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燃哥这是要试图越塔打单杀!”米勒说完这句话,上帝视角中的两人已经开始对拼,双方博弈之间,局势瞬息万变飞速变幻,他只能再度提高语速。

    “肉鸡可是满血啊他似乎还想在塔下吃兵,对青钢影的越塔没有多少防备!”

    林燃这次没有用E闪E,他知道瑞兹的W【符文禁锢】能够打断自己的墙返,因此以最快速度踢中肉鸡,才是他要考虑的事情。

    EE闪可以让他的突进距离延长400码,而且这400码用闪现突进,几乎不会给对手反应时间。

    这是青钢影E闪E所不具备的优势。

    瑞兹W的施法距离只有615码,这意味着肉鸡就算反应过来,林燃也已经通过闪现冲到了他的脸上。

    踢晕还在塔下补兵的宋义进,林燃向塔后走了一步,封住肉鸡逃跑道路的同时,AQ提亚马特瞬间打出爆发,配合彗星的输出将瑞兹血量压低了近一半!

    肉鸡心中一慌,他不舍得这波塔下兵线,还想趁宁王刷野的时候,将这波小兵收入囊中,但是没想到林燃敢在6级时越塔来杀自己。

    青钢影越塔,就标志着宁王位置已经暴露。

    肉鸡知道了这个信息,但是没什么用。

    他双召都在之前野区被蹲伏时交过了,此时只能EW尝试定住林燃,打一个Q触发超负荷准备跑路。

    “往我这边走!”宁王放弃打了一半血的魔沼蛙,直直往中路赶去,想要利用蓝BUFF营地墙外的爆裂球果赶往战场。

    “瑞兹触发相位猛冲和符文爆裂的双重加速,朝着自家下野区冲去!”

    林燃吃了两下防御塔的伤害,但由于他刚才用普攻触发了被动【自适应护盾】,基于自己最大生命值20%的魔法盾帮忙抵御了瑞兹一套输出。

    如今他血量还算健康,也不着急,冷眼看着肉鸡绕过自己往塔外跑。

    在防御塔第三下炮击即将落在自己身上时,林燃解除禁锢状态,整个人腾空而起,进入不可选取状态,冲向逃跑的肉鸡!

    海克斯最后通牒!

    以瑞兹为中心的六边形出现,青钢影将符文法师困在其中!

    宋义进心底凉了半截,没有双召的他已经将逃跑这件事做到极致了。

    但没想到还是无法逃脱青钢影的追捕。

    肉鸡看得真切,方才青钢影的大招突进距离已经接近极限的475码,他想起林燃在EE闪之后那个向后封走位的动作

    如果不是被卡了一下身位,他绝对能趁着加速和禁锢时间跑出去!

    但现在已经晚了,林燃落地也不着急,他先等防御塔仇恨转移到小兵身上,这段时间一直跟在肉鸡身后。

    你不要过来啊!

    肉鸡内心发出咆哮。

    但是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他只能缩在海克斯最后通牒的边缘角落,当防御塔朝小兵射出炮弹时,林燃A接拉起!

    配合大招给予的普攻伤害加成,真实伤害将肉鸡血量压低到极限!

    肉鸡知道自己走投无路,临死之前再丢出E【法术涌动】,试图多蹭林燃一点伤害。

    无情腿刃掀起凛冽破空声,两刀斩空了肉鸡头顶的最后一截血量!

    看台上的YM粉丝尖叫声不绝于耳,混杂其中的狗儿女们面如土色。

    他们主队的队魂,就这么轻易地倒在青钢影锋利的腿刃之下!

    “这也太夸张了”米勒看着双方中单的血量差距,连连感慨,“这青钢影越塔击杀之后,居然还剩四成血!”

    青钢影的自适应护盾效果极佳,配合R【海克斯最后通牒】,林燃杀没双召的瑞兹就和补炮车一样简单轻松。

    他操作青钢影轻松离开中路防御塔射程。

    “剑姬下去了,我没传送的!”语音中金贡看到TheShy消失,立马提醒道。

    林燃扫了一眼,立马往下方走去。

    “但这条路会撞上宁王啊!”

