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金雕掀风雷,三狗踏烽火!

    一雕一人刹那间的配合,直接将对方的阵法给掀踏得百绽百出!

    这等机会,自是不会放过!

    金雕凭着极速,反复撕裂对方的阵法,并且牵制住靠近秋三狗的元婴修士;而秋三狗则借此在对方人群左冲右突,所过之处,对方毫无招架之力!

    数个呼吸间,百多名还丹修士,就被他打伤打死近半百之数!

    这一幕,直看得朱真等三人目眦欲裂!

    重楼宫家底薄,资粮亦不丰富,培养起这百多名还丹修士不容易!

    就这样死伤了近五十人

    承受不起啊!

    “沉星真人!贵方弟子以元婴境之尊屠戮我宫还丹境弟子!过分了!”

    “呵”

    这句话说得真是搞笑!

    “元婴境之人之战,还丹境之人本就是要远避才对,如此显浅之理也不懂;尔不思往日授徒之缺失,以至门下弟子这般蠢笨,却反来吾之面前责怪吾过分?

    哈

    真是好笑!”

    “你你真是要不管不顾吗!?”

    “为何要管顾?”

    沉星眼中蔑视之色极浓!

    “尔方十八名元婴境之人,阻止不了吾方俩人的脚步;莫说是死了这几名废物,就是把尔三人门下弟子赶尽杀绝,这口窝囊气,尔三人也必须要忍住!”

    这话一出,几乎所有人都惊愕地看着沉星!

    杀念太重了!

    “沉沉星真人,你不会是真的要对重楼宫赶尽杀绝吧?”

    灵明灵宗大长老十分担忧!

    抢地盘与灭门,这是两个天差地别的概念!

    抢地盘不算是什么大事情。

    因为你可以抢别人的地盘,别人也一样可以来抢你的地盘。

    这样抢来抢去,居中调停的那一方,才能有利可图。

    灭门就不同了!

    你都把与你有仇的人埋入到土里了,别人无利可图,就会联合起来先弄死你!

    而且!

    道真这个人也在

    这是不是代表着,道玄剑宗在支持沉星?

    先问清楚,要是这沉星当真是要灭绝重楼宫弟子,就算对方有道玄剑宗支持,灵明灵宗也必定要全力将沉星击杀!

    沉星只是看了一眼灵明灵宗的大长老,就猜到他在想些什么了。

    于是就道:“吾之令乃是灭杀元婴境,但若是其他境界之人不知天高地厚,非要参和进去寻死,吾亦不介意一并灭杀之!”

    越王锦这时冷哼一声,道:“哼!只凭三人就想灭杀本宫十八元婴?你是太过自信了,还痴心妄想!?”

    “自信也好,妄想也罢;用讲的不作数,还是用事实来证明吧。”

    重楼宫中。

    金雕本身的修为也是元婴,元婴圆满、半步法相都还是元婴境;能为再强,没有法宝之类的辅助,是牵制不了十八元婴的。

    抢到一个措手不及的时间,把对方打得有数十人死的死,伤的伤,已经是金雕与秋三狗最大的极限了。

    等到其他元婴修士反应过来,有三名元婴修士合力,把秋三狗拦了下来;青羽金雕欲要赶上支援,也被三人拦了下来!

    不过,金雕有极速在身,这三人也就只能让金雕改了个道,在时间上,却是连拖住金雕眨眼时间都做不到

    冲入到围攻秋三狗的三人的术法中,金雕两爪扣住秋三狗双肩,凌空一起,齐齐突出了对今的围困!

    “大金前辈!对方人太多了!不好办了啊!”

    看着对方追上来的七个人,秋三狗头皮都开始发麻了!,

    就刚刚那短短几招的时间,对方所用的招式让秋三狗起忌惮!

    控制着金雕的凌玄,对对方的联合,也是感觉到了一阵无力

    于是传音告知秋三狗,下来需要把对方的集合到一起!

    “硬撞是不可能了,换个方法,配合本雕将他们尽量多地聚集起来,让道真仙师起剑阵困住他们!”

