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贡子哥这局带了净化,”记得倒吸一口凉皮,“这是要摁着鳄鱼打啊!”

    Zoom刚刚加载游戏界面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金贡的召唤师技能不对劲。

    奎因如果带了净化,他这个鳄鱼到底要怎么对线?

    怕不是连还手能力都没有

    美梦星Zoom脑补出奇奇怪怪的画面他操作着鳄鱼E横冲直撞上前,然后被奎因E【旋翔掠杀】一脚踢开,恼羞成怒闪现W【冷酷捕猎】晕住,结果金贡交净化秒解,Q【炫目攻势】打出易损,再借助提供的移速不停拉扯风筝。

    光是想想他就觉得已经脑溢血了!

    Zoom张口欲言,但嘴唇微微颤动,话到嘴边还是没能说出口。

    他明明创造了一个只有卓定受伤的世界,为什么最后倒霉的是自己?

    YM队内语音里还在积极商讨前期战术安排,比他们之前一个月的常规赛都要认真的多。

    卓定赛前来下战书,在他们看来就是赤裸裸的挑衅行为。

    怎么,我们整了一个月的活儿,你们这群小老弟都飘起来了?又觉得自己能行了?

    “西巴哥,你稳一点,我6组野全刷的。”蒜头王八在小地图上用信号标记出自己大致的刷野路线。

    金贡略微一思忖,“那我第一波兵放线过来了。”

    虽然这局拿了能压制鳄鱼的奎因,但西巴人也不想无脑压制。

    他要是从一开始就推线,对面悲伤的皇子一旦红开2级抓上,就算有净化也要交代性命。

    而林燃买出多兰戒和两瓶血药出门,如今多兰戒提供的补兵回蓝属性虽然对吸血鬼没什么用,但赋予的生命值和法强都是弗拉基米尔必备的关键属性。

    他这局天赋照例是相位猛冲+启迪副系,加上闪现引燃的召唤师技能,这也是目前吸血鬼的标配。

    林燃在发条的符文插槽上晃了晃,卓定这局同样是相位猛冲副系启迪,只不过召唤师技能带了治疗术。

    他调整了一下鼠标垫位置,操作着吸血鬼在河道站岗。

    “双方1级团都不算强势,打架估计不太可能,但却都想知道对方打野的开局动向,”泽元站在上帝看着十名选手的移动轨迹,“小天和刘青松往TOP下半区走,悲伤和Zoom则是绕道去YM蓝区!”

    这种探查野区的动向经常让人防不胜防,毕竟一方只有5名英雄,就算沿着河道防守也只是堪堪堵住所有通往野区的隘口。

    一旦对方打定主意进行抱团多人入侵,就可以轻松撕破防线,就算回防及时守住了野区,但野怪营地都已经不干净了里面铁定有眼。

    双方套路基本相似,YM在对手下野区插眼,为的是探查悲伤皇子的动向,而TOP则是要看小天的刷野路线。

    单从阵容上来看,两支战队的大体思路基本一致保上路,主攻下路,放养中路。

    上路鳄鱼打净化奎因,都不容易将对方抓死,YM想要让金贡在对线期压制住zoom;TOP则想尽可能的保障zoom发育,别被压成超级兵。

    中路吸血鬼打发条,正常打野都不会看这中路一眼;下路女警+锤石打维鲁斯+牛头,辅助都有带先手控制,明显比较好动手。

    双方心知肚明,1分30秒野怪刷新,十名英雄结束了短暂的休憩,开始在峡谷中面对面交锋。

    林燃上线就发现卓定的站位相当靠前,贴在TOP三只近战兵的侧面,头顶魔偶蠢蠢欲动。

    他按下S键在原地顿了一瞬,而后再度向前走去,位置来到自家远程兵中间。

    卓定原本还想用Q【指令:攻击】操纵魔偶去消耗一番,看到吸血鬼的站位,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直直往后退去。

    他要是把魔偶丢出去,确实可以消耗到林燃,但是也会磨损YM远程兵的血量。

    兵线强弱不均,肯定会导致交接位置不断朝YM方推进。

    卓定见林燃朝近战兵嘬了一口,同时站位还在兵堆之中,普攻便同样丢向小兵。

    林燃向后稍稍退去,等近战兵变成残血才上前收掉。

    两人前期对线相当温和,甚至都没有发生换血。

    悲伤的皇子率先动手,他刷完自家上半区的红BUFF,直接沿着自家中塔一头扎进下半区,顺着河道直奔下路!

