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再次致意,纵身跳下天台,回到房间里,见四下无人,赶紧扯开衣服,玛德,槍口离的太近,开槍的火焰给我喷了一大片黑,都焦了!

    好在伤得不重,冬冬给我用酒精消消毒,简单擦了擦,贴了个创可贴就算完事。

    外面聚会的队伍虽意犹未尽,但还是因为天气寒冷,渐渐散去。

    十家装这座北方城市,是有供暖系统的,也就是暖气,幸存者中有供热公司上班的人,正想办法恢复供暖,不需要全城供暖,局部地区开栓取暖即可,大概两三个小区,就够我们这帮人用了。

    中午的时候,秦铭悦忽然回来了,还带回来几个均方的人,因为那边的原正斧的机构都在,长安城的城长对于我沿黄水河布防的想法,没什么兴趣,因为它们长安城就在黄水河的南岸,并未遭到丧尸的攻击。

    不过,他们可以派出工程队,帮助我们修建防线,当然,前提是,我们老老实实呆在黄水河北岸,不许擅自进入长安城,等到明年春天,防线修筑完毕,丧尸大军杀回来,他们可以做我们的前沿阵地。

    我不禁摇头苦笑,对来人说:“你们会后悔的。”

    “为什么?”

    “我们整个北方沦陷区的所有幸存者加在一起,估计都不会超过100万人,而你们城里,超过1000万人,1000万人困守一座孤城,你们觉得,你们还能撑多久?到时候广袤的北方大地,才是你们新的家!”我说,这个问题早替他们想过了,初期的半年、一年,因为城里会有储备,供给不成问题,但他们的人口基数太大,肯定会坐吃山空,不得不出城另寻发展。

    长安城,好,但他们最终还得北上过河。

    对方几个人只是传达命令,没有谈判权,我接受了对方好意,并告诉他们,在黄水河留最后一座桥给他们,让他们也派人看守,别到将来大撤退的时候,还得建浮桥,怕高阶丧尸太多,来不及。

    晚些时候,夏天也回来了,跟她同回来的,有一位重量级大咖,东北基地的二号人物:沈洋洋小姐。

    此人也是东北那支规模巨大,涉及陆海空的强力军团的实际指挥官。

    我和凌歌,以及夏天,与沈洋洋座谈到深夜,双方达成一致认识,都觉得与其扼住三海关,防御东北,还不如我的守黄水河战术来的更实际些,因为现代的交通太发达,三海关早已不是陆地上唯一的通路。

    期间我问她,东北那些丧尸,南下走的哪里?路上并未预见。

    沈洋洋说:直接从海上走了。

    我这才得知,原来博、黄二海,都已经结冰,冻得很结实。

    “哎?那去吉州岛,是不是可以滑冰去了?”凌歌笑道。

    “据我空君侦查,一支数十万规模的丧尸大部队,从兽耳沿着冰海正向吉州岛挺近,预计”沈洋洋看了看表,“这个点儿,差不多该到了。”

    “你们有没有冰上布队?”我问。

    沈洋洋懵逼地摇头:“这个真没有!”

    “你想支援一下她们?”凌歌问我。

    “别人不谈,陈默和郑芷琪还在岛上呢。”表姐帮我“解围”道,其实她知道,我真正担心的人是谁。

    “今晚会有暴风雪,空君也没法过去的。”夏天补充说。

    我拜拜手:“算了,听天由命吧。”

    次日,沈洋洋在我的陪同下,对十家装进行了一番考察,觉得这城市不错,而且,供暖问题也让那几位供热公司的员工解决了,沈洋洋表示,想率君过来,但不会都过来,一部分驻守京师,防止可能来自北方的敌人,另外一部分来十家装跟我们汇合,并向左右两边延伸,共同构筑黄水河防线。

    当天中午,沈洋洋便乘坐直升机回去了,带过来的另外一台直升机,以及一架战斗鸡留在了十家装机场,吃午饭的时候,我见凌歌一直比较焦虑,明白她的意思,同意她开战斗鸡去侦查一番,我的伤还没完全好利索,不能上天(有可能会因为负载把肺崩出来),夏天陪着去的。

    这玩意速度很快起飞不到一个半小时,战斗鸡便回来了,夏天板着煞白的脸,跟我汇报,就一个字:惨。

    那是一支由上百头飞尸率领的丧尸大军,将吉州岛上的SB残部,完全歼灭了,岛上所有君事力量,被悉数摧毁,不管是几等公民还是几等奴隶,都变成了丧尸,被丧尸大部队裹挟着,继续沿着海冰朝西南方向行进目标是明确,沪上、金陵一线!

