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皇子来到中路帮燃哥推线,宁王慢了一步!”

    由于小天是率先动作的那一方,赶到中路的速度自然要更快一些,宁王当时还在刷锋喙鸟,判断出YM的意图后方才中断刷野,火速赶往中路。

    皇子和奥拉夫的清线速度差不多,但是青钢影在这方面就要领先瑞兹太多。

    没到3级的瑞兹,不依靠双E的涌动扩散+Q【超负荷】,刷线效率相当低。

    林燃吃了两发普攻,便成功将第二波兵线推了过去,升至2级和小天一起往IG下野区靠拢,先把隘口堵死。

    “蒸的要打嘛?”肉鸡说话一股烤肉味。

    “打打打!”宁王语气凶狠,他也有依仗,自己身上带着个红BUFF,二级还特地学了W【残暴打击】,作战能力也不比皇子差多少。

    自家下路还是维鲁斯和锤石,你YM敢来,我们就敢接!

    另一边的YM队内语音,刘青松非常急躁。

    牛头人的1级对线就是个笑话,但林炜翔打法很嚣张,利用女警的射程优势,站在最前面对着司马老贼和宝蓝,威慑力极强,硬是把对方下路双人组逼出了兵线附近。

    第一波兵线推完之后,YM还剩余4只小兵,朝着IG下塔推去。

    如果兵线能够进塔,这也是一波良好的支援野区机会。

    尽管第二波兵线也是短线,但对方只要不及时清理塔下的第一波小兵,兵线交接位置就会位于塔下,届时必定会向YM回推。

    如果IG双人组把塔下兵线及时处理掉,第二波兵线的交接点就会重置回中线。

    由于没有炮车兵,短线在强度势均力敌的情况下,耗损并不迅速,这时候YM双人组去支援,大概率也亏不了多少小兵。

    刘青松算盘打的很精,但宝蓝此时也展现出非同寻常的职业素养。

    他用E【厄运钟摆】将即将进塔的4只兵统统刷了出去,然后用肉身将小兵卡在防御塔射程之外,此时第二波小兵已经赶来,兵线位置停留在IG塔前!

    这让没头脑和不高兴进退两难。

    如果强行去支援,己方的4只小兵能在塔前卡住兵线交接位置一段时间,到时候他们会亏的更多!

    “我们兵线进不去,到不了蓝区的!”刘青松虽然不太喜欢对线,但也知道,这个兵线如果强行过去支援,林炜翔就崩了。

    林燃切屏瞅了一眼下路兵线位置。

    确实不能让双人组赶过来,那这个蓝BUFF

    他脑中灵光一闪,“锤石E用过了吗?”

    得到刘青松的肯定答复,林燃果断指挥:“来下路,咱们越塔杀对面!”

    “能行吗?”大眉还有些犹豫。

    “撕少你拿余震抗塔,他们1级血量不多的!”蒜头王八也觉得这是个机会。

    解说席上,娃娃站在上帝视角,同样察觉到不对,“YM中野没有在IG蓝区多做停留,他们直奔下路而去!”

    “这是要干嘛?”米勒难得哇哇大叫起来,“YM两分钟就开始4包2?”

    台下喧嚣声一刻不停,YM的疯狂举动激发了观众如潮热情,一小部分IG粉丝下意识的嚷嚷,想要引起选手席上队员们的警觉。

    可比赛前15分钟,现场上帝视角与选手席实战有一定延迟;尽管隔音耳机虽然无法阻挡所有外界声音,但是粉丝们吵嚷声汇聚在一起,让选手们完全没办法听清。

    而且这种时候,选手都全神贯注,将注意力集中在比赛上,根本没有时间去关注外界观众席上发出的声音。

    宁王和肉鸡将塔下的第二波兵线清理干净,他们不知道YM中野的动向,还以为林燃和小天在蓝BUFF营地蹲伏。

    没有自家野区视野,两人小心翼翼向前摸排,生怕草丛中钻出来一个EQ二连的皇子。

    “宝蓝你往野区动一动!”宁王催促道。

    刚刚才处理完塔下兵线的宝蓝立马离开自家防御塔,闯进塔侧后方草丛,然后顺着自家魔沼蛙营地去探望一下蓝BUFF。

    台下观众的尖叫声已经蹦到嗓子眼了,他们在上帝视角里看的非常清楚,和宝蓝一墙之隔,YM中野朝着下塔侧后方草丛冲去!

