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她低垂着头不敢看路姐,脸上神情变了好几遍,用牙齿咬着自己的下嘴唇,才止住自己想要尖叫的冲动,脑海里想要阻止罗丝再接着说什么。

    但这几天的经历让她明白之前的生活有多么的幸福,要知道这些年来她一直在另一个城市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一处。

    原本以为自己生活十分美满,爸爸妈妈相亲相爱在一起,她这个爱情结晶得到父母的爱,有什么好处都不会忘了她。

    就在她开始结交男朋友,甚至打算见家长时出事了,爸爸妈妈不知道为什么异能受损,原本那个相亲相爱的家一下子不见了,他们开始了彼此之间相互揭短。

    让不少人家看了热闹,就连男朋友的家人也是不喜欢她,最终两个人分手,等到父亲走了之后连房租都付不出来,又被人知道家里的隐私,就没法在原本的地方居住。

    而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家里的钱财会被亲爸弄走,只怕再也拿不回来,这个变化让她无法接受,不明白为什么爸爸会这么做?

    但那个男人消失后就不知道去了哪里,安吉拉就没有机会去问怎么一回事,这个打击对她真的很大,明明半年之前他们还是真正的一家人,转眼就变成仇人。

    罗丝后来咬牙切齿地骂那个男人不是个东西,连一点点钱也没有留下,明明这其中很多是她的积蓄,她才会带着安吉拉回来这里。

    这一路上的遭遇让安吉拉感觉到了由衷的屈辱,等到遇到路姐时到达了顶峰,能够听出来亲妈干了什么事情让对方无法接受,也能是撕破脸的样子。

    这让安吉拉感觉心里无比难堪,对方根本不打算收留的样子,她想要给亲妈说:不要这样没皮没脸,咱们走。

    但她想到这几天的遭遇,为了到这个城市不得不乘坐火车,她们母女两个人把最后卖东西的钱都花了,现在就没有钱,过后怎么活?

    亲妈如此没皮没脸也是没有办法,所以在这个时候不想出声,因为安吉拉觉得她们的行为很丢人,死皮赖脸的样子,对方一脸的不耐烦。

    她之前过的日子虽然绝对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日子,但一直也算是活得比较舒服,和大部分同学的情况差不多。

    虽然和那些大家族的人比一下,就会觉得自己活得一般般,但绝对没有过被亲妈硬压着过来拿好处的遭遇,太丢脸了。

    偏偏对方还一副不怎么热情的样子,应该是知道他们来打秋风,让脸皮还比较薄的女孩子实在感觉到丢人,想要走又不得不留下。

    路姐看出来小女孩的胆怯和犹豫,但她并没有什么心软,萧哥因为罗丝的缘故付出十分沉重的代价,她可不想再一次付出什么。

    她看着个子不矮的女孩子,就见一头浅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不由想起来过去,当时的她还没有嫁给萧哥,两个人是青梅竹马,但更多是朋友一样的感觉。

    那时候就通过老方认识了罗丝母女两个人,金色头发的小朋友真的很可爱,那时候的路姐很喜欢这个可爱又漂亮的孩子。

    绿色头发的老方和萧哥算是很熟的人,老方要比萧哥大,路姐才知道老方结婚了,而等着她见面后就发现他们家里三个人三种异能。

    后来她给萧哥说时就无意识说出来,说老方的头发和孩子的头发不一样,当时她之所以会这么说话,是感觉老方和罗丝之间老方真的宠自己的妻子。

    萧哥不怎么想要谈到这方面的问题,因为他替老方有些不值,罗丝是老方不知道从哪里领回来的,后来很快就大了肚子,怎么看都感觉时间不对。

    但挡不住老方自己乐意,还专门举行了婚礼,罗丝一口咬定这个孩子是老方的,而老方也算是中年得意,一直没有娶一个妻子。

    后来对罗丝是百般宠爱,他愿意当一个接盘侠,其他人也无法说什么意见,后来大家也装作不知道其中的问题,另外孩子出世后太可爱,让大家也是渐渐接受了罗丝。

    路姐每每回忆到这里时都是十二万分的后悔,罗丝那个女人就不是个东西,有了她之后增加了不少危险。

    偏偏老方这人在罗丝这件事上比较脑残,但他这人一直是热心助人,能够帮的就会帮一把,甚至为了救下萧哥生命遭遇了生命危险,这也导致萧哥那些人无法在事败后无法对罗丝下狠手。

