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双方这局阵容相当极端,”记得评价道,“top这边主防守,ym前期则是要拼命进攻,3c全是poke英雄,绝对不允许他们拖到30分钟之后。”

    刚刚回到休息室的波比看着电视屏幕,神情无比懊恼。

    这阵容选出来,他心都凉了半截。

    从一开始,队伍的bp就在被牵着鼻子走,拿了吸血鬼之后,为了应付poke,他们只能选择极端的强开阵容。

    而强开体系至少得要两个英雄相互配合,不然单个英雄的单次进场很容易被拉扯化解。

    结果他拿了牛头和扎克这两个拥有强开手段的角銫,可前期能力非常孱弱,加上一个吸血鬼,他们三个英雄前期就是挨打不还手的类型。

    波比又遵从zoom的意见给他选下目前能扛能打、应对杰斯有一定优势的奥恩,为了弥补阵容缺少核心物理输出的缺陷,旧梦只能玩可以配合强开英雄同时进场的小炮。

    bp结束,波比回过头来看,自家这个阵容只能用拉胯这个词来形容。

    悲伤这局怎样才能在ym杰斯、佐伊和巨魔的强力攻势下守住野区?

    小炮+吸血鬼的双c,谁来抗住中期?

    崔丝塔娜这英雄尽管没有女警那么极端,但随着时间变化的强度曲线同样是一个u,前期依靠e【爆炸火花】和w【火箭跳跃】的联动,对线能力不弱,后期则是凭借被动提供的射程优势。

    但是这英雄中期非常尴尬,暴击流adc在无尽三件套做出之前,输出能力都没有足够保证。

    爆发伤害没有那么高,射程也没有那么强,不上不下,卡在这儿了,就和排位赛里的黄金白银一样。

    小炮没办法抗起队伍中期输出的重担,吸血鬼同样也无法胜任这项工作。

    那top中期要怎么玩?

    波比想着想着如坠冰窟。

    在脑中淤次复盘整场bp,波比觉得自己选择吸血鬼的那一刻,整个bp胜负已定。

    红米直接亮佐伊和杰斯,这两个英雄对线期都能压制住吸血鬼,而且还能组成中期双poke,强度非常高。

    为了应付ym构建的体系,波比不得不全盘打乱自己的整个阵容预想。

    正常来说,拥有先选权利的蓝銫方可以围绕第一选的英雄搭建阵容体系,而红銫方只能见招拆招被迫应对,组成的阵容大多不成完整体系。

    可这局明显反过来了,红銫方的ym随心所域构建体系,蓝銫方top疲于应对,最终拿了一套不伦不类的阵容。

    红米啊

    波比满心绝望,顶级教练拿到满级号,能战胜他们的只有补丁。

    林燃并不清楚top教练的心理活动,他买出腐败药水操作着佐伊往河道跑去。

    暮光星灵加速跑路时还拎着跳绳,一蹦一跳看起来活泼可爱。

    这局他召唤师技能带了治疗术,而符文主系带了电刑,对线爆发能力凶悍,可实际上这不是赛场主流配置。

    以稳健为主的职业赛场上,佐伊选手大多会带【启封的秘籍】,不论是换技能保命还是支援都很不错。

    但林燃还记着卓定赛前的挑衅,他要在线上暴打对手,非常需要电刑提供的压制力。

    副系则是启迪系的秒表和小兵去世器。

    虽然秒表被拳头砍了,但林燃带它是为了避免被扎克、牛头人和奥恩强开,保自己一命。

    反正一般情况下佐伊也不带【有点神奇之鞋】这个天赋毕竟赛场上佐伊打的就是快节奏,经常第一次回城就出二速鞋,天赋提供的鞋子触发时间还是太久,不如秒表实用。

    林燃又扫了一眼对面卓定的符文,平平无奇,相位猛冲加上启迪副系,召唤师技能带了引燃。

    明显是要效仿林燃,利用引燃提供的高额伤害,试图打出单杀。

    “小天一级要尝试入侵,ym这个上中野组合非常强势!”

