫道动手,少卿道友能可解决掉他。”

    “难啊。”少琴道,“师弟你看,明德纵然是分心了,也仍是隐隐占了上风。”

    “明德道友的缩地成寸,是从贫道这里学去的,少卿道友对此身法不了解,应付起来自然是吃力不轻。

    且待贫道传他破解之法”

    一阵传音入耳,果就见少卿竟渐渐把劣势给扳了回来!

    明德见此,眉头不由一皱!

    不敢再有丝毫犹豫!

    双手向前一抱,摄取气机与魔气相合,再向外一推!

    刹时!

    阴风起,秽雨落!

    凡风到雨至之所,顿时剑消气散!

    此乃削灵消魂术,是专以攻击神魂之术!

    少卿见此,剑光一转,于头顶身前运化出一层剑影!

    同时,另一手一翻,握住一剑,剑花一挽,即化千百剑气向着明德扑射而去!

    明德见此,双手再抱,复又再用出削灵消魂术!

    少卿见状,攻势非但不减,反还更显迅猛!

    少卿如此做法,就要与明德比拼速度;要抢在明德伤到他之前,先一步重创明德!

    在旁观战的少琴见状,立即就运功提气,做出随时动手的准备!

    明德还一直在分心留意着她,见她要趁机出手,就知道自己不能硬接少卿这一招了。

    然而,就在明德要闪避时,却突然感觉到在自己身周,被布下了近百道剑气!

    “道真!”

    “哼!”

    “果然是恨我不死啊!”

    明德这一犹豫,错失了闪避良机!

    没得避了!

    明德一咬牙,取出一道符篆,激活后化成一道流光璧罩罩住全身!

    这时!

    剑气到!

    “噗噗噗”

    千百剑气撞上那流光璧罩,发出阵阵声响,那那流光璧罩被撞得摇摇欲坠!

    少琴见状,运法与指,蓦地一指点出!

    霎时!

    一道弥漫着荒古、狂虐气息的深紫色雷霆,摧古拉朽一般,撞破那流光璧罩,撞破明德的护体罡气,转瞬时间都不到,就已撞入到明德体内!

    “噗,啊”

    肉眼可见,明德由青年模样,快速转变成了中老年人的模样!

    这道雷霆名叫:混元紫雷。

    乃是《上清混元雷法总纲》中,比之紫霄神雷还要高出一个层次的雷霆!

    紫霄神雷又名天罚之雷,是无可争议的第一杀伐之雷。

    而这混元紫雷,杀伐之能虽不如紫霄神雷,但其对灵魂,对生机的伤害,却是远远超过了紫霄神雷!

    挨上了这一下,明德的生机起码也是消逝了以百年计数!

    见少琴一击得手,少卿没有丝毫犹豫,双剑裹挟着混元紫雷,正正刺入明德的胸膛!

    “呃呀!”

    “嘭!”

    一声震响,明德身躯化作一团血雾!

    成了!

    杀掉他了!

    少卿、少琴不由心头一松!

    但是!

    道真却是别这样认为!

    “小心了,当心由诈,明德的元婴法身还没有消散!”

    嗯?

    少卿与少琴两人一愣,旋即反应过来,立马就给自己套上了一层护体气罩!

    “啧啧啧”

    这时,飘落在地的血雾重又飘起,组合成了明德的身躯!

    “果然呐,道真道友,本座就知道肯定是瞒不过你。”

    恢复后的明德,成了中年人的模样,这就意味着,他确确实实是受了一击混元紫雷!

    道真向前走了两步,看向明德的眼中,带着浓浓的鄙夷!

    “是不是傻?此地已被贫道的剑阵所笼罩,你身躯散了后,却没神魂飘散出来。

    这样明显的诈死,若还猜不到你是在诈死,贫道可以自挂东南枝了。”

    “哈”

    明德笑了几声,就对道真道:“本座方才已经死过一次了,道友,现在可以谈一谈了吗?”

    “谈你大爷!”

    “一次杀你不死,就再杀一次!”

    少卿经过最初的愕然,反应过来后,就立马再度启招!

    双剑一运,剑招再起!

    霎时!

