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毕竟这近百年来木系异能者们就没有一个能打的主,而木系异能者之所以还能够在联邦苟延残喘,那是因为木系异能者还有一个能力:治病救人。

    当然因为异能等级不高的缘故,治疗效果一般般,很多时候无法救治更厉害的病人,但还是让他们有一席之地,总比没有好。

    可今天这个木系异能者的表现彻底颠覆了大家对木系异能者的观感,虽然他们从头到尾和她并没有交手,但她的实力还是感觉出来。

    那一箭射过来时他们没有听到声音,等着箭只射入树木后,才传来破空之声,甚至连空气中都带着几分杀意,让他们一个个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对上凌霄那一双看上去平静到冷淡的眼睛,让他们感觉到心寒,一点也不敢反抗她的话,倒退了几步后转身就跑。

    凌霄看着他们走远后就和猕猴一样在树丛间跳跃,她要把人阻挡在外面,不让他们找到孩子们的位置,最大限度保证好孩子的安全。

    那些孩子留在原来的地方不需要担心,有变异植物和其他傀儡的保护,看到凌霄到来后孩子们再一次做上变异植物组成的座位,他们跟着凌霄走向更深处。

    好在这些孩子们都多数属于木系异能者,变异植物们一般还是比较友好,不会轻易进攻这些孩子们,其实异能者的等级也太低,变异植物根本不在意他们。

    一路上凌霄自然发现有人类身体的好处,因为作为傀儡,是完全不需要吃饭,也不需要畏惧什么天气变化,但孩子们都是人类,喜欢注意的事情很多。

    如果只有傀儡的身体,只怕孩子们都不敢告诉自己的需要,好在还有一个人类的身体,有吃喝睡的需求,才让凌霄知道冷热需要,小朋友们过得还可以。

    凌霄一路上带着他们前进,还要随时注意他们没有生病,要知道小孩子们一直住在城市里,和外面的森林有些区别,这都是需要适应一下。

    除了环境的适应外,还有更多的方面需要小朋友适应,要知道森林里面有着不少猛兽,即使不一定到了附近,但听到它们的吼叫声也是十分紧张。

    有小孩子差点被吓哭,好在是有其他小朋友的安慰,才让他们渐渐适应着新的环境,凌霄并没有捂住他们的耳朵,他们必须适应这个环境。

    除了飞禽走兽外,森林里还有着无数的昆虫,凌霄记得动物里属于昆虫类的数量和种类最多,有长得漂亮,也有长得一般般的,都各有自己的生存之道。

    有依靠自己的飞行能力生存的,也有毒的不少,会飞的也不少,是不是也有变异的存在?就算是不变异也很正常,这些都是要注意的事情。

    城市里也有专门的驱虫药剂之类的东西,凌霄早就在路姐那里拿到样品,后来专门分析了一番后有些想法。

    在出来后给每一个小朋友准备好相关的东西,其中就有专门驱虫的东西,要知道小孩子的皮肤更加稚嫩,需要好好呵护。

    还有专门定位用的东西,这是因为孩子们太小,万一失踪什么的也可以尽快把人找到,这是做最坏的打算,也是对孩子们最好的保护。

    凌霄带着孩子们上路,消失在茫茫的森林深处。也曾经有人遇到那个成年的木系异能者,但最终不敢和她对阵,早早就跑掉。

    后来那一队人再一次来到曾经追到的位置,发现这几棵树木虽然没有变异,但属于最坚硬的木材之一。

    如果想要锯下来要费不少力气,那几只箭却如同穿进豆腐里一样轻松,他们就专门测试了一番后得出一个结论:那个人的力气很大,超越了联邦大力士水平。

    这件事情传到有心人的眼里,带来了一阵恐慌,他们知道很多事情,知道木系异能者并不是大家想象中那么弱。

    木系异能者很弱,那是全面打压造成的,属于那种专门被营造出来的印象,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论调,就是有些怀疑的人也没有办法证明这种说法错了,木系异能升级就是慢。

    可现在有一个木系的漏网者竟然蹦跶出来,还十分的强悍,这对有些人来说:这就是一个大的问题,有可能会给他们带来很严重后果的漏网之鱼。

    如果可以他们宁可派出一队人杀掉漏网之鱼,可惜的是外面的森林太大,里面生活着的猛兽们特别多,一个不好就要打起来的样子。

    除此之外还有异变的植物,都市里最强大的战士也不敢轻易涉及那个地方,必须做好一切准备才可以。就算是进去后也没有把握能够打败对方,他们有些打怵。

    因为有心人知道木系异能者一旦出现一个强者,如果在森林里出没基本无敌,除非是他们有另外的绝招,而他们没有。

    他们更想知道那几个木系异能者是怎么在野外活下来的?还有多少人在野外生活?那些人里有没有可以拉拢一番。

    要是能够拉拢到联邦这一边就好了,他们有着太多的问题想要知道答案,只有那些人知道,但没有办法找到那个人,真的可恨。

    等等!她们带走了很多孩子,会不会有一天长大后遇到联邦的人,也许那时候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美人计是十分有用的计谋,有时候会有大作用。

    这个消息传到不少人的耳朵里,有人决定不要对木系异能者太过苛刻,也有人觉得这是一些小事,根本不需要害怕,彼此都有自己的想法。

    而那些失去了孩子的人家也纷纷得到了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说是孩子跟着人走掉,有人把孩子们带进森林里。

    而知道女儿失踪这个消息赶回来的路姐也知道了一愣,她知道的比较完整,让她都十分吃惊的是木系异能者竟然有这么高的战斗力。

    她在知道消息后十分气愤,即使她为了挣钱常常不在家,大部分感情给了自己的丈夫,但不等于她会放弃自己的孩子,她绝对不会想要自己的孩子成为别人手里的玩物。

    等她回来后知道女儿因为老师让去办公室,出来的晚了后路上没有人,就被人掳走,根本找不到人去了哪里。

    知道这个后她就问了一下是谁干的?而且又找到了卷子,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非要那个时间点做卷子?等想起来时间问题后恍然大悟。

