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林燃摘下耳机,迎接观众席粉丝的如潮欢呼。

    三名解说的声音毫无阻拦便闯入了他的耳朵。

    “ym让一追二,成功在这场焦点之战中翻身获得胜利!”三局打满,记得嗓子都有些嘶哑,“这局他们用ig擅长的前期迅猛进攻,正面碰撞赢下比赛!”

    “尽管更换了首发adc,但是看起来并没有对ym造成多大影响,他们的中期节奏依旧非常致命。”米勒中肯评价道。

    林炜翔深呼一口气,看了一眼输出面板,不出所料他操作的女警全场伤害最高。

    但是这局他不奢望自己能拿mvp了,就f6草丛被卡视野这一条,放在乌兹和杰克身上,电竞论坛今天晚上都得被屠版。

    观众铁定会拿着放大镜逐帧播放,看看他到底出了几个失误才能做到这么离谱的程度。

    卡自己两下普攻被反杀,你会不会玩?

    我上我真行!

    大眉也觉得自己这局发挥有点离谱,和ig众人握手完毕,向观众鞠躬致谢后便回到自己座位上,默默收拾键鼠外设就准备往后台走。

    “林炜翔?”他步子还没迈出去,就有工作人员跑过来,“待会儿有你的主舞台采访。”

    “啊?”林炜翔浑身一抖。

    “和燃哥一起的,记得把头发捋一捋!”工作人员急匆匆丢下这么一句,就跑去拿话筒了。

    林炜翔跑到后台选手通道的出口,对着落地镜整理了一下头顶因佩戴耳机而翘起来的头发。

    他接受主舞台的采访并不算多,再加上刚才犯了致命失误,此时还有点紧张。

    深呼吸两下,大眉侧头看看站在身边的中单大哥。

    林燃正把眼镜摘下放到盒子里,和外设一起交给工作人员,双手合十面带轻松笑容拜托他放到ym休息室的座位上。

    真淡定啊大眉心中冒出这么一句话。

    什么时候他能做到这种程度?

    “这两个问题你们看一下,稍稍做个准备行嘛?”女主持人小钰拿着自己记录采访问题的手卡递给两名选手。

    “没问题没问题”林炜翔紧张的都有点结巴,他连手卡内容都没看仔细就满嘴答应。

    小钰同样面色紧张,点点头把手卡收了回去。

    她算是电竞主持界的新人,去年还在次级联赛做着没有观众看的采访,但今年就跑到lpl的舞台华丽灯光下,采访的选手也从透明小萌新变成了明星选手。

    但升职给予她高曝光度的同时也附加了巨大压力,小钰看完第一局比赛还以为自己今天能采访肉鸡。

    毕竟宋义进也是她的老熟人了,采访时可以放松一些,但没想到ym依旧笑到了最后。

    这还是小钰第一次采访林燃这个全lpl最瞩目的明星选手,她对着落地镜不停观察着自己的妆容,顺便再练习一下微笑。

    结果上台接受采访时,她第一个问题就给大眉干蒙了。

    “刚刚结束的第三局比赛,22分钟时双方在锋喙鸟营地展开了一波团战”小钰面带笑意正对林炜翔,“队友在4打5的情况下依旧选择了和对面接团,当时为什么会这么敢去打呢?”

    林炜翔眨眨眼睛,他本就不太聪明的大脑在关键时刻宕机了。

    他用手肘轻轻碰了碰自家中单大哥,投去求助目光。

    林燃侧头和大眉对视一眼,大概是眉毛太粗,他没能品出林炜翔眼神的含义。

    还心想这人是不是有点问题,一肘子又捣了回去,和打情骂俏似的。

    没办法,林炜翔只能自己来。

    他沉吟两秒深思熟虑,方才握着话筒,以懵懂语气说道:“我我不知道,当时我死了。”

    三局紧张刺激的比赛刚刚结束,台下观众想看一下赛后采访放松一下,再听听选手又有什么b话,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憨的回答,登时哄笑出声。

    “啊?”小钰愣住。

    我不是让你提前看了问题吗?这就是你准备的答案啊?