    在娃娃嘹亮的解说声中,林燃转过隘口,与宁王的奥拉夫正面碰撞!

    “青钢影没有被动,这对拼很难打赢奥拉夫!”

    尽管宁王目前还没有升到6级,但奥拉夫单挑能力实在太强,再加上林燃已经用过了大招,双方战斗力明显不太对等。

    “燃哥直角走位,扭身先躲一个斧子”

    宁王这斧子本来也没想扔中,在他看来,林燃没闪没大没传送,没道理打赢他。

    这青钢影Biss!

    这柄斧子丢出去,宁王试图逼走位贴近林燃,而后捡起斧子开始输出。

    剧本都写好了,他走过去一个E【鲁莽挥击】打出真实伤害,而后开W【残暴打击】提升攻速尝试猛砍。

    “下一记斧子成功丢中!”记得和台下观众一样胆战心惊,目光紧紧聚焦在两人的血条上,“燃哥血量已经不多了!”

    林燃看到斧子落在自己身后一点的地方,果断反向走位,贴向奥拉夫的身体。

    现在宁王如果选择捡斧子,那他就要被林燃拉开一小段距离;如果不捡斧子,他的输出手段就只剩下普攻了。

    宁王心算着林燃的技能CD,觉得被自己斧子挂上缓速效果的青钢影跑不远。

    他向前一个走位,和林燃错开位置,捡起斧子减免Q【逆流投掷】的冷却,回头便看到青钢影腿刃高高抬起。

    W【战术横扫】!

    宁王看准时机甩出斧子。

    按照著名的峡谷相对论,只要他和林燃同时被减速,那就相当于自己没有被缓速Debuff影响。

    但宁王刚刚按出Q键,突然意识到一种可能杏!

    他赶紧向前走,想要走进战术横扫的内沿。

    下一刻,在现场观众的惊呼声中,在空中挥舞腿刃的青钢影变成了一尊金像!

    高高跃起的卡蜜尔姿势定格,高贵而优雅,奥拉夫抛出的利斧带着破空声穿过躯体,没有屿成任何伤害!

    “秒表躲开了奥拉夫的斧子!”记得语速飞快,嘴像是加特林一样疯狂想外倾吐着字词,“尽管青钢影进入免疫状态,但是战术横扫还是施放出来了!”

    被腿刃外沿切割到,奥拉夫血量掉了一截,而与此同时,林燃的血条增长了一小格!

    宁王看着还剩不到300血的林燃,顶着缓速还想向前捡斧子。

    这个青钢影,他非杀不可!

    可台下IG粉丝的惊叫声响彻全场,这自然不是提前庆祝宁王收获人头

    在林燃结束金身状态前的那一刻,一杆德邦军旗从天而降,下方阴影角落中突然出现了德玛西亚皇子的身影!

    “青钢影的金身,愣是拖到了小天赶到!”

    宁王反应已经很快了,他在第一时间就交出闪现躲开了皇子的EQ二连。

    但是小天的德邦军旗就插在自家中单脚下,宁王为了躲避击飞,只能让自己暂时远离林燃。

    “奥拉夫丢斧子压起身,时间点卡的非常精准!”

    没有闪现的林燃只能硬吃这柄利斧,但是先前依靠战术横扫回血的他挨了这一斧子,还剩下一丝丝血皮。

    “Ran还没有死,宁王必须再补一刀才行!”

    但是小天在关键时刻开启W【黄金圣盾】,缓速拖住了奥拉夫向前的步伐!

    现在局势变成林燃残血往外跑,宁王在后面追,而小天非要将其拦下。

    在台下观众的如潮欢呼声中,三人拉锯了数秒钟。

    “奥拉夫扛着缓速拾起斧子,用力甩了出去!”

    这记斧子精度极高,在野区狭窄的隘口,林燃根本没有走位空间!

