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道袍男之所以会使出星落云散,说穿了就是看中这一招附带的属性。

    既然诅咒之物不起作用,那就用与它截然相反的能量来出击。

    只不过,这一招的效果仍是没有达到道袍男的预期。

    星辰剑气肆虐过后,萧轶仍旧衣冠端正地站在那里,甚至连发丝都不见一丝凌乱。

    恍然想起了什么的道袍男,不由阴着脸道:“龙气吗?真不愧是气运之子。”

    原本光与暗这两种能量,应该属于能量中的稀有属性,不仅因为它们的附加效果,更是因为它们很难被防御。

    但现在,这两种属性在萧轶面前讨不到好处不说,反而不断成为他的养料。

    如果说这世上所有的能量都处于一种平衡,那么萧轶无疑便是打乱这一稳定状态的破坏者。

    原因无它,显然,萧轶对光暗能量的吸收比率明显远远高于正常基数。

    然而,只是这样,还不足以让道袍男屈服。

    既然如此,那便使用普通能量,只要针对他的火属性来就好了。

    于是,道袍男旧计重施,再次掏出了各种辅助型武器。

    然而,这一次,道袍男的枪林弹雨式攻击也没有起到较好的作用。

    见萧轶在自己的猛攻下仍然穿行自如,道袍男一直淡然的脸上,不由出现了一道裂痕。

    但这一回,还不等道袍男再说点什么,萧轶已经瞬移到他的面前,对着他挥出了蓄势一击。

    直到这一刻,道袍男才惊觉,不知何时,萧轶的外貌也发生了改变。

    只见他的左半边脸上出现了一道繁冗而又复杂的图形印记,身上的鬼气虽然敛去,但萦绕在拳头上的黑气竟化作了指虎戒指。不仅如此,萧轶的背后更是长出了一双矫健有利的青蓝翅膀。

    高手过招,胜负往往就在一念之间。

    所以,道袍男这一刻的分神,注定了他被萧轶一拳轰击的结果。

    即使来不及抵挡的道袍男已经拿出了防御道具,但整个人仍是被萧轶直接打飞了出去,直接将这片暗黑区域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

    一连串的土石崩裂声后,道袍男终于停了下来。透过漫天的飞尘黄土,能隐约看到此刻的他正瘫坐在地上。

    但萧轶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

    只因,诅咒之区还没解除。

    察觉到萧轶的靠近,道袍男轻咳两声后,便再度站了起来。

    “呵呵,你比我预想的还要更厉害。”

    道袍男表示,他并没有小看萧轶。实际上,他们四人所有的情报,他都细细推敲、反复琢磨过。

    只是没想到,这个萧轶掩藏地比他想象地还深的多。

    闻言,萧轶也只是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你沦落到只会看情报了吗?”

    确实,按照收集到的情报,自己确实只拥有狂煞能量和气运。

    但别忘了,他身上的这狂煞能量来自于穷奇,更别提从二次元位面开始,他身上的狂煞能量就一直在吸收并升级。

    再加上他的紫米融合了幽焱,这使得他体内的狂煞能量不可避免地开始接触气运。

    等级在了,饲料足了,现在连机遇都给了,试问萧轶的这狂煞能量还有何不质变的理由?

    “风沧澪就是这么被你打败的吧?”

    道袍男表示,风沧澪输得不冤。

    随即,整片诅咒之物开始被慢慢收拢回道袍男的体内。

    萧轶就这么不动声色地等着道袍男越发狰狞,由着他的力量急速递增。

    他希望,在这片诅咒之区散去之时,能找到他的丫头。

    但让萧轶没想到的是,即便一切归原,还是不见林灵的踪影。

    “你似乎是想找她?我不是说了吗?她就在这里。”

    道袍男话音刚落,臭臭泥群又前仆后继地冲向萧轶。

    穷奇正想接着与之滚成一团,便被小黑哥给缠住了。

    显然,收回大面积的诅咒之物之后,小黑哥的实力也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往生幽焱。”

    仍旧是萧轶惯用的那一招,但细看,便会发现这跳耀着的火焰,正泛着神圣而不容侵犯的紫色光晕。

    紫色的火焰沉稳却又强势地蔓延至每一个角落。

    小臭臭泥们在幽焱的烘烤下,很快就干裂了开来。每动一步,便掉下几块黑色物质,而它们最后化成的一道道黑色长痕,也很快被焚烧成灰。

    见状,道袍男的脸上又是一僵。

    原本他以为,就像诅咒之物无法对萧轶太过克制一般,萧轶的幽焱也应该无法对自己造成致命性的伤害。

    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

    道袍现在能确定的是,萧轶的幽焱品级应该超过了自己的诅咒之物。

    呵,真不愧是携带气运的任务者。

    不过很快,道袍男又稳了心神。

    没错,完全不需要慌张。

    就算他无法轻松地搞定萧轶,但那又如何?最至关重要的筹码仍然在他手中。

    而萧轶他,明显拖不起。

    “萧轶,现在连我都分不清,你到底是都真的关心她。”

    道袍男威胁着,让萧轶悠着点。

    “怎么,你是想清楚要告诉我了吗?”

    萧轶睥睨地看向道袍男。

    没错,他就是敢如此强势。因为他太清楚了,道袍男之所以一而再与自己搭话,不过是因为他虚了。

    虽然萧轶不吃自己这套,但道袍男仍旧一派儒雅地说道:“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不会白白给你。”

    “哦,是吗?说来听听。”

    萧轶仍然不为所动。

    “我以为你会知道。”

    道袍男提醒萧轶,大家都是聪明人,不需要装傻。

    “你想要气运?”

    萧轶随意一答,他倒要看看事到如今,道袍男的葫芦里仍打算卖什么药。

    “这东西虽好,但拿到用不了又有何用?”

    道袍男表示,如果真的什么人都能使用气运,那么这位面系统怕是早就气运泛滥了。

    “那你是想要我的狂煞能量?”

    萧轶继续装傻充愣。

    不过道袍男言语中透露的清晰逻辑,让他不由产生了几分好奇。

    “我说了,你就会给吗?”

    道袍男表示,这稀有能量如今可以算是萧轶的立足之本。如果他真开了这口,这萧轶怕是要和他拼命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