    双方擦肩而过!

    宝蓝不知道林燃和蒜头王八的位置,但YM中野却对宝蓝所在方向心知肚明!

    从下塔侧后方草丛往野区走,一共就只有两条路,他们所在的路上没有看到宝蓝,那自然就在魔沼蛙营地附近。

    不过林燃和蒜头王八都没有去管锤石,因为相比较而言,辅助的性命并不值钱。

    原本林燃打算趁着锤石E【厄运钟摆】没转好的间隙去杀宝蓝,但如今看到宝蓝的动向,他改变了计划,目光紧紧盯着还在塔前清理兵线的维鲁斯。

    老贼,杀的就是你!

    宝蓝紧张兮兮,朝黑黢黢的野区慢慢探步。

    但是当他来到弯道隘口时,却发现周围并没有YM中野的踪迹。

    此时宝蓝即将和自家队友汇合,IG中野辅面面相觑。

    “这里这里!”宁王标记了一下蓝BUFF营地草丛,他开局第一个眼位放在了YM红区,此刻只能靠宝蓝。

    “小心点,他们在的!”肉鸡说话时还有点小激动。

    升至2级的他点了WE两个技能,打算看到对手的第一时间就将其禁锢在原地,1.5秒的控制时间,配合队友完全可以先秒掉一个!

    宝蓝的饰品眼插了下去,但是草丛中光秃秃一片,哪里有YM中野的影子?

    “看下我!”往常沉默寡言的司马老贼突然在队内语音中大吼道。

    宁王下意识切屏,自家ADC的视角中,青钢影和皇子从自家下塔侧后方草丛中钻了出来!

    他没机会去细想YM中野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地方,脑子里就一个想法完了。

    “要传送吗?”TheShy情急之下,知道等不到翻译鸡来回捯饬中韩双语了,直接用英文问道。

    还没等回话,刘青松已经出手!

    他操作的牛头酋长猛地锤击地面,金光闪烁,猛地出现在塔下司马老贼的身前!

    Q闪!

    “牛头大地粉碎砸起维鲁斯,皇子EQ二连跟上!”

    蒜头王八落地一发带着被动【战争律动】的普攻成功打出电刑,尽管司马老贼第一时间交出治疗,但血量还是下降到一半。

    “林炜翔的女警Q【和平使者】打满伤害青钢影的钩索拉住墙壁,W【战术横扫】挥出,再跟二段E墙返跟上控制!”

    四个人一整套输出灌下去,司马老贼一点操作空间都没有,2级的维鲁斯身板极脆,被林燃EWE打出的奥术彗星击杀!

    上路的TheShy还没摆脱金贡的纠缠,不过看到自家射手倒地,他也不用去考虑传送支援的事情了,老实本分继续在上路发育。

    “撤撤撤!”刘青松把人锤起来就跑到防御塔边缘抗伤害,利用余震提升的护甲抗住了两下防御塔炮击,成功后退到安全位置。

    “卧槽!”肉鸡脏话字正腔圆,“这也太恶心了吧?”

    2级你们大张旗鼓跑下来杀我家ADC?要不要这么猖狂?