    “皇子二级直接来下路抓,两边双人组还在尝试抢2要被蹲到了啊!”

    台下有观众看到TOP打野的动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悸动,低声尖叫出来!

    ppgod此前一直在卖血,有意无意贴近锤石,被刘青松厄运钟摆回刷,成功勾引YM双人组消耗自己这样一来,杰克和刘青松攻击他,就不可能同时兼顾磨损兵线,自然无法在第一时间抢到2级。

    而旧梦趁着自家辅助挨揍的时候赶紧清理兵线。

    这导致第二波兵线到来时,双方还在就抢二针锋相对。

    ppgod操作着还剩不足一半血量的牛头用圣物之盾吃掉第二波小兵的第3只近战兵,升到2级的瞬间习得技能,闪现WQ把杰克撞到天上!

    杰克看到皇子从草丛中走出,意识到不对的他交出治疗术,但牛头引燃已经挂在头顶!

    “皇子闪现EQ二连,果断挑飞杰克跟上控制,维鲁斯在后方补足输出!”

    柴犬操作的凯特琳在天空中就没下来过,愣生生变成了飞天小女警!

    刘青松的反应很快,他挥动锁链吃掉小兵,升到2级帮杰克顶起一截血量,厄运钟摆刷出牛头和皇子,不让这两个近战英雄威胁到杰克。

    他顺势再往柴犬身后丢了灯笼,护盾给自家ADC挡住了部分伤害。

    “TOP双人组同时往灯笼处插下假眼,”记得高声喝道,“不给活路,誓要取女警性命!”

    但这次杰克从小天那里吸取了经验,他在看到灯笼的那一瞬间就移动指针点了上去,而后鼠标也不乱晃,一动不动当王八。

    结果在TOP两颗眼位落在灯笼上之后,女警拾起灯笼,残血往塔下刘青松身边飞,撕破伤口还交出闪现延长了飞行距离,避免旧梦恼羞成怒同步交闪过来硬换人头!

    简到了!

    原本提心吊胆都觉得女警命悬一线的YM粉丝看到杰克简到灯笼,顷刻间便爆发出如潮欢呼!

    “我的老天!”记得没见过这操作,顿时瞪大双眼,“杰克这都简到了?”

    摄像机镜头下的TOP下野三人也是一脸懵逼,旧梦挠挠头不知所措。

    煮熟的鸭子都能飞了?

    刚刚打完比赛坐上大巴车准备返回郊区别墅的乌兹也在看比赛,他嘴巴张开,看起来和IG老板差不多大,能塞进去一整根热狗。

    “这是怎么简到的?”乌兹无比震惊。

    史森明刚把包放下,还没来得及看看是怎么回事,这赛季转会到RNG来和让帝打轮换的京城少妇姿态就一屁股坐到乌兹身边。

    他捏着嗓子还在学销户说话,“捡灯笼?很简单的”

    姿态给出的说法和小天相差无几,但乌兹非常惊讶。

    “还有这种玩法?”

    姿态瞥了他一眼,“不会还有人捡不到灯笼吧?不会吧?”

    乌兹尬笑两声不再接话。

    要是论资排辈,打碟少年姿态比他还要早打一年职业,平时开开玩笑也无所谓。

    导播给出上钵杰克简灯笼的回放,台下还有不少观众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

    泽元见状挺胸抬头朗声说道:“我打排位的时候就经常遇到这种情况,锤石的灯笼机制是这样的”

    而YM队内语音吵吵嚷嚷很是热闹。

    “WDNMD,这群弔人过来恶心我是吧?”刚刚逃出生天的柴犬嘴一歪就骂骂咧咧,“2级抓下,还灯笼插眼,把我当谁啊?”

    “这钵不是我立大功?”从下半区红BUFF一路刷上去的小天刚才一直在切屏观察下路战况,见状立马开始邀功,“要不是我教你怎么点灯笼,你怕是早就死咯!”