    她就找个机会把那个老师揍了一顿,打完人后的她直接走人,根本没有在意身后的人死了还是活着,在她看了死人比活人舒服。

    原本她打算找人去问问情况,只是心里有着一些想法,她知道的太晚,有可能找不回来自己的女儿,只是她会记下这个仇。

    在确定女儿有可能逃走后的消息,就得到一个视频片段,那就是看到女儿静静坐在座位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而整个车厢里的人也大都坐在座位上,只是最重要的信息没有,据说监控装备被清除掉,也就没有了后来的资料。

    如果说她心里一开始十分着急,但在知道这个情况后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因为一旦女儿被人看中,就会有人想尽办法算计她们一家人。

    她知道曾经有一个家里的孩子就是木系异能者,长得很漂亮,被人看上后有人就去她家里,说让她当情人。

    那家人不愿意,他们不会出卖自己的女儿,也不会指望女儿提携一家人,只希望自己女儿平平安安地活着,就直接拒绝那个人。

    过后没有多久那家的父母亲先后出事死去=掉,最终剩下那个女孩子,她还要带着一个弟弟,不得不低头,去求那个男人。

    在把弟弟供出来后那个女子就让弟弟去了另一个城市,而她本人就带着身孕自杀,因为她知道事情的真相。

    正是因为她的美貌得罪了人,那人眼里觉得他们不识抬举,找个机会让父母亲死去,她之所以没有马上去死,就是为了自己的弟弟。

    她为此吃了不少苦头,别看那人为了她毁了一个家,其实并没有真感情,只是觉得一个玩物都弄不到手里十分气愤。

    等着女子去求后自然更加低了一等,被那个人玩弄过来几天就抛在一边,等到后来成为那个男人手里的玩物,就是家妓一样的存在。

    她肚子里的孩子都不知道是什么人,因为男人太多,她一直活得很卑微,就是怕自己弟弟再受到打击。

    等着弟弟长大后可以自立后,就让他离开这个城市,开始新的生活,她死了,死时带着美丽的微笑,因为她终于解脱,还有她不愿意自己的孩子背上难听的名声。

    这是比路姐大了十二年的邻家姐姐,一个曾经美丽温婉的女子,她明明有着美好的未来,只因为她是木系异能者,就有了低一等的地位。

    还有那些人高高在上,做事情无所欲为,看到这种人就感觉可恶!要不是因为某些人的关系,她都想要宰了那个家伙,后来还是找机会阴了对方一把。

    原本以为女儿也会遭遇这种情况,但以为还是不怕,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人掳走女儿,她怀疑早就做好准备,趁人都不在下手。

    可恨!路姐也知道就算是再怎么防备也不行,因为那个组织一定是得到某些人的同意才会下手,他们护不住女儿,确定这个现实后的她咬着牙琢磨着。

    她很明白虽然看上去女儿要过上风餐露宿的日子,要吃不少苦头,但路姐觉得怎么也好过成为一个玩物。

    毕竟人们谁会在意一个玩物?玩物就没有什么分量,随时随地可以被人随意抛弃,这就是做玩物的宿命。

    想到这里的路姐就把消息告诉给家里的男人们,这几天萧哥四周的寒气多了几分,仿佛什么都没有在意,但路姐能够看出来他的眼睛里出现一些愤怒。

    只是这个情绪很快就消失,他那一张脸依旧是面无表情,但路姐看到了一丝丝挣扎一把握住萧哥的手,“萧哥,咱们一定要接着找。”

    而元辰知道后握紧了拳头,他要努力上进,有一天去森林那里找妹妹。相信妹妹会等着他这个做哥哥的人,他会努力的。

    再说凌霄还不知道原主的家人知道了情况,她现在没有机会想着其他人,带着这么多的小朋友没有时间想别的。

    带着小朋友们一路向前,话说这一路上幸亏有傀儡帮忙,还有变异植物的帮忙,不然真的无法搞定那些孩子。

    在行进的过程中,凌霄让那些大点的孩子领头,带上一个个小朋友,好在木系异能者的孩子们性子比较温和,还是比较听话,有几个不怎么驯良的孩子也不敢对着干。

    大部分孩子很快就接受了这种生活,要知道这段时间里他们看到了不少新东西,和原本城市里的风光完全不一样,有些流连忘返。

    一开始走的不快,后来才渐渐加了几分速度,走走停停,一行人活得还是很不错,有吃有喝,还有专门的地方住着。

    也曾经有小孩子想要哭,可哭了半天也没有人来哄,他们渐渐不哭了。因为付出哭泣并没有回报,那么还哭啥?

    凌霄在整个过程里采用一种有些强制的办法,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她一个人怎么对付这么多的孩子?只能采用比较强制的办法,大小孩带着小小孩。

    有时候看着那一张张还有些懵懂的孩子,凌霄就想要骂人,那些王八蛋竟然一下子弄到这么多的孩子。

    这些孩子里一部分是强掳过来的,比如说原主,也有一些属于被卖掉的孩子,当然鉴于人口买卖是非法的。

    那么有人自然想出来别的方法,说是让孩子外出念书,家长就把自己孩子的监护权转让出来,转到某些人那里。

    这种情况一般会给一笔钱,直接买断了之后的日子。也就是说未来的日子不属于孩子们的,而属于其他人的。

    凌霄发现这种孩子是最懂事的孩子,他们是最听话的孩子,因为他们知道没有人爱他们,凌霄知道后感觉心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