    宁王和宝蓝反应同步,他们挠挠脑袋,一脸无奈。

    弹幕反应相当剧烈,这场东西区头名之间的较量尽管只是常规赛,但依旧吸引了国内上百万观众同时观看,只要有击杀信息出现,弹幕量瞬间激增。

    【哈哈哈2级抓下,EDG绝招来啦!】

    【YM可不是打野2级抓下嗷,中野一块来,2级抓死ADC!】

    【四保一?四包一!】

    【有一说一,在YM对面的ADC,游戏体验都很差,这个队太搞ADC心态了】

    【没办法,ADC这么脆发育周期还长,这不就是一个ATM机吗?】

    林燃看着大眉将兵线全部推进去,蹭蹭经验就往中路赶去。

    他没有交出传送,因为没必要。

    方才林燃和蒜头王八把第二波短线推进中塔花了将近10秒钟,来到下路杀老贼花了15秒。

    回去再花15秒,水上行走提供的移动速度被他发挥到淋漓尽致,一点都没有浪费。

    一来一回,前后刚好花费30秒,一波兵线的刷新时间。

    等林燃回到中路的时候,第三波炮车兵线方才在中路相互对拼10秒钟,最多最多亏两只斌。

    而他这波来下路,拿了一血的400金币,还蹭了林炜翔的兵线经验,怎么算都是血赚。

    IG语音内很安静。

    不过平时也没多少人说话,只要宁王不吭声,其余4个人对线期就和闭麦打游戏的网友一样。

    司马老贼抿抿嘴角,他阵亡时只补完了6只小兵,身上金币数刚好200,任何一件能提供战斗力的装备都买不起。

    没办法,他只能补了个真眼上线。

    看着第二波小兵统统被宝蓝吃掉,他心都在滴血。

    “往前一点,能不能把炮车兵卡住?”司马老贼标记了一下塔前位置,不想让YM的炮车兵进塔。

    不然等他上线,兵线位置会逐渐朝着YM方推进。

    这种慢推线是司马老贼绝对不想看到的,如今等级落后的他如果被刘青松蹲草丛WQ二连命中,女警接上夹子就要直接暴毙。

    “不行,不行啊”宝蓝看着身前的牛头和女警,内心稍稍有点怕。

    实际上这时候是可以提前摇宁王过来帮忙卡线的,但是队内沟通出了差错。

    宁王光顾着刷他的蓝BUFF了,等他意识到下路兵线问题时,YM的大炮车已经进塔,一切都晚了。

    林燃回到中路,肉鸡还在清理小兵了,由于宋义进没有去下路,折返回线的时间要比他短上不少。

    先吃掉3只近战兵的瑞兹已经升到3级,上来想打林燃一个等级差。

    林燃操作着青钢影往侧下方退,靠近墙壁的同时扬起腿刃打出W【战术横扫】,想要逼退肉鸡。

    但是宋义进已经急了,他急赤白脸上来就是EWQA这一套,用超负荷提供的护盾换血,倒是一点不亏。

    林燃也不是个吃亏的人,他知道宁王正在野区刷野补发育,E【钩索】拉住中路侧面的墙壁,直接踢了过去。

    尽管瑞兹打出两层符文涌动会触发加速效果,加上相位猛冲跑的飞快,但毕竟刚才他被林燃拉到了墙壁附近,上下走位也没能躲开青钢影的二段墙返。

    “青钢影踢中瑞兹,两名中单又要开始互拼!”娃娃眉头一蹙,“但是燃哥低等级不占优势啊!”

    林燃不管不顾,像个莽夫一样磕了个小饼干,借助墙返提供的攻速加成开始猛踹瑞兹。

    晕眩效果将肉鸡身上的双重加速拖了过去,双方肉搏的同时,宋义进瞥了一眼兵线。

    由于林燃游走回线亏了两只斌,他必须要吃到炮车兵才能升3。

    而如今炮车血量非常健康,林燃又没有小兵去质器,肉鸡放心大胆与其换血。

    “两名中单血量都下降到一半以下,燃哥终于往后退了!”

