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整个地下密室都阴深深的,四面的墙壁都是潮湿的,上面覆盖着一层层的暗绿色的青苔,从墙壁的颜色上看去,那青苔分明是一层覆着一层的。

    而内中的空气倒是没有想像中的恶臭,里面也没有什么动物的尸体或是粪便。

    就连水池里的水也都是活水,可能就是从学校的水管中取来的水,所以也谈不上发臭什么的。

    整体看起来,这像是一条讲卫生的蛇怪。

    不过考虑到蛇怪在沉睡,而且看起来似乎像是陷入冬眠的样子,所以也可能只是它很长时间没有起来活动了。

    既没有捕捉什么老鼠、蜘蛛,也没有拉屎、撒尿。

    所以,自然也就不会有那些恶臭了。

    而看它从西弗勒斯进来到现在依旧沉睡的样子,估计后一种可能性要更大一些,而且说不定它直接就睡了五十年,从上一次袭击桃金娘、封闭密室之后,一直沉睡至今。

    这是很有可能的,蛇怪之所以能活上五六百年,主要就是因为它的沉睡一睡就是几十年过去了。

    而这条被关在密室中的蛇怪肯定睡得时间更长,因此活过了哪怕是蛇怪中都挺长的一千多年。

    不过,也是因为它在沉睡,这使得西弗勒斯可以更加从容的打量它,甚至考虑要是切片的话该从哪里下刀。

    而睡着的蛇怪根本就无从知晓,它面前有一个人类巫师正琢磨着怎么把它给切片炖了,而且还在纠结锅的大小。

    这可不是西弗勒斯的心血来潮或是开玩笑。

    早在刚进入霍格沃茨的那一年,西弗勒斯就有抓住蛇怪炖了的念头了。

    不过当然不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

    西弗勒斯可不是什么贪吃之人,哪怕是种花家的兔子对于吃这方面都有些特殊的追求。

    正常来说,一个种花家的兔子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总是会想到它能不能吃,这可能是神农尝百草留下来的习惯。

    就像是看到一块地就想要种点什么一样,这已经是种花家刻在血脉中的传承了。

    君不见,哪怕是文界,美食流也是很受欢迎的一大分类呀!

    不过西弗勒斯在霍格沃茨的这几年早就过了琢磨吃的阶段了,试想,整天吃着英国黑暗料理的人,头几年或许会想着中华大餐、满汉全席什么的,但是长此以往,迟早会将对于美食的向往给消磨掉的。

    再加上西弗勒斯本身极强的自控能力,所以,已经没了这个爱好了。

    同样,他也不可能自己亲自下厨去改善伙食的。

    原来的西弗勒斯.斯内普是不可能追求美食的。

    再说了,让一个魔药大师下厨做饭,是要用坩埚来炖排骨汤么?

    这篇写的可不是美食文,有这闲功夫还不如改良一下魔药!

    西弗勒斯这几年真的是很忙的。

    在其他主角各个开挂,入学不到一年就吊打伏地魔的同人圈子里,西弗勒斯可是花了将近九年才算做到这种程度。

    而且就这还是因为本身就继承了一个强者的全部能力和经验。

    而且单单能打败伏地魔并不是终点,由于西弗勒斯的乱入,现在已经明确可知的就是,在西弗勒斯的前方,还有一个远超伏地魔的BOSS在那等着。

    而按照西弗勒斯目前的水平来说,完全没有什么希望打赢。

    因此,要是一直这么按部就班的话,还不如赶紧躺好、趁热

    在没有什么系统、金手指的情况下,西弗勒斯只能逼迫自己尽可能的利用每一点时间、每一次机会,来增强自己。

    君不见,西弗勒斯已经有两位女朋友了,但是迄今为止,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可能都不超过一个礼拜。

    要是其他人得到西弗勒斯这样的机会,最大的可能估计就是播种全世界了吧。

    所以,西弗勒斯所说的炖可不是为了吃,而是为了魔药!

    再说了,一条活了一千多年的蛇怪,不会真的有人觉得它好吃吧!

    相反,作为魔药材料,魔法界中还有什么是比蛇怪更稀有的材料了么?

    有,但绝对不多。

    而它们都是如同蛇怪这样独一无二的。

    就说蛇怪,魔法界中已经好几百年没有出现蛇怪的身影了。

    而且蛇怪的诞生极具偶然性,

    “从一只公鸡蛋里,由一只癞蛤蟆孵化而出。”

    如此荒诞的设定,竟然真的能成功!

    不得不说,这可能就是魔法。

    鸡蛋里孵出来了一条蛇,还得是公鸡蛋!

    这么多年西弗勒斯也没少尝试或是试图寻找过,但他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什么公鸡蛋,更别说找到并孵化。

    再加上蛇怪那奇特的能力:任何人只要被它的目光看到就会死!

    与其说是魔法倒不如说是规则!

    所以,与其说蛇怪是被孵化出来的,倒不如说它其实是规则的产物。

    因此,遇见这样的可能富含规则的神奇生物该怎么做?

    当然是做成魔药啦!

    这可能是使得西弗勒斯获得规则的最好也是最近的途径了。

    甚至比研究魔法石或者吞噬封印之地的那些尼德霍格没有消化的规则都要好得多。

    魔法石的那些规则太过微弱,单单是直接利用都有很大的难度,更别说是掌握了。

    而封印之地的那些规则则是连尼德霍格都没有消化,而且也是被吞噬过的,西弗勒斯再吞噬的话那就不单单是吃二道饭那么简单了,

    更重要的是,谁也不清楚里面会不会有尼德霍格添加的什么“佐料”!

    再说了,单单是“吞噬”本身就不容易。

    所以,西弗勒斯所能做的其实就是双管齐下,现在是三条路,哪怕只有一个走通了那也是大赚不是。

    而对于如何从蛇怪中提取出规则并且熬制成魔药,这个其实西弗勒斯老早就开始研究了,现在也算是有些头绪的。

    早期的时候西弗勒斯利用普林斯家的魔药制作的魔力药剂其实就可以看做是提取规则的产物。

    只不过那个时候主要是提取神奇生物血脉中所蕴含的魔力,机缘巧合才能保留一些其它的特有能力,像是西弗勒斯目前结合自身灵魂意志用出的类似龙威的能力,其实更早的就是来自于普林斯所珍常的那一份血液。

    黄金血液,目前西弗勒斯只在“诸神”也就是提亚玛特、尼德霍格那些远古龙族的身上见到过。

    再加上西弗勒斯拿到血液时那上面的诅咒,历经万年而不消退,可想而知,无论是血液还是诅咒,都相当厉害。

    而目前根据西弗勒斯的探索,有如此力量,还被诅咒的远古龙族,可能就只有尼德霍格一个了。

    也就是说,西弗勒斯可能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获得了一丁点的尼德霍格的力量了。

    同样,西弗勒斯的成长之路很有可能就是抢夺尼德霍格曾经吞噬而又没能吸收的那些规则。

    这要是按的说法,那两人就相当于是命中注定的死敌,相当于是共同争夺机缘主角。

    要是有预言的话,估计也会仿照哈利波特的那个,给他西弗勒斯也来上一个,而且是从西弗勒斯选择饮下那副用尼德霍格的血熬煮出的魔药时就开始了的。

    结局无非就是,谁赢了,就能更近一步,成为真正的神!

    不过西弗勒斯毕竟是来自21世纪、深受网文洗礼的种花兔,因此,相比这个世界的其他人,他更能认识到这里面的阴谋。

    谁是“命”?

    什么是命运?

    很简单的一个问题。

    这也是西弗勒斯觉得世界意志在算计自己的原因之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