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几日,唐佐放下了手头上一系列的工作,硬是待在郁郁寡欢的水茜茜身边,希望能为她排忧解难。

    只可惜,不管唐佐说什么,水茜茜仍旧眼神空洞地看着天的另一边。

    “茜茜,你到底怎么了?”

    一声声的呼唤,换来的仍是水茜茜的沉默不语。

    终于,无能为力、心灰意冷的唐佐耸搭着肩向门外走去。

    在握住门把的那一刻,唐佐不甘心地又看了水茜茜一眼,但得到的仍是她的无动于衷。

    捏碎门把而毫不自知的唐佐不由泄了气。

    但就在这时,木偶人水茜茜终于开口了:“你说爱是什么?”

    “茜茜,你到底怎么了?”

    唐佐又是担忧,又是不甘。

    他很明白,水茜茜所说的这份爱并不包括自己。

    “我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几日过去,盘古替水玥儿抵挡的画面,替她死去的画面,不断在她脑内闪现。

    她看不明白,想不明白。

    也许,水玥儿并不像她想的那样;

    也许,这真是一段她所不了解的爱情;

    也许,水玥儿和盘古才是所谓的天造地设;

    那么多的也许,其中又是否有她的,有木熙的?

    水茜茜总忍不住猜想,如果那个时候的木熙还清醒着,他又会带着何种的目光看待水玥儿与盘古,伤心的他对未来又会怀有何种的心情?

    只可惜,所有的揣摩,在木熙消失之后,全都毫无意义。

    木熙走了,水玥儿和盘古走了,就连那些奇奇怪怪的人都不在了。

    留下的唯有懊悔不已的自己。

    抚摸着已经失去了空间的传家宝,水茜茜很是迷茫,在这末世之中,自己到底还剩下什么。

    感受到水茜茜浑身散发的悲凉气息,唐佐心疼不已,快步走到他身边,将她一把揽在怀里,深情道:“茜茜,你别这样,到底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

    良久,水茜茜才闷闷开口道:“唐佐,你不用理会我,我这样的女人并不值得你这样。”

    闻言,唐佐一把抓住水茜茜的肩膀,强迫她正视自己,道:“什么叫你这样的女人?茜茜你到底在那场战斗中经历了什么?”

    “唐佐,你知道吗?我差点杀了人。你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会出现那种奇迹吗?

    那是因为我嫉妒舟玥儿,所以错手杀了舟十,都是因为我

    呵呵,呵呵呵”

    水茜茜表情略带疯魔道。

    “是你把舟十弄成重伤的?”

    唐佐很是吃惊。

    “是呢,也许就是这样,他们才会就这样离开。”

    水茜茜不由捏紧拳头,清晰可见的寒气从她身上不断溢出。

    就水茜茜表情脆弱,唐佐咬牙扛着刺骨的寒气,再次将她抱进怀里,安慰道:“别再自责了,他们会这么快离开,应该是去寻找救治舟十的方法了,他一定会没事的。”

    唐佐轻柔地抚摸着水茜茜的额头,希望她能迅速走出这片阴影。

    只可惜,唐佐的这副样子不仅没有感动到水茜茜,反而使得她在心底不断冷笑。

    水茜茜敛下眼眸,心中是深深的失望。

    果然,唐佐并不是那个对的人。

    他一点都不了解自己。

    在这残酷不堪的末世,她怎么可能因为重伤了一个人而如此难过?

    如此思考中的水茜茜,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了木熙的各种疯魔的样子。

    她想,自己如此大受打击的原因,大概也是因为爱吧。

    木熙,你到底在哪?

    是不是还在执迷不悟?

    水茜茜不由自嘲一笑,如此思念着一个已经消失的人的自己,又何尝不是执迷不悟呢?

    而就在这时,一位身着修身旗袍的高挑女子,凭空出现在这简陋的小屋里。

    明明女子并没有佩戴面具,但唐佐与水茜茜就是看不清她的面貌,只觉得随着她一步步地靠近,整间小屋蓬荜生辉。

    唐佐下意识地将水茜茜挡在身后,一脸警惕地看向来人。

    但让唐佐没想到的是,即使他挺直了身子,却仍旧只到女子的下巴。

    “你是谁?”

