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孟超自报家门时,并没有用本名在图兰语中的音译。

    而是选择了图兰语中,“凶猛”和“超级”这两个单词来意译。

    但他掌握的图兰语,都是捉摸不定的前世记忆中,不成体系的碎片。

    再加上这些日子,偷听红眼鼠民们的交谈,自学成才。

    所以,孟超不知道,在图兰语中,当一个词汇用于人名时,要根据身份、氏族、强弱进行变格,还要加上代表性别的后缀。

    在叶子心中,神秘莫测的孟超,已经是强横无匹的存在。

    因此,少年按照图兰人的命名法则,眼前一亮,脱口而出道:“原来您就是传说中的‘超级猛男’大人么?”

    “”

    貌似尸体般满脸冷漠的孟超终于忍不住,眼角抽搐起来。

    “算了。”

    孟超道,“你还是叫我‘收割者’吧!”

    叶子点点头,善解人意地说:“明白,您现在身受重伤,不适合用‘超级猛男’这么霸道的名字,会惹来麻烦的,‘收割者’嘛,比‘种植者’和‘采集者’强不到哪里去,别人不会来抢这个名字的。”

    “什么?”

    孟超愣了一下,“抢我的名字,什么意思,名字还能抢的么?”

    叶子流露出“您果然失去记忆了啊”的表情,点头道:“当然,威武霸气的名字人人都喜欢,很容易遭到抢夺的啊!”

    经过少年的解释,孟超才知道,原来图兰人的命名习惯非常独特。

    刚刚出生时,图兰父母只会给孩子随便起一个小名。

    基本上,看到什么东西,就叫什么名字。

    比如曼陀罗树的叶子,果子,或者地上的杂草,天上的云朵和飞鸟,远处的山川河流什么的。

    倘若孩子比较倒霉,叫“狗屎”什么的,也很正常。

    像是“叶子”这么普通的名字,放眼整片图兰泽,怕是没有十万,都有八万个呢!

    至于那些能够彰显武勇,威风八面的好名字,诸如“超级猛男”什么的,图兰人认为,是既尊贵又神圣的东西,必须等孩子长大成人后,自己亲手去夺取。

    夺取名字,有三种方法。

    第一种,猎杀强大的图腾兽,或者进攻北方那片“圣光永恒照耀之地”,立下赫赫战功。

    倘若斩杀了一头凶恶的猛虎,就能叫“搏虎者”。

    生擒了一条残暴的蛟龙,就有资格叫“擒龙者”。

    还有什么“刺蛟者”,“巨魔猎手”,“破城者”,“圣光驱逐者”,都是这么来的。

    为自己争取名字的过程,也是图兰人的成年仪式。

    只有获得很厉害的大名,才算是真正的图兰勇士。

    很多鼠民都过不了这一关,一辈子以低贱的小名示人。

    这也是他们被氏族老爷们鄙夷的重要原因。

    第二种,就是获得强大的图腾,拥有非常特殊的能力,施展出标志性的技能。

    诸如“雷电掌控者”,“烈焰吞噬者”,“骷髅舞者”之类的名字,都是这么来的。

    第三种,就非常简单粗暴,很对图兰人的胃口了。

    发现谁的名字好听,又觉得对方太软弱,根本配不上这么霸气的名字,就向对方发起挑战。

    只要能打败甚至杀死对方,就能堂而皇之,夺取对方的名字和荣耀。

    比方说,叶子现在还没有大名,倘若他走在黑角城的大街上,听到旁边有个叫“杀虎者”的家伙,觉得这个名字不错,当场就可以发起挑战。

    只要打赢了,以后,他就叫“杀虎者”,而对方只能叫“叶子”。

    倘若出手太重,不小心把对方杀死,那就更厉害了。

    他不但能夺取对方的名字,还能在前面再加一个“杀”字,以后,他就叫“杀杀虎者”。

    当然,万一过两天他不小心被另一名图兰勇士杀死,对方夺取了他的名字,也有权力在前面,再加一个“杀”字,叫“杀杀杀虎者”。

    以此类推,就算叫“杀杀杀杀杀杀杀杀虎者”的图兰人,也是有的,而且是非常厉害的家伙,否则,断然不可能夺取这么厉害的名字。

    所以,判断一名图兰勇士的强弱,其实很简单,只要看他的名字是不是霸气就可以了。

    名字平平无奇,实力未必羸弱。

    但名字霸道无匹,却又招摇过市了很久都没被人干掉,就说明此人拥有绝强的实力,干掉了所有想要夺取他名字的人。

    “大叔以前竟然叫‘超级猛男’这么嚣张的名字,一定是非常厉害的角色,搞不好,你这一身伤,就是别人觊觎您的名字,偷袭甚至围殴,才留下的。”

    叶子既崇拜又羡慕地说,“我相信大叔的真正实力,一定配得上‘超级猛男’这个好名字,但暂时,还是忍耐一下,低调一点。

    “妈妈和哥哥都教过我知恩图报的道理,大叔帮我获得了力量,我也一定帮大叔完成任务,让您可以早日堂堂正正,用回‘超级猛男’这个好名字!”

