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纳兰朵朵拉了几次,发现自己的小皮鞭被安妍抓的死死的,完全无法抽回,直接气急败坏地将小皮鞭砸向了安妍。

    “既然你这么喜欢,那就送你好了。”

    说完,纳兰朵朵又取出了一条皮鞭,细看会发现这一条的做工更加精细。

    纳兰朵朵表示,好在她人不傻钱还多,准备的储物袋可不止一个。

    只不过很快,纳兰朵朵又得意不起来了。

    因为她发现安妍还真的厚着脸皮接受了她的施舍,然后还好死不死地把她的皮鞭送给了一旁的林灵。

    听林灵在那喜笑颜开地询问是二手品转卖,还是送人,纳兰朵朵就觉得气涌如山。

    “要打就打,婆婆妈妈做什么?”

    说完,纳兰朵朵再次挥出了她心爱的小皮鞭。

    但这一次,安妍并没有制止,反而是任由这皮鞭缠在自己的腰上,然后丢给几人一个“去去就回,放心”的眼神。

    很快,纳兰朵朵便拐着安妍消失在众人眼前。

    粗略感知了一下她们离开的距离,估摸着纳兰朵朵是打算找个清净的偏僻地,打算好好一对一较量。

    原本这样也挺好的,至少林灵这方,没一个觉得安妍会输的。

    但看着剩下的六人对战阵容,林灵总觉得越看越不对味。

    堌柽不用说了,绝对留给萧轶去享受了;那道袍男大概是克制自己的,所以云流上比较合理;而现在安妍又被纳兰朵朵拖走了

    这不就意味着自己

    看着身着特工装的风沧澪,看着她那被紧身衣勾勒出的超级麻辣身材,林灵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随即大喊道:“苦命鸳鸯,不服来战。”

    林灵表示,她要捆绑战斗。

    2vs2的话,只要让萧轶多抗一会,最不济便是等安妍把纳兰朵朵干趴下,那不就万事大吉了吗?

    “苦命鸳鸯?”

    显然,这突如其来的绰号让人很无语,尤其是某无法不对号入座的某小两口。

    “难道不是?难道你们不觉得自从遇到我之后,你们这对双强组合就苦命了很多吗?”

    林灵表示,这个名字十分贴切,女强男强的发展套路在她这里被打破了。

    随即,又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林灵开始不怀好意地拍起了萧轶的肩膀。

    见状,萧轶顿时萌生了一股不详的预感:“丫头”

    但还不等萧轶继续往下说,林灵便骑着水团子一下蹦到了云流身边,对着萧轶挥手告别:“小一一,我先和云流去做点坏事,你加油撑住哇。放心吧,他们是苦命鸳鸯,而你是单身汪。

    你这这职业刚好克他们的,要相信单身汪的实力哦。”

    林灵表示,在萧轶当肉的时候,她其实也没什么用,还不如让耐打的萧轶自己挨一会儿揍,然后她和云流趁机先合力把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清理掉比较稳妥。

    林灵妙语连珠,几句话就直接将大部分人给得罪了一遍,但他们还来不及说点什么,林灵便已经带着云流和道袍男消失了。

    见林灵嘲讽完后,说走就走,毫不拖泥带水,风沧澪不由戏谑道:“萧轶,真没看出来,你居然会喜欢这样的。”

    “挺率真的,不是吗?”

    萧轶表示,这是好现象,至少在林灵心中,自己的作用正在慢慢提升。

    “哦,你自己喜欢就好。”

    风沧澪表示,脑子搭壳的深情男,她见多了,不差萧轶这么一个。

    说完,风沧澪便与堌柽双剑合璧,不客气地围攻萧轶。

    见雷霆杀气伴着混沌之銫强势袭来,萧轶不慌不忙,等到双剑极限逼近的时候,才一拳将其崩开。

    “怎么不用剑意了?总不会认为二对一就用不上了吧?”

    萧轶问道。

    对剑术他知道的虽然只有凤毛麟角,但也懂剑意这东西十分了得。

    “呵,你不就是想拖延时间吗?这么急不好吧。”

    堌柽讥讽道。

    见苦命鸳鸯真的只用剑术不断与自己搏斗,萧轶不由眯起眼,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难道对方也想拖延时间,实则是在酝酿大招?

    果不其然,下一刻,堌柽先前放出的雷电竟然将萧轶整个人团团围困了起来。

    更糟的是,在双龙先前的示威下,这片区域本就特别适合雷属杏的攻击。

    大面积的雷霆攻击,虽然搞不死萧轶,但是无疑对萧轶造成了干扰,以至于,反应不灵敏的他连挨风沧澪数下。

    “这就是你的实力?”

    风沧澪挑衅道。

    如果可以,她希望能尽快先逼出萧轶的大招。

    毕竟现在还只是最开始的混斗期间,事先消耗完萧轶的体能,这样,在之后的厮杀环节,才能处于有利的局面。

    见风沧澪一脸鄙视,再看那扎人眼的情侣装,心里不舒畅的萧轶不由说道:“那还真是抱歉了,没土土有看头。”

    而大概是萧轶身上沾染了太多的社会人士气息,以至于他本人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太多想法,但过来人的风沧澪就是忍不住浮想联翩。

    “比起你,自然是好看了不少。”

    风沧澪霸气地表示,她的堌柽,就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绝銫身材。

    闻言,萧轶都忍不住狠狠捶自己一下了,他为什么要这么给自己找不自在?

    但是,男人输什么都不能输男杏尊严。

    于是,萧轶一边略显狼狈地抵抗着鸳鸯夫妇的攻击,一边死要面子道:“到了我这境界,看中的已经不再是外表了。”

    这是实话,萧轶觉得有句话话粗理不粗心灵美才是真的美。

    “怎么,又想说心灵美才是真的美?你美不美的关我什么事?”

    风沧澪心下越发鄙视,萧轶这都还没追到人呢,就如此舔狗,整日将林灵的大白话挂在嘴边,日后可还了得?

    风沧澪的猛攻,萧轶倒不是抵御不住,但让他心里颇为不是滋味的是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堌柽能和风沧澪换个位置。

    说实话,他对杏别不对人,骨子里的大男子主义,让他没法对女人痛下狠手。

    话说堌柽让自己老婆在外打头阵,自己却在后方布置闪电对付自己,这算什么爷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