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第六百三十五章春三十娘

    而一旁的火堆上。

    大半只烤得焦黄的羊羔,正在不停地流淌着肥美的油脂。

    看上去就有种,让人忍不住狠狠地咬上一口的冲动。

    听着这些人说话的方式,以及身上的打扮,还有桌椅旁那些摆放得极其显眼的兵刃。

    也是不难看出

    这伙人,是一群山贼!

    “咿咿呀呀,咿咿呀呀!”

    就在这群山贼吃的不亦乐乎的时候,一个和他们差不多打扮,满脸络腮胡子的男子,也是快步跑了过来,连比划带喊的阿巴阿巴说着什么。

    “到底想说什么啊你!”

    看着这男子含混不清的比划着什么,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

    一干山贼不由皱了皱眉,不解的看向了那坐在堂首,正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的男子。

    “二当家的,哑巴他到底想说什么啊?”

    被称作“二当家”的男子闻言,连忙放下手中的酒碗,也是皱了皱眉,冲一旁的小弟大喝道。

    “给他一块肉!”

    “好嘞!”

    一旁的人闻言,随手从桌子上抓起一只分量不小的羊腿,抛给了那被称作“哑巴”的男子。

    后者赶忙接住,一脸兴奋地抱着羊腿,大口大口地啃了起来。

    “二当家,哑巴他到底发现了什么?”

    却见二当家面色一肃,环视了周围道:“大家小心,外面有个女人要进来!”

    “女人?”

    旁边那个眯着眼睛,声音有些娘娘腔的山贼好奇道。

    “二当家的,你怎么知道瞎子说得是有个女人?万一万一要是官兵呢?”

    “怪不得人家叫你是瞎子!”

    没好气地瞪了前者一眼,二当家大喝道:“你没看到,哑巴的屁股扭来扭去的吗?”

    “扭来扭去,说不定是长痔疮了!”

    瞎子反驳道。

    “嗯?”

    二当家皱眉,带着几分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

    “就算是有,也只是个长痔疮的官兵啊,怕什么!”

    “诸位,在下想向你们打听点事情。”

    随着这一道轻飘飘,看似平淡的声音传来,破旧的小院内,几十名山贼齐齐放下了手中的动作,一双双眼睛转头看向了来人。

    其中不乏审视的意味

    更有一些机灵的,也是摸上了腰间、桌上的兵刃,悄无声息地朝着来人聚拢。

    而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并非二当家口中的女人,也不是瞎子猜想的官兵,而是一名书生。

    一名年轻的、俊逸得不似普通人,却又仿佛没有半点武力的文弱书生。

    若换做其他的地方,这种角色众人自然不会在意。

    可一个普普通通的书生,是如何穿过茫茫沙漠,甚至身上、乃至鞋子上,都没有沾染上半点尘土

    而且面对这么多穷凶极恶的山贼,还能保持如此镇定的神态呢?

    二当家不由想起,半个多月前,他们这一伙人打劫了几个路过的书生时。

    那几名书生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跪地求饶的情形。

    想到这

    那张有些圆滑油腻的脸上,也是多了几分凝重。

    “这里是五岳山,我是斧头帮的二当家,你究竟是何人?”

    “我?”

    看着面前这名有些发福的山贼头子,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苏晨也是挑了挑眉。

    “我不过是一个路人,一个偶然路过此地,想在这里逗留片刻的过路人。”

    “片刻?你想逗留多久。”

    “三五天,也有可能是三五十年。”

    “你”

    二当家一愣,当即便要发怒。

    却见面前的年轻书生,似笑非笑地打量了自己等人几眼,眸中不经意间闪过的精芒,让人心头微微发寒,连忙改口。

    “远来是客,阁下既然来我五岳山,我等自然没有撵人的道理!”

    “好,二当家果真好客,自我介绍一下,在下苏晨,人送外号江湖百晓生,今日前来五岳山,其实是为了一个天大的大秘密”

    顿了顿,苏晨幽幽道:“为了表示谢意,在下愿意奉送各位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

    “这个消息只能告诉贵帮的帮主,玉面飞龙至尊宝。”

    “好,你跟我来!”

    “嗯?二当家,你是说,竟然有人千里迢迢来到五岳山,就是为了拜访本帮主?”