    “可以可以,”杰克很敷衍的应了两声,就把话题再度转移到自己身上,“那我这操作怎么样?不错吧?”

    “你也很棒棒!”

    商业互吹的功夫,小宎也没有停下脚步,他趁着悲伤在下路露面的时候按下tab,看到带着红BUFF的皇子补刀数显示为4,就知道悲伤只刷了一组红BUFF。

    他刷完自己的下半区升至3级,操作巨魔大摇大摆越过中路,去反TOP的上半野区。

    “这次2级抓下没有拿到一血,悲伤很难顶啊,”记得看着小天的猖狂模样,忍不住说道,“他只能任由小兲入侵自己的野区!”

    悲伤也知道自己没杀掉杰克就已经小崩了,千里迢迢从上半区来到下路,Gank失败耽误的不仅仅是时间,还干扰了自己的刷野路线。

    如今他这个2级的没闪皇子不可能打赢巨魔,只能吃了这个闷亏,刷完自家下半区的三组野怪,果断开小龙。

    这次资源置换相当正确。

    因为整片召唤师峡谷的下半区已经没有野怪了,而且悲伤知道小天就在自己上半区抢野怪资源,距离下一轮野怪刷新还要一段时间,没事情做的他还不如趁机控一条小龙。

    迟迟未见悲伤在地图上露面,林燃也大致能猜出这人在搞什么幺蛾子,但除了打两个信号,他也没别的办法。

    中路兵线还在中间位置,林燃没有线权就很难率先支援野区。

    再说他一个没到6级的吸血鬼,过去了能干嘛?

    下路兵线位置也不理想,刚刚回城补给状态的杰克还在处理塔下小兵。

    “让了让了,”林燃见状放弃这条小龙的争夺,转而将目标转移到上路,“小天你能把鳄鱼闪现打出来吗?”

    蒜头王八这时候也把TOP野怪统统吃掉,他看了一眼zoom的位置,“不行啊,他太稳健了。”

    Zoom打法和他的体型一样,看上去就稳的像一座山。

    玩个鳄鱼就待在后面接线吃,他也知道队友不来,自己根本没有击杀奎因的可能,还不如保持状态防止越塔。

    “那等我到6级吧,”林燃思忖片刻,“咱们待会儿干下路一票。”

    他们上中野这个组合很难击杀血量健康的鳄鱼,相比较而言,脆皮维鲁斯显然更方便提款。

    “用我来帮你处理下兵线不?”小天跃跃欲试。

    他真不是想脏兵,单纯就是想蹭蹭。

    “不用,我待会儿直接开大招干他一次,兵线就推进去了。”林燃这句话说的理所当然。

    “行行行,知道你最厉害了。”蒜头王八叹了一声,跑回去把自己的上半区野怪全部收掉,回城做了打野刀和草鞋。

    林燃开始频繁换血,走位越发激进。

    他是不怕被悲伤抓的,没有闪现的皇子加上发条,能逼出他的血池就算不错了。

    卓定看着往自己脸上冲、不停发出换血邀请的林燃,头皮一阵发麻。

    他见过林燃吸血鬼是怎么越塔击杀满血销户的,知道这人吸血鬼的斩杀线非常诡异,心里先认了怂。

    吃掉第六波炮车兵的时候被林燃借着猩红冲刺的加速效果嘬了一大口,尽管有E【指令:防卫】的护盾,但率先打出相位猛冲的吸血鬼还是和他换了一波血。

    knight剩下7成血,警觉性拉满的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要进入林燃的斩杀线了他副系启迪带了饼干和时间扭曲补药,配合出门装腐败药水,堪称药王天赋。

    但带来的弊端也相当明显血量上限没有多兰系列那么高,很容易被一套爆发秒掉。

    别无他法,卓定赶紧摇悲伤过来帮忙。

    幸好打野还记得自己BP时说的话住中路。

    既然卓定开口求他,悲伤自然没有不来的道理。

    “但是悲伤一露头,小天又开始搞小动作,”记得看着蒜头王八的行动路线,“这个魔沼蛙要被巨魔吃掉了!”

