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魔,非人非妖,非精非怪,非鬼非僵。

    魔无形,故无形态;魔无影,故无影迹。

    或存于天外,或活于心念间,或寄身于诸文献记载,或见迹于万灵言行举止。

    惑人于无形,毁人于无间!

    其族所至,即是天劫地难人灾!

    而魔修,则是魔之道在人间的践行者。

    杀一名魔修容易。

    但杀一只魔,却是万难!

    然而

    人杀魔,万难;魔杀魔,轻易!

    所以,要杀魔,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自己也成为魔,比对方更强更凶狠的魔!

    这

    也是道真敢这般轻视明德,轻视另那二十八名元婴境的原因,与底气!

    他本身就是魔道道器的器灵,魔根深种,魔念沉重,魔性难改!

    若不是融合了凌玄本尊的一半神魂,道真根本就不需要入魔!

    因为

    他本身,就是魔!

    而且!

    现今的道真,还只是如意印的器灵。

    等到如意印融入到那件先天道器当中,凭这件先天道器的根脚,天下间,能奈何得了道真的魔,屈指可数!

    妖族最重血脉,魔族最重根脚,而人族之所以能镇压妖魔两族,依仗的,却是人族最为擅长的创造能力!

    所以!

    当一个人

    尤其是一个聪明人!

    入魔之后,在魔道理念与人族种族天赋的双重加持下,他的危害性,比真魔更大!

    所以!

    “明德,你必须死啦!”

    明德的这具魔相,是以功法修练出来的。

    所以,这尊魔相只是个虚影!

    也即是说,明德就算是入了魔,就算这尊魔相是天魔虚影;单就明德本身而言,却也不过是一只最低等的幻魔!

    究其底,当属阴魔之属。

    连丁三石都不如!

    丁三石养的天魔被凌玄封印后,丁三石自己就把那天魔吃掉了。

    这其实也算是天魔灭幻之试练。

    按玄门的说法,天魔灭幻之试练完成之后,就是“初得一炁入玄门”。

    所以,丁三石是谓:玄门天魔!

    按其能为划分,丁三石是六欲天魔。

    按其修持划分,则是试道者天魔。

    而道真,其身魔性难解,魔心常在;却因受化身牵连,为凌玄本尊护法。

    故而名为:神魔!

    一只是坏人修持的阴魔,一名是护道守卫的神魔;单论根脚,明德就已被绝对碾压!

    面对道真,他毫无胜算!

    但,杀一只魔头容易;要杀明德,道真的功行差他很多,不容易了!

    道真吞吸的力量,明德虽然抑止不了,但却可以延缓!

    “要杀本座,没这样容易!”

    明德咬着牙关,全神抗拒着吸力!

    不过啊

    道真的首要目标,并不是他!

    “山势·担山镇海!”

    道真再起天地大势,悍然轰击传送阵!

    这回,没有了主持之人,传送阵顿时就被轰撞得裂出万千缝隙!

    明德见状,脸色顿时剧变!

    然而这时,道真没有任何留手!

    阵势再变,却不是再轰击传送阵,而是要坏了传送阵中的阴阳五行之力!

    “山势·春分阴阳·五行逆!”

    颠倒阴阳,翻覆五行的力量,顺着那一条条缝隙冲入到传送阵中,顿时就把传送阵内部搅得明灭不断,欲毁还连!

    道真见此,再起阵势!

    “山势·夏至烈炎·炽阳天!”

    霎时间!

    熊熊烈炎凭空而起,只转瞬间,竟就把那传送阵灼烧得崩塌了一角!

    明德见状,怒目圆睁中,决断骤起!

    “道真!我死了!你也别想好过!”

    “天魔炎·焚海灭元!”

    转瞬间,明德彻底放弃了守御,强自把所有力量都压缩在一处,再以天魔火点燃!

    被道真死死的牵挂住,明德完全抽不出身来去救援那传送阵!

    而不能让援兵进来,明德也明白,自己这次十死无生了!

    反正都是要死,拉一个道宗垫背,也不算是亏本了

    然而,就在这时!

    忽尔!

    一支魔气缭乱的枯骨大手,从传送阵中的地底下突然探了出来!

