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作为曾经的一名天骄,沉星天赋异禀,悟性超凡入圣,气运也是昌隆非常!

    纵然是折戟三千年,沉寂三千年,现今已非是全盛之态,却也丝毫不减睥睨之姿!

    独力一人对恃对方四人,仍是蔑视!

    “战个痛快?哼!好大的口气!”

    “阁下既是上清宗遗孤余孽,该是去道玄剑宗寻仇才对,来重楼宫却是走错地方了!”

    “也不对,死剩种就该藏起来才对,跑出来却是要完了!”

    “哈哈哈”

    前来支援的这三人,笑点很低

    沉星见他们在笑,想想,也笑了起来。

    见沉星也笑,其中一人就问:

    “你笑什么!?”

    “吾笑,尔等死到临头了,仍不自知。”

    “哦?你能杀得了我们吗?”

    “一试便知。”

    沉星说着,心念一动,三千里雷网霎时间炸裂开来!

    万千混元紫雷轰然而下!

    越王锦的炽炎纱只抗得眨眼时间,即被轰炸得烟消云散!

    “噗!”

    越王锦顿被反噬!

    一口鲜红直喷数丈外!

    嗯?

    “不好!出手!”

    另那三人见此,大惊失色!

    忙就御出法宝去抵挡混元紫雷!

    但混元紫雷乃是紫霄神雷的加强版,属于是变异异种雷霆,可不是简单易与的!

    抵御不得法,想要防御住混元紫雷?

    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这可不是方才轰击炽炎纱的天雷,那三人匆匆运驭法宝去挡,简直就是作死!

    果不其然!

    紫雷轰去下,三人法宝顿时寸裂!

    就连三人,也是感觉脑海突然发痛!

    “不好!”

    “大家小心!”

    “此雷能攻击神魂!”

    说话间,三人即起法诀,护住周身!

    沉星见此,笑道:“此时才要掩护神魂?有用吗?不觉晚了吗?”

    混元紫雷之所以是紫霄神雷的加强版,而不是削弱版,就在于除非在一开始,就能防住这混元紫雷;否认,到了后面,无论是施展何种防御手段,都是在做无用功!

    了不起,也就只能抵消一部分混元紫雷的威力而已!

    但是啊

    积少成多!

    纵然是能抵消一部分威力,最后亦一样逃不过被混元紫雷消磨生机!

    这三人不了解沉星所用的混元紫雷,加之己方又人多势众,故而,三人心中都是存了一点点的轻视之心的。

    这种攻敌于不备的机会稍纵即逝,沉星自是不会错过!

    一击得手后,沉星再起法力,趁三人分心守御之际,混元紫雷再度出击!

    三人一时间,被打得只得抱团守御!

    但这守御,只是护着己身不被所伤,却防御不住脑海中的阵阵轰鸣!

    虽然脑海中的轰鸣亦一样伤不了他们,但这时间长了,却是会令人心烦气躁啊!

    “这究竟是什么雷法?竟能般诡异!”

    “专攻神魂,令人防不胜防,这简直就是我们天生的克星!这根本就是在作弊啊!”

    魔道修污秽浊气,最是易受正大光明,正气浩荡的招数的克制。

    而雷法同时兼备着这两样,所以,几乎所有的不是雷属的妖魔,都会被雷法克制!

    重楼宫是化魔道的分支,无生一脉的传承宗派,以煞气、瘴气为资粮,最是损恶歹毒!

    所以,雷法对这一脉的克制,简直就可以称之为碾压!

    若非如此,沈星不会找上门来!

    以他现在的实力,若不是有着能够压制对方的手段,是不可能以身试险的!

    以混元紫雷压制对手,沉星现在,就等着对方接下来的应对了!

    若是仍还是用法宝抵挡混元紫雷,沉星可就要开杀了!

    而若对方放出法相,以一敌四,纵便是有着混元紫雷的压制,沉星能不能赢过他们,可就难说了!

    所以,沉星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压制看对方,令得对方难以抽身;这样,既可以消耗对方的法宝,又可以延缓法相斗法。

    倒不是不愿与对方展开决战,而是在尽量地为道真等三人拖延时间!