    “帮我推了这波兵线,我升6级回家。”卓定看到第9波小兵准时赶到中路,赶紧让悲伤帮忙处理。

    吸血鬼在E【血之潮汐】等级没起来之前,清线速度都不算快,就算带了小兵去世器,最多也不过是吃掉炮车而已。

    只要把这波兵线推进去,卓定回城补完装备,回到线上也不会亏兵,顺便还能用兵线把林燃栓在中路,让他无法趁着自己回城的间隙去边路游走。

    悲伤听到卓定的话,立马举起长戟,带着被动【战争律动】的普攻敲击将小兵血量压低,好让卓定用技能收掉。

    发条魔偶丢出命中小兵,林燃目光一凝。

    他立马上前走位,同时用出小兵去世器,将满血炮车收入囊中。

    炮车填满了吸血鬼的经验条,蓝光升腾,林燃成功升到6级!

    R【血之瘟疫】成功命中皇子与发条魔灵,林燃AQ引燃同时挂在皇子身上!

    “什么情况?!”记得顺着导播镜头看去,人都快傻眼了,“燃哥吸血鬼一个人要打TOP中野?”

    台下喧哗声渐起,悲伤心里猛地一慌,这吸血鬼凶的就离谱!

    你凭什么就敢1打2啊?

    但没有得到小天确切的位置信息,他也不敢反打,生怕被巨魔蹲到。

    他向后插旗子,Q【巨龙撞击】位移想要离开。

    但林燃利用三段伤害,已经触发了相位猛冲的加速,就跟在皇子身后!

    卓定非常冷静,他在看到林燃动手的那一刻,也用普攻补掉了一只近战兵。

    这样一来,他成功升到6级。

    knight知道自己学R【指令:冲击波】也没什么用,吸血鬼如今有闪现有血池,他根本没可能命中大招。

    他很细节的把技能点用在E【指令:防卫】上,而后把兵线中的魔偶召唤回来,附着在皇子身上提供了一截护盾!

    而后W【指令:杂音】为悲伤附着了加速效果,让他赶紧撤离。

    林燃大致瞄了一眼皇子头顶的护盾量,也能猜出卓定的应对之策发条2级E提供的护盾要比1级多上40点,用肉眼都能察觉出护盾厚度的不同。

    他知道自己很难击杀悲伤,索性把目标转移到卓定身上。

    E【血之潮汐】缓缓蓄力,鲜血新星在弗拉基米尔掌心凝聚,即将爆发出来!

    卓定磕下一块饼干,时间扭曲补药提供5%的移速加成,尽管技能丢光的他很难触发相位猛冲,但此刻移速也不算慢。

    “血之潮汐带走发条血量的同时,还附加了一个短暂的缓速效果,”泽元语速极快朗声说道:“燃哥还在追击,但他的鲜血转换还要一点时间才能转好!”

    6级吸血鬼拥有三级Q【鲜血转换】,基础冷却7秒,算上星界洞悉提供的5%CD,也要6.65秒。

    等技能转好,R【血之瘟疫】的伤害早就爆出来了,但林燃不依不饶,非要追上去继续凶。

    还没等他抗塔,鲜血之花已经在皇子和发条身上绽放开来,瞬间抽空了他们的一截血条,其中悲伤血条已经被吸血鬼一连串的技能和引燃真实伤害压低到极限。

    而血液之力流入吸血鬼体内,将他的血条再度灌满!

    林燃仗着TOP中野没有反制手段,愣是抗塔向前,Q【鲜血转换】的能量条即将到达极值。

    看到鲜红色的猩红冲刺效果即将出现,卓定怕他闪现一口把悲伤嘬死,只能交出治疗术给队友抬起血量!

    “Knight的治疗术保障了自己和悲伤的性命,但是他自己被猩红冲刺的加强鲜血转换命中,血量也所剩无几!”

    泽元照例将技能名字一个不少的念了出来,幸亏他口活好语速快,不然等他说完这一切,估计战斗早就结束了。

    塔下发条和皇子全部变成残血,而吸血鬼怡然自得,轻松离开防御塔。

    “我的老天鹅,”记得被这一幕震撼到了,“燃哥1打2,愣是把两个人全打残了!”

