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不怕猪一样的队友,也不怕猪一样的对手,就怕对手这帮猪,联合起来,威力不比一群老虎小。

    再者,我听冬冬讲过一句东北谚语,一猪二熊三老虎,说的是猎人在野外遭遇这三种动物,哪个更危险,并不是说野猪的战斗力最强,而是这东西性格执拗,一旦被激怒,追咬起猎人来,不要命,很难缠

    我背靠一颗夏树坐了会儿,感觉身体已经开始恢复,胸口的弹痕处没那么疼了,便尝试深呼吸,还是不行,不是疼,而是无法做到,应该是肋骨之间的肌肉受到了严重损伤(感觉纸蛋是斜着打过去的?),但伤口已经不再渗血,我便叫过来附近一个女生,让她帮我把绷带解开。

    “啊?这样不好吧,我可不敢”女学员唯唯诺诺道。

    “这是命令。”我轻笑道。

    女学员也笑了,看看四周无人,便帮我解开了上衣,用匕首小心翼翼地切开绷带,一圈一圈解开。

    我低头看看,原来正面不是两个洞,而是五个洞,靠近腹部那里还有一个,怪不得恢复的这么慢,伤口虽不再流血,但因为纸蛋在体内翻滚,造成了体积不小的空腔,里面的肉还没长好,所以伤口无法愈合,这就是槍伤比刀剑伤要更厉害的地方,外面看是一个小孔,里面却损伤一大片。

    “行,没事了,你忙去吧。”我穿上衣服,尝试站了起来,腿上的话,只有左腿肌肉侧面被擦伤了一处,已经复原,可以走路。

    我颤颤巍巍地来到河边,弯腰看向水面,头上也裹着不少纱布,跟个木乃伊似得,我慢慢蹲下来,捧起水,洗了洗脸,精神头有所恢复,这水不错,挺甜的,我忍不住喝了一大口,刚咽下去,就感觉不对劲,肚子里面,五脏六腑,都被冰的厉害。

    “卧槽,你还敢喝水!”凌歌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你的胃漏了,还没长好呢!”

    “怪不得”我皱眉,把第二口水吐了出去,那就再忍忍吧。

    食物因为有粘性,可以被胃部吸附住,水就不行了,会直接流出去,当然如果非要喝的话,可以躺着,把胃横过来,应该就没事了,没必要那么做,他们应该是给我打过葡萄糖,并不感觉身体缺水很严重。

    “冬冬说,宋晴儿变成了丧尸?怎么回事?”我擦了擦嘴角上的河水,身体虽虚,但脑子并未残,还记得正事。

    “不止是宋晴儿,所有”凌歌放下怀里的一大堆芭蕉叶,斟酌词汇,“所有阵亡的人,都变成了丧尸。”

    “被敢染了么?”我皱眉,“那,SB的人呢?”

    SB埋伏我们的那支军团,大概有100人左右,悉数被歼灭在山洞内外。

    “同样,也变成了丧尸,伤者也是如此当然,被敢染过的除外,比如你。”

    “纸蛋也有毒?”我眯起眼睛。

    凌歌点头:“这也是为什么,你恢复的会比往日更慢一些。”

    原来是这个原因,我还以为是伤的太重呢。

    “有SB的最新消息么?”我又问。

    凌歌摇头:“暂时没有,但那些尸变了的SB,带着咱们阵亡的女生,以及其他一些附近汇聚起来的丧尸,正在后面追赶我们,我让那个女主播在后面断后,咱们是乘车,速度比较快,今晚它们应该不会追上来。”

    “能找到咱们的轨迹,甩不掉的那种?”我问,常规来讲,我们有速度优势,随便换个前进路线,就会把它们甩掉才对,又不是只有一条路。

    “我怀疑,有人在指引它们,暂不清楚原因,但它们一直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这点毋庸置疑。”

    凌歌掌握的信息,肯定是最为全面的了,她没继续说,估计也没什么新的消息。

    “你搞这么多芭蕉叶来干嘛?”我问地上,都是很大的叶子。

    “取暖,从后半夜开始,天气会变的很凉。”凌歌说,她会看天气,虽然有时不太准。

    “今天几号?”