    宁王看着利斧即将劈中青钢影,镜片后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喜意。

    只要能杀掉林燃,这波交闪现就不算亏!

    但在他的屏幕之中,青钢影猛地伸出钩索,攀附在墙壁上,利用一小段位移效果,躲过了这记利斧!

    “拖了这么长时间,竟然让青钢影拖到了第二个E!”娃娃声音通过音响,与观众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一同在密闭场馆中重重回响!

    宁王眼睁睁看着林燃消失在自己的视野范围之内!

    “看我看我!”就在此时,队内语音中响起了宝蓝的声音。

    紧接着绿色的魂引之灯甩在他脚下,宁王反应非常迅速,简起灯笼!

    “宝蓝这次到的很快,他闪现带着宁王再飞一段距离,追进青钢影身边!”

    宁王手起刀落,一斧子将残血青钢影斩杀!

    “但是宝蓝提前游走,让YM下路双人组将兵线成功深推进塔,而后他们也跑了过来,”米勒看着小地图上迅速移动的林炜翔和刘青松,“IG野辅两人都没有闪现啊!”

    “牛头酋长借助女警给出的治疗术加速,迅速贴近,WQ二连将锤石和奥拉夫顶起!”

    小天和林炜翔跟上输出,IG野辅在原地硬拼了几秒钟,最后双双奔赴泉水!

    林燃看着自己的黑白屏幕笑出了声。

    他这波越塔杀肉鸡就没想着能平安回到泉水。

    配合与沟通的都更加默契的职业赛场里,林燃在装备没有达到碾压程度之前,都很难完成以一敌众的操作,毕竟对面又不是那种站在原地任他操作的傻子。

    林燃知道自己这波必死,但他就是要拖住。

    等到队友全部赶来,YM就能利用自己的阵亡拿到更多地图资源。

    比如这次以他越塔单杀为起点的野区对拼,除了双方上单和在下路处理塔下兵线的司马老贼,其余七人全部到场。

    最终打成了一波1换3,更重要的是小天还可以掠夺宁王没刷完的下半区野怪。

    一来一回,经济差距逼近1000金币。

    这种差距,摆在刚刚6分钟的职业赛场上已经相当夸张了。

    召唤师峡谷终于回归短暂的寂静,赛事直播间里的观众在导播镜头下回味上一波遭遇战。

    【这青钢影好凶,杀瑞兹和杀鸡仔一样】

    【肉鸡就这?我看他也不中用啊!】

    【燃哥这个W金身,差点给宁王秀出脑溢血】

    【确实狠,一打二能拖这么久,YM这钵血赚!】

    “我的我的”肉鸡也知道这波团战打完,己方非常难受,想来就有些自责。

    他塔下贪兵,没想到YM早早就得知了宁王的位置,被林燃的青钢影直接越塔单杀。

    “稳一点稳一点,”TheShy沉吟两秒,用韩语说道,“宁你来帮我杀这个兰博。”

    他不太想麻烦别人,平时喜欢一个人闷声发大财,但此时他却拿金贡没有任何办法。

    每次上前戳弱点,兰博就开W【破碎护盾】,剑姬在没有三相之力之前,伤害并不算高,和没有蓝条的兰博换血也占不了多少便宜。

    眼见着双方要这么平稳补兵拖到中期,钟爱发育的TheShy忍不住了。

    大家一起补兵,我还怎么发育?

    在他的理解之中,发育就是我的经济要比对手好,要么通过对线压制力让对手漏刀;要么激情肉搏互拼,让双方频繁回城补给TheShy再利用自己娴熟的兵线运营技巧压制住对手。

    现在他打不开局面,不得不摇人。

    宁王也觉得自己应该改变思路,金贡选了个兰博,为啥不抓他呢?

    他跑到上路去找西巴人,不得不说兰博这英雄还是好抓,在得到金贡一连串的西巴问候之后,TheShy成功收获了自己本场比赛的第一颗人头!

    但宁王在上路露头,其他路捷报频传。

    “小天EQ二连直接从墙后来到防御塔中,大招天崩地裂将肉鸡盖到圆形障碍物中!”