    弹幕也是清一色问号。

    【这吸血鬼是什么东西?多兰戒就能这么凶?】

    【真NM离谱,TOP中野两个怂货就会挨揍,你还手啊!】

    【差不多得了,没闪皇子EQ上去被血池躲了不就是送?到时候你给他出殡吹唢呐是吧?】

    “不是,他为什么这么猛啊?”悲伤都觉得纳闷。

    “没事,你多适应两次就习惯了。”

    卓定见怪不怪,自家打野还是tooyoung,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像他这样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都被虐出心得了,知道怎么样能逃离林燃的追杀。

    林燃连血池都没交,抗了两下防御塔,但是吸了一口红Q,还剩八成血量,回去继续清理兵线。

    “TOP中野双双残血,没办法再处理这波炮车兵线,只能任由燃哥把线推过来”记得听到上帝视角背景音中爆发出一连串的信号提示,“他和小天要去下路找机会四包二!”

    林燃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图,他横穿野区,从TOP蓝BUFF营地一路向下,终点直指TOP下路一二塔中间的位置,想要完成包抄!

    卓定和悲伤两个残血根本不敢往下走,一旦被林燃半途蹲伏,两人都有可能交代性命!

    “维鲁斯和牛头还想撤离,可已经有些晚了!”

    旧梦看到林燃往下走的那一刻就想要后退,但先前吃完TOP魔沼蛙的蒜头王八从下塔侧后方草丛中出现,提前封住了他们的后路!

    “旧梦尝试趁兵线进塔之前,回城逃回泉水”

    话音刚落,擎天柱从地表凸起,同时顶到了维鲁斯和牛头酋长,强制位移打断了他们回城的读条!

    “我传送,你们看一下!”Zoom终于在上二塔前的自闭草丛找到了合适的传送位置,尽管悲伤在中路露面的时间里他一直被金贡推线,但是这波他必须传送。

    不是保护旧梦。

    而是不想让杰克女警的推塔节奏起得太快。

    不然待会儿推掉下一塔,YM双人组转线来上路继续推进,他就得去下路抗压,但是下路没有防御塔,他都不敢出去一旦被奎因逮到就是一顿胖揍。

    为了让自己的发育时间更长一些,zoom必须要保住自家下路防御塔。

    但传送旋光亮起才刚刚一秒钟,一声嘹亮鹰唳便在耳畔响起!

    藏身在草丛中的鳄鱼头顶出现了一个眼睛标记!

    “金贡用W【敏锐感知】窥探到了鳄鱼的位置”

    奎因此时已经进入大招【深入敌后】状态,与华洛一起加速冲了过来,E【旋翔掠杀】踢中身材庞大的鳄鱼,利用强制位移效果将其传送打断!

    Zoom气的要死,还想上前咬住对手,但是金贡早已利用打出易损效果后提供的移速逃离,他只能站在原地无能狂怒Q了一下空气!

    “这奎因滑的像一只泥鳅!”泽元忍不住惊呼,“Zoom拿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而记得的关注点则在下路,“鳄鱼传送被打断,这下没有任何人能帮助TOP双人组了!”

    林燃此刻也从野区包夹过来,和下野一起向前,围住了旧梦和ppgod!

    “我先抗塔,你们跟上!”林燃知道事不宜迟,赶紧把人头收下,他还得回城补装备。

    “队友呢队友呢,救一下啊!”旧梦知道没人能帮到自己,此刻纯粹就是发泄一下情绪。

    杰克看着对面下路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在塔下乱转,早就笑嘻了。

    有吸血鬼抗塔,他输出肆无忌惮,举起狙击枪对着旧梦就是一颗子弹,还边打边叫:

    “喜欢叫人?喜欢2级抓下?喜欢灯笼上插眼?”

    “旧梦你没挨过打是吧?”

    “我有大爹,你有吗?”

    最后一句话,杰克说的理直气壮。

    “吸血鬼抗了两下塔,EW用血池躲开了牛头的二连!”

    进入血池状态,林燃成功避开防御塔炮击,将仇恨转移给队友。

    “人头给我,别抢!”林燃发现杰克还捏着技能,立马警告他。

    “哦哦,好的嘛。”杰克一脸无辜内心叹气,乖乖把Q【和平使者】的穿刺弹打了出去。

    林燃普攻收下旧梦,然后红Q吸走ppgod的血条,轻松砍下双杀!

