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但如果他一直由着林灵做这种事,那也

    呵呵,他一个男人怕什么赤膊,而且

    “你妈妈难道就没教育过你,大庭广众之下,要矜持,嗯?”

    道袍男觉得,要是自己一直待在自己原先的那个位面,此刻说不定还真会被这女流m给弄得手足无措。

    “教了,可是这里就我们三人,你的语文老师又是怎么教你的大庭广众?”

    林灵觉得,语文老师真的是一个压力巨大的职业,这不,动不动就会被@到。

    “呵,伶牙俐齿。罢了罢了,你要脱便让你脱就是了。只不过,我希望到时候你可别为此后悔。”

    说完,道袍男便摊开了手,一副放弃挣扎的顺从小白羊模样。

    只不过,已经对道袍男有了主观臆断的林灵,反而不敢上前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袍子上这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说不要就不要了?

    难不成,这袍子还有其它古怪?

    就在林灵想打退堂鼓的时候,她感觉到背后一根藤蔓正抵着她。

    不用想,这肯定是云流。

    林灵表示,啥都不用说了,她都懂就算这袍子脱下来真的有问题,云流也要拿去好好研究。

    于是,林灵壮着胆子,继续流m道:“既然同意了,你就自己脱吧,难道你的启蒙老师就没教过你如何在异杏面前脱衣服吗?”

    而大概男人骨子里都钟爱说点黄銫笑话,所以道袍男居然还和林灵就脱衣服的话题给聊上了。

    见道袍男讲来讲去,就是不肯来点实际的,林灵那叫个不爽。但她总觉得道袍男很难搞,而且自己现在正虚着,所以绝对要忍住,绝不能冒冒失失地跑过去。

    好在,大概是林灵的眼神太过火辣辣,道袍男讲着讲着,终于还是决定脱下自己的道袍。

    “小姑娘,我承认你是有点小聪明,你不惜装成悍妇,不就是想看到我的真面目,好让身后的诸葛小少爷好立刻将我的信息给查出来吗?”

    道袍男直言道破林灵的小心思,就这种方面而言,他确实挺欣赏她的。

    见自己的小伎俩又被拆穿,林灵不由烦躁地直撸袖子。

    这个男人真的好麻烦哦,不管自己做什么,他都不会一惊一乍,反而将自己压制得死死的。

    但即使这样,林灵仍没有放弃思考。她在不停地揣摩道袍男为什么一下子就愿意脱衣服,又说穿着是为他们好的原因。

    “别说你道袍下面还带着面具?你这么委屈你的脸,小心长青春痘呀。”

    林灵胡言乱语道,企图多给自己争取一些思考的时间。

    难道,这道袍其实是用来封印的?

    但不管怎么样,现在确实得先将道袍男给搞清楚,不然之后都不知道该怎么打他了。

    见林灵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毫无羞耻之情,道袍男无语了一会,才说道:“呵呵,小姑娘,有时候还是要听一下别人的话,我说了不能脱,这可真是在为你们好。”

    说完,道袍男一把扯掉自己身上的道袍。

    下一刻,林灵立刻将道袍传送到了云流手中,确定他收起来后,这才转过头去看道袍男的庐山真面目。

    哦,一个绝世大美男。

    真要让林灵做详细评价的话,这应该是一个长得比自己要好看的男人。

    只不过,还不等林灵继续欣赏道袍男的盛世美颜,云流突然语气凝重道:“乌鸦嘴,离他远点。”

    闻言,林灵立刻带着云流连退数米。

    “怎么了?这么快就查出他的身份了?”

    林灵问道。

    “没有,但你看到他右眼角下的特殊印记了没?”

    云流表示,有那印记的人都很危险。

    “小姑娘,虽说你给我们找了不少麻烦,但我对你却不怎么讨厌的起来。毕竟,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很可能还在劳改。”

    道袍男表示,如果不是为了找他克制林灵的能力,他现在估计还被关在里头。

    “劳改?”

    林灵立刻看向云流,她很好奇,为啥同为劳改犯的安辰就没有这种非主流印记。

    “他可不止劳改这么简单,那个印记,是特殊劳改才有的。还记得我说过吗,位面系统是不允许反人类能量存在的。”

    云流表示,拥有这一类印记的,都拥有反人类能量。

    见林云二人对自己身上的能量很感兴趣,也不知道袍男吁么想的,竟开始叙述起了自己的过往。

    “我原本是修仙位面中的一名修士。而我所在的宗门,又以算卦闻名。

    有一日,我观天象的时候,竟发现了异样,而且这异象着实让人费解。

    于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开始疯狂研究这一异像。

    通过蛛丝马迹,我很快便找到了那位可疑目标,用我们的话来说,应该就是气运之子了

    只不过那时的我并不理解,只认为那人是异类。

    但我并没有主动出击,因为我发现那位女修本领了得,思维方式也无与我们大相径庭,而且她就好像拥有婴知能力一般

    我想诸葛小少爷应该很明白,对于我们这种人,预知能力是多么地有诱惑力。

    于是,我开始处心积虑地接近她。

    但一接近,我便立刻察觉到了问题,我发现自己居然毫无理由地被她深深吸引

    而就在这时,让我更为费解的事出现了。

    女修身边的另一位女修竟然也变了。

    当时,我虽然不能确定另一位女修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能肯定,这位女修的蕊子肯定换了个人。

    我怀疑,这两件事可能存在着什么联系。

    于是,为了探知真相,我开始频繁接触这两位女修。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那个之前一直失利的女修突然如开挂了一般”

    “打住,你这套路我们都听腻了,你就说说,你对穿越女和任务女到底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了?”

    林灵表示,说点他们不知道的,或者刺激点的故事就好。

    “也没什么,只是默默看了一出戏而已。”

    道袍男平平淡淡道,他们本来就是看戏人。

    “”

    闻言,林云二人不由面面相觑。他们敢打赌,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