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里,被称作是神族最美的地方;

    这里,绝对是理想中的梦幻水之源;

    这里,便是亿万年来水氏一族所居住的地方。

    ·

    某个简陋的水上小筑旁,两位温婉的蓝衣女子正面红耳赤地争论着。

    “玥儿,你怎能如此执迷不悟?他如今都这副样子了,你为何就是放不下他?”

    水荷捂着胸口,傲人的大波浪不断上下起伏。

    她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如此冥顽不灵,这世上优秀的男子何其之多,为什么非得吊死在这么一个毫无自保能力的男人身上。

    “娘,女儿就是心仪他,除了他,女儿谁都不要。”

    水玥儿很是坚定。

    不管水荷给出什么理由,她就只认盘古一人。

    “玥儿,娘这是在为你好!”

    水荷的语气中透着满满的失望,眼里竟隐隐噙着泪光。

    只可惜,现在的水玥儿显然已经听不进劝了。

    她在灵泉深处孤独等待了那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才和盘古有了进展,她怎能甘愿就此放弃?

    “娘,阿古他很好,他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水玥儿表示,她从没见过比盘古更加胸怀天下的人了。

    “玥儿,娘知道他好,可是他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怎么保护你?你难道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吗?你可是我们水氏一族代代守护的仙河继承人!”

    水荷语重心长道。

    她希望水玥儿能明白,作为仙河的传承人,她需要的是一个拥有足够实力守护她的男人。

    被水荷摄人的目光所镇住,水玥儿犹豫了一会,才吞吞吐吐道:“如果,如果我说,我已经失去继承资格了呢?”

    闻言,水荷直接被吓得脑内空白一片,良久,她才一脸状况外地问道:“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瞎说的。”

    见水荷反应激烈,水玥儿决定先不将灵泉之源送人的消息告诉给她,以免她承受不了。

    “瞎说?你这孩子,这种事情怎么能乱说?”

    水荷厉声呵斥道。

    “娘你要是再阻止我和阿古在一起,我就把灵泉送给别人。”

    已经干完这档子坏事的水玥儿煞有其事地威胁道。

    “你!”

    水荷气得直接抬起手,但大波浪抖了几抖,还是无法下去手。

    见状,水玥儿也知道自己态度不佳,不由服软道:“娘,我会更加努力地去学习仙河之术,而是我保证,我一定会小心小心再小心,一定不会让那些人有机可乘。”

    这话水荷显然爱听,抬起的手顺势重重点了点水玥儿的额头,恨铁不成钢道:“你呀,以后做事不要那么冲动了,知道吗?”

    “知道了,那娘你快去忙吧,药快煎好了,我要给阿古去喂药了。”

    一提到盘古,水玥儿便不由露出了少女般的娇羞。

    看着水玥儿步伐轻快地走进屋内,全然没有在他人面前的温婉感,被无情留在门外的水荷不由连连长叹。

    ·

    一进屋,水玥儿便一扫刚才的不满情绪,迈着莲步,笑容得体地走向盘古。

    见状,盘古更是内疚不已道:“玥儿,要不”

    只不过,话都还没说出口,便被水玥儿给制止了:“先把药喝了。”

    见水玥儿全然一副不愿意细谈的样子,盘古嘴角蠕动了几下,便乖乖接过药,一饮而尽。

    喝完药,自觉表现良好的盘古又继续壮着胆子旧话重提道:“玥儿,要不我还是离开吧。”

    “你就非得提这个?”

    水玥儿又生气又不甘。

    她总觉得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努力维持这段感情。

    “我听到刚才你与你娘之间的谈话了,灵泉之源现在在我那笨徒弟那里,我去找她要回来。”

    盘古表示,这么瞒下去并不是长久之计,总有被穿帮的那一天。

    “拿回来?怎么拿?你说的倒是容易,现在空间都被你那徒弟绑定了,作为空间起源的灵泉自然和她密不可分了。”

    水玥儿表示,想把灵泉拿回来,非得扒掉林灵几层皮不可。

    “这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当初为什么要给我?”

    盘古很自责,他觉得是自己害了水玥儿。

    要不是当初他让玥儿帮忙寻找合适的空间水源材料,她又怎么会将灵泉之源给他呢?

    直到最近,他才从水荷的反应中明白过来,这灵泉之源对水氏一族而言,是何等的珍贵。

    “为什么要给你?这原因你难道真的不知道吗?”

