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连续三队俘虏都跌落瀑布,葬身鱼腹之后。

    叶子这队俘虏被牛尾鞭和羊角枪逼迫,踉跄着走到河边。

    此刻的少年满脸风霜。

    勾勒五官的线条,显得格外硬朗,令他隐隐呈现出几分,酷肖哥哥的样子。

    家园被毁后的三天,过得就像三次眨眼那么快。

    而在这三次眨眼间发生的事情,又像是三个手掌年那么多。

    在此之前,叶子从未离开家乡这么远。

    鼠民流淌着不洁之血,不能随意迁徙,以免污染祖灵安眠的大地。

    他们只能蜷缩在氏族老爷指定的栖息地,通常是环境恶劣的崇山峻岭。

    好在就算再贫瘠的土地,曼陀罗树也能茁壮生长,结出足够多的曼陀罗果,让鼠民们丰衣足食,繁衍生息。

    所以,过去的叶子从不觉得自己有离开家乡的必要。

    能在悬崖峭壁之间,最高的曼陀罗树顶上,远远眺望地平线,他就心满意足。

    直到此刻,他才知道世上竟有如此崎岖难行的山路。

    有这么多稀奇古怪,会吃人的植物。

    就连图腾兽都有这么多种类,最厉害的图腾兽,需要七八名血蹄武士,统统进入“图腾狂化”状态才能对付。

    当然,三天艰难跋涉,他和俘虏们也吃尽了苦头。

    很多人被沼泽吞噬,被毒虫叮死,被图腾兽撕成碎片。

    也有人走着走着,便脑袋一歪,一声不吭地默默死去。

    更多人是被血蹄武士的牛尾鞭和羊角枪,活活抽死、戳死。

    十个俘虏,最多只活下来两三个。

    但更多俘虏却填满了曼陀罗树枝下的空缺。

    叶子在山路上跋涉的时候,看到远远近近,四周的山坳里升起了几百股黑黢黢的烟柱。

    隐约传来他在几天之前,刚刚听过的哀嚎和尖叫声。

    惨遭屠戮的不止他们半山村。

    还有山脚村,山头村,大树村,小树村以及无数叶子没有听过名字的村子。

    随着他们渐渐朝野牛河进发,走到了大青石铺设的道路上,有越来越多趾高气昂的血蹄武士,和哭哭啼啼的俘虏,加入他们的行列。

    老弱病残大多在半路被折磨至死。

    能活下来的,无不是身强力壮的青年,以及叶子这样朝气蓬勃的少年。

    “老爷们在筛选俘虏。”

    用三天时间飞快成长起来的少年,非常敏锐地意识到,“血蹄氏族并不需要这么多俘虏,他们故意带我们走最危险的山路,只给我们最少的食物,还不断折磨我们,就是要选拔出我们当中最强壮的,最敏捷的,最富有忍耐力的人。”

    好比现在。

    血蹄武士明明能带着俘虏队,从远离瀑布,河面开阔,水流并不湍急的地方渡河。

    叶子甚至在河面开阔处,看到了一座浮桥的痕迹。

    但他们偏偏要俘虏,从瀑布上面的“鬼门关”走过去。

    这是测试鼠民的实力。

    顺便净化他们的血脉。

    让这些背叛者,怯懦者,不洁者,勉强有资格,踏上黑角城的土地。

    意识到这一点。

    叶子明白自己没有退路。

    从三天前,不,从曼陀罗花开的那天起,他就没有丝毫退路。

    只能咬紧牙关,从一重重的鬼门关前,闯过去!

    于是,不等牛尾鞭和羊角枪落到自己伤痕累累的背上。

    叶子就深吸一口气,踏入冰冷而湍急的河水。

    幸好他的身高远远超过普通鼠民,河水堪堪没过他的胸膛。

    在他身后这一串俘虏,也经过精挑细选,都是身材高大的少年。

    那天,断角牛头武士在完成了“赐血仪式”之后,就带走了哥哥的尸体。

    哥哥已经正式加入了血蹄氏族,自然不能像卑贱的鼠民一样,随便曝尸荒野。

    不知是否出于对哥哥的敬意,断角牛头武士在得知叶子的身份之后,将他编入了这支都是高大少年的俘虏队,多少增加了几分活下去的机会。

    两三天下来,叶子和身后,一条绳上的蚂蚱们,渐渐培养出了默契。

    此刻,他们心意相通,步调一致,咬紧牙关,对抗激流。

    稳稳当当,走到了野牛河中央。

    但在这里,河水却突然变深了一臂。

    队伍中间两名个头较矮的俘虏,顿时遭受灭顶之灾。

    他们呛了几口腥臭的河水,既无法呼吸,又被湍急的水流冲得睁不开眼,本能反应,拼命挣扎起来。

    这一挣扎,整支队伍自然阵脚大乱。

    俘虏们朝不同方向用力,排在队尾的两名俘虏脚下一滑,就被激流冲下瀑布。

    全靠牛筋绳从他们腋下穿过,紧紧捆绑在笔直富有弹性的曼陀罗树枝上,将他们凌空吊在瀑布上空。

    野牛河两岸传来其他俘虏们的阵阵惊呼。

    以及武士们的哈哈大笑。

    不少血蹄武士都对他们指指点点,撸起袖子开盘下注。

    赌他们究竟能坚持几个眨眼,才会一个接一个滑下瀑布,万劫不复。

    “站稳!不要怕!我们还没掉下去!