    但那一次之后就让路姐和罗丝结仇,尤其是在她知道萧哥的很多危险都是罗丝引起后,路姐就不想和罗丝有什么关系。

    另外罗丝到现在还打算隐瞒事实,把自己当成傻子一样看,让有些暴躁的她想要揍人。路姐发现自己被母女两个人堵住后紧盯着罗丝,带着几分不爽。

    说起来这些年的她一直在野外生活,可以说浑身上下都可以透出来杀气,怎么看都有着不少气势,她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怎么知道的娇小姐,不然怎么能够在野外生存着?

    她的嘴角微微一翘仿佛在笑,只是她的笑容有些冷,“是嘛!这就是那个丫头?说起来老方死时她也不小了,应该记事,这些年怎么也没有来看看老方?”

    她的这句话一出口,让罗丝母女两个人一下子愣住,因为她们之前的生活美滋滋的,干嘛想着老方?

    罗丝带着自己的积蓄离开后遇到前任情人,才知道情人被妻子嫌弃没有本事离婚了,两人见面后很快就复合。

    她根本就没有想着老方的情况,在她眼里老方就是一个傻子,她一个聪明人对傻子有什么可在意的?有了新生活的她,恨不得把过去的一切遗忘。

    安吉拉也是到了那个时候才知道老方根本不是她的亲爸爸,她作为一个孩子,不想得罪自己的亲爸爸,也就没有想过来祭奠一下老方。

    母女两人的确是没有想要看看死去的老方,有些张口结舌的罗丝眼睛转了一圈,跟着哈哈了一声,才说:“这不是到了另外一个城市嘛,比较远。

    要是回来还要坐车,安吉拉还小,我还忙着挣钱,就没有时间来看她爸,现在终于有机会回来,哎!要是老方还在,我们娘两个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一心想要打感情牌的罗丝眼眶红了,眼睛里出现点点泪光,不知道的人一看还以为这位是多么记挂着老方一样。

    自然不会承认自己的错处,她绞尽脑汁想要让萧哥帮着自己,当然不敢让眼前的人知道自己做的不对。

    路姐却没有一点点动容,反而淡淡地说:“这些年我虽然没有出现在你的眼前,但也不等于我什么都不知道,虽然你后来住的地方离这里有些距离,但不等于没有消息传过来。”

    听到这里的罗丝脸色一下子变了,脸色也有些发白,她还以为自己活得很自在,毕竟城市和城市之间只有通道连接着,远离了萧哥他们,她活得很自在。

    安吉拉也是脸色一变,她和罗丝不怎么太一样,对老方多少有点感情,毕竟在她成长的初期一直有老方在,老方可以说是一个比较负责的爸爸,还很宠女儿。

    只是老方爸爸死后亲妈再一次嫁人,而且罗丝还告诉安吉拉,那是她的亲爸,她的心自然偏到亲爸那边。

    为了亲爸着想,她决口不提之前的事情,心里其实很明白现在的爸爸不如老方爸爸,但为了不让爸爸妈妈吵架,她努力不去想老方。

    到如今亲爸卷款而逃后她不由想到老方爸爸,要是老方爸爸在的话,会不会因为异能受损而和妈妈吵架?应该不会这么做。

    最最要命的是爸爸卷款逃跑,好在是他还没有留下一些赌债让母女两个人还,安吉拉有些欲哭无泪,要是换成老方爸爸,绝对不会干卷款而逃的事情。

    而她在想到这里就有些不妙的感觉,她看出来这位御姐状的美人绝对不是好惹的,也不是好糊弄的人。

    偏偏亲妈到现在还以为路姐很好糊弄,可今天听路姐的话就让安吉拉感觉路姐应该知道什么事情,一种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