    混元紫雷混合在漫天剑气中,双剑如龙呼啸杀向明德!

    然而

    明德不闪不避,任由混元紫雷与剑气穿体而出,却是一点伤都没有!

    少卿见状,不信邪,挥剑扑杀而上!

    而少琴,此时亦驭指急攻过去!

    明德见状,心中杀机更是高涨!

    “来得好!受死来!”

    反手取出一面水晶玉镜,法印一引!

    刹时!

    玉镜化作一阵!

    阵中,赫然是少卿、少琴,以及那侥幸从沉星手底下逃出来的魔修!

    “这这是”

    “传送阵!”

    少卿少琴俩人,可是亲自参与了这座传送阵的布置的!

    但!

    此阵不是在地底熔洞里吗?

    为何会在这!?

    明德这时露出一副阴森诡秘的笑容,看着道真,笑得特别渗人!

    “嘎嘎惊喜吗?意外吗?这门阵法可是本座特地为道友准备的!

    满意吗!”

    道真在那玉镜化阵的瞬间,就通过天干地支剑阵,感应到了这个传送阵的底细。

    那个玉镜是一件宝器,而那个传送阵则是一道篆刻在子母符上的传送阵符!

    符篆之中,有一种名叫子母符的符纹。

    这种符纹单独使用,威能不高,甚至可以说没有半点威能!

    但若配合神通术法、阵法符篆,这种符纹的威能,能瞬间暴涨千百倍!

    打个比方说,一张一阶火炎符,其威能也就只能对付气养初、中境的人。

    但在这张火炎符上再刻画下子母符,这张火炎符甚至能伤到铸基境的人!

    不过,既名子母符,即是有主次之分。

    子符为次,母符为主;子符主攻伐守御,母符聚能积力。

    子符的威能强弱,取决于母符的品阶。

    由于这种符局限性太强,所以,极少有符师能制作出这子母符;而能制作出子母符的人,也都只能在低阶符篆刻画这子母符。

    所以,中高阶的子母符,不敢说没有人能制作出来,至少,能制作的人,凤毛麟角!

    但是吧

    虽然极少有人能制出中高阶的子母符,却有人能在子母符上篆刻其他符纹!

    魔门中,就有至少七个人,能在子母符上篆刻六阶、七阶符纹!

    传送阵在所有阵法列序中,属于是六阶这个层次;而传送阵符,在符箓列序中,只是四阶列序。

    所以,在子母符上篆刻传送阵符,对那七位符师而言,没有多少难度!

    所以

    “处心积虑啊”

    拿一件宝器支撑一道传送阵符,这是想要把至多十名元婴境圆满的人传送过来!

    再结合明德所说的,这道传送阵符是为道真准备的

    总不会是这传送阵符,是留给道真传送离开秘境的吧?

    肯定不是!

    那么问题来了

    为了对付道真,二十九名元婴境联合都还嫌不够,提前做好了找援兵的准备

    啧啧

    “不得不说,明德道友,你实在是太过抬举贫道了。”

    说话间,道真把少卿与少琴俩人转移,把这俩人送出了剑阵。

    明德开了阵,下来就是斗阵时间了,留这两人在剑阵之中,碍手碍脚!

    明德见此,笑得极为畅快!

    “道真道友,你以为送那俩人离开,他们就不用死了吗?

    天真!”

    明德话音甫落,即拔动传送阵!

    道真见状,心中一突,立即就要御使剑阵去干预对方!

    然而,明德接下来的作为,让道真看得头皮都直发麻!

    只见传送阵运转后,阵中少卿、少琴等顿时脸色剧变!

    一根血红色,手指宽的管子,从阵中少卿等人的体内窜出,落入到那传送阵阵眼之中!

    旋即!

    就见那一众人的法力、精血沉着那条管子涌入到了阵眼之中!

    “这”

    同一时间!

    剑阵外,少卿、少琴看着从身体内窜出的这条血红色管子,眼中骇然万法!

    审议总殿中。

    秋三狗把那几名魔修带回后,众人都还没有商量出一个处置办法,忽然就惊觉从那几人体内窜出了一条血红色的管子!

    “这这是什么情况!?”

    众人一脸惊恐!