    林燃钩索拉住IG中塔,二段墙返踢晕肉鸡,AQ提亚马特打一套爆发,等Q【精准礼仪】转好之后A接拉起真实伤害将瑞兹人头收入囊中!

    肉鸡满脸无奈,交过闪现的他在没有打野庇护的情况下,根本没办法对线。

    YM甚至都不用等兵线进塔,直接莽就行了,他不具备一丁点反抗能力,被控制留住就是死。

    “下路刘青松交出刚刚转好的闪现,WQ二连迅捷无比将塔下的宝蓝击飞到半空中!”

    在亢奋的解说声中,林炜翔卡着极限距离EW丢在宝蓝身上。

    大眉抬手先打出E【90口径绳网】提供的爆头,而后夹子成功困住身在半空的锤石。

    跟上Q【和平使者】的穿刺弹,又一发爆头,EWAQA,女警的瞬间爆发将宝蓝当场击杀!

    “维鲁斯还没有升到6级,老贼根本留不住人!”

    林炜翔看到背包里多出的300金币,嘴一歪就开始笑,“九折水平?”

    “懂不懂世界冠军艾迪西的含金量啊?”

    他神情无比猖狂,配合刘青松和赶到下路的小天,一起将下塔拔掉。

    女警在10分钟之前吃到一血塔,节奏简直芜湖起飞。

    林炜翔哼着歌,把身上的血药卖掉理财,掏了一把无尽之刃出来。

    “直接去上路吧,我趁着瑞兹闪现没转好,看看还能不能再杀一次。”林燃给他们发着信号。

    “这也太狠了吧?”林炜翔语气中都带着几分笑意,“你非要给肉鸡打自闭?”

    林燃和刘青松学了一招,从对方最薄弱的点入手,用力狠狠的撕破伤口。

    俗称点菜。

    正常来说,以肉鸡的实力很难被称为菜,但是这局他的瑞兹已经有点小崩盘的迹象,这种局面换位思考,林燃要是操作瑞兹,也是无能为力毫无办法。

    现在瑞兹只要敢看青钢影一眼,就要被骑脸越塔单杀。

    林燃带着真眼加上自身饰品提供的眼位,将IG中塔附近的视野抢占住。

    他还想寻觅机会,但宁王终于意识到自家中单不能再死了,不然他养TheShy的速度还不如林燃杀的快。

    “奥拉夫现在就住在中路了,宁王必须要帮肉鸡缓解压力,燃哥很难找到什么合适的击杀机会”

    尽管林燃投鼠忌器不敢乱动,但是他提供的视野在捕捉到宁王动向之后,YM其他两条边线又可以轻松发育压制。

    11分钟,小天轻松拿到峡谷先锋,而后帮忙将上路防御塔撞毁。

    上下两座外塔一掉,比赛逐渐进入中期。

    两队选手换线之后,林燃在下路面对TheShy的剑姬。

    现在他是三相之力加提亚马特在手,而TheShy是耀光+净蚀+提亚马特,双方存在一定的装备差距。

    林燃也不怕他,明目张胆上去骚,W【战术横扫】跟AQ提亚马特的连招让剑姬根本吃不消。

    TheShy无能为力,中期开始的单线对抗,剑姬面对青钢影确实占有一定的优势,但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夸张。

    只要青钢影不是个猪鼻,在不交E【钩索】的情况下,剑姬很难将其击杀。

    “两个单带点拖住了节奏,双方打算继续发育一段时间,待会儿刷新的火龙IG也不打算争夺了”

    发育期一直维持到22分钟,IG在边路分推上展现出了超强的韧杏,他们利用剑姬对青钢影、瑞兹对兰博这两个点的优势,就在边路和YM拉扯。

    剩下的三个人在中路和YM相互推线。

    双方相互对峙,直到刘青松找到了一个绝佳机会。

    “跟上跟上!”