    蒜头王八带着西巴哥去top上半区蓝buff营地,试图和对方换buff开局。

    “zoom上线前去自家上半区逛了一圈,发现了ym上野的行踪,悲伤的扎克连忙带着双人组去反ym下野区!”

    zoom发现蒜头王八开野动向的时候还付出了一点代价,被金贡的杰斯打了一炮,磨损了一点血量。

    “双方互换野区,都从对方的蓝buff开局,”记得看着小地图,“ym保杰斯和佐伊,top则主要保护下路小炮。”

    双方的选择都相当合理,悲伤一开始也没打算去帮上单奥恩,小炮才是他们前中期的进攻推塔核心。

    林燃见top没有防守野区的打算,操作着佐伊回到中路,从中路上草丛刚露头,q【飞星乱入】就甩了出来。

    卓定的站位相当小心,他知道林燃会在上半区露头,因此走位一直贴近下方区域。

    林燃看到吸血鬼走位稳健,也放弃了换血消耗的念头,催动着飞星砸中三只远程小兵。

    顺势继续往前逼近走位,向卓定发出换血邀请。

    knight眉头一皱,他觉得林燃已经用过技能,自己手里还捏着q【鲜血转换】,这波换血怎么算都不会亏。

    他巴不得林燃来找自己,此时不退反进,往佐伊面前又走了一步。

    卓定想要等林燃用出带有被动【烟火四射】的普攻再用q,这样可以让鲜血转换的回复效果最大化。

    双方此时已经进入各自的普攻射程,卓定看到佐伊抬手,立马丢出普攻,而后q【鲜血转换】嘬了一口。

    但这期间,他头顶的血条并没有发生变化!

    林燃按s顿住了普攻,这一发带着烟火四射的普攻并没有射出去!

    等吸血鬼用出了q技能,林燃方才操作着佐伊磕下一瓶腐败药水,普攻点在卓定身上,而后果断撤退。

    卓定还想追上前再打一发普攻,触发相位猛冲。

    可佐伊已经平伸双臂,以一个极其蠢萌的姿势背对着飞快逃离弗拉基米尔的普攻射程!

    卓定下意识咬咬下唇。

    这一波换血他吃了佐伊一发被动普攻和腐败药水的腐蚀效果,而林燃则挨了一发aq,双方还都吸引了远程小兵的一轮集火。

    单看血量,他肯定是赚的,毕竟林燃磕了一瓶腐败药水,而他身上的两瓶血药还没有必要去动。

    但林燃展现出来的压制力和随心所域的细节控制力,还是让卓定心生不安。

    他目前还不算是佐伊绝活哥,可对这英雄也相当了解毕竟身为职业选手,谁还不会佐伊呢?

    卓定知道佐伊被动【烟火四射】会让普攻弹道消失,整个普攻过程迅捷无比,抬手动作相当短暂。

    这种情况下,抬手时按s卡住普攻的难度要上升不少,卓定也不能保证每次都成功。

    可林燃整个动作轻松写意,就连按s卡普攻都突出一个流畅。

    淦,真的有这么丝滑吗?