    单丹应该还在金陵,但不用担心,她肯定没事,估计也能保那几个家丁的周全。

    至于其他流落在南方各处的幸存者,说实话,我也没多余的能力去关注他们,我们这边并未下雪,天气也还没到滴水成冰的深冬,趁着还能室外活动,立即着手开工搞防线,才是正章。

    直到12月底,圣诞节的时候,浩浩荡荡的黄水河防线,终于建立完毕,所有桥梁、大坝均被炸毁,沿岸每相隔5公里,设置一个岗哨,用于侦查,防御力量都设在纵深,放在河边也没什么必要。

    这个冬天,出奇地冷,进入一月份之后,外面的气温,白天都在零下二十度左右。

    通讯设施已经建立了起来,有几条专线,连接各个城市据点,留守东北的人说,盛京基地的夜间,测出了零下65度的极值(他们有电,不用担心取暖问题),比北极圈还冷!

    其他室外工程,全部停工,幸存者们天天躲在温暖的房间里,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准备过年。

    我没和东北那些人,以及十家装本地的人住在一起,他们都住在了小区(小区里供暖好),我带几个“自己人”,住在了一栋独门独院的小别墅里,这儿的供暖一般,白天不到零上十五度,晚上十度左右,因为我们几个都是南方人,有点不习惯温度很高的暖气房间,主要是干燥,时刻都觉得皮肤缺水,要崩裂开的样子。

    腊月二十八,来了几位客人,是从东边的泉城跑过来,专程拜访我的,泉城也已经作为黄水河沿岸的据点,被东北君给占了,来的这伙人,正是当年在地铁里,泡击洋山岛的胡子哥他们!

    故友重逢,胡子哥很兴奋,他们是坐雪橇来的,路途遥远,我便没有让他们回去,安排在了驻地,等过完年再走。

    次日,又来了一波客人(主要是我们的名声,渐渐响亮起来了),竟是从金陵来的,领头的是单丹的那几个家丁,带着的都是金陵的幸存者,不过单丹没来,家丁说,单丹跟着丧尸大军,跑去南方避寒了,估计已经到了赤道附近,不用管她,开春了,自会随丧尸一起回来。

    但这伙数百人的幸存者中,裹挟着几个我看起来有点面熟的人,便让晓晓去辨认,晓晓记性好,但凡她在监控器里看过的人脸,都能记得。

    果不其然,那几个,全都是阿迪军团的人(没穿阿迪,清一色,都是雪中飞羽绒服,两件)!

    我秘密提审了其中一个,没有要打击报复他们的意思,只想问一个问题。

    “胡飞去哪儿了?”

    “胡飞?你们不是交过手么?”

    “哪儿?”

    “紫金山啊!”

    “嗯?”

    “紫金山顶那个,长翅膀的大丧尸,就是胡飞变得啊!”

    原来如此!

    怪不得他一直对我们这些怀孕女学员念念不忘,里面应该有不少,都是他的种吧!

    但是,我没有把这事儿说出去,怕那些当事人,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如果胡飞还敢回来的话,再收拾他!

    我相信他会来的,就像春天,总会再来!

    我们的故事,还没有结束,但因为这场凛冬,将人类与丧尸,进行了隔绝,给了人类几个月喘息的时间,待到春暖花开,大战还将继续。

    但我和丧尸的故事,恐怕要在这里画上一个句号了,南方军团,我彻底交给了夏天,晓晓辅佐她,我只带了凌歌等少数几人,北上,来到了京师,因为驻守这里的东北君,用无线电侦测的时候,在九达领长城附近,发现了一串奇怪的信号。

    破译出来之后,是断断续续的两个字母

    (全文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