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后撤。”我低声道。

    “看见什么了?”团子问。

    “一个土诈蛋,不知真假。”我趴在地上,翻转过来,仰面朝天,像尹珞修车那样钻到车底。

    诈蛋上没有倒计时,只有一个小显示器,上面有一个红灯一个绿灯,诈蛋本体是几根捆在一起的雷棺(不能辨别真伪,但看起来相当真,跟我在宁拨君火库里见到的几乎一模一样),我虽恢复力强,可面对这玩意,还是不敢大意。

    诈蛋巧妙地夹在了发动机护板和后面的离合器之间,不知道用什么固定的,肯定不能直接拆下来,上面倒是有几根线,跟电影里那种差不多,红黄蓝绿,还有个白线。

    我深吸一口气拆弹?我可没那个本事我深吸一口气,慢慢挪出车底,起身。

    “发现有人了么?”我问她俩。

    “没看见。”

    “原路返回超市里。”我果断下令,既然敌人有诈蛋,而且,没有在我们接近吉普车的时候引爆,说明敌人并非想致我们于死地至少不是立即。

    但,这并不能说明,敌人是善意的,善意的人,谁会开这种玩笑?

    如果是我的话,如果,是想主动接触的话,这个时候,肯定已经躲在暗处发声了,敌人并未发声,那就说明,他们还是想打一打的,其目的,肯定是让我们丧失战斗力之后,来个活捉,那样,他们的风险最小,价值最大化。

    “为什么不走哇?”团子不解地问。

    “路上兴许也有雷,快撤回去。”我说完,掩护着她俩,重新退入超市。

    超市的窗户不多,也不大,里面,至少百分之六十以上的位置是黑暗之地,在这种地方火拼起来,谁赢谁输还不好说。

    来到二楼,我找了个侧面窗口,透过窗户上的木板缝隙,小心翼翼地朝下面看去,那台陌生的吉普车还停在那里,因为居高临下,更能辨认出地面上的车辙印,一共有三台车的车辙,看线路,其中一台是我们的,在门口拐了个弯,又回到了公路上,看来是被他们给开走了。

    另外两台,一台是目前停在下面的,跟我们的轮毂印记一样,而第三台的车辙印,则直接开到了仓库门口难道,他们也在里面,或者说,超市里现在,也有他们的人?

    秦铭悦和团子都不懂我们洋山岛的“三人战斗守则”,现在跟她们解释也来不及了,我只好自己凸前,让没有恢复能力的秦铭悦居中,团子断后,沿着超市的外围,寻找其他出口。

    二楼没找到,也没发现敌人,三人保持静默,又上了三楼。

    刚走出几步,后面的秦铭悦用槍管捅了捅我,我驻足回头,秦铭悦向后示意:是团子捅了她。

    “嗯?”

    团子指了指我的右前方,面露狐疑。

    听见什么了么?应该不是,我俩的听力水平相当,我什么都没听见。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里是卖冷鲜肉的区域,桌案上的生肉,有的腐烂变成臭水,有的风干变成了腊肉干,黑乎乎的,应该不能吃吧?

    我又回头看看团子,她见我没理解她的意思,做了个轻跺脚的着急表情,将九五槍慢慢背上后背,拔出手槍,径直向那边走去。

    看来是有情况!

    我按了一下秦铭悦的腰间,她会意,收起槍,缓缓拔出宝剑,准备近战。

    这次换我断后,三人组很快绕过冷鲜肉区,来到了后面的“库房”,里面黑乎乎的,隐约能看见房间里挂着很多一米长的东西,看轮廓都是半扇的生猪,整个房间里臭气熏天。

    我正要打开手电筒,忽然,前面的团子,毫无征兆地开火了!我下意识地调转槍口,用九五步向她开火的方向打了过去,三点射,噗通,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克里尔!”团子用明语示意,危险解除。

    我打开手电筒照过去,是个人,男人,长得很瘦小,正躺在地上,表情痛苦地挣扎着。

    “铭悦,守门。”我用手电筒快速扫了一遍房间,只有那一个出口。

    “是。”

    我快步上前,跑到男人身边看懂了,刚才他是把自己掉在了金属横杆上,冒充半扇猪肉!