    林燃心算着瑞兹W【符文禁锢】的冷却,卡准时间跑到兵线里面龟缩起来。

    宋义进也不继续前追,他生怕小天皇子突然出现,索性再磕掉一瓶腐败药水,等状态回复上来再说。

    双方兵线损耗,林燃成功升到3级,这时候肉鸡总算稍稍收敛了压制走位,他知道这时候的青钢影对拼能力已经超过自己。

    “下路兵线位置很差劲啊,司马老贼必须得把这波兵线推进YM下塔但是刷完红BUFF的小天赶了过来,他要继续给IG双人组施加压力!”

    幸好宝蓝及时摇了宁王过来保护,双方隔空遥望,相互空技能聊表敬意。

    尽管没有爆发战斗,但是司马老贼的面瘫脸上难得出现了崩坏表情。

    兵线位置还在不停往前推啊!

    双方僵持着,他就只能亏兵!

    大眉看着兵线一直朝己方推进,眉飞色舞乐的不行,如果对面不处理,自己待会儿把兵线一控,他都不知道司马老贼要怎么玩。

    “这个线”米勒循着导播给出的镜头看去,也忍不住嘶了一声,“老贼要被卡上两波兵吧?”

    记得颔首,“差不多两波兵,宁王必须帮忙推了。”

    IG下野的唯一办法,就是尽快把兵线全部推到YM塔下,整个推线过程中,他们三个成了活靶子,被大眉的女警疯狂点。

    “嗷呦,宁王血量很残!”娃娃看着下路的兵线情况,“不过这波兵线好歹是推进去了”

    他这句话还没说完,语调突然拔高,“YM还不依不饶,刘青松用肉身把远程兵卡在防御塔之外!”

    IG下野根本不敢动,如今宁王奥拉夫血量不健康,刘青松就往前面一站,你敢上前我直接WQ二连。

    “撤撤撤,就这样吧。”宁王赶着去刷自己上半区的石甲虫和锋喙鸟,此时自然不会在下路磨蹭时间。

    司马老贼只能作罢,幸好这6只被卡的远程兵血量都不多,看样子待会儿就会被清理干净。

    “小天抓住宁王残血和IG双人组回城的机会,EQ二连下小龙坑,准备先把这条风龙偷掉。”

    宝蓝和司马老贼大概能猜出蒜头王八的动向,但是他们没有去阻拦,而是找了个位置先回城补给装备。

    由于拉着宁王分吃了一大波兵线的经验,他们在等级和经济上都和YM双人组存在劣势。

    如果不利用这种时间差去提前补装备,IG下路将永远处于劣势。

    伴随着风龙一声嘶吼,召唤师峡谷五名YM英雄脚下出现了飘逸的风元素!

    正在中路对线的林燃算了一下时间,A了一下兵,突然就E【钩索】搭住墙壁,二段墙返朝着瑞兹就踢了过去!

    肉鸡开W【符文禁锢】,但是林燃的出手时机比较诡异,他自己距离墙壁也有些近,这导致禁锢效果挂在林燃身上时,他已经被腿刃踢晕了!

    “什么情况?”娃娃非常讶异,“这波线是有炮车的啊,燃哥还要上去对拼?!”

    宋义进也愣了一瞬,他之所以敢走到墙边,就是因为有炮车兵的援护,他有恃无恐。

    前期第一波没有回城补给装备的情况下,炮车和其余小兵能提供不亚于英雄的输出。

    他看着青钢影踢出的魔法盾,也不放技能,而是用普攻去和林燃对点。

    “奥拉夫已经赶过来了,燃哥这应该是要撤退了吧?”米勒看到刚刚从自家中一二塔之间经过的宁王往中路战场赶去,“再不退的话,很有可能被宁王闪现一套带走啊!”