    收取宝物,可是需要不少时间呐

    这要是真的法相对法相了,这座洞天是承受不住五名法相真人的庞大气机的;要是因斗战而导致洞天坍塌,这内中的宝物就可惜了

    但是啊,这种压制是持续不了多久的!

    对方四名法相真人,不可能就这样任由沉星压制得难以施展!

    “不管此是何种雷法,不能让他再这样压制着我们了!”

    “师兄可有办法?”

    “无外乎是一战而已!锦师妹,速来助吾抵挡此些雷霆!”

    这人说罢,蓦地往回一缩!

    越王锦贝状,立即就顶上去,把那人让出的位迅速填补!

    得以腾出手来的那人,稍一喘息,即放出了法相来!

    此人之法相,乃是一棵参天古树!

    此法相一出,污瘴气即四逸散去,转眼间就已笼罩近七千里方圆!

    而在参天古树上,煞气浓郁到几近实质!

    放出法相后,那人驭指御法,即见那古树忽地窜出无数根条,迎着轰然而下的混元紫雷撞了上去!

    得这一缓,越王锦等三人,各自吞下一枚丹药后,亦纷纷放出了法相!

    四尊法相齐出,强悍到令人绝望的气机,转瞬间即引发洞天内地动山崩,天穹欲坠!

    见此,一人就道:“此地乃是锦师妹所开的赤焰洞天,战场不能在这。”

    “对方不肯去天外。”

    “那就把他引出洞天,到了外面,自会有人能逼他去天外!”

    “泰师弟,锦师妹,你两人护持住洞天;阳师弟,我们俩人联手,将他逼出去洞天外!”

    “是!”

    “好!”

    四人分工之后,越王锦与另一名名叫泰峰的法相真人,祭出一件壶状法宝,将洞天天地罩定稳固!

    而另那两名法相真人,各自法相则是一左一右夹击沉星!

    沉星见此,眼中轻蔑之意更是浓烈了!

    “吾是该说尔等太蠢,还是该说尔等不知天高地厚?”

    话音甫落,沉星起念,伸出一手往前一压!

    三千里雷网顿时沸腾,凶悍无匹的撞向那俩人的法相!

    嗯?

    那俩人稍一迟疑,心念勾动法相,转瞬即让开了一条路!

    沉星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双手向前抱圆,随即左右一分!

    就见那雷网与两人法相擦边而过之际,倏然两分!

    旋即即与那两人的法相相融!

    “这”

    那俩人大惊!

    当即就要运转法力进行驱逐!

    然而这时,沉星提起灵宝道剑,运足法力向着两人一剑斩下!

    俩人见状,心中凛然,身形一闪,即退出千里之外!

    旋即!

    沉星一剑破灭二法相!

    “师兄!”

    越王锦与泰峰骇然失色!

    然而

    剑光过后,已被破灭的法相,却又重又凝聚了出来!

    沉星见此,颇为赞许道:“能把法相做到以假乱真,尔俩人悟性不差。

    可惜了,用错了地方。”

    复聚回法相的俩人,神情非常凝重!

    “阁下能有此修为,当早已扬名天下,还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吾名沉星,乃是三千年前,上清圣宗末代宗主之徒;时年,世人皆称吾为剑葩,上清风紫雷剑使。”

    “上清宗沉星?”

    两人面面相觑

    不认识啊

    听都没听过

    想想,也是!

    三千年前的事情了。

    三千年沧海桑田,现在,就算还有三千年前的法相真人存活着,此时也都基本是躺在棺椁里数着日子等死了。

    三千年来,玄门的法相真人,至今也不过是四代。

    玄门内战幸存的法相真人为一代。

    与妙真掌教同辈的为二代。

    与妙通、妙音等人同辈的为三代。

    与剑仙子姐妹、元守等人同辈的为四代。

    而一代与二代之间,相隔一千多年!

    所以,当年的玄门内战,就连当年参战的玄门宗派,到了二代法相真人这里,有许多细节都已经不甚了解了。

    而到了三代法相真人这里,所谓的玄门内乱已经成为了历史;如无必要,没有人会去关注在那个半久远的年代时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连玄门这边都是这个情况,就更不用说魔道这些旁观者了。

    所以啊,什么上清宗?什么沉星?