    跟着听到路姐说:“罗丝,有些事情我不说,但不等于我不知道,事实上我知道的很清楚,之前想要全老方的面子才没有说。

    安吉拉到底是谁的孩子,你自己门清,不要再打老方的旗帜,让一个老实人在地下好好待着不好?老实人的亡魂不应该受到惊扰。”

    路姐说出来这几句话,让罗丝母女两个人一下子惊愕地张大了嘴巴,一个涨红了脸,一个惨白着脸,怎么都有些不敢相信对方会揭了自己的老底。

    “你胡说!安吉拉明明是老方的女儿。”罗丝大声叫嚷着,她此刻当然不愿意承认老方当了接盘侠,嗓门一下子拔高了好几度,仿佛想要证明路姐的话不是真的。

    路姐还是十分平静,之所以会是这个态度,是因为路姐知道和这种人对线,一定要把握住自己的说话节奏,不要被对方带歪了。

    她看着面红耳赤的罗丝说:“老方是个便宜爸爸,这一点有好几个人都知道,好吗?之所以不拆穿那是为了老方,他自己很清楚安吉拉不是自己的孩子,在死之前特意求过大家。

    让大家看在他的面子上对你们母女两个好点,不然罗丝出卖了大家后会这么轻松?就算是再多的情感也已经消耗完毕,所以做人不要太过分。

    除此之外你另外结婚后也说得清清楚楚,安吉拉是你们夫妻两个人的孩子。安吉拉也对自己的身世知道,这一点我说对了吗?安吉拉?”

    脸色有些发白的安吉拉十分羞臊,苍白的脸一下子变的羞红,因为她知道路姐说的是真的,她不是老方爸爸的女儿。

    她越想越是感觉十分难受,就哇的一声哭了,跟着她捂住脸后跑走,在她看来,这样被人揭穿隐私,真的是太丢人了。

    看到安吉拉这个样子路姐也没有想要说什么,感觉她的忏悔,但路姐觉得所谓的忏悔真的来的太晚,也不值钱,很廉价。

    要知道路姐之所以说出来更多是为了老方抱不平,他在活着时对妻子女儿一直是呵护有加,因为他觉得罗丝很惨,未婚先孕,一个不好有可能会出事,老方希望罗丝活得好好的。

    等到老方死了之后要不是有很多人看着,只怕罗丝早就改嫁,这个女人一直就没有什么羞耻心,不惦记着老方很正常。

    但安吉拉也是这样就有些过分,因为老方也算是当了好几年的爸爸,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结果养了个白眼狼。安吉拉离开后只怕是一直也没有关心过老方,人死了好多突然冒出来非奸即盗。

    路姐看着罗丝,发现她还是不死心的样子,就带着几分冷意看着她说:“你知道吗?拜你所赐,我家萧哥身体垮下来,没有几年活头,你说,我会不会以德报怨?”

    说完这个后她的手臂一扒拉,就把罗丝弄到一边去,路姐根本不在意罗丝,想的是怎么能够花掉一笔钱。

    她的计划里要急着采购一些东西,这些东西都是必须品,因此选购了一大批,根本想花就花,根本就是花钱如流水。

    反正这些钱财到了天希也不见得能够用,不如现在就花掉,换了新地方后也不需要花太多的钱财抢购。

    想清楚后的她头也不回离开,在她心里罗丝这个人早就死了,既然如此根本就不需要给罗丝说话,这种人根本就是不需要放在心头。

    罗丝此刻听了之后一下子呆愣下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因为当初她出卖萧哥时感觉自己真的没有做错什么。

    甚至她一直以为,萧哥就算是失败了,也不会受到多大的伤害,罗丝心里很清楚:不就是有人看上萧哥吗?

    那个人一定会护住萧哥的,虽然那个人是个男的,但她一直认为同性之爱是真爱,相信萧哥经过劫难后会和那个男人成为一对恩恩爱爱的伴侣,在她看来真的是很为萧哥着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