    没有称心如意的辅助配合,要以一敌多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另一边。

    道真在青羽金雕与秋三狗冲阵之际,收敛住自身气息,潜出战场,正准备去找寻重楼宫的护山大阵枢纽;就听到凌玄本尊传音,要他先行寻机围困对方时,也有两名重楼宫的元婴修士寻上了他!

    “寻到用阵的人了!”

    “杀掉他!”

    那两人立即向道真扑来!

    道真目光一闪!

    计从心来!

    当即就向青羽金雕方向冲去!

    同时,还不忘大喊一句:

    “风紧!扯乎!”

    重楼宫的人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却也知道这是一句暗语!

    于是有人立即就大喊起来!

    “拦住他!快!”

    然而

    剑遁不是想拦,就能拦得住的!

    与三名扑杀而来元婴修士擦肩而过,再又甩开两名追逐而来的修士,道真与金雕、秋三狗两人会合!

    “杀!不能让他用出剑阵!”

    “道玄剑宗的人!”

    “真该死!”

    剑阵加剑遁,还能再明显点吗?

    会合后,道真冷眼望去,见对方已有十一名元婴修士踩入到剑阵范围内,当下心中立定!

    十指一引,天干地支剑阵轰然而起

    “开阵!”

    那十一人察觉到不对,就要抽身而退!

    最外边的五人纵身逃避,本来是有机会逃得出去的。

    然而,就在他们将要脱出剑阵范围时,金雕赶过来,用极速他们又逼回到了剑阵之内!

    这下,至不济,也能困住他们一时半会了!

    而没有了这十一个人的牵制,虽说要对付外面那七个人,依然是不容易;但却也减少了近九成的压力!

    二对七,不是不可能!

    只需战术运用得当,杀他们七人

    不难!

    “三狗,走!与本雕一同,杀人!”

    “哈哈哈!好!”

    金雕是凌玄本尊在操控,带着秋三狗左转右转几圈,便走出了天干地支剑阵。

    而此时!

    因被道真把十一名元婴修士都装进了剑阵之中,另那追得慢了一步的七人,一时间惊骇失措之下,退走出了数里之外!

    金雕与秋三狗走出来时,这七人还在惊魂未定的戒备着!

    “跑这么远,还戒备什么?真是一群无用无能的废柴!”

    “可不是么?”

    秋三狗看着那七人,战意鼎沸!

    “大金前辈,您四我三?”

    还有点自知之明

    金雕却道:“不用与他们正面交锋,我们与他们游斗。”

    “游斗?游斗无激情啊,前辈。”

    “二对七你还敢正面交锋?欺负别人修为比你低是吗?

    小伙子,人要是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所以啊,做人要学会低调。”

    秋三狗有点尴尬,还有点迷茫,转头看向道真的剑宗,道:“大金前辈,道真仙师这算不算是高调?”

    “当然算,但是三狗啊,你该关心的,不是道真仙师,而是你自己。”

    “哦?为什么?”

    “因为,如果你的雷遁不够快,很快你就要死在这了。”

    嗯?

    秋三狗迷惑地看向金雕,却见金雕向他眨了眨眼,旋即,就拉着一道残影,双臂如同双翼一般,裹挟着摄人心魄的风雷,悍然袭杀!

    重楼宫那七人一见金雕扑来,骇然之余,转身逃!

    很显然,道真用阵困住十一人这事,让得他们有些胆寒,以至于还未等金雕开展游斗,他们就先四散了

    看到这一幕,秋三狗有点发傻了。

    这是个什么情况?

    怕了?

    二打七,这么轻松?

    一念及此,秋三狗来劲了!

    大哮一声,就气势如虹的追了上去!

    “呔!废物休走!受死来!”

    这一幕,旁人看得直发笑,却让重楼宫的三位真人瞬间泪奔!

    这班废物!真是丢尽了脸面!

    阴阳术宗的那位颢玄小师叔,本着看热闹的不嫌事大的心态,就问妙通:

    “妙通师兄啊,贵宗的这名弟子

    嗯

    犀利啊!