    真不了解,更不认识!

    沉星当年没有参与最后的决战,也曾用了诈死之计隐居入上清界;一个在三千年前就已经是死人的人,三千年后再出现,自然也就不会有人记得他。

    沉星明白这个理。

    所以,在自我介绍完后,沉星又道:“吾乃上清圣宗第一百零八代弟子,吾名沉星,吾回来了!

    上清圣宗失去的荣光,将会在吾之手上从新燃起,并且

    光耀天下!”

    这番不算慷慨激昂的说词,却把一个人惹得怒火中烧!

    泰峰把法相往沉星撞过去!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在重楼宫面前这般狂妄猖獗?!”

    沉星心底下有点意外。

    只是几句废话而已,用得着动怒到这样?

    没见另那三人连脸色都不带变的么?

    这个人有问题!

    于是,沉星让过对方撞来的法相后,冷笑一声,道:“吾看上了此地,此处从此便是吾上清圣宗之山门!”

    “放肆!”

    泰峰怒火更盛!

    使出一式法天像地,身躯顿成百丈巨人!

    在其身后,更是还有一尊九头十八臂的魔相怒目圆睁!

    “去坟墓里做你的美梦吧!”

    百丈巨人的每一拳,每一脚,威能巨大到足可崩坏洲陆!

    沉星在拳影腿劲间穿梭,从容自得!

    “九头十八臂,原来尔是以幽冥九藏魔经入道的啊

    却是不知,此功九藏,尔修成几藏了?”

    幽冥九藏魔经,魔道至高传承功法!

    内中有一门神通,名为九藏变。

    这门神通,堪称是魔道至强神通!

    九藏变,每成一变,即可生一神通,凝一魔相;九藏变修至大成,即可得九变九神通,九相九魔道!

    灵明灵宗之所以自诩灵门正统,就是因为在灵明灵宗,有九藏变中,一变至五变五藏的修成之法!

    这里的修成之法,指的是,只要是有天赋的人,就一定能修炼得成!

    而灵明灵宗的这五藏修成之法,早在几千年前就已经完善成册了。

    沉星可是知道这一点的!

    复生后的第一次斗战,就遇上了一名以幽冥九藏魔经入道的人,真是让人意外啊!

    沉星觉得意外,泰峰却是觉得沉星叽叽喳喳的这几句话,是威胁他!

    “几藏?啍!只一藏就足够杀你了!”

    法天象地也是一门神通,一举一动间,有着莫大威能;泰峰纵然是身躯百丈,施展起拳脚功夫,真真是如行云流水!

    但这门神通,沉星也会

    “喝长!”

    沉星把身一躬,一声喝,也将身躯化作了一尊百丈法天象地!

    泰峰见沉星也用出了法天象地,当即就冲上去与沉星战作一团!

    两尊法象不管不顾的大打出手,罩定洞天的法宝只得越王锦一人驱使,难以为继,只得喊来另那两人!

    “朱师兄!阳师兄!小妹要支持不住了!快来帮我!”

    另那两人听此,亦祭出法宝,帮着越王锦护住这处洞天!

    过得半个时辰,三人都有些力竭了,却见沉星与泰峰仍在纠缠;心知这样下去,他们俩人胜负未分,自己这三人怕就要支持不住了。

    于那位朱真人就道:“不能让俩人在这继续打下去了!

    阳师弟,越师妹,你俩人尽力支撑,我去用乾坤挪移符将他们俩人挪移走!”

    乾坤挪移符,七阶符篆!

    此符有挪移时空的能力!

    听到朱真人这样说,阳真人立即点头!

    “嗯,师兄快快前去施为!再迟,我就要支持不住了!”

    朱真人当即抽身出来,上得前去,取出一张流光溢彩的符篆,输入法力后,向着沉星与泰峰俩人就扔了过去!

    泰峰专注于与沉星斗战,并没有留意到朱真人的举动,沉星却是一直都有留心着朱真人等三人的举动。

    此时见朱真人上前来扔出一张符篆,沉星立即使出一道混元紫雷!