    “11月12日。”

    我点点头,难熬的冬天,就要来了。

    “我去忙了,你可以随便走走,但别动真气。”凌歌捡起了那些芭蕉叶,是不是要缝成被子?

    我沿着河边溜达,刚才喝水的时候,手的直觉告诉我,河水温度已经降到了十摄氏度以下,气温应也如是,要不要尝试往南走呢?南边暖和些。

    往南的话,最好的方式,就是乘坐列车,纵观五湖四海的几条主要铁路线,都能充分利用上,而且铁路沿线,相对而言都是比较安全的区域。

    等我再好些,或许可以研究一下。

    掩体、阵地很快修筑完毕,周边的高地有人执勤,并没有发现丧尸,凌歌允许生火煮饭。

    小狐狸和夏天回来了,但四周都是平原、耕地,她俩并未发现什么“野味”,只用自行车弄回来了一只山羊,被冬冬宰了,做了一道草原风味的烤全羊。

    晚饭之后,凌歌阻止了学员去河边取水灭火,而是用叉子将火堆灰烬转移到旁边,在之前烧过火的地面上,遍铺芭蕉叶,再让学员们把帐篷移过去盖住,说这种“地热”,能支持到后半夜。

    团队的人数骤减,加上大概三分之一的人在外围巡逻警戒,树林里一共就只有十顶帐篷。

    我身体有伤,凌歌单独给我安排了一个帐篷,她和冬冬在里面陪我,怕我无聊,还跟我玩儿斗地主。

    但很快,凌歌值班去了,夏天替岗进来,继续斗地主。

    “哎?小狐狸呢?”我忽然想起来,我受伤之后,凌歌可能是担心小狐狸身上的细菌敢染我的伤口(不是因为脏,犬类自带的那些细菌),没让它在我身边,所以小狐狸一直跟着夏天。

    “去后面接应团子了78910JQ对儿5。”

    “2!”

    “我是对五啊,冬冬姐姐!”

    “可是我没有对子呀!”冬冬狡黠道,这种多人游戏,谁输了要受惩罚的。

    “不许玩赖呢!”

    “别争了。”我甩出王炸,结束战斗。

    夏天是地主,噘着嘴,冬冬坏笑着出去,把帐篷的拉链给拉上了。

    我都尼玛伤这样了,怎么玩双人游戏,我知道她们是想让我快乐,但明显时机不太对劲。

    不如聊天。

    “给我讲讲你在北方的见闻。”我说,夏天还没专门向我汇报过,一直没找到机会。

    “北方很冷!”夏天打了个哆嗦,她是十月底去的,那个时候,东北已经普遍穿棉衣了。

    讲着讲的,我还没听烦,夏天反倒是讲困了,眼皮直往下耷拉,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以后再讲,你睡吧。”

    “好的”夏天趴在我腿边,我给她盖上了一片芭蕉叶,等她睡着,我偷偷从她口袋里摸出半包香烟,抽出一根,凑在鼻子下闻了闻,很想抽,又担心肺部接受不了,正煎熬中,外面的拉链被打开,连叶探头进来,看看我和躺着的夏天。

    “没打扰你们吧?”

    “没有,怎么了?”我赶紧把烟藏了起来。

    “团子回来了,说有事找你汇报,我让她去找凌歌了。”

    “要紧么?”

    “不知道呢。”

    “你进来替我睡吧。”我起身,被连叶扶起,出了帐篷,她则美滋滋地钻了进去。

    外面的树林已经黑透,只在帐篷区域的中间,留有一座半地下结构的安全火种,团子、晓晓和凌歌正围坐在火堆旁,小声说着什么。

    我加入会谈,团子正讲的兴起,我示意她不用停下来,继续跟凌歌说就行,我旁听。

    听了一会儿,我脑海中的小问号,逐渐拉直了。

    “你的意思是,丧尸正在大规模的南下迁徙?”我皱眉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