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眼下,重楼宫虽然伤亡惨重,但元婴境修士却是都还活着。

    实话实说,也多亏了还活着!

    沉星宣布沉星派的山门,以及势力范围后,就与众人回到了重楼宫。

    朱真人急啊!

    一回到山门,立即就放出威势制止了众人的斗战!

    “众人停手!”

    沉星这时也叫停了道真、金雕、秋三狗。

    “小师弟,还有尔俩人,不用再战了,对方投降了。”

    双方听到这,小心戒备地分了开来。

    秋三狗这时十分悲伤,冲着沉星欲哭无泪的道:“仙尊,是属下无能,未能完成仙尊的吩咐,给您丢脸了”

    卧

    这家伙

    人才啊!

    众法相真人这时落到地上,道真见妙通,妙元,妙善三位真人也在众法相真人当中,忙就上前去行礼!

    “弟子道真,叩见妙通真、妙元真人、妙善真人。”

    行礼完,又向其他真人行了一礼。

    “道玄剑宗道真,见过诸位前辈。”

    “嗯。”

    妙通等人点点头,然后示意道真走近上前来。

    然后,一行人走进了重楼宫的议事大殿。

    待众人坐定后,重楼宫的朱真人无奈地首先站起来,向重楼宫弟子宣布了一个噩耗。

    “从今日起,此地不再是我们重楼宫的山门了。”

    咦?

    什么意思?

    立即就有人问了:“宫主此话何意?”

    “方才的斗战,你们输了,输得太惨;我们也输了,一样是惨。

    所以,为了你们的性命,还有我们的性命;祖宗留下的基业,今日起,瑯御福地已经是属于别人的了。”

    朱真人话音刚落,立即就有人站起来愤怒咆哮道:“不可能!我不答应!”

    朱真人就道:“十八名元婴对战三人,竟然还能输得这样惨

    唉”

    “他们是用了诡计!”

    “那又如何?”

    越王锦这时开口道。

    “十八人联手,被三人使计打得大败亏输,你们脸上很有光彩?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是吗?”

    “不是这是祖宗基业”

    “所以,祖宗基业败在了你们,还有我们的手上!”

    “这”

    这下哑火了

    “还有谁反对吗?”

    重楼宫众人哑口无言

    当然有人反对!

    但也确实是输得太惨了,想反对,也没有了这个胆量

    “嗯。”

    朱真人见没有人再多言,点点头,转头对沉星道:“沉星真人,按照约定,我重楼宫会在半年内撤走。

    福地之中一应资粮与人种,从此皆属于真人你的沉星派了。”

    “人种吾不需要,尔等一并带走;至于福地内之资粮,草药灵株,尔等亦采摘走。

    但种子却是需留予吾。”

    嗯?

    众位真人闻言,神情一动!

    不要福地内的灵药灵株,却要种子?

    这个好理解。

    这灵药灵株毕竟是重楼宫的人种下的,而重楼宫又是魔道宗派,这些灵药灵株,除了他们自己,谁知道是拿什么东西种出的?

    所以,留下种子自己种,比较放心。

    但是这连人种也不要

    这就令人意外了。

    这所谓的人种,指的是:居住在一处灵脉附近的普通人族。

    因为居住在灵脉附近,长时间受到灵气的滋养,这些普通人的后辈,生出有修行天赋的人后机率,要比其他地方的高。

    所以,这些生活在灵脉附近的族群,就会被宗派指定为人种;而宗派挑选的门人弟子,十有八九都是这些人种的后代。

    就像剑宗,整个东华洲都是剑宗选拔弟子的范围,所以,这些人族就是剑宗的人种。

    重楼宫的山门是一处福地,而福地之中的灵脉逸散范围,是五千里。

    所以,这五千里范围内的人,都是重楼宫的人种。

    而这五千里范围内,人口少说也是以千万为计算单位的!

    这么多人种,说放弃就放弃?

    “沉星真人,此地人种

    沉星派不需要?”

    “当然。”

    沉星回答得非常干脆!

    不要这些人种,当然是因为沉星有其他的人种来源。

    上清界的人口过亿,而且还都是完全忠诚于他的人!

    虽说审议殿的那些人不顶用,但用来撑一撑门面,让其他顶用的赶上来,还是可以的。

    等过个几百年,一千年后,沉星派也就发展起来了。

    “好,既然这样,重楼宫会把此地的人种也一并带走。”

    “嗯。”

    沉星点点头,然后看向众人。

    “今日,吾沉星派初立,三年后,还请诸位位真人所在宗派,前来观礼。”

    魔道的人脸色很差,不吭声,既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

    妙通真人就爽快多了!

    “恭贺沉星掌门宗派新立,届时,本宗必定前来唠叨。”

    “哈,阴阳术宗亦是。”

    “祖师,神霄宗必定前来”

    神霄宗的青阳真人话没说完,沉星就摆着手打断了他。

    “吾乃出身上清圣宗,故吾之沉星派所授功法是乃上清圣宗三经七典。

    青阳宗主,贵宗之雷法,皆是出自《上清神霄紫雷真经》,所以,今后贵吾双方,乃是竞争对手。

    祖师之称,免了吧。”

    “如若祖师同意,神霄宗上下,皆可并入沉星派!”