    “你同伙呢!”我厉声问,两颗纸蛋穿过肺部,口鼻汩汩往外冒血沫子,如果他是个纯人类,肯定已经没救了。

    男人对我怒目而视,还想举槍瞄我,被团子一脚踢飞。

    男人又吐出一口脏污,身子一抽,眼睛一翻,断了气。

    我摸了摸他的颈动脉,已然失去了脉搏。

    “你怎么发现他的?”我问团子。

    “他放了一个屁,被我听见了。”团子冷笑道。

    “未必是敌人啊,你开槍是不是开的有点早?”我皱眉问。

    “呵呵,这种情况下,我不会拿自己的命去赌他是个好人的,”团子冷血又霸气地说,“如果你想惩罚我,我认,但下次遇到这种情况,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开槍貌似我没沙错人,你看他的皮肤。”

    我重新将手电筒对准男人,只见他原本白皙的颈部皮肤,开始快速变暗,皮下的静脉颜色凸显了出来,像体脂率到了极致的健身达人一样可怖,没错,是可怖,我不认为那是一种美,跟干尸似的。

    “变丧尸了。”我自言自语道。

    “啊?”门口的铭悦悄声道,“他也怀孕了吗?”

    “是个男的!”我有点想不通,明明是个人类,死后立即尸化,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遇见,难不成,又是一个新晋的丧尸品种?

    “小心,他的手在动。”团子提醒,并下意识往后撤了一步。

    我赶紧起身后撤,果不其然,他已经变色了的手指关节,膝跳反射那样弹动,继而,整条胳膊,以及双腿也开始弹动起来,大概十秒钟后,死者眼睛忽然睁开,完全白化!

    呯!

    团子一槍,将其爆头,刚活过来,这货就又死了。

    至少说明,这玩意尸变之后,并不是四阶丧尸(四阶丧尸爆头是没用的)。

    “应该还有其他同伙,咱们暂时不要动。”我说,以静制动,听见槍声,他的同伙肯定会搜索过来。

    “老大,来个守‘猪’待兔,如何?你把我挂上去!像他那样!”团子灵机一动,“然后,你俩藏在案板后面去!”

    好主意啊!

    我点头,将团成一团的团子拎起来,把她的脖领子后面的衣服,挂在了肉钩子上,并将那个尸化了的男子拖到案板后面。

    “有人过来了!”铭悦小声道。

    “你过来!”我说。

    铭悦小跑过来,跟我一起藏在金属案板后面薄薄的一层金属,并不能防弹,只能阻挡视线。

    “待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你别露头!”我把秦铭悦拽到了我的后面,已经很明显了,即将发生的,是一场槍战,而不是白刃战,暂且用不着她的宝剑。

    “嗯啊。”铭悦缩在角落里,不再做声。

    屏息凝神,我也听见了脚步声,不过还在二楼,正朝这边推进,还有时间,我想了想,跑出去,把手电筒放在了门口附近,开着,这样敌人进来的话,就会在明处,而我们在暗处,更安全一些。

    安置好手电筒,我又跑回案板后面,路过团子的时候,竟没有发觉异常,等过去了我才想起来,回头拍了拍她的皮股。

    “别闹呀!”

    敌人上了三楼,脚步声频率慢,且轻了下来,他们应该知道刚才被我们打死的那个同伴藏身何处,正小心翼翼地朝这边推进。

    我回头看看秦铭悦,伸出三根手指,做出疑惑的表情,秦铭悦摇头,比出四根手指,说是有四个人。

    我的进化方向是体质强化,不像晓晓那样,是感官强化,听力,和变异之前相比,基本没什么区别,所以并不可靠,还是相信她吧。

    我将手槍摆在案板上,用九五瞄着门口,但我故意,敌人也不会傻到闷头往里冲,直接往槍口上撞吧?

    果然,他们的脚步声,停在门外,好久都没有再发出声音。

    这是一场无声的较量,比拼的是谁先失去耐性,这种较量我经历过很多次,算是经验丰富,我就担心团子会忍不住,先滚下来进攻。

    团子比我想象中更能忍,空中卷腹,低着头,copy半身死猪肉,其实这样很累的,但她却能做到纹丝不动,甚至比旁边的一扇猪肉更像是猪肉的形状!

    仿生学?这或许是团子在末世中生活了五个月的独门绝技?

    不知道,我看了看手表,已经对峙三分钟了。

    铭悦在我身后,轻轻戳了我一下,我回头,她指了指我的腰,小机灵鬼,我差点忘了,自己带了两颗手流弹,这种房间攻防战,手流弹可是好东西!

    我放下槍,慢慢取出手流弹,慢慢拧开盖子(不是手雷,老式的长柄手流弹),顺出引信,放在地上,并暗自做出决定,再等三分钟,如果敌人还不主动进攻,我就往外丢雷了!

    一分钟。

    没动静。

    两分钟。

    还是没动静,感觉外面像是站着三个或者四个死人一样!

    三分钟整!

    我呼出一口气,往手指上燃烧引信,正要丢雷,敌人却忽然开始进攻,噗的一槍,击中了我放在门口的那个手电筒,瞬间,房间里恢复了80°黑。

    而后,又是死一般的沉寂。

    我放下手雷,重新拿起步槍,瞄着门口,守了半天“猪”,兔子终于要进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