    唐佐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女子,即使这之中有高跟鞋的原因,但女子的这一身高仍是不属于正常范畴。

    况且,在末世中穿着高跟鞋行走,这事本身就大有问题。

    再加上对方能如此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想来此人的身份应当并不简单。

    “呵呵,别紧张,我只是一个路客,刚好嗅到了一丝神族的气息。”

    女子言语间,吐气如兰。

    即便是专一如唐佐,也不由迷失在这芬香之间。

    等唐佐在回过神,旗袍女子正用她那绝美惊艳的豆蔻指甲,轻轻刮擦着水茜茜的下巴。

    “真是一张好脸袋呢?能告诉我,为何如此美丽的脸上会露出这种表情吗?”

    女子的声音带着丝丝魅惑,尖利的长指甲更是轻而易举地拨断了水茜茜连日来的苦闷心弦。

    见水茜茜樱唇微启,似要对一个陌生女子倾吐心事,唐佐立刻上前,想制止她这明显不对劲的行为。

    可还没踏出一步,唐佐整个人便不受控制地重重趴在了地上。

    但即便如此,水茜茜仍着魔般地看向女子。

    “茜茜!”

    唐佐挣扎着想起身,他有种强烈的预感,眼前的女子很危险。

    但他心心念念的女子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他,整个人痴迷般地看着女子。

    女子的指尖顺着水茜茜的脸颊,从下巴不断慢慢往上划。

    “嗯,乖孩子,我都明白。先好好睡一觉吧,等你醒来,你就能去找寻你想要的真相了。”

    女子的声音就仿若巫师的魔咒。

    很快,水茜茜便昏睡了过去。

    直到这时,女子才转身傲慢地走向挣扎不能的唐佐。

    “呵,还挺深情呢。”

    女子语气中是满满的嘲讽。

    “你到底想做什么?”

    唐佐艰难地问道。

    女子的视线让他十分有压迫感,光是说话,都费劲了他的心力。

    “你猜。”

    女子站在唐佐的面前,神色淡漠地看着他的丑样。

    见状,唐佐不由心生绝望。

    女子的不作为,并不是她心善,而是自己在她的眼中就等同于那毫无抵抗能力的蝼蚁。

    似乎是对唐佐的自知之明深感满意,女子又缓缓开口道:“我要带走她。”

    说完,女子也不管唐佐是什么反应,纤手随意一摆,一个传送门便出现在了三人眼前。

    紧接着,女子便自顾自地走了进去。

    见状,唐佐不由苦笑了一声,但仍是快速地起身,打横抱起水茜茜,坚定而又沉稳地走向传送门。

    唐佐明白,自己大概是着了魔。

    可如果这样就能让水茜茜重新打起精神,他愿意陪她疯一把。

    ·

    等唐佐好不容易才抱着水茜茜走出传送门,那位神秘女子早已不见了踪影。

    看着四周这全然陌生的时代环境,唐佐彷徨之余,对那女子竟生不起丝毫不满情绪。

    就在唐佐暗自打量起这清冷的房间时,一个智能型机器人出现在水茜茜面前,对着昏迷中的水茜茜命令道:“大人让你过去。”

    说完,机器人在熟练地打开一条通道后,便迅速消失了,从头到尾都没有分给唐佐一个眼神。

    只不过,唐佐并没有因为机器人的轻蔑而暴怒。

    毕竟他很清楚,打狗还得看主人。

    于是,打算先将这个地方摸透的唐佐,毫不犹豫地抱起水茜茜,走进那唯一的通道。

    意料之中的,在唐佐踏入通道的那一刻,身后的入口便恢复如初。

    但意料之外的,也是在踏入通道的那一刻,身前的通道里竟然堆满了丧尸。

    唐佐心里不由大吃一惊,为什么这种地方会有丧失?难道他还在原来的世界吗?