    本来就紧张的小钰这下更加慌张。

    这可是现场直播,要是出了什么直播事故,那就完蛋了。

    林燃听完大眉的回答终于反应过来,他连忙接过话题。

    “当时是这样,林炜翔阵亡了,但我们上中两个人的传送快要落地,如果我们取消传送,处在包围圈里的刘青松也要交代。”

    林炜翔用崇拜的目光看向自家老大哥,就这普普通通的语言组织能力,他也学不会。

    “一旦双人组全部阵亡,那ig肯定要拿大龙,我们想了一下还是决定接这一波团战。”

    大眉后知后觉拿起话筒,用力点点他那比ym首发adc小了足足一圈的脑袋,“燃哥说的对。”

    小钰松了一口气,望向林燃的目光中带着几分感激。

    还好林燃圆场,不然她刚刚真的不知道应该怎样往下接话。

    “那下一个问题,”她看了一眼手卡,“今天第三局,还是那一波团战,林炜翔选手和老贼在锋喙鸟草丛单挑,最后结果可以说是出人意料,当时是怎么想的呢?”

    反正这件事已经发生了,想回避也不太现实,今天晚上电竞论坛肯定要鞭尸林炜翔的操作,还不如赛后先解释一波。

    “就”林炜翔想好了思路,但是又开始磕磕巴巴,不知道怎么说。

    想早点下班的林燃再次举起话筒,“其实原因很简单,他插眼出了问题,以为真眼在草丛里,看到ig其他人往自己这边冲,就想出草丛走a拉扯一下,这样杀掉对面adc之后还可以再继续输出一段时间。”

    “没想到把自己普攻卡掉了”林燃继续说道,“这也很正常,没必要苛责。”

    林炜翔的操作虽然很离谱,但在林燃看来确实是个小问题。

    反正这是场常规赛,又不影响什么。

    要是大眉在春季总决赛搞这种问题,他可就得学金贡给这人来一手脖子警告了。

    不过再仔细想想,估计出了这档子事,林炜翔想抢首发位置估计也很困难。

    站在旁边的大眉听到林燃的话,顿时被感动的不行,嘴角不受大脑控制的微微上扬,他拿起话筒不假思索,“燃哥说的对。”

    老大哥居然这么帮自己说话,他真的…为什么有这么…他真的好温柔我真的哭死。

    林燃不知道林炜翔内心的感想,他顺便又给大眉解释了一句,“希望大家多多理解,选手也不是机器人,我也经常失误的。”

    林炜翔听完这句话就不笑了,光速变脸和赛文老祖的经典表情包有一拼。

    之前那几句话还有理有据,你非要说最后这么一句干嘛呢?这真实性瞬间大打折扣!

    【‘我也经常失误的’,说的好啊,什么时候我能在b站看到林燃的失误集锦?一键三连准备好了,兄弟盟gkd】

    【哈哈哈拿着放大镜找,应该可以的吧?】

    【如果漏刀也算的话,那就好找了;单纯操作失误,想做集锦可没那么容易嗷】

    应付完采访,林炜翔后背肉眼可见的驼了下去,将话筒递还给工作人员,就赶紧跑回后台战队休息室。

    “打的好啊,大眉!”刚推门进去,他就听到了杰克的热情问候。

    柴犬一脸志得意满,歪嘴露出标志性的猖狂笑容,“这你也敢走a啊?能卡两次普攻我是没想到的,”

    “我***!”林炜翔不惯着他,大眉和只会嘻嘻笑的史森明不一样,他身高和林燃相仿,捏杰克就和玩一样。

    众人嘻嘻哈哈往场馆外走,杰克今天心情大起大落,原本以为自己都要凉了,没想到好兄弟大眉居然直接送了个机会给自己。

    兴奋之余,他已经开始研究宵夜吃什么了。

    “西红柿炒鸡蛋先来一份吧”杰克吭哧吭哧点着外卖,目光瞥到身旁背着包一脸狂霸酷炫拽的刘青松,清清嗓子大声说道:“我备注下,让他加点糖!”

    撕破伤口回过身子乜他一眼,“林炜翔你再来两拳,今天让他长长记性。”

    “西巴哥救我!”情况不对赶紧撤退,杰克果断缩到金贡身后找安全感。

    众人打闹起来,林燃在一旁听郭皓说话,一脸的生无可恋。

    他此时才知道,待会儿回基地自己还有单人的商业拍摄。

    “忍忍吧没办法,”郭皓也知道林燃现在有点累,他拍拍自家中单的肩膀宽慰道,“谁让你出名呢?”