    迅雷不及掩耳之际,枯骨大手一把捏住明德的魔相,倏忽间,就又缩回到了地底!

    审议总殿中,沉星忽然一愕,皱眉沉脸的转首看向战场处!

    ‘看来是被伪魔得逞了。’

    ‘奇怪,不过只是一张传送阵符,却为何会与神荒联上?’

    ‘联系上了也好,省却了吾不少时间。’

    ‘法相境’

    ‘小师弟不是对手啊’

    正琢磨间,沉星伸手一招,就见一道轮与一柄剑落在了他的面前!

    “走了,随吾诛魔!”

    两件道器忽地轻轻一震!

    沉星见此,哈哈大笑一声,纵身踩在九阳道轮上,反手持住灵宝道剑,转瞬即来到了天干地支剑阵上方!

    “嗯,此阵不差。”

    剑阵中,道真并不知道沉星已经来到到了他的头顶上。

    方才短短三两个呼吸间,他连反应都还未夹得及反应,明德就消失了,那只枯骨大手也是没有了踪影!

    这还得了!?

    没有丝毫犹豫!

    道真立即就驭阵欲要毁了传送阵!

    “师弟”

    嗯?

    道真一愣,忽尔只觉眼前一花!

    再一定睛一看,沉星已是站在他身前!

    “师兄?”

    “嗯。”

    “师兄,方才”

    “吾便是为此而来。”

    “师兄,那是什么?”

    “魔道中有人以此传送阵为定点,找到了上清界所在。”

    “这师兄,不是说,此界与神荒世界的联系已经被您斩断了吗?”

    “镇压此界的九阳道轮在这,此界已是无了镇守之宝,外人只需花上一点时间,就能找到上清界。

    何况对方还有传送阵符,找到此处也不是什么惊悚之事。”

    道真这时又问:“若是毁了这传送阵,他们要多久才能来到此界?”

    “为何要毁?”

    嗯?

    道真不解

    沉星就解释道:“对方已经做了定位,纵使是毁去此阵,对方亦能寻过来。”

    “要多久?”

    “重要吗?”

    “”

    无重要吗?

    道真不由皱起眉头

    “师弟,法相境,怕吗?”

    “怕。”

    “敢战吗?”

    道真闻言,心中顿时豪气横生!

    “当然敢!”

    “哈”

    沉星看向道真的眼神中,满是赞许!

    “很好!走!我们师兄弟去寻他们去!”

    什么!?

    “师兄,此话何意?”

    “就是这个意思!”

    沉星说着,一拳轰出!

    把传送阵轰坏,把地底轰出一条通道!

    “嗯?这是”

    “传送阵符的传送路径,在此径尽头,就是神荒世界。”

    沉星说着,将九阳道轮往通道一放,就见道轮上镶嵌的九阳发出阵阵光芒,把就要闭合的通道又给撑了开来!

    “再等两个人,我们就过去。”

    “等谁呃好吧,是青羽金雕,还有秋三狗”

    青羽金雕化出原形,爪子上抓着秋三狗,用着极速赶了过来。

    金雕一落到地上,变回人身,匆匆的就问沉星与道真:“师兄,道真,发生何事了?”

    秋三狗这时也都上前行礼。

    “仙尊安好,道真仙师安好。”

    道真点了下头就算是回礼了,然后指着那条通道,说:“此乃回去神荒的路。”

    “哦?”

    金雕神情不由肃然!

    沉星这时道:“人齐了,便走吧。”

    说罢,率先跳入通道中!

    道真见此,也不犹豫,纵身一跳,就跟着进了去!

    金雕与秋三狗相视一眼,紧跟其后!

    神荒世界,赤焰洞天。

    此处洞天乃是魔道宗派,重楼宫内一名名叫越王锦的法相真人所开辟。

    此时,一身浅粉宫装,半老徐娘模样的越王锦,正在为明德疗养伤势

    说是疗伤也不对,该是在抚平明德体内失控的法力才对

    此时,越王锦边施法,边数落着明德!

