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察觉到萧轶态度敷衍,风沧澪更加不爽:“怎么,觉得我不是你的对手?这种话,等你打过我的时候再说。”

    风沧澪最是看不惯萧轶这种迂腐的男女不平等思想,凭什么女子就一定要弱于男?

    她风沧澪今天就要证明,她不输于任何一个人!哪怕这个人是气运之子,也一样。

    于是乎,风沧澪铆足干劲,对着萧轶又是一番强攻。但意外的是,即便如此,两人仍没有使出搏斗外的攻击手段。

    显然,他们仍在观望,到时候若是真出现意料之外的事了,还能多点应对的手段。

    ·

    【战场切换林灵、云流vs道袍男】

    此时,云流一改常态,正毫不客气地对着道袍男使出全方位的藤蔓攻击。

    只不过,全部被道袍男给轻松化解了。

    “诸葛小少爷,您就这么想逼出我的杀手锏吗?”

    道袍男游刃有余地反问道。

    见云流的攻击全被道袍男用极其普通的工具给尽数化解了,再见道袍男似乎有取之不尽的小宝贝,林灵不由一阵烦躁。

    还以为他们四人中就纳兰朵朵小宝贝多呢,没想到这道袍男藏的也很深。

    林灵不由有些疑惑,这种世外高人难道不应该清风亮节,穷的不行吗?怎么到道袍男这里就富得流油?

    f.败。

    而是,虽然要论所准备的道具数量,云流也不输给道袍男,但因为偏好问题,云流所准备的攻击杏武器并不多,杀伤力也不怎么足。

    见状,林灵觉得不能再拖了。

    哪怕萧云安三人没怎么表现出来,但想想就能明白,之前那一战对他们的巨大消耗。

    更不用提,强行融合六维度能量,这会对他们的身体所造成何种的后遗症负担。

    哪怕是林灵自己,此刻都感到了些许不适,更何况他们呢?

    所以,为了你好我好对方不好,林灵决定,必须加快进程。

    “道袍男,晓得不,就在刚才,我又有了新的突破。”

    林灵边说,边扭着腰走向道袍男,企图凭借着女杏魅力占据他所有的视线,这样也好方便云流做点其他小动作。

    而大概是林灵平日里坏事真做的太多,以至于她一动,还真占据了道袍男的大部分视线。

    “你知道吗?这里曾住着一只神奇的小猪。”

    林灵表示,她要讲个故事。

    “是吗?”

    道袍男表示,他听着,继续说。

    “你知道它为什么神奇吗?那是因为它拥有着预言能力。”

    林灵虚实结合。

    其实她到现在为止也没太搞懂猪猪大人的预言能力,只知道它的这能力应该有点问题。

    “是吗?”

    道袍男一边继续惬意地躲避着云流的攻击,一边礼貌地回复,表示已阅。

    “啧啧啧,看你这表情,就知道你没把这当会事儿。但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发现了这预言的真相。”

    林灵趁机向前走了一步。

    她也说不出自己为什么会发怂,但总归这道袍男给她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然后呢?”

    道袍男换了台词,显然是对此有了兴趣。

    “你知道四维空间吗?你们都知道,第四维往往指的就是时间,而你们还知道,时空能量,其实便是时间与空间的混合能量。”

    林灵笼统地说道。

    实际上她就是这么推断的,她认为猪猪大人之所以能预知,很可能是因为它所掌握的六维空间的另外三个维度是时间面。

    这样一来,它不就能通过这个三维体了解到以后将发生的事了吗?

    当然,这一切仍旧是林灵的猜想,毕竟时间真的很生涩难懂。

    时间点、时间线、时间面这其中到底有何区别,大概只有懂的人懂。

    “你想说,那只小猪是靠时间能量在四维空间预知出自己的未来?”

    虽然没林灵想的那么深,但道袍男还是很快抓住了重点。

    “不错,你真聪明。”

    林灵不吝赞美。

    “那么你是不是又想说,你也学会了这方法?呵,那我倒是还真想见识一下。”

    道袍男表示,这种预知的手段其实早就被提出来了。只不过,对时间能力的要求太高,对识海的要求更是高,实际操作也很难,往往一个不好,便是痴傻状态。

    说白了,他就是不相信林灵只凭知道了,就可以做到这点。

    “你想见识一下,那好呀,我也正想试试我行不行呢!”

    说完,林灵指尖微动,一股纯净的时空能量气息瞬间扑散开来,随即,她便张牙舞爪地扑向了道袍男。

    只不过,林灵这点小伎俩并不是每一次都能如常所愿的。

    “又想附身?这一次怕是不能如你的愿了。”

    显然,道袍男做足了功课。明白林灵有个特点,那就是喜欢拿普通人不常用的招术先发制人。

    就好比她所擅长的夺舍。

    见自己偷袭失败,林灵不由切了一声,然后不满地踢了踢脚边的小石头,并将它们传送到道袍男身上,以示不满。

    见状,道袍男也只是淡定地挥掉身上的小石子,然后高深莫测道:“呵呵,别装了,我可没看出来你对此有什么不满。”

    他直言表示,林灵不需要打着扮蛮妞吃老虎的主意了。

    他相信,林灵对自己这一次的偷袭失败早有婴感,毕竟之前她就是靠这一手让堌柽吃亏的。

    “切,怎么没有,我对你可是相当的不满。”

    说完,林灵毫不犹豫地冲向道袍男,企图靠蛮力将他的衣服给扒下来,全然一副山大王上身。

    “你这衣服看起来挺贵呢。”

    林灵表示,这衣服上全是符文,一看就是个宝贝,先扒下来。

    这样又能降低对方战力,还能拿来给云流研究,一举两得,简直爽歪歪。

    “松手。”

    道袍男暴露在外的嘴脸不自觉地有些抽搐。

    他自然是想一巴掌把这女流m给呼走,可耐不住对方太过灵活,这边一扯那边一拉。

    而每当他想使用道具,云流的藤蔓就会很及时地抽过来。

    “呵呵,你们真是好手段。”

    道袍男表示,不愧是能让堌柽感到头疼的队伍。

    如此手段,配上心计,最关键的是这厚颜无耻之劲儿,确实是不好对付。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