    林燃叹了一声,现在他算是意识到出名的苦恼了,这些采访拍摄挤占了训练之外的大量时间,让他几乎没有什么休息时间。

    不过林燃想想日益增长的银行卡余额,心态就平衡了。

    一次商业活动就是五角场一平米的婚房,林燃觉得自己再次动力满满。

    等一切忙完,钟表时针已经逼近11,他满身疲惫洗完澡,出来去楼下大堂拿了外卖,跑到俱乐部餐厅里开了视频通话。

    “你干嘛呢?”林燃手机镜头里只能看到苏橙秀气的后脑勺,他觉得莫名其妙,把外卖盒子拆开,烤串味道扑面而来。

    “内个我没秃吧?”苏橙有点担忧,伸手捋捋头发,想让男友看仔细点。

    林燃上下左右看了看,长发乌黑柔顺,“你这什么也看不出来啊?”

    听到这句话,苏橙立马把手机镜头对准自己的脸,脸颊挂上轻松之色,“那就好那就好。”

    “你还没吃饭啊?”目光一转,她看到了林燃身前的外卖盒。

    “要拍杂志、录视频”林燃说完话就撸了一串,羊肉的质感与香气瞬间填满口腔,顺着食道直达胃中,这一串下去他终于觉得自己回到温暖的人间。

    “好忙啊,”他感慨道,“比去年累的多。”

    去年世界赛之前,是林燃和ym众人商业活动最忙的时间,但那种强度摆到现在都是习以为常。

    联盟化之后,各种商业活动层出不穷,腾竞虽然烂活不断,但这几年夺冠后的商业收益确实不错,lpl和俱乐部忙活了几年总算能见到真金白银了。

    虽然不至于达到收支平衡,可也能和背后投资金主交代。

    但频繁的商业活动,让平时训练量就很大的选手很吃不消,林燃现在觉得小腿都有些发麻。

    “你注意规范下用餐时间啊,”苏橙提醒,“别到时候和杰克一样得胃病。”

    林燃点头应和,岔开话题,“对了,你说秃头是怎么一回事?”

    苏橙手撑着下巴,桌子上摆着课本和笔记,右手纤长的食指和中指之间还夹着根黑色签字笔,正在不停转动。

    “我有一个朋友”她想了想,又补充道,“女的。”

    “啊这,”林燃失笑,“你不用强调的。”

    “哎呀,你听我说,”苏橙摆摆手,“她高中也在苏中,不过你不认识,现在在北大学物理,我年后跟爸妈去北京旅游的时候和她见了一面。”

    “然后呢,”林燃拿了一串烤鸡翅,饶有兴趣的顺着话题往下问,“她头秃了?”

    苏橙煞有其事的猛点头,“有点秃头的迹象了,据说每天洗头的时候头发都是一把一把的掉。”

    林燃听到这句话笑容渐淡,他伸出左手摸摸自己的头顶。

    他回忆起自己刚刚洗澡时的状况,似乎哪里不对劲起来了。

    手机镜头里,苏橙继续说道:“今天晚上她吃完饭跟我视频,脸色差的不行”

    “北大物理?疯人院嘛,挺正常的。”林燃虽然没高考,但是也知道大名鼎鼎的北大四大疯人院,学生都是内卷之王。

    “她还想多活几年,打算今年学期末转专业,找个轻松一点的院系,可她这么一说,我感觉自己在数院压力也好大你看我最近脸色好吗?”

    苏橙说着话,把脸往手机镜头前凑了凑。

    林燃把嘴里柔软滑嫩的鸡翅肉咽进肚中,仔细打量着女友,苏橙刚洗完澡,热气蒸的脸颊泛红,素颜状态下眉毛颜色有点淡,其余都很正常。

    “还好啊。”他实话实说。

    “是嘛?”苏橙放下心来,开始观察男友,“我怎么觉得你有点黑眼圈。”

    林燃也不意外,从今年春节之后,他黑眼圈就没消过,平时很淡几乎看不出来,“没事儿,估计就是最近熬夜多了。”

    “咱俩回来去体检一次看看?”苏橙提出建议。

    “也行,”林燃一口应下,“等常规赛打完吧,我们到时候应该有短假。”