    破败的小院内,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男子,正半倚在长凳上休憩,手中还拿着一只竹篾编成的团扇,不住地摇晃着,连看也没看一旁的二当家一眼。

    “是啊,帮主,那位自称是江湖百晓生的人,现在就在外面。”

    二当家闻言,点头哈腰道,眼中露出几分狡黠。

    将苏晨带来见至尊宝,自然不是他的本意,只是以二当家的阅历也是有些看不透这名怪异的书生,又怕贸然带人前来,惹得至尊宝不快,便是夸大其词,将来人说成是慕名而来,拜见至尊宝的。

    “是吗,那就带来让本帮主见见吧!”

    话音落下,二当家便是带着苏晨,来到了小院内。

    “帮主,苏先生来了。”

    “哦?”

    至尊宝起身,瞪着一双斗鸡眼,转头看向苏晨。

    “这位兄台,在下斧头帮主至尊宝,敢问你这么大老远的跑来这五指山找我,到底有何贵干?”

    “帮主!你的眼睛怎么了?”

    见到至尊宝竟然变成斗鸡眼,二当家惊叫了一声,带着几分慌乱道。

    “糟了糟了,一定是帮主你中了昆仑三圣的七伤拳,现在伤势发作了!”

    “你还敢说!”

    至尊宝闻言,不由一怒,旋即喝骂道:“那天要不是你,突然把脖子缩了一下,我怎么会被人打中鼻子?”

    “要是不缩,那倒霉的岂不是我?”

    暗暗在心中腹诽了一句。

    二当家知道,这话可不能当着至尊宝的面说出来。

    却见他眼珠一转,也是想出了一条极好的借口:“帮主啊,我当时是吓得跪下来了嘛”

    不待至尊宝反应过来,二当家也是继续道。

    “我听说这七伤拳威力无匹,中拳者先是变成斗鸡眼,然后耳朵失聪,听不到声音,之后声线失控,说话全部都走音。”

    “紧接着连四肢都开始变得不听使唤,最后五脏六腑爆裂而亡死定了!”

    “谁说我斗鸡眼?我只是把视力集中在一点,以改变我以往对事物的看法,干嘛?”

    不满地看了二当家一眼,至尊宝皱眉,突然一拳打向旁边的草垛。

    “叫你胡言乱语,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说!是不是想抢走我的帮主之位,才胡编了这一套东西来骗我?嗯!”

    “不敢啊,帮主,属下句句肺腑之言!”

    二当家连忙摆手,试图解释道。

    “不敢?我踩死你!”

    至尊宝闻言,也是越发生气,似乎觉得用拳头锤还不过瘾,便换成了脚踹。

    好好的一个草垛,被他踹得七零八落,不成样子。

    “哼,我踩踩死你!”

    一旁的二当家,见到这副情形,也是害怕地蹲在一旁,两只手塞进了嘴里,忍住不敢出声。

    生怕被盛怒之中的至尊宝给发现。

    半晌,至尊宝才停止了动作,皱眉道:“我踩了这么久,就算你不痛,至起码也要应付两声吧?”

    “啊,啊!”

    闻言,二当家这才放下手掌,怪里怪气的叫了两嗓子。

    “收到!”

    至尊宝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感觉自己先前那一番立威之举做得很成功,一下子就把企图篡位的二当家,给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对了,二当家,刚才你不是说有人找我吗?”

    忽然至尊宝转身,看向一旁的大树,张望了一眼道:“人呢?在哪呢?”

    “咳咳,在下苏晨,见过帮主。”

    凭心而论,至尊宝这副样子,的确让苏晨有些大失所望。

    这

    就是孙悟空的转世之身?

    前世看到这部电影的时候,虽说觉得很搞笑。

    但如今亲身面对这样的孙悟空,无疑让人觉得一点逼格都没有了。

    甚至苏晨此刻,也是忽然涌现出一股难以名状的复杂情感。

    既有儿时偶像的破灭,也有无力反抗命运的无奈。

    “哎,哪怕是大闹天庭的齐天大圣,也不过是佛门手中的一颗棋子。”

    看着眼前的至尊宝,苏晨也是忍不住感叹道。

    虽说至尊宝是孙悟空的转世之身。

    但现在的他,并没有前世作为孙悟空的一切记忆、修为、法力,甚至就连性格,也与孙悟空大不相同!