    “你们推塔,我先回城了。”他离开防御塔,回城时身上有1900金币。

    买出恶魔法典+明朗之靴+真眼,配合星界洞悉的天赋,瞬间到达25%冷却缩减。

    上线后,他对着刚刚做出【遗失的章节】的卓定,开始了他的压制。

    先Q一口小兵,然后上前逼近走位,卓定敢上前就是一套技能。

    不过knight也很精明,他知道自己面对两颗人头的吸血鬼没有任何胜算,

    “他没大招的,过来可以直接杀。”林燃直接呼叫队友。

    他看了一眼兵线,“这波炮车兵他应该还升不到7级,但下波兵线已经就够了。”

    由于悲伤在中路分吃了一些兵线,导致卓定发条经验出现了异常,林燃没办法进行准确判断,只能大致估算。

    “来了来了,”刚刚回城补给装备的刘青松带着蒜头王八一起赶到中路,“我先骗他闪现,然后你们再上,注意灯笼。”

    林燃走位一如既往的激进如果他这时候突然怂了,反而会让卓定怀疑是在勾引。

    他故意漏了一个小小的破绽。

    带有猩红冲刺效果的Q【鲜血转换】没能吸到卓定,林燃回身去吃旁边的炮车兵。

    但一口红Q没能抽空炮车血条,还剩下一点血皮,林燃为了抢先在己方小兵之前收掉炮车,只得在站在原地普攻。

    卓定眼前一亮。

    这是吸血鬼技能的真空期!

    他毫不犹豫,操纵魔偶QW想要消耗,警告对手别再压制的如此肆无忌惮。

    但W【指令:杂音】施放的瞬间,从中路下草丛里突然飞出一根钩子!

    黑红色的钩子颜色深邃至极,像是要摄人心魄!

    卓定心脏猛地一紧,但他反应非常迅速,交出闪现躲开了锤石的钩子!

    “knight虽然用闪现规避技能,但是刘青松钩子还是命中了一只远程小兵!”

    这角度是刘青松算好的,不管卓定交不交闪现,他都可以利用钩子贴近距离。

    令人牙酸的滋啦声传来,象征着钩子另一端已经命中物体,刘青松灯笼向身旁小天脚下一甩,触发二段Q飞了上去!

    “巨魔捡起灯笼拉近距离,E【寒冰之柱】卡住了发条魔灵的位置!”

    悲伤就在旁边刷锋喙鸟,当看到锤石出现的时候他立马EQ出来,但是随后出现的巨魔打消了他继续反蹲的念头,立马崩撤卖溜跑回塔下。

    被卡住身位的卓定先前交出了W【指令:杂音】,没有移速加成的他行动相当迟缓!

    林燃追上前用技能轻松惬意抽干了他所有血量!

    “吸血鬼再砍一颗人头!”记得激动起来,“双方中单的装备差距要显现出来了!”

    卓定抿起嘴唇,握着鼠标的左手稍稍抬起放空。

    不是说好公平对决吗?你怎么摇人啊?

    “兄弟萌我崩了。”他闷闷不乐。

    Zoom听到这话乐了,“这是好事啊,崩的好崩的妙!”

    他看到阵容的时候以为自己会率先被抓爆,没想到最后遭殃的还是卓定。

    这也不枉费他之前教卓定如何去挑衅林燃的一番苦心。

    林燃带着自家野辅再去下路抓旧梦和ppgod,悲伤的打野皇子根本不敢动弹,只能去尝试给金贡一点压力。

    “维鲁斯和牛头又要交代出去”泽元大声喊道,“旧梦这才刚刚复活回线不久啊!”

    亏炸了。

    旧梦这一分半钟,一共吃了一波兵线。

    如今他只能看着YM中下野四人推平自己的下一塔!

    “YM双人组准备转线去上路,继续他们的压制!”

    刚刚还沾沾自喜的Zoom听到系统传来的推塔提示,立马戴上痛苦面具。

    他要被迫换到下路,而下一塔已经被摧毁。

    没有塔爹帮忙,他这个鳄鱼要怎么面对奎因的侵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