    “我,我谢谢你啊!”

    孟超说,“不过,咱们能不能不要再提‘超级猛男’,免得被旁人听到,惹来麻烦了?收割者,记住,我叫‘收割者’!

    “现在,修炼去吧!”

    直到少年在角落里凝神静气,渐渐进入类似冥想的状态。

    孟超才忍不住闷哼一声,额头渗出豆大的冷汗。

    他的状况并不像外表显示的这么游刃有余,胜券在握。

    而是,糟糕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虽然距离和“吕丝雅”的盘肠大战,过去了至少一个月的时间。

    他仍旧没能从“极限燃烧”的致命后遗症中挣脱出来。

    无论6条龙脉,108条主脉,还是1024条支脉,都像是干涸的溪流,烈日曝晒下的蚯蚓,烧焦的藤蔓,布满了裂纹。

    而且,他虽然逃脱了怪兽主脑的魔掌。

    但在和不死生物的激战中,却有大量血纹花孢子,和凝聚“绿潮”的古怪藻类,侵入了他的体内。

    这有些像是病毒和免疫系统的关系。

    人类每天都要接触无数细菌和病毒。

    只要免疫系统正常工作,抵抗力强,绝大部分病菌都能瞬间杀死。

    换成五星天境,巅峰状态时,他只要心念一动,就能点燃灵焰,将入侵者统统烧成灰烬。

    但现在,别说五星灵视境界,就算长时间维持一星灵纹境界都非常勉强。

    侵入体内的病毒、孢子和真菌,自然大肆作怪,非但令他的伤口长期无法愈合,甚至会干扰他的生命磁场和大脑,影响他的思维和情绪。

    以至于,他连“火种”都很难召唤出来。

    当然,就算召唤出来也是白搭。

    因为从落差上千米的超级瀑布“断头台”跌落下来时,孟超已经耗尽了全部贡献值,才能勉强维持半死不活的“待机状态”,而不是直接“关机”甚至“死机”。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因为他还活着。

    活着就有希望。

    卷土重来,绝地反击,改变一切的希望。

    虽然身体虚弱到无以复加。

    但他的灵魂之火,却燃烧得比过去更加旺盛。

    而且,不知是在摔下“断头台”之时,大脑受到剧烈震荡,激活了大量被封印起来的前世记忆碎片的缘故。

    还是故地重游,回到了前世以“幽灵刺客”的身份,踏上漫漫征途的起点图兰泽的缘故。

    相比在龙城老家时,他不但想起了更多宝贵的信息、坐标、人物和技能。

    连气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说,身在龙城的他,即便经历了连番血战,仍旧是在校大学生的身份,没能彻底摆脱学生时代的青涩。

    此刻,身在图兰泽,从地狱最深处爬出来,却发现自己又跌入了另一座地狱的他,就更像是前世那个擅长潜行、蛰伏、刺杀、破坏的幽灵刺客。

    或者说,更像是“末日孟超”了。

    “终于找到了合适的人选。”

    看着很快进入冥想状态的叶子,孟超满意地点了点头。

    少年比他想象得更聪明。

    应该有机会完成任务。

    虽然有些冒险,但孟超别无选择。

    依靠自己的力量,就算能杀出地牢,也会过早暴露,并再次透支自己,那就万劫不复了。

    为了阻止龙城文明过早卷入异界大战,他势必要在高等兽人内部,扶植一些盟友。

    名叫“叶子”的少年,只是第一个。

    目前看来,这笔风险投资是值得的。

    至少,没有叶子的话,孟超还没这么容易想起“图兰人的名字越霸气,实力越强悍”,这么要命的事情。

    “赶紧把新发现的关键信息记录下来。”

    孟超用最轻微的动作,深吸一口气,整个人没入污水中。

    他的指间,夹着一枚薄如蝉翼,锋利无比的图腾兽骨片。

    利用骨片,他就能在被污水泡软泡透的地面上,留下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

    这些蝇头小字,甚至不是地球文字。

    而是前世从黑骷髅训练营学来的速记符号。

    暂时,只有他一个人能看懂。

    而且,只要轻轻一抹,就能彻底抹去。

    就算图兰人抽干地牢里所有的污水,也只会发现一团手掌涂抹的痕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