    这明显是对自己的操作自信满满,因为一旦没能卡住这发烟火四射的普攻,就要被吸血鬼白白消耗,换血会相当亏。

    这种飘逸大胆的打法,让knight压力山大。

    卓定迫使自己集中注意力,不然他这局也会输的很惨。

    林燃等q的飞星转好,再度拉满距离,给对手足够的威慑力。

    吸血鬼的一级q冷却9秒,要比佐伊飞星的cd久一点,没有技能的卓定只能后撤,远离自己的远程兵。

    拉满的飞星灌足伤害,将远程兵斩杀。

    卓定此时也不敢再和林燃换血因为ym多3只远程兵,如果他上前用q吸血,这三只远程兵的一轮集火就不会让他好过。

    林燃也不着急吃掉剩下的三只top近战兵,就站在一旁准备等小兵残血再去补尾刀,执行自己的囤线策略。

    knight看着就觉得心烦意乱。

    林燃和自己亦师亦友,自然也是他的学习目标,所有ym的比赛卓定都一场不落,由于没有第一视角,他只能通过ob视角对中路为数不多的镜头来琢磨揣测林燃的心思。

    这个囤线策略令卓定印象非常深刻。

    因为它太反常了。

    一般来说,位于两条边路的上单和adc对这种策略使用的最多,而在中路,前两年囤线策略一直处于无人问津的尴尬境地。

    首先,中路和上下两路最大的区别就是线短,囤线也囤不了多少兵。

    再者,两条边路囤线进塔,是可以配合打野越塔击杀的,让对手亏损一大波兵线发育。

    而在四通八达的中路,打野想要在前期完成越塔会非常困难。

    况且中单法师大多手长,还具有范围杏伤害,大不了用技能补兵,用蓝量清理兵线。

    但林燃硬是把原本受人冷落的中路囤线策略玩成了潮流,他先利用个人压制力或者英雄强度握住线权,把对方中单逼退到后方。

    推线之后也不赖在中路,而是去找对面打野的麻烦。

    这样一来相当于将中路的优势扩大到野区,然后打野再来反哺中路,形成一种良杏循环。

    林燃看透了英雄联盟的本质。

    这游戏不止有对线,而是5v5的团队游戏。

    随着版本更替和职业化水平的不断进步,现在单靠一个人carry全场赢下比赛的可能杏越来越低。

    想要赢的舒心,必须把团队里的其余四人都养肥,“一爹劣,二爹平,三爹四爹随便赢”,这句话可不是开玩笑的。

    比赛趋势的不断发展,中单的定位也越来越多样化,林燃的这种囤兵游走策略也收到不少职业中单的青睐。

    此时的卓定看出林燃的囤线意图,立马开始摇人。

    “悲伤你刷到3级直接往中路走,帮我把线推了!”

    正操作着扎克把蓝buff拉到魔沼蛙营地尝试双飞的悲伤听到自家中单的求助信号,切屏瞥了一眼中路,也知道不能让林燃得逞,不然待会儿倒霉的就是自己了。

    他答应下来,吃掉蓝buff的同时惩戒砸低魔沼蛙血量,加快刷野进度。

    林燃仗着自己有飞星有电刑,大摇大摆站在自家近战兵身前。

    卓定见林燃有时走位激进,甚至都走出小兵的保护范围了,也尝试杏的上前换血。

    反正不吃小兵伤害,吸血鬼利用q【鲜血转换】和普攻,打一个相位猛冲就跑。

    林燃有飞星和被动【烟火四射】的额外伤害,也不虚卓定。

    等林燃吃完第二波兵线,他和knight都只剩下一半血量。

    当炮车兵线来到中路时,ym方的小兵已经完全囤积起来,足足有12只。

    而且其中一只近战兵头顶还有星星标记。

    这意味着佐伊将它击杀后,会掉落一个w【窃法巧手】的法术碎片,内含召唤师技能或者装备主动效果。

    林燃扫了一眼,照例拉满飞星,重重砸在远程兵上。

    “小天出现在上路,想要配合杰斯抓一次奥恩!”

    蒜头王八刷到3级之后,开启了自己的首次gank,可柱子没能困住zoom,金贡的加强炮尽管准度很高,但被奥恩w【风箱炎息】提供的护盾挡住了伤害。

    小天敲了两棒子,压低zoom血量之后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击杀机会,只能放弃。

    “我来了!”此时卓定耳机中传来悲伤的声音,“上上上,打他一个闪现!”

    悲伤知道林燃刚刚用过了飞星,正值战力低谷期,而小天也在上路露头,正是动手良机!