    林燃看到宁王露头,隔墙往IG锋喙鸟营地里做了个眼便果断撤退。

    临走时还A接拉起用真实伤害打掉瑞兹一截血量,W【战术横扫】再给对手挂上缓速,成功拉开距离。

    他带了饼干天赋,加上出门装带有的血瓶和战术横扫,回复量还是有保障的。

    三番两次和瑞兹对拼,血量尽管亏了一些,但还勉强能撑过这第六波炮车兵线。

    而且由于他主动上前对拼,吸引了IG炮车线的集火,而己方兵线一直在攻击对方的小兵。

    这导致林燃的兵线位置一直在前推,他轻轻松松就将炮车兵清理干净。

    走到塔下拉起绳索回城的他看到奥拉夫出现在自己刚刚布置在锋喙鸟营地的视野范围中,得意的笑了起来。

    林燃要的就是宁王的动向,这样一来后续计划就可以执行了。

    回到泉水,6波兵线加上一血经济和系统发放的工资,总共接近1400块,他买了把提亚马特,补了真眼就步行回线。

    “Rookie这里也是清完兵线就回城,应该是女神泪加个杀人戒”记得看到肉鸡的出装和自己所想一模一样,不由得满意点头,“待会儿有了大招,他就可以去支援边线了。”

    “肉鸡带治疗术,还是有点保守了啊,”娃娃笑着调侃,“燃哥这个传送卡蜜尔总不能单杀他吧?”

    “我觉得也是,等中后期的时候和青钢影单带的肯定是剑姬”米勒点头应和,说到这里他方才想起来,这局地图还有另外两个人。

    “诶?剑姬和兰博呢?”

    后台一群导播也无可奈何,他们一整个房间里的人都在盯着现场10个人的动向,肯定不会漏掉某一个位置的画面。

    镜头不给上路,原因也很简单

    两个上单根本没有做出什么可以上镜头的举动。

    不对拼不换血,不传送支援队友,双方打野也不去上路。

    最关键的是他们还不漏炮车。

    这怎么给上路画面?

    不过听到米勒的话,导播还是给了上路一个镜头,然后全场观众看到了两个满状态上单。

    “这也太和平了吧?”娃娃咋舌。

    TheShy没什么办法,金贡这个人根本不和他对拼,玩个兰博就站在后面控温,远远的丢鱼叉补兵。

    这种情况下队友不来,他一个没控制的剑姬也不可能顶着兵线和兰博换血,只能老老实实发育,打算等到6级再说。

    林燃看了一眼右上角的时间4分38秒。

    “准备冻手准备冻手!”他催促着小天,一边AQ提亚马特将中路的短线清理掉。

    “走走走!”蒜头王八此时也是补给过装备的满状态,他扛着长戟在IG下半区三狼营地做了假眼,然后在蓝BUFF草丛里插了真眼。

    不出他所料,没有发现IG的眼位。

    “又是一波兵线即将进入IG下塔,”记得察觉到不对,“YM还要四包二吗?”

    “TheShy是有传送的,他在找安全的位置了!”

    林燃清理完兵线直奔下路而去。

    肉鸡清线速度也丝毫不慢,两个涌动加上超负荷将兵线吃光,从自家野区绕路。

    他也知道野区可能有埋伏,毕竟YM玩半路截杀不是第一次了,宋义进很谨慎的待在自家三狼营地,准备等林燃和小天露头再行动。

    果不其然,当兵线扎堆闯进IG防御塔时,象征着传送的两道蓝色旋光在抗塔的近战小兵上亮起!

    “双传送!”记得和台下的观众一样,瞬间激动起来,“金贡和燃哥两个传送,YM下了血本!”

    下一刻,TheShy的传送也交了出来,誓要保护自家下路周全。

    宋义进稍松一口气,快步往下路走去,准备与队友汇合。

    但他一切行踪都在小天方才布置的眼位侦测之中!

    就在他路过蓝BUFF营地的时候,一杆德邦军旗突然从天而降插在脸上。

    草丛中的蒜头王八巨龙撞击直接戳了过来!

    幸好肉鸡没养成两秒一切屏的习惯,此时视角还停留在自己身上。

    他反应速度奇快无比,愣是在皇子长戟即将戳刺到自己的那一瞬间交出了闪现!