    不过只是还丹修为,不仅是够胆量去渗和进元婴境之战中,还被他困住了十一人;我是该赞他是当成第一天骄呢?还是该骂他的对手都是蠢货?”

    这话说的,简直就是在重楼宫三位真人的伤疤上撒盐!

    灵明灵宗的大长老就道:“道玄剑宗的新晋宗师,道真阁下;天下间,还有人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么?

    重楼宫这十一名弟子输在他的手上,老夫可是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啊。”

    “咦?”

    颢玄故作讶异,道:“既然真人已知重楼宫此战必败,为何真人不去提醒重楼宫?

    当着别人的面,看着别人的弟子被杀,还要摆出一副沉重哀痛的样子;老实说,你们灵明灵宗的做派,我可是有被恶心到了哦。”

    “你啍!”

    颢玄的这话没法接啊

    “道真”这个名字,是他首先说出来的。

    重楼宫会败,也是他说的。

    这两条中,单只一条,其他人连半点遐想都不会有。

    但两条都占传全了,这里的问题就大了!

    道真去过灵明灵宗,十二宗派里,就没有不知道的!

    所以,灵明灵宗的人认识道真,真的是顺理成章。

    但是啊,既然你认识道真,也知道道真的能为有多大;完了我与他做对,你却藏着掖着不告诉我?

    是想我死呢?还是想我死??

    重楼宫的三位此时眼中就有了幽怨了!

    灵宗大长老哼一声,道:“哼!道玄剑宗三妙都在这,为何不问问他们,为何不认出道真此子呢?”

    “有什么问的?玄灵对立,妙通师兄为什么要卖掉自家弟子?”

    “哦?你管这叫卖吗?大义灭亲呢?”

    “哈你们魔道之人,还想我们玄门弟子对你们大义灭亲?

    真好笑!”

    “你”

    “好了!”

    灵宗大长老正待争辩,沉星却抢过了话题。

    然后对朱真等三人道:“还有底牌吗?

    再不用出来,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落入阵中之人,支撑不住多久了。”

    说话间,那气境一转,便将天干地支剑阵中的情况倒照了出来!

    剑阵中。

    那十一人落入阵中后,道真并未有急着对他们进行攻击,而是任由他们在阵中窜走。

    毕竟是十一名元婴修士,一上来就逼得他们玩起命来,天干地支剑阵可是撑不住的。

    所以,温水煮青蛙。

    用这个办法来渐渐消磨他们的法力。

    当然了,说是渐渐,其实也不是渐渐。

    十一个人落入阵中,道真不可能会让他们落在同一个位置上。

    于是,总是会有人心急没耐性,心急着要冲出剑阵,却又不会破阵,于是,暴力拆阵也就开始了。

    而道真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首先动手的人的攻击,转移到其他人的位置上

    都不需要道真启动剑阵攻击,这十一个人就有半数被自己的同伴给打伤了

    也正是感知到了这一幕,沉星才会把剑阵中的情况影照了出来。

    然后

    妙通真人就见到了他永生难忘的一幕!

    剑阵中。

    道真可不是一动不动的。

    挪移转换阵中众人的攻击,中间不可避免的就会出现一点时间拖延;而就是这一点点的时间拖延,搞不好就会被这些招式所伤。

    所以,道真不止是要时刻维持着剑阵,还要想方设法的把时间拖延压缩到最小!

    而要做到这,道真就必须要时刻改变着剑阵的枢纽位置!

    这简直就是颠覆了妙通真人的三观!

    什么时候

    这阵法枢纽就能随时更换位置了?

    这一下,这位法相真人的心境不断的在强烈震动!

    而看向气境中,道真的身影的双眼,精光如同实质一般!

    至于重楼宫的这三位,已经双眼含泪,面如死灰了!

    输了

    真的是输了!

    内心挣扎了许久,朱真人仿佛是一下子就老了几十年!

    目中泪光滴落下,心中决断也下了!

    “沉星真人,我们重楼宫认输!你不是要我们的福地灵脉吗?