    “左边!大家一起朝左边使劲!我们一定能趟过河去!”

    叶子声嘶力竭,语气肯定,表情坚毅。

    其实他心里也怕得不行。

    怕得在河面以下,漏出了好几滴冰冷的尿液。

    他只是拙劣模仿着哥哥,以往遭遇危险时的样子而已。

    哥哥告诉他,越是害怕,越要装出不怕的样子。

    只要大家统统装出不怕的样子,这世上,原本也没什么值得害怕的东西。

    虽然哥哥已经死了。

    但叶子还是决定,学着哥哥的样子,沿着哥哥的道路,继续走下去。

    他的呐喊和发力,果然起到一定作用。

    濒临崩溃的队伍,再次稳住阵脚,和激流对抗起来。

    就连被河水淹没的伙伴,也勉强屏住了呼吸,能再坚持一阵子。

    但他们最多顶着激流站稳,仍旧无法从鬼门关前脱身。

    俘虏们的力气相当有限,僵持不了太久,就会精疲力竭。

    两名屏住呼吸的伙伴,也变得越来越痛苦,随时都会崩溃。

    两名排在队伍最后,被凌空吊在瀑布上面的伙伴,甚至绝望地想要咬断曼陀罗树枝,让自己跌落瀑布,为队伍减少累赘,让其余八名俘虏有机会活下去。

    但他们双手背负,肌肉僵硬,关节几乎冻结,实在不容易啃咬到曼陀罗树枝。

    反而因为用力过猛,令弹性极佳的整条树枝都剧烈震颤起来。

    刚刚站稳的俘虏们,再次失去平衡,摇摇欲坠。

    叶子感觉到身后传来波浪般的震颤之力。

    他险些滑倒,被河水吞噬。

    生死刹那,他的脑海中忽然划过一道闪电。

    秘密基地深处,洞中洞里的壁画,忽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在他眼前闪耀。

    并且像是成百上千条闪闪发亮的小蛇,钻进他的血脉里面。

    令他隐约捕捉到了,弹性极佳的曼陀罗树枝,凝聚十名俘虏的震颤之力,和湍急的水流之间,存在的微妙共鸣。

    “晃悠!我们应该使劲晃悠!”

    叶子瞪大眼睛,声嘶力竭地喊叫道,“你们有没有用曼陀罗树枝,一口气挑过几十个最饱满也最沉重的曼陀罗果实?傻乎乎用蠢力气,一下子就没劲了!但如果让曼陀罗树枝晃悠起来,一弹一弹,跟着节奏往前走,又快又省力气!”

    没有哪个鼠民少年,不曾挑过曼陀罗果实的。

    伙伴们很快明白了叶子的意思。

    并且在叶子的带领下,齐心协力,朝着同一个方向晃悠,利用曼陀罗树枝的弹性来对抗激流。

    凌空吊在瀑布上面的两名伙伴,反而变成了他们的秘密武器。

    每次上下震颤,都涌出一股波浪般的力量,并经过叶子的巧妙引导,成为劈波斩浪的利器。

    一步,两步,三步。

    刚刚深陷激流,进退维谷的俘虏小队,再次艰难前进。

    随着河床越来越高,两名被淹没的伙伴,终于浮出水面。

    叶子手脚并用,爬到河岸上,浑身血肉同时发力。

    曼陀罗树枝用力一颤,排在队尾的几名伙伴,都被甩上岸来。

    十名俘虏精疲力竭地躺在地上。

    像是死鱼一样吐着泡泡。

    发不出半声劫后余生的欢笑。

    倒是血蹄武士为他们大声喝采。

    就连刚刚在赌局中,输得一干二净的氏族老爷,都向这些卑贱的鼠民摇晃牛角,大叫:“干得好!”

    图兰人就是如此。

    对弱小者和怯懦者,绝没有半点仁慈。

    对勇敢者和不屈者,无论对方的身份,却从不吝啬自己的敬意。

    “是谁?”

    一名血蹄武士走了过来,粗声粗气道,“是谁想出了摇晃曼陀罗树枝的办法?”

    伙伴们的目光,全都投向叶子。

    叶子却死死盯住血蹄武士,那枚断裂的牛角,和半张妖魔般的面孔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的面孔。

    “是你?”

    断角牛头武士微微一怔,咧嘴笑起来。

    不知是三天历练,再加上刚刚度过鬼门关,血管内仍旧奔流着灼热的勇气。

    或是对方并没有召唤图腾战甲,只是松松垮垮地站着,感受不到太多杀气。

    叶子终于能控制自己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对方,再竭尽全力地控制喉咙,一字一顿,声音无比沙哑地说:“你杀死我的妈妈和哥哥,我发誓,一定会杀死你!”

    “哈!”

    断角牛头武士像是听到了世上最有意思的事情。

    他蹲下来,仔仔细细端详了叶子半天。

    随后,在怀里一阵摸索,摸出一枚涂满了油脂和蜂蜜,香气扑鼻的炸曼陀罗丸子,整个塞进叶子嘴里。

    “那就吃吧。”

    断角牛头武士说,“吃饱点,才有杀人的力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