    百丈巨躯,竟是一瞬间就遁出千里之外!

    泰峰忽见沉星抽身遁走,不由一愣;正要嘲讽一句,忽就觉自己竟被挪移到了别处!

    “这”

    朱真人见送不走沉星,却把自己这边的战力给送了出去,嘴角不由一抽!

    挂起了一丝苦笑

    弄巧成拙了

    这下没有办法了

    “越师妹,此人奸诈狡猾,要除去他,怕是要放弃你这处洞天了!”

    “这师兄”

    洞天可是一名法相真人的潜修之所,被人毁了丢脸不算,洞天毁了,以后去哪修行

    见越王锦犹豫不决,朱真人又道:

    “师妹,此事过后,我亲自去道玄剑宗替你换来一枚星核!”

    这下,越王锦松口了

    “好!就按师兄的意思办!”

    朱真人就道:“合我们三人之力,把洞天堆去天外!”

    “好!”

    对方没有传音,遁走退开的沉星,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字不留!

    对这三人的行事,沉星嗤之以鼻!

    ‘哼!畏首畏尾,如何能成事?’

    ‘寻帮手而已,顾虑太多做甚?’

    ‘吾帮尔等一把好了!’

    沉星这样想着,首先就是确定道真、金雕等三人的位置,一道灵识锁定三人后,沉星即搬运功法,鼓荡起法力,将自身气机不断提高!

    旋即!

    就见沉星头顶上方天穹中,显现出一方万里山河!

    朱真人等三人见状,震撼得无以复加!

    “这这是法相!”

    “不可能!”

    “罗网天雷”

    “是啊!他方才显现出了罗网天雷!”

    “莫非他有两个法相?”

    “不可能!”

    就在三人骇然不知所措间,沉星起得神意将道真等三人送出了洞天!

    同时!

    还在三人脑中吩咐了一句

    “杀掉所有重楼宫元婴境之人!”

    旋即!

    沉星就配合起朱真人等三人,把这处赤焰洞天挪移出了西荒洲!

    偏偏

    就不是去天外!

    赤焰洞天甫一脱离西荒洲,沉星即鼓动起全身法力,双拳握出一道十多丈粗的混元紫雷,向着洞天天穹悍然击去!

    “嘭!!!”

    洞天破碎所发出的,震天透地的声音,几个眨眼间,即已传遍整个神荒!

    道玄剑宗。

    当巨响传来时,妙真掌教站在浮游天宫外,正举目注视着西荒洲。

    这时,忽有数道灵识传达出了问询发生了何事的讯息。

    “不过是一名死了三千年的人,现今突然复生归来了而已,没什么大事情。”

    这时,妙通真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死而复生?看掌教脸色,当非是转世重修归来之人,莫不成,是夺舍吗?”

    妙真掌教笑道:“对,也不对。”

    “掌教师兄,此言何意?”

    “此人乃是当年上清宗之一代天骄,名唤风紫雷剑使沉星;听闻此人乃是自神荒有纪年以来,第一位铸出道器的铸造师。

    一件名唤风紫的道轮。

    一柄名为雷剑的道剑。

    此人今次复生,确实是行了夺舍之法。

    但被他夺舍之人,乃是他的心魔。

    因而,妙通真人之言,对,也不对。”

    哦,原来如此

    这时,有人就问:“掌教真人,此人既是上清宗余孽,可须诛之?”

    妙通真人道:“妙善师妹,近年来,你的杀念渐重了。

    杀人不是唯一的办法。”

    “那么,请问,妙通师兄可有办法?”

    妙真掌教这时插话道:“沉星曾受过天玑峰涵澜真人的恩情,此情还不清,他是不会与本宗为敌的。”

    “那要是他还请了呢?”

    “还不清的。”

    掌教真人此时的心情,很是愉悦。

    “本教方寸推演天机,发现沉星也欠了凤栖峰弟子道真的人情。”

    啥?

    听到啥了?!

    一名法相真人,欠了一名还丹境小修士的人情?

    掌教真人这时又道:“此事乃是本教推演天机所得,作不作得准,拭目而待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