    剧情之中的至尊宝,既贪财又好色,而且还贪生怕死。

    为了活命,甚至可以连骨气和尊严都不要!

    与那个桀骜到骨子里的齐天大圣,没有半点相似的地方。

    二者几乎是相反的两种性格。

    只有当至尊宝,选择彻底放下这一层身份,接受取经大任,心甘情愿地戴上佛门施加在他头上的金箍的时候,才能成为的孙悟空。

    不过

    戴上金箍的孙悟空,还是那个桀骜不驯,不可一世的齐天大圣吗?

    这个答案,苏晨也不知道。

    不过有一点他可以确定,那就是现在这个至尊宝,不过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山贼头目罢了!

    一念及此,面对眼前的至尊宝,苏晨也是带着几分戏谑的心思,开口道。

    “今日见到帮主,果然如同传闻之中那样,英俊潇洒,风姿不凡”

    “不错,虽然你这书生不如本帮主这般俊朗,但眼光还是不错,我很看好你!”

    至尊宝大笑。

    虽然他中了七伤拳,如今成了斗鸡眼,看不清人模样,但却对面前这个书生很有好感。

    当即拍板道。

    “我看苏兄你也是一表人才,不如来我们斧头帮当个军师,咱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多谢帮主抬爱。”

    苏晨淡笑,却是幽幽道:“在下听闻,大盗春三十娘,不日便会前来这五岳山,担心会对本帮不利”

    对于自己“荣幸”的成为了斧头帮御用的狗头军师,苏晨倒是没有嫌弃。

    放下了心中的包袱之后,他也不介意亲自入局,与幕后这一群大佬们好好的玩一玩。

    “什么,春三十娘!”

    两道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话语同时响起。

    只见至尊宝,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脸上闪过一阵慌乱之色。

    而二当家,反应就更不堪了,整个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喃喃道。

    “惨了惨了,这个女魔头一向是无利不起早,怎么会来这种鸟不生蛋的鬼地方?”

    “难道最近五岳山这里,还有什么大买卖?”

    “区区一个春三十娘,帮主难道是怕了吗?”

    苏晨也是挑眉道。

    “怕”

    见到自己刚收的军师,似乎在质疑自己的权威,至尊宝当即狂笑道。

    “哈哈哈哈,我是谁?堂堂的玉面飞龙,怎么会怕区区一个春三十娘!”

    “她要是敢来,我就将她先奸后杀,再奸再杀哈哈哈哈!”

    “是吗?”

    一道充满着魅惑的女声响起。

    只见一位黑纱罩面、体态婀娜的女子,缓步走了过来,一把掀开了头上的纱巾,娇笑道:“我就是春三十娘,不知道你想对我怎么样呢?”

    女子裸露的半截肩膀上,纹着一枝栩栩如生的桃花。

    一旁蹲在地上的二当家,听到这话后,忍不住抬起头来,目光在女子那张极为娇艳的脸庞略过后,停滞在了那桃花纹身上。

    “春春三十娘!”

    下意识地,二当家便想逃跑。

    不过一想到旁边的至尊宝,却是露出了几分挣扎之色,大喊道:“来人啊,快点保护帮主!”

    “是!”

    隔壁院落内的一干山贼,听到这一番话后,纷纷一窝蜂的出现在了这里。

    见到手下人差不多都来齐了。

    无论是二当家,还是至尊宝,都似乎恢复了不少胆气。

    “春三十娘,你一个女人,竟敢闯入我们斧头帮的地盘,那真是羊入虎口,哈哈哈哈!”

    “不错,小的们,给我上,拿下春三十娘!”

    话音落下,一干山贼,也是如狼似虎地朝着春三十娘冲了上去。

    “凭你们,也想对付我春三十娘?”

    眼中闪过几分诧异,春三十娘也是露出了一丝不屑之色,整个人宛若一道黑色的游龙,不退反进,直接冲入到了人群之中。

    几乎是三下五除二,便将这一群看似凶狠,实则战斗力不过五的渣渣,打得落花流水,七荤八素。

    “一群废物!”

    却见春三十娘招手,一抹金光在其指缝闪过,带着一股劲风,朝着众人袭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