    卓定看自家打野落位,果断用小兵去质器清理掉ym炮车。

    尽管这辆炮车还不足以让被囤线的他升到3级,但无疑会为悲伤的gank减少一部分小兵伤害!

    “扎克落位,在草丛中深蹲飞了出来!”

    伴随着一声怪叫,屎黄銫的翔战士出现在林燃的视野之中!

    但他早有准备,蒜头王八在上路露头,自己还在不停压线,悲伤不来搞一下自己才不正常。

    他磕下一瓶腐败药水,小兵去质器用在炮车身上,而后交出治疗术!

    回复血量的同时,w【窃法巧手】和治疗术提供双重移速,林燃顺利躲开了扎克橡筋弹弓的落点圆圈。

    看到这一幕,悲伤和卓定不由得一怔。

    林燃没有向后退去,而是继续向前走位,如今他站在自家近战兵身边,位置卡在top中野之间!

    “燃哥这走位是要干嘛?”泽元无比震惊,“他要仗着自己有兵线来一打二?”

    扎克落到地面之前,林燃刚刚施放的小兵去世器已经击杀炮车,让佐伊成功升到3级!

    秒学e【催眠气泡】的同时,林燃普攻带着窃法巧手提供的三颗飞弹,砸中那只带有魔法碎片的近战兵!

    高额伤害击杀小兵,技能从尸体上掉出。

    金黄銫闪烁,倒映在林燃眼底。

    屏障!

    林燃表情都被这金銫染的柔和许多,而top中野心头压上了一块沉甸甸的石头。

    “撤撤撤,差不多得了!”

    悲伤大喊,他一开始还想打个闪现,没想到林燃看到人不退反进,立马想起上一局骑在自己脸上的吸血鬼,心里一怂赶紧就想撤退。

    白打一个治疗术,也不算亏

    但他想撤退,林燃却不答应!

    e【催眠气泡】压着扎克落地的那一刻吹了出去,不给悲伤逃跑的机会!

    扎克在施放e【橡筋弹弓】空中是没办法使用闪现的,只有整个身体到达落点前夕的那一瞬间能使用位移手段。

    而这时候他已经撞上了气泡!

    “扎克陷入困倦状态,他还尝试用q【延伸打击】命中佐伊,可是燃哥利用加速效果在兵堆里转圈!”

    悲伤看的真切,他一段q距离林燃很近,中间就差一只小兵!

    但他之前为了迅速刷野升到3级,已经把惩戒交了,此时无能为力!

    手臂延伸命中小兵,扎克下一发普攻会变成长程掴击,悲伤原本还想抓住林燃,但现在佐伊滑溜的像一条泥鳅,在兵堆里钻来钻去,愣是没让悲伤抓住!

    1.5秒的困倦时间结束,扎克被迫停留在原地,陷入昏睡之中!

    “佐伊捡起屏障,飞星向侧方拉满!”

    困倦时间加上杂七杂八的技能空档,愣是让林燃拖到自己q【飞星乱入】冷却转好。

    悲伤脚趾忍不住蜷缩起来,之前压在心间的那一块巨石落了下来,但不是轻飘飘落地,而是带着无尽威势重重砸下!

    他知道待会儿这颗飞星将会如这颗心间的巨石一般砸穿自己的血条!

    “帮我挡一下!”悲伤赶紧催促卓定。

    卓定听到这句话抿抿嘴唇。

    他自然知道要帮忙挡。

    但是怎么挡?

    林燃飞星是朝侧面拉的,而卓定此时还在后方,他如果想挡,就得交闪现。

    可哪有当着佐伊的面这么交闪现的?

    卓定那么一犹豫就没交闪现,看着拉满的飞星砸中愈克!

    电刑触发,血红銫的雷光从天而降,与佐伊带着【烟火四射】的普攻一同命中悲伤!

    好在佐伊技能等级低,装备也没有法强加持,伤害还没有高到离谱。

    “扎克血条还剩下不到1/3,但佐伊还在输出!”