    可以!

    我们让给你了!

    让你的人停手吧!”

    “让?”

    这个让沉星很不满意!

    “吾需尔让?还是尔认为,尔还能凭那几名将死之人,就可扭转颓势?”

    沉星双手往背后一别,傲然道:“不是吾小瞧尔等,也非是吾盲目自信。

    而是

    尔等太没了解吾了!

    尔等难道就没有想过,为何吾要在此与尔等这般废话吗!?”

    嗯?

    众一愣

    旋即!

    灵明灵宗大长老脸色剧变!

    “众人快退!”

    一声喝,大长老已是暴退近百里!

    然而!

    “退?往哪里退?”

    沉星戏谑的声音响起,大长老顿觉自己掉进了一座冰窟之中,从头冰到脚!

    这时,又听沉星道:“方才吾与妙通真人闲聊之时,便已告知尔等了。

    吾说吾之师弟与吾所学相同。

    何为相同?

    不止是功法,还有

    阵法!

    难道尔等师长从未与尔等说过吗?

    凡精通修真四艺之人,不可得罪!

    此中,尤以阵师为最!”

    为什么?

    因为,这句“尤以阵师为最!”的话,是古时一名阵师堵了别人家大门,把一个超级世家生生耗成不入流的世家后,当着天下所有大能的面,说出来的!

    其他三艺虽然不比阵道差,但这三艺却没有出过这般狂傲不可一世的人物

    所以,修真四艺,阵道为首;就是这么被口口相传传出来的。

    但不管怎么说,四艺造诣极高的人,就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阴死别人!

    所以,当沉星毫无征兆地把七八个宗派的法相真人,都装进他的阵法后,这些人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还不知道

    灵明灵宗的大长老感觉到了危险,却感觉不出是从哪里来的危险,所以,他毫无犹豫的就选择了逃走

    但,还是逃不出去

    这时,沉星又道:“吾此阵,便是吾师落入阵中,亦是难以逃脱;尔等还是安心留在这看戏吧。”

    上清圣宗最后那一任宗主,在收沉星为徒之时,就已经是道君了

    还是那句话!

    没有克敌制胜的手段,沉星是不会让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的!

    能困住道君的阵法,就是沉星最大的底牌!

    按照沉星原来的计划,花些时间恢复九阳道轮与灵宝道剑的威能,再凭这两件道器勾连上神荒世界,从而回到神荒世界。

    但子母符的出现,却让他改变了计划。

    而越王锦插手救走明德,更是让他找到了一条回到神荒世界的捷径。

    而事实也证明了,这条捷径很好用!

    而回到神荒世界后,首先需要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立足。

    这一点,道真他们已经为他完成了。

    但是,在有立足之地后,还不够,还要有震慑群雄的本钱!

    沉星现在的修为差了巅峰时期许多。

    想要凭借修为震慑不怀好意的人,多少也是有点力有不逮;于是,有这么一座足可困住道君的阵法,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目标一个一个的,已经达成了。

    那么

    接下来就是

    开山门!

    于是沉星就对重楼宫的三人道:“今日之事乃是尔重楼宫引起,吾可既往不咎;但重楼宫山门及势力范围,自今日起,尽数归吾。

    可,还是否,一言而决!”

    刚才,朱真人自己都说了,把福地灵脉脉都让给沉星;沉星决定加码,连同你们的势力范围也一并给了吾得了!

    反正,重楼宫的这三个人,连祖师传下的基业都能舍弃,再放弃这点势力范围,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

    不然

    干脆,开杀得了!

    朱真人稍作犹豫,咬着牙应了下来!

    “好!答应你!但你需给我们至少半年的搬迁时间!”

    “哈吾给尔等一年时间!”

    事情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下来了!

    这边事了,沉星就看向了魔道的那几个宗派的人,道:“诸位听到了?

    自今日起,重楼宫搬迁他处。

    以重楼宫山门为中点的方圆两万里,从此归吾沉星派所有!”

    门派名号都打出来的了!

    干脆利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