    这时,沉星察觉有异,也过来了。

    见到那根管子时,沉星就道:“此乃魔道的一种邪法,名为蚕食鲸吞。”

    “呀!仙尊”

    “仙尊,可有破法?”

    沉星就道:“吾自是有破解之法,但此几人皆为伪魔,救回来了也是在造孽,是会折损自身阴德与气运的。

    莫要动他们,待此几人被吸光食尽了,放一把元婴之火烧了此地。”

    说完,沉星转身就离开了

    其他人本还想劝上一劝,但见沉星独自离开去了峰顶,便只好座下。

    “这是”

    事到峰顶的沉星,往着明德所在的方向望了过来。

    ‘吾该救尔两人吗?’

    ‘吾不想救’

    ‘唉’

    ‘六百年同修之情’

    ‘算了,便当是了断过往种种吧’

    沉星心中叹息间,抬手亮出灵宝道剑,住着少卿、少琴俩人,一剑斩去!

    剑阵中。

    道真在发觉这是一个罪恶感的传送阵时,心中怒火即盛!

    二话不说,立即驱动剑阵,勾连天地大势行杀伐事!

    “山势·春分阴阳·五行逆!”

    刹时!

    剑阵之中阴阳之气颠倒,五行之力翻覆!

    受得此影响,传送阵忽尔一顿!

    明德见状,起得全身法力灌入阵中!

    旋即!

    传送阵运转,连消带打一般,将阵中阴阳五行之力险险稳住!

    然而,道真完全没有给任何喘息机会!

    “山势·担山镇海!”

    “轰隆隆”

    天地大势加持之,这一击砸下去,把传送阵生生砸得裂出数道裂缝!

    道真见此,眼中精光一闪!

    欲要再起一击,彻底毁了传送阵!

    忽然!

    一道剑光自天际而来!

    “咻”的一声!

    竟是直接穿越天干地支剑阵与传送阵!

    “噗!”

    转瞬即把传送阵中,少卿与少琴两人给斩得再无半点痕迹!

    “”

    是那个仙尊出手了!

    “”

    大佬

    你就不能秒准一点?

    把明德,还有这个传送阵也一并斩了,难道不好吗?

    无语了

    明德很想逃!

    但又不甘放弃

    犹豫了数息,发现那位仙尊并没有对自己下杀手,心头不由一松!

    “嘎嘎嘎这就是你投靠的人!

    哈哈哈!道真,你在他的眼中,根本就无足轻重!屁都不”

    道真哪会听他说废话?

    就方才这一下停顿,传送阵上的裂缝已经被修复了

    运转阵势,就又是一击

    “山势·担山镇海!”

    “嘭轰轰!”

    “道真你!”

    “山势·担山镇海!”

    ‘不好!’

    明德心下一凛!

    这挨了一击,就裂出了好几条裂缝,这裂缝没有修复,要是再挨上一击,还不得碎了?

    这还敢让这一击砸中传送阵?

    一咬牙!

    明德背生一尊魔相,冲出传送阵,迎着这担山镇海硬撞了上去!

    即将碰撞之时,明德一把就捏碎了一直握着的破界珠!

    珠碎瞬间,异变突生!

    道真蓦地出现在明德眼前,在明德的骇然惊悚间,一手扣住明德的脖子,天干地支剑阵的力量瞬间涌入到明德体内!

    “啊啊啊啊!”

    明德躯体即时就被灌得膨胀了起来!

    “呯!”

    又一次!

    明德的身体再次炸开!

    然而这时!

    那尊魔相忽倏一笑!

    “又灭了一次本座的躯体,开心吗?但是有用吗?

    本座是魔,躯体存与不存,于本座而言,毫无关系。”

    “是吗?”

    这时!

    道真浑身魔气翻涌!

    明德挰碎的破界珠,是道真在凝结还丹失败之后,用这颗失败的还丹制炼而成的,寄存魔气的器皿。

    而现在,这器皿碎了

    “你若是魔,道爷便是魔中魔!”

    话音落,魔化道真朝着那魔相,张嘴就是用力狠狠的一吸!

    顿时!

    明德惊觉自己的神魂,被魔化道真吸得不可抑止的脱离魔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