    二人没在这个话题上纠结太久,苏橙课业还没做完,临近期中,她最近压力也不小。

    索性一个看着课本,一个撸着烤串,偶尔心有灵犀抬头对视,时间倒也过得飞快。

    ym与ig这场焦点对决的第二天,网站上就有视频复盘,一个白天播放量就轻松突破30w。

    【硬核分析复盘!剖析ym让一追二的重要细节】

    林燃一脸萎靡的坐在餐桌前,嘴里叼着个肉包子,身前摆着平板,正在播放这段视频的片头。

    “你看看这讲的对不?”一旁的郭皓搓搓手,“咱们运营的同事上b站账号时看到的。”

    “你先等我缓一缓”林燃慢条斯理咬了一口包子,精神显然还有些懵。

    打完ig今天基地照例放假。

    毕竟这也是他们拿下常规赛第一道路上的劲敌,虽然ym和ig不同组,但假如同组的edg和we都输给ig,按照峡谷相对论,那不就相当于ym变相保障了自己的组内排名吗?

    林燃今天也没出去找苏橙,女友现在一有闲暇时间就泡在图书馆里,两人虽然都在上海,但是要见一面得花一个多小时,来回路程算上,短短一天假期就剩下小半天了。

    还不如攒着到常规赛结束再见面,没有人要陪的林燃遇事不决睡大觉。

    昏昏沉沉睡了一个白天,直到暮色四合时方才起床洗漱,这才刚坐在餐桌前没两分钟。

    林燃开了瓶橙汁,抿了一口让酸甜滋味在口腔中蔓延开来,这股味觉刺激直冲大脑,总算让他清醒了一下。

    他跳过开头,直接进入正片。

    这个视频复盘博主的id听来有些熟悉准时不早退的海绵宝宝山泥若儿。

    林燃想了几秒钟才记起来,s7巴西季中赛的时候,他好像看过这个人的复盘。

    他总觉得这人声音变了模样,如果再拉长拉细,让声音变得更尖利一点,就真和skt功勋队员山泥若有一拼了。

    复盘视频上来就是第二局林燃利用饰品眼反复骗过ig中野的细节分析。

    “最关键的核心点就是,ig不清楚ran的第一只饰品眼在开局就用过了!”

    “两分钟出头的时候,ran刻意在f6墙边顿了一下这是很多人插眼时的习惯,配合一个算好宁王刷野时间的提莫点赞表情,他成功骗过ig中野,让对手以为自己知道宁王扎克的动向。”

    “ig误以为这是ran的第一只饰品眼,然后宁王卡着时间,打算等ran的眼位消失再动手但此时ran的饰品眼已经转好了!”

    林燃听着分析,“这视频还好吧,复盘不都是这样的吗?”

    他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弹幕上已经有一群人在刷细了,还有不少观众在赞叹林燃应对gank的思路清晰。

    只能说面向受众存在差异,林燃毕竟是在场上比赛的亲历者,他知道自己的具体操作思路,和观看上帝视角的观众不一样。

    他自己在职业赛场上做过一遍,而合格的教练组自然会在赛后进行复盘。

    林燃这个眼位欺诈术在复盘视频中占据了将近3分钟的篇幅,但要是正经的职业复盘,估计就是两句话的事。

    毕竟职业选手自己也看的明白,宁王大概率在第二盘结束的场间休息时就知道林燃玩的把戏了。

    复盘视频剩下的就是林燃和肉鸡在第二局和第三局的先后两次越塔博弈。

    分析的倒是挺正确,但林燃还是觉得狗八和红米的复盘更适合他,简洁明了,提供的信息让他很容易理解接受。

    见林燃又夹起盘子里的一个包子,郭皓摆弄着平板,找出海绵宝宝山泥若的另外一个视频。

    “你再看看这个呢?”

    【硬核解读8.3&8.4版本新变化,谁将主宰lpl季后赛?】

    林燃闲着也没事干,权当是个消遣。

    “职业赛场将迎来两个版本的大更新,内容相当繁杂,想必会对召唤师峡谷内的生态环境产生不小影响,顺带着也会影响各支战队的状态。”

    视频博主还在分析,“首先是法师装备的大更新,鬼书不再提供冷却缩减和法力值,而是变成了一件提供重伤和法穿属性的装备”