    青阳这是要疯了!

    就在众人惊愕之时,沉星却道:“什么神霄不神霄?不稀罕!”

    “祖”

    “妙通真人。”

    沉星不给青阳说话的机会!

    “晚辈在,沉星前辈,有何赐教?”

    “尔吾皆为法相,与道友相称吧,什么前辈晚辈的,听得心塞。”

    这是在示好

    妙通愣了愣,旋即反应了过来,就向沉星作一道揖,道:“呃沉星道友。”

    “妙通道友,贵宗凌玄,与吾已是师兄弟,故而,本派当有彼一尊坐次。

    吾为掌门,彼当为长老。

    还请道友回转后,向贵宗掌教,以及彼之师长解释一二。”

    “这”

    妙通真人不由犹豫了起来。

    一旁的妙元真人见状,立即就道:“沉星真人请放心,此事吾等必定会解释清楚的。”

    妙通真人听到这,心里不高兴了

    然而,妙善真人却扯了一下他的衣袖,并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妙通真人这才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妙元真人见此,心中一定!

    都是上千年的交情,谁不了解谁啊?

    说实话,妙通真人对道真的印象很好。

    自从十二宗派论道之后,妙通真人就觉得道真的心眼多,能力强,是一个可造之材;过个三五百年,等他成长起来了,独当一面绰绰有余。

    所以,妙通真人从那之后,就已经有心想要栽培道真了。

    不然,以妙通真人以往的性子,是不可能会让道真跟着明德去冒险的!

    私下里,妙通真人可不止一次向他们提起这个道真!

    而且,每一次提起,妙通真人就对这道真赞不绝口!

    这么明显,傻子都知道他很看重道真了!

    但剑宗有个不成文的规定

    他派之人不掌权!

    有其他宗派背景的人,是进不了剑宗的核心权力层的。

    道真要是真的做了沉星派的长老,以后他就只能是一个剑宗弟子了

    但是眼下情况微妙,要是这样直接了当的拒绝沉星,冷了双方刚刚才建立的友谊,反倒是不好了。

    于是,妙元真人就趁妙通真人犹豫时,抢先应承了下来。

    以他对剑仙子的了解,不久后,剑仙子很快就会与这位沉星真人有较量一场了。

    妙元真人心里的弯弯道道,沉星不清楚,见妙元真人答应了,就笑道:“吾有珍藏了三千年的美酒,三位

    呀,不对,是三位剑宗的道友,与三位术宗的道友才对。

    一同品尝品尝?”

    “哈这感情好,三千年的美酒,世间可不多见啊。”

    颢玄真人正愁怎么与沉星搭上线呢,这相邀饮酒,自然不会错过。

    沉星对六人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对其他人道:“诸位,请回吧。”

    然后,对道真道:“师弟也来吧,师兄这珍藏了三千年的酒,对尔可是有大益处。”

    道真忙就应道:“是。”

    沉星这时对金雕道:“此乃神荒,天高地厚不知凡几,去尽情一展尔之极速吧。”

    控制金雕的凌玄一愣

    不明白沉星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见金雕不解,沉星就解释道:“三千年的修为压制,足已令尔积蓄圆满;去尽展尔之无双极速,去感悟天地之广阔,去体会风驰电掣的快感。

    何时明悟极速,尔何时晋升法相。

    去吧。”

    金雕听罢,心中一道灵光闪过!

    “是!谢仙尊指导!”

    “咻!”

    眨眼间,金雕去无踪!

    秋三狗心头一热!

    “仙仙尊,我我呢?”

    “尔?”

    “是啊是啊!”

    “尔何时元婴完满了,何时再来寻吾。”

    “啊?”

    沉星不再理会他,领着六人与道真,来到了一处山巅上。

    把手一扬,将一巨石修整成一茶几后,沉星手掌一翻,就托住了一个半人高的酒坛!

    “此酒名为百毒灵酒,乃是吾师于玄门内战前所酿;此酒所用,乃是百种天下奇毒。

    也不知吾师是如何酿制的,此酒虽由百种奇毒混合酿成,却无半分毒性。

    凡元婴境修士饮之,可悟道七日。”

    “哦?还有此等功效?”

    颢玄真人顿时就来了兴致!

    “快,开饮啦。”

    “哈哈哈,诸位,请。”

    沉星亲自斟酒,一人一杯

    没错,就是一人一杯

    道真端起酒杯,闻一闻,顿觉一股清香直往脑中钻去!

    浅抿一点

    除了舌尖留香,就没有他感觉

    于是,道真一口饮尽!

    “啧啧啧没有什么味呃”

    正想说一句“没有什么味道”,却忽然!

    脑中骤然一震!

    旋即!

    道真就觉有种玄之又玄的力量,一下子就把他的灵识拖入到了一处不可知之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