    但显然,此刻的唐佐并没有思虑这些疑问的闲余。

    唐佐很快便将水茜茜藏在一个小角落,也自己则是一边发出爆响声,一边朝着另一个方向疾行。

    为了保护水茜茜不受伤害,唐佐不要命地与这些丧尸殊死搏斗。

    但双方的数量实在过于悬殊,过了没多久,唐佐因一个分神,不幸被划出了一道口子。

    见状,唐佐不由楞了一下,随即开始不要命地朝这些丧尸释放雷电。

    他必须在变成丧尸前,将这里的丧尸给清理干净。

    这之后,就只能期望水茜茜能在这位神秘女子这里获得新生。

    但异能的过度使用,使得唐佐的体力迅速下降,很快,力不从心的他便被众多丧尸给咬住。

    这些丧尸仿佛多年没啃过骨头的哈巴狗一般,牢牢抓着唐佐,凶狠地啃咬着他的骨肉。

    唐佐疼痛之余,开始挣扎着向远离水茜茜的方向爬行,同时不拼命将自己最后的异能全部积聚在体内,想和这些丧尸同归于尽。

    可让唐佐悲哀的是,不管他怎么爬,前方仍是望不见底的丧尸群;

    而不管压在他身上的丧尸从他身上撕扯下多少块血肉,他仍旧能顽强着向前爬行。

    在这里,时间仿佛失去了意义。

    渐渐的,唐佐的无谓化为了恐惧,他原先有多么想存活下去,现在就有多么想解脱。

    终于,唐佐停了下来。

    周围是一望无际的丧尸群,他已分辨不出水茜茜所在的方位与距离。

    唐佐根本不敢去想象,水茜茜此时的处境,她是否还安好。

    就在这时,后方突然传来一女子的尖叫。

    才闭上眼的唐佐刷的又睁开。

    是茜茜吗?茜茜遇到危险了?

    可是,茜茜向来冷静,怎么可能在明知声音会吸引丧尸的情况下,还发出如此大的响声?

    难道这里还有其她人?

    各种纷杂的思绪在唐佐的脑海内不断浮现。

    但当惊慌不已的尖叫声从后方连连传来之时,唐佐终于趴不住了,他挣扎着想要爬回去,确认水茜茜的情况。

    时间的流走仍旧是那么的模糊。

    唐佐以为自己负重爬行了很久,可传来的尖叫声仍是那么尖锐与鲜明。

    唐佐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渐渐的,身上的这些丧尸全变成了野兽派的艺术画,整个通道也开始跟着扭曲抽象。

    唐佐的思绪渐渐混沌不清,他分不清真假,分不清虚实,就连自己都分不清楚。

    ·

    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只是转眼一瞬,两位女子走向了已有些神志不清的唐佐。

    “现在,可以带我去神族了吗?”

    水茜茜冷冷道,就好像躺在她眼前的只是一只陌生的死老鼠。

    “他呢?你不带去吗?”

    神秘女子嫣然一笑道。

    “你那机器人已经告诉我了,神族排斥人类。”

    就在刚才,不管是神族的事,还是她与水玥儿的事,甚至是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她都明白了。

    她不明白,明明她才是水玥儿的亲人,为什么她要把空间让给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为什么不告诉她?难道她就不配拥有知道的权力?

    为什么不带她一起走?难道是觉得她不够资格?

    水茜茜越想,内心越发阴暗,散发出的冷气瞬间将整个通道都冻结了。

    “我知道,你现在很想去神族一探究竟,但是,现在的你还不够资格。”

    女子表示,水茜茜体内的神族血统并不纯粹,回去未必会受待见。

    “告诉我方法,你肯定知道的。”

    水茜茜一脸肯定,她知道女子想要利用自己,所以,她肯定会帮助自己。

    “不是说了吗,带上你这可爱的小宠物。”

    女子虽然口口声声说着唐佐可爱,但却嫌弃到连用脚踩他一头都不愿意。

    “唐佐?你为什么一定要带上他?”

    水茜茜很是疑惑。

    说实话,在看清了自己对木熙的心意后,她不想再和唐佐有所联系。

    刚才,她之所以表现出丝毫不在意的样子,就是希望女子能将唐佐丢回去。

    闻言,女子不由弯下腰,对着水茜茜妩媚一笑。

    虽然女子的容颜仍旧看不真切,但水茜茜还是把持不住地沉迷在她的致命魔力之中。

    女子再次刮擦着水茜茜的脸颊,悠悠道:“这女人呀,与其找个自己喜欢的,还不如找个喜欢自己的。”

    闻言,水茜茜不由冷下脸:“你是想让我利用他?”

    “不是我,是你。”

    女子边说,边将细长的指甲对准水茜茜的心口。

    闻言,水茜茜一把挥开女人的手。

    可那句“不需要”却是迟迟都说不出口。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