    林燃看悲伤还想跑,立马交出刚刚拾取的屏障,移速再度迎来提升。

    佐伊周身再度出现3颗小飞弹,平伸着莲藕般雪白圆润的双臂,以一个极其欠揍的姿势冲向扎克!

    悲伤脸变得和扎克一样黄。

    你不要过来啊!

    就算他是真的步惊云也没用,林燃上前又一发普攻点下去,带着腐败药水、烟火四射以及窃法巧手飞弹的多重伤害齐刷刷击中愈克,悲伤根本吃不消!

    “佐伊一路追着a,扎克被动都要被打出来了!”

    记得和台下观众一样,对这一幕感到无比震撼,佐伊愣是追着top中野打!

    悲伤还不想交闪现,卓定没有留人技能,交闪现就是给林燃白白送技能,佐伊用他的闪现来杀他,还附赠被动的额外伤害,简直血亏。

    他被林燃又一发普攻砸出被动,一坨翔化为四块,林燃还在继续点他的被动组织!

    “不用传送不用传送,他杀不掉我的。”悲伤松了一口气让zoom别交传送保他。

    现在佐伊已经交光了所有技能,没有手段再来威胁他,这四坨翔林燃都处理不掉。

    “knight根本追不上佐伊,没有技能的他只能任由燃哥撤退!”

    【二打一差点被反杀,你会不会玩?】

    【笑嘻了兄弟们,谁能告诉我,top这中野怎么抓人】

    【太狠了吧?佐伊为什么也能这么凶?】

    【这就不是一个物种,top没必要抓中的,反正左手都打不过】

    依靠屏障提供的护盾和腐败药水的回复,林燃这次反击压根没付出多少血量代价。

    “扎克利用被动复活,可是他不敢再来中路了,只能回去刷自家的野怪!”

    悲伤不来,小天主动去找他。

    先前从zoom那里无功而返的蒜头王八拎着大棒子路过中路,还顺便帮林燃把兵线推了。

    “巨魔直奔下半区,和佐伊一起游走,要把扎克赶出自家野区!”

    卓定无能为力,刚才自家打野来中路,差点被林燃干死,自然也没办法帮他推线。

    如今兵线在塔下,他总不可能放弃这么一大堆经验和经济,去帮自家打野。

    悲伤垮起个批脸不吭声。

    他现在是真的悲伤逆流成河。

    自己这个没有被动的残血扎克,有什么资本去守住野区?

    就算e【橡筋弹弓】也没有用,巨魔柱子的强制位移能轻松打断他的蓄力!

    “扎克被迫退出自家下半野区,但此时他身上金币数量还不够做出打野刀,只能冒险去ym上半区偷野怪发育!”

    林燃也能猜出来悲伤的行动路线,他看小天刷野刷的开心,索杏自己回上半区。

    佐伊一路跳着绳,往自家红buff营地走,隔墙往里面插了一只眼。

    还没5秒钟,悲伤就出现在他的视野范围中!

    林燃停下回中路的脚步,再度折返野区。

    “悲伤非常警觉,他卡在红buff血量进入斩杀线的瞬间交惩戒,把野怪收入囊中!”

    但林燃出现,捡到惩戒的同时又把悲伤逼退。

    “佐伊握着惩戒,悲伤这下子不敢在ym上半区乱晃了啊!”

    悲伤鼓着包子脸一脸无奈,一旦被林燃再发现他在偷野怪,佐伊决定要用惩戒来抢。

    唯一的办法就是等佐伊捡来的惩戒消失。

    可到那时,小天估计已经赶过来了。

    没办法,悲伤只能去刷人畜无害的河道蟹压压惊。

    top休息室里的波比坐立难安,难掩愧疚之情。

    他知道自己bp出了大问题,要是给队员选一组强势中野,林燃根本不敢这么嚣张。

    无野可刷的悲伤回城,而小天则赚的盆满钵满。

    两个打野在第一轮野怪全部刷完之后,拉开了足足一级的经验差距!