    林燃听到这里倒是有点上心,实际上今天lpl就实装8.4版本了,但由于他们昨天还在打8.2版本,今天又是假期,导致队内针对版本更新的会议还没开。

    就算更新速度一直被诟病的国服客户端都已经跟上了进度,林燃和其他职业选手一样,在韩服已经适应了一段时间。

    昨天打比赛时,林燃差点就按照8.4版本的新配装方案来买装备了,还好他反应的快,趁着没跑出泉水的功夫赶紧点了撤回。

    如今兰德里的折磨与痛苦面具的法穿属性被移除,变成了一个通过进入作战状态增加伤害的buff。

    新装备【缚法宝珠】和【双生暗影】加入峡谷,前者通过积攒施法充能来为自己提供爆发性的移速和法强加成;后者则是追击跟踪类的功能道具,和符文【冰川增幅】存在一定联动。

    之前性价比过高的法穿杖法强降低10点;冰杖法强虽然增加,但减速数值不回调,估计很难回到职业选手的常用装备栏中。

    值得注意的是,【灭世者的死亡之帽】不仅装备总价格下调了200金币,还将法强额外加成提升了5%,绝对算是大加强。

    “ym率先开启的5个秒表越塔体系也受到了针对,”海绵宝宝山泥若还在侃侃而谈,“现在【完美时机】的使用时间从6分钟延长到了10分钟,还没有练习如何用秒表来达成完美抗塔的队伍可以歇歇了,果然不出所料,这一刀迟早都要落下来。”

    郭皓听到这里还在嘟囔,“拳头这个杀千刀的,天天削弱天天削弱,咱们用什么他就削什么不会更新就不要更新!”

    年后红米想出来的这一招确实很恶心,利用一个小天赋白嫖的5秒表,可以在无兵线状态下完成两轮越塔。

    一轮越塔,人头加兵线少说也要拉开1k经济,还有小龙之类的关键资源,怎么算都是血赚。

    秒表削弱在ym众人的意料之中,但问题在于拳头削的太快了。

    ym用这招制裁edg的两天之后,测试服直接上线秒表削弱补丁。

    拳头设计师像是盯紧了ym的比赛,一旦看到他们用了什么新奇的骚套路,想都不用想,削就完事了。

    “他们肯定是要阻止我们三连冠的,”林燃起身把餐盘端到厨房水池里,“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不然迟早吃亏。”

    在一款定时更新改变版本的竞技游戏里,要是让一支战队连续三年夺得最有含金量的世界冠军,那简直就是对版本更新团队赤裸裸的羞辱。

    8.4版本是春丽在辞职之前的最后一刀,他要给ym继续增加难度。

    海绵宝宝山泥若在描述完版本更新之后,将有可能对职业赛场产生影响的更新内容筛选出来,而后挨个进行解读。

    “吸血鬼这个英雄肯定要在新版本大放光芒,新装备缚法宝珠将为他提供两样最需要的属性爆发法强和移动速度,加上帽子的增强,几乎让吸血鬼提升到一个近乎bug的强度”

    令林燃感到意外的是,他对版本的分析有理有据,确实有一定说服力。

    他把这个视频收藏,打算回来让狗八看看。

    “注意视野的改动,”红米用马克笔敲敲召唤师白板,提醒自己的队员,“现在绿色打野刀和眼石全部被移除了,打野将不具备前两个赛季那种无解的布控视野能力,而辅助的眼石功能被归类到出门辅助装里,变相提升辅助装备的性价比。”

    “这项改动对比赛环境的影响要比法师装备改动要更加深远,”姜成卢一字一句翻译着,“现在硬辅和保护型辅助大多选择【圣物之盾】,问题在于这装备叠经济很慢,毕竟3波兵里就一辆炮车,平时近战兵提供的金币数量也不多。”

    拳头终于对职业赛场上千篇一律的绿色打野刀感到厌烦,设计师认为现在比赛观赏性还是不够。

    必须砍,让召唤师峡谷中的战争迷雾变得更加诡异莫测,让每一次探草丛视野都要付出足够多的代价。

    毕竟在绿色打野刀时代,像电竞袁绍那样脸探草丛的概率太低了,绿色打野刀加上辅助眼石,两人再带枚真眼,那就是8只眼位同时存在于峡谷之中。

    加上其他三个位置,同一时间一整队在地图上布置15只眼也是轻轻松松。

    但现在打野一下子少了三只眼,加上原本他们饰品要换成扫描,打野位的视野布置只能依靠真眼。

    “这意味着地图前期的视野非常稀缺,大家就是5个黄色饰品眼,用完就没了,我们可以针对这一点来安排战术”

    时光匆匆,在ym战胜sn和blg之后,他们将迎战另外一支劲敌rn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