    撕破伤口大声呐喊,他刚才抓住了IG视野的漏洞,开着扫描操作牛头站在IG红BUFF营地里,隔墙看到司马老贼和宝蓝在刷F6。

    牛头人开始抽搐,两秒钟的引导之后,刘青松利用海克斯科技闪现出现在IG双人组身前不远处!

    “刘青松WQ二连同时击飞维鲁斯和锤石,林炜翔操作女警连忙跟上!”

    大眉看到飞在半空中的维鲁斯,不由得眼前一亮,正在中路清线的他交E【90口径绳网】过墙来到锋喙鸟营地。

    脚下布置夹子,先一枪点中维鲁斯,没想到还出了暴击,司马老贼的血量直接掉了一大格,林炜翔满脸喜色。

    自己这伤害,还不是随便杀维鲁斯?

    就在两边双人组在F6营地展开激战时,召唤师峡谷中的其他人也各显神通前往战场。

    分别来自林燃、金贡和TheShy的三道传送旋光在各自眼位上闪烁,而瑞兹的R【曲境折跃】传送阵也在战场侧翼亮起!

    而双方打野皇子和奥拉夫,也分别从河道赶来!

    “老贼趁着夹子还没夹住自己,赶紧往锋喙鸟营地草丛跑!”

    临走前,司马老贼还交出了R【腐败锁链】困住刘青松,尽管撕少第一时间开R【坚定意志】解除控制,但是宝蓝锤石终于展现出他自己的能力。

    R【幽冥监牢】和E【厄运钟摆】配合在一起,硬是留住了牛头酋长。

    林炜翔想把闪现留着用来躲锤石钩子,先抬手点一枪维鲁斯再说。

    结果狙击枪枪管都抬起来了,金光闪烁,司马老贼冲进草丛之中!

    问题在于YM在锋喙鸟营地草丛里没有眼位!

    大眉抬起枪,却因为丢失了司马老贼的视野被卡了一下普攻。

    老贼普攻射出跟上E【恶灵箭雨】,打出枯萎被动的同时还给大眉挂上缓速。

    林炜翔眉头一紧,觉得事情不太对劲。

    此时正好锤石出钩,而且即将吃到维鲁斯腐败锁链蔓延开来的禁锢效果,他果断交出闪现,冲进了草丛之中!

    抬手又是一枪点中老贼,顺手往地下插了只真眼。

    “双方ADC开始对狙,”米勒对这种1V1大战非常感兴趣,“统统交出治疗,但是看样子林炜翔的伤害要更高一些!”

    前期滚雪球带来的经济优势还是有用的,林炜翔如今领先了半个大件,一枪枪点下去老贼根本吃不消!

    林炜翔看着血条逐渐消失的老贼,而另一边他看到其他选手即将赶到战场,血量剩余不多的大眉决定往IG中二塔位置拉扯一下。

    他迅速走A,子弹出手的同时点击地板,还想离开这片锋喙鸟营地草丛。

    但是当他踏出草丛的那一刻,大眉整个人懵逼了。

    他抬起枪管,但是却再次丢失了司马老贼的视野!

    此时林炜翔才注意到,自己先前放在地上的真眼并没有插进草丛,而是在边缘位置!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这颗真眼相差不到50码的距离,直接卡了他一发普攻!

    林炜翔浑身血液一凉。

    在现场观众的漫天惊呼声中,司马老贼冷静出手,A+Q【穿刺之箭】,叠满枯萎层数的一箭,穿透了皮城女警凯特琳的心脏!

    “我的老天鹅!”记得难以置信,控制不住的弯弯腔脱口而出,“我看到了神魔?”

    林炜翔微微长大嘴巴,配合浓眉毛看起来更呆了。

    “这是被老贼给秀了啊!”娃娃大叫。

    司马老贼也莫名其妙,他原本都打算原地等死了,只是想趁着屏幕变成黑白之前多打点输出。

    没想到林炜翔前前后后愣是卡掉了自己的两发普攻。

    这秀个锤子?他啥也没干啊,对面自己搞的事情啊!