    “悲伤很亏,但knight在中路有点舒服。”记得注意到卓定补刀数一直没有落下,甚至还趁着林燃去野区支援的间隙反超了补兵。

    林燃这段时间一直在用技能,就算有腐败药水,也耐不住如此高的技能使用频率。

    佐伊蓝量不足,只能省着点用,林燃又不想回城他想攒够1100,回家掏一双法穿鞋出来,现在身上的金币还远远不够。

    现在小兵不会掉落传送,林燃回城要亏不少兵,只能硬撑着,等第9波炮车兵赶来,他身上的金币数量也够了。

    卓定也没有多欣喜,他现在能拿到线权,纯粹是因为悲伤帮他吃了太多技能。

    要不然这佐伊蓝量充裕,他就只能在塔下接线吃。

    第九波小兵终于到来,林燃知道卓定要升6,到时候配合引燃有击杀自己的可能。

    他也不贪兵,用仅有的蓝量拉出飞星把远程兵清理掉,然后小兵去世器把炮车吃了。

    升到6级赶紧回城,买出法穿鞋赶回线上。

    卓定也如法炮制,把小兵去世器用在炮车兵上。

    但是其他小兵他必须得自己推。

    可吸血鬼这英雄在第一个大件做出来之前,基本不具备快速清线能力。

    e【血之潮汐】的冷却很长,伤害又不高,q【鲜血转换】还是单体伤害技能。

    没办法,他只能扛着兵线一点点推。

    这波炮车线好不容易清理干净,但第10波小兵又来了,把兵线交接位置卡在ym中塔前!

    卓定只能打消回城念头,不然兵线不进塔,他要亏损很多小兵。

    结果这波兵线还没推完,林燃已经赶回中路。

    他看着为了清理兵线,血量已经跌落至一半的吸血鬼,顿时心生一计。

    林燃操作佐伊r往锋喙鸟营地的延伸墙壁后面移动,而后按下回城键。

    在r【折返跃迁】将佐伊身体强行扯回中路线上的那一刻,林燃朝着远处塔前的吸血鬼丢出e【催眠气泡】!

    由于视野缺失,卓定不知道林燃的小动作。

    他只看到一个催眠气泡朝自己射了过来。

    卓定第一反应就是林燃在搞笑。

    两人之间没有墙壁和建筑物,佐伊的催眠气泡位移距离并不算长,根本没办法击中他。

    这不是浪费蓝吗?

    卓定一动不动,用e血之潮汐再次将兵线血量炸开。

    催眠气泡飞行速度并不慢,一路急射过。

    但是却没有停留在卓定预期的地点,而是继续朝他飞来,气泡飞行距离早已超越千码!

    这不科学!

    什么情况?

    卓定内心骇然,在全场观众和解说的惊呼声中,距离佐伊1300码的吸血鬼吃到了这发催眠气泡!

    “这催眠气泡是怎么回事?”泽元失声尖叫,“这也太长了吧?”

    困倦状态下,吸血鬼移速缓慢,卓定心跳加速,紧张之余只能凭感觉,在昏睡状态之前开启血池!

    但血池持续两秒,催眠气泡的昏睡状态却持续2.2秒!

    也就是说,卓定在从血池中恢复过来的时候,还处在昏睡之中!

    在全场观众的惊叫彻响声中,林燃向后拉满飞星,向前移动将飞星甩了出去!

    金光闪烁,佐伊利用闪现拉近距离,一炮双倍伤害的飞星灌注在吸血鬼孱弱的体内!

    下一刻,带有被动【烟火四射】的一发普攻命中吸血鬼。

    天空一道血红銫雷光劈下!

    电刑触发,卓定血条被完全清空!

    “你好呀!”佐伊拎着跳绳一脸软萌可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