    水玥儿黯然失神道。

    当初之所以会义无反顾地将灵泉之源交给盘古,自然是希望能借此加深两人之间的联系。

    既然娘亲这么想让她找个实力强劲的男子帮她一起守护仙河,那么她就干脆让她最爱的男人帮她珍藏着这最为珍贵的灵泉之源。

    被水玥儿表情哀怨地这么一盯,盘古顿时愧疚地消了声。

    他不由长长叹了一口气。

    如果当初自己能先把灵泉挖出来再把空间送给林灵就好了。

    所以这事,还是怪他。

    见盘古愁眉不展,水玥儿立刻心疼不已道:“阿古,你也别太自责了,其实这样也好。

    就算他们真的发现灵泉之源不在我这里,顶多也只是惩罚我一下,但这之后,娘她就再没有反对我们在一起的理由了。”

    “可是”

    显然,盘古还是有些犹豫。

    他认为,当水荷知道真相后,对水玥儿的处罚肯定不会如她说的那么轻描淡写。

    更甚至,如果让水荷知道灵泉之源在林灵那,那么大概

    想到这,盘古认为,他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玥儿,我并不是水氏一族的人,现在我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确实不应该继续留在这里。”

    说到这里,盘古不自知地摸向了自己的胸口,那张向来古板的脸上浮现出可疑的红晕,一直蔓延到脖根。

    当初,虽然他危在旦夕,但对他深有成见的水荷仍是不打算救他,直至水玥儿爆出她的半颗心竟埋在了自己体内。

    盘古那时候才明白,为什么水玥儿总能快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当初替他挡剑的时候是,复活后帮他一起对付木熙的时候也是

    原来,水玥儿的那句“早已把她的心放在了自己身上”真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见盘古一脸坚定,十分清楚他性子的水玥儿不由无奈地妥协道:“如果你真的非走不可,那么就带我一起。”

    “可是,你才答应过你娘,要好好学习仙河之术。”

    盘古直觉不妥。

    “我把那些古籍都带上,边走边学习。”

    水玥儿表示,许下的承诺她都会依依完成。

    “胡闹!”

    盘古呵斥道,哪有这么儿戏的?

    “不管,反正你已经答应过我,永远不会再丢下我了。”

    水玥儿耍着无赖,没错,在她心里,她已经千念万想这件事好多次了。

    见水玥儿眼中满是哀求,才受了她救命之恩的盘古实在没法再干净利索的拒绝。

    “好吧,这一次,你和我一起离开。”

    盘古说完,便颤颤巍巍地想要起身。

    见状,原本还沉浸在“盘古居然会秒同意”不可思议的水玥儿立刻将他搀扶起来。

    “阿古你做什么呢?难道你打算现在就走?”

    水玥儿埋怨道,她觉得盘古实在是太不懂爱惜自己了。

    “玥儿,灵泉之源之事,我总得给你们一个交代,我相信世界之大,一定能找到替代它的方法。”

    盘古表示,他之所以急着离开,便是想要早日找到灵泉之源的替代物。就算真的找不到,他造都要造一个出来。

    而他之所以会如此干脆地同意水玥儿跟着他走,一方面,是因为她对灵泉之源十分熟悉;另一方面,也是担心事情暴露后,她会受到严惩。

    “好,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水玥儿眼里闪着兴奋,她马上就要和盘古再去快意江湖了。

    见水玥儿脸上是隐藏不住的喜悦,就好像他们是出去郊游一般,盘古心中也忍不住也有了期待。

    从他记事开始,他一直都在孤身一人四海闯荡,天下为家,所以说实话,他十分不适应这种长期寄人篱下的感觉。

    只不过,

    “先等等。”

    盘古表示,离开之前还有事要做,想来灵泉之源的替代品应该不是那么轻易能够找到的,他们这一次估计会离开很久。

    “知道了,我会和娘好好说的,我现在就去,等我回来,我们就走。”

    说完,还不等盘古回复,水玥儿便飞身出了小筑。

    见水玥儿难得的如此天真烂漫,盘古无奈地摇摇头,也不再去追问,她到底打算怎么和水荷解释。

    ·

    等气消了的水荷,打算再来开导开导自己那执迷不悟的女儿之时,她惊讶地发现,小筑里已经人去楼空了。

    水荷顿时有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她匆匆赶来水玥儿的闺房,这才意识到他们俩已经离开几天了。

    “娘

    因为你们都不祝福我和阿古,所以我们决定私奔,离开这片伤心地。

    至于仙河继承人的事你也不用担心,我和阿古一定会培育出下一代的继承人。

    玥儿留”

    看着手中的离家出走信,水荷虽然很想立刻派人将水玥儿和盘古捉拿回来。

    但一想到这会对女儿的闺名有损,还是硬生生地憋住气,找来自己的人,私下里展开行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