    “妾身曾告戒过你,那道真既已破障成就宗师;十年八年间,正是他气运昌盛,万邪避退之时。

    你要杀他,不坏了他的气运,你就是死上十次八次,估计你怕是连伤都难以伤得到他。”

    “我邀他进入秘境,就是为了摆脱气运对我们的影响。”

    “结果呢?若不是你献祭了其他人,让妾身有能力凭借子母符找到你,此时,你已经是死得很凄凉了。”

    “我还活着。”

    “侥幸之心太重了。”

    越王锦很是不满。

    “接下来你要怎样办?”

    “我都伤成这样了,还能怎样办?”

    明德的语言间,颇有些无奈。

    “妾身至今也想不明白,为何你要如此作贱自己呢?

    三身术破绽太多,一千年来,早就已经被证明了无数次了;为何你却总是,不肯放过你自己呢?!”

    明德这时转过身来,眼中一抹内疚之色很是沉重!

    “我答应过你,我要娶你为妻!

    但

    一千二百七十二年六个月十六日了,我至今都仍未有履行承诺

    我不想再等下去了!

    我要娶你为妻!

    但我

    唉

    修不成三身术,我没有这个能力了,我永远都睡不了你”

    明德话末说完,忽然!

    “嗯,头一次听到有人这样述说,自己是一个太监的事实。”

    嗯?!

    越王锦蓦地一惊!

    立即就放出灵识横扫而出!

    咦?

    没人?

    不可能啊

    明明已经听到声音了!

    “道真”

    一听到那个声音,明德就知道是谁了

    “真是料想未到,你意能追上来;是那位仙尊出手了,可对?”

    “汝所料欠缺之事,不止此桩。”

    这声音是沉星了!

    而传出声音的地方,却是越王锦指间的那枚由紫晶灵陨铁打造的乾坤戒!

    “啊!”

    越王锦想到了子母符!

    大惊之下,就要捏起法印,想要将乾坤戒封印住!

    然而这时,一只修长浑润的手掌,伴随着紫雷与剑意,忽地从戒中伸出!

    正待要封印这枚戒指的越王锦,察觉到一丝从心底传出的危机感,立即就舍弃之这枚珍贵非常的乾坤戒!

    “反应倒是不差。”

    沉星说着话,身形却是已经进入到了这赤焰洞天!

    稍一感应,沉星就道:“火法成道,却有上善若水的感觉,修行了离水。

    不容易啊。

    但可惜了,水有三态,汝方得其二,都是个不入流的。”

    这上来就是一翻评头论足,越王锦就有点动怒了!

    “汝乃何人?”

    “吾名沉星,乃上清圣宗

    算了,过往已过,追忆无用了。

    呼吾沉星即可。

    若无,称一声仙尊亦可。”

    “哼!仙尊?好大的口气!”

    “一般一般吧。”

    沉星说着,指着明德问越王锦:“方才可是汝将此人劫回的?”

    明德闻言,心中一突!

    ‘果然是来杀我的’

    越王锦一个闪身,拦在了明德的面前。

    “汝欲何为?”

    沉星没有回答,反而是颇为有些兴到地看着明德,道:“在上清界时,吾就感觉到了汝体内存有异常;今日再看,却是原来如此。”

    “仙尊,什么原来如此?”

    这时,道真、金雕、秋三狗三人亦从那乾坤戒中走了出来。

    秋三狗有做长舌妇的潜质,才一出来,听到沉星的话后,就直接问了个问题。

    “魔道血魔一脉有一门神通秘术,名为神分血滴子。

    血魔一脉传承的《血海魔经》,修行到元婴境界后,就可化气海为血海,继续修持到得法相境后,便可以血海为法相。

    到得境,便可血海不枯,法相不死。

    修出血海后,配以神分血滴子秘术,就可取血海之污秽血炼制分身。

    一滴污秽血便可得一具分身。

    一处血海,污秽血何止千万滴?

    故而,血魔一脉传人,非用因果神通,便极难杀死。”

    顿了顿,沉星指着明德,又道:“此只伪魔虽非血魔一脉传人,却有一门相似的秘法。

    以吾观之,此伪魔乃是分身。”

    啥!?

    明德是分身?!

    卧槽!