    司马老贼忍不住想笑,但是他倔强的抿抿嘴唇,还想保持自己的高冷人设。

    不过他也没有高兴多久。

    林燃传送落地后,E钩索攀住墙壁,再跟二段E墙返!

    青钢影穿越了上千码,成功到达司马老贼身前,普攻将其带走!

    “杀瑞兹杀瑞兹!”林燃知道这时候只要解决掉对方上中下这三个输出位就赢定了。

    “小天EQ过墙,大招盖住瑞兹,成功将其闪现逼了出来!”

    金贡、TheShy和宁王也来到战场。

    另一边林燃闪现大招盖住瑞兹,AQ九头蛇的爆发伤害极高!

    “兰博洒出大招这个恒温灼烧的位置相当出色,覆盖了IG剑姬、锤石和奥拉夫三人!”

    野区简直就是兰博的天堂,金贡虽然发育一般,但这大招伤害也不是IG能吃得消的。

    “燃哥要单切肉鸡了,IG正面输出根本不够!”

    IG双C一个在泉水等复活,一个正被林燃在战场侧面追着打。

    这导致IG在正面输出完全是靠剑姬一个人,宁王这局发育一般,中期还开始出肉装,伤害相当可怜。

    开大招【坚定意志】减伤的刘青松就像是搅屎棍一样,在战场中央来回拉扯骚扰。

    林燃A接拉起,配合战术横扫将肉鸡击杀,再回来收拾残局。

    这时候金贡已经阵亡,不过技能全部交光的宝蓝也没能幸免于难,同样回到泉水。

    近乎满状态的林燃进场,似是狼入羊群一般如入无人之境!

    “这个青钢影真实伤害太高了,实在太高了!”娃娃激动之余差点一巴掌扇在解说台上,“IG节节败退!”

    剑姬在正面团战中的疲软一览无余,根本没办法进场。

    最后林燃二踢脚收掉TheShy,和队友一起成功团灭IG!

    台下粉丝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尖叫声。

    现在局势一边倒朝向YM!

    在这场焦点之战先丢一局的情况下,YM韧杏十足,眼见着要拿下这场常规赛的胜利!

    “YM奔向大龙坑,尽管没有ADC,但是他们几个人打龙速度也不算慢”

    IG被团灭之后,注定不会有人来干扰YM拿到大龙。

    导播趁机播放回放,其中重点就是林炜翔草丛被反杀的镜头。

    “啊这”回放一遍,娃娃终于意识到问题所在,“林炜翔这真眼插的出失误了啊!”

    【笑死我了,这也能被反杀啊?】

    【这就是冠军ADC!】

    【真眼不插歪,或者自己走A不出草丛,两个条件但凡正常点都不会全踩吧?】

    【林炜翔?来碗翔!】

    【我白银不会走A,我觉得这波我上绝对赢了】

    【你白银说的对,知道为什么吗?】

    【你白银说的话,那就像是】

    YM队内语音也吵嚷个不停。

    “这是职业选手能打出来的操作啊?”刘青松嘴里不停bb,“ADC拉扯被卡两下普攻,真的林炜翔,你赶紧退役,别丢职业选手的脸了。”

    小天和金贡眯眯眼睛笑了起来,声音很大听起来就非常真实。

    “别狗叫,我求你了!”林炜翔面红耳赤,也知道自己失误有些离谱,“你是上辈子没说过话吗?这么激动?”

    “再说了,犯失误不是很正常?”大眉气急败坏,“这有什么可笑的啊?”

    林燃是真的蚌埠住了,连忙喝口水把笑意压下去。

    “没事没事,赶紧推了,”他正色道,“我肚子饿。”

    “推推推,”蒜头王八捋捋刘海,“兄弟们跟我上!”

    带着大龙BUFF的YM一鼓作气冲上IG中路高地,而后小天舍命开团,配合刘青松牛头强行进场!

    大眉这波团战终于靠谱起来,正常操作拿下三杀,配合队友在26分钟时推平了IG基地!

    :www.vipxs.la。:m.vipxs.la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