    好快の闪!

    在这种操作之下,小天的皇子像是个猪鼻一样,只能开W【黄金圣盾】挂上缓速。

    台下IG粉丝忍不住尖叫出声!

    但不是为了肉鸡的反应速度,而是在提醒他。

    “快走啊!”

    不少狗儿女情不自禁发出呐喊。

    刚刚躲开皇子EQ二连的肉鸡稍松一口气,就听到队内语音里宝蓝的声音。

    “有个传送取消了!”

    这种关键时刻,他也来不及切屏去找到底是谁取消了传送。

    但肉鸡下一刻就得知了答案。

    “我来抓你了。”青钢影冷冽声音在他耳畔响起,灰夫人带着锋利腿刃翻越墙壁,踹向自己的躯体!

    青钢影的EWE连招,战术横扫触发彗星的同时还踢晕了瑞兹!

    “燃哥取消传送,他和小天前来围剿是肉鸡!”

    “这又是一招声东击西,IG被耍了!”

    娃娃声音高亢有力,YM粉丝激动尖叫!

    林燃AQ提亚马特,等肉鸡交出治疗,再A接拉起,配合蒜头王八伤害将其击杀!

    “贡子哥在落地前的最后一刻取消传送,”米勒算是看明白了,“YM从一开始,目标就是肉鸡的瑞兹!”

    宋义进紧绷的背部肌肉微微松弛,他看着黑白屏幕,拿起纸杯抿了一口饮料。

    大脑闲暇下来,他也能想明白YM的战术:

    先把他骗进野区,中上双传送让自己放松警惕,让他往下路走。

    而后,在野区的林燃取消传送,和打野配合将他击杀。

    宋义进脑子转的很快,立马也想清楚之前林燃在中路,为什么和自己进行不正常的抗兵线换血。

    是为了骗宁王露位置!

    宁王当时刷完了下半区的所有野怪,正常情况下都要去刷上半区的锋喙鸟和石甲虫。

    林燃的刻意对拼换血,就是为了确定他的动向!

    刷了F6再刷石甲虫,总共要花近40秒。

    一轮野怪刷完,上路又没有机会,宁王只能选择回城补给装备。

    这么算来,当宁王再次来到下半野区,大概就是他在中路暴露身位之后一分钟的事情了。

    而这一分钟时间里,林燃和YM其他人可以肆无忌惮冲击下半区,只要在下半区打架,IG就相当于少了一个打野!

    这也是YM中野为什么敢在野区布控眼位、蹲伏截杀的原因。

    肉鸡想到这里只觉头皮发麻。

    YM这思路太离谱了,对线期的一次换血,居然是为1分钟之后的野区偷袭包夹埋伏笔

    肉鸡知道这是两支队伍战术执行力的差距,如今的IG稍显稚嫩,确实不如双冠王YM。

    他只能吃了这个亏,复活后买出真眼往上路走去。

    TheShy刚才还是传送落地了,要不然肉鸡阵亡之后,YM又要开始四包二。

    这样一来,肉鸡去清理上路被金贡推进塔的兵线,而TheShy和宁王则去中路补线。

    林燃倒也不急,他知道IG不可能让剑姬一直在中路。

    毕竟选瑞兹就是要辐射上下河道和野区的,这是剑姬不可能做到的事。

    果不其然,时间来到5分50秒,IG单人线将炮车兵吃掉之后,顺势把线换了回来。

    林燃依旧老神在在,不慌不忙推着兵线。

    而宁王再次被小天的眼位捕获到位置,他此时正在刷下半区的魔沼蛙,看样子是要庇护下路双人组。

    林燃终于按捺不住自己,将兵线推进塔,钩索朝着IG中塔旁边的墙壁就搭了过去!

    下一刻,腿刃伸出,瞄准了正在塔下试图清兵的瑞兹!

    “李在赣神魔?!”哇哇大叫声响彻全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