    道真、金雕,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

    这两人很是惊愕,明德、越王锦两人却是惊悚不已!

    这只是看一眼,竟然就已经看穿了明德的底细!

    “你到底是谁!?”

    沉星就道:“不认识就是不认识,问这样详细做什么?

    汝乃界外之人,与吾本无交集;汝既插手干预吾上清界内务,便需承受吾之怒火。”

    说完,沉星就对道真等三人道:“此地乃是一处洞天,汝三人速速去往各处,收了此中一应贵重珍宝资粮!”

    “是!”

    三人应声施礼后,各分方向而去!

    “你!你竟敢欺我如斯!?”

    越王锦怒火冲天!

    “天外!可敢去!?”

    这是要斗法了

    沉星却道:“吾之时间宝贵,便在此地解决就好。”

    言罢,沉星气势即告暴涨!

    旋即!

    一道混元紫雷透体而出,直上云霄!

    忽尔!

    此雷蓦地一缩一涨,化作一尊手掌大小的雷印玺。

    雷印玺凝成瞬间,万千混元紫雷骤然炸开!

    于云霄之上扩散成为一张雷网!

    此网铺张开去,竟有三千里之广!

    此雷网一出,整个洞天顿时就地动山摇!

    “这这是神霄宗的雷网天诛!”

    越王锦神色一下就凝重了起来!

    “错了,此乃上清圣宗的罗网天雷。”

    雷网天诛那是斗法神通。

    罗网天雷却是得道法相!

    全盛状态的沉星,把罗网天雷完全铺展开来的话,可是足有上万里宽广的!

    现在只得三千里,足可见沉星经过这三千年的岁月消磨,一身修为,起码跌落了一半!

    “罗网天雷?”

    越王锦一愣,旋即就反应过来了!

    “你是上清宗遗孤余孽!”

    “又错了!”

    沉星双目之中,雷霆不断闪动!

    “吾乃上清圣宗传人!

    废话不用再讲,尽展汝之能为吧!”

    一言罢,沉星双拳一握,向前一掷!

    三千里雷霆即时倾泻而下!

    越王锦见状,目中精光一闪!

    “炽炎纱,去!”

    就见一张薄纱飞射而出,见风即长,转瞬间即扩大至三千余里!

    雷霆轰击而,层层叠叠,击于纱上,声响不绝!

    见那炽炎纱能可拦挡住三千里雷霆,沉星丝毫也不觉意外。

    “呵,此纱不差。”

    炽炎纱是道器,确实是不差!

    “阁下之雷也是不”

    越王锦正待恭维一问,沉星却又道:“但还不够好!”

    旋即,再使雷霆轰下!

    嗯?

    越王锦心中不由一凛!

    这次的雷霆,转之之前,却是强大许多了!

    “轰隆隆”

    阵阵雷声,满目电光!

    雷霆过后,越王锦心中稍定!

    炽炎纱还没有达到极限!

    “再来,再来!”

    沉星引动雷霆不断轰下!

    越王锦胆色越来越差!

    ‘不能任由他这样攻击了!’

    ‘此人显然是要毁了我这洞天’

    ‘有顾虑啊’

    ‘既如此,便设法逼他去天外!’

    一念及此,越王锦即放开了洞天门户!

    刹时!

    洞天内的巨大能力波动,瞬间传遍重楼宫所在的西荒洲!

    离得太近,重楼宫的另那三名法相真人立即就冲入了赤焰洞天!

    沉星见此,不由笑了起来!

    “哟?方才攻击不过只是前戏而已,这样就承受不起了吗?

    三名帮手,吾好怕”

    “道友是何人?因何潜入本宫!”

    “哈”

    这话问得就好笑了

    “三位师兄,他自称是上清宗的人,听成法相乃是罗网天雷,此人雷法极为了得!”

    “上清宗?早已烟消云散的宗门,还能有这等修为之人?不会是遗孤余孽吧!”

    沉星非常讨厌这“遗孤余孽”四字!

    但又不能否认

    这四个字确实就是指的他!

    于是沉星就道:“沉寂三千年,今朝当觉醒;使得雷霆怒,当扬沉星名!

    来!

    来战个痛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