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就这样在完全没有人敢冒头的情况,无双带着卿卿行走在整个净灵山上,长老不说,掌门不管的情况下,也就算是全门派的人都默认了无双的这种情况,所以自那之后也没人再说这种事情了

    此后的时间,一直也是无双带着卿卿,其实总的来说,这个样子在净灵山上和在幽冥宫是没有什么分别的,但是这样的生活,却是更加有目标,虽然也是被放在了一座山里,但是却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在无双身边的每一天,卿卿都觉得是不一样新鲜的

    在这每天无穷的乐趣中,卿卿是真的彻底忘了夙凤和九婴一般,再也没有和夙凤说过话,而且神经大条的卿卿也并没有觉得这到底有什么不对的,但是在幽冥界的九婴却是实在是不放心了

    一天早上,九婴还是去见了夙凤“君上,我想去仙界一趟,卿卿已经去了三个多月了,一直也没有消息,我想去看看,不是陪在她身边,我就是想去看看她在哪里,过的怎么样”

    夙凤本来还是在闭目养神,听见了九婴的话,也是重新的睁开了双眼,夙凤其实也是很想念那个小家伙,夙凤面色复杂的想了良久,还是点了点头说道“你去吧,她在北域的净灵山上呢”

    “净灵山?君上您一直都知道卿卿在哪里嘛?”听见了夙凤的话,九婴才意识到,君上这么久,难道一直都知道卿卿在哪里嘛?所以才这样的说不用自己去保护她

    夙凤也是点了点头“她的印记,我可以感应到她在哪里,毕竟印记以我为主的,所以我可以知道她在哪里的,好了,你去吧,你不是想去找她很久了吗”

    看得君上同意,九婴也是赶紧行礼到“是,九婴会早去早回到”

    “无事,都行”

    九婴临踏出门口,才听到夙凤的最后一句话,也是笑了,君上其实,也是一直很担心小家伙的吧,尽管能够准确的感应到小家伙的位置,可是终究不知道她到底过得怎么样,所以,君上才答应自己的,允许自己去看小家伙,还有君上的那一句,无事,都行

    得到了夙凤允许的九婴,也是立即的赶向了海渊,离开了幽冥界,往仙界赶了上去,这次因为没有卿卿的原因,全程赶路的九婴也是很快就赶到了净灵山

    不过来到净灵山的九婴,并没有从山门进入,而是打算不惊动别人,偷偷的来看看卿卿,但是九婴忽略了一件事情,纵使他能让净灵山的护山大阵完全不攻击他,但是九婴却是没有办法让大阵完全不产生震

    所以本来意图低调的九婴,还是被天阙老人发现了,毕竟九婴虽然实力超绝,但是同为天境的天阙老人掌握着整个净灵山的法阵,自然也是能够发现九婴的闯入,所以也是第一时间来见了九婴

    净灵山上,天阙老人见到了九婴,心头也是无比的震惊,自己最近没做错什么吧?对那位贵客,自己可是听之任之,她干啥都行啊,自己也是一句话都没说过,这怎么九婴大人就来了呢?难道是门派里的人让贵客受委屈了?不可能啊,所有长老都知道她身份尊贵啊,谁能这么嫌自己的命大啊

    不过是天阙老人心里怎么胆战心惊的先不管,毕竟这话也不能说出来,一边开启各种回忆开始回想自己做没做错啥,一边还是要陪着笑脸说道“九婴大人怎么过来了?可是君上有事情?”

    看到天阙老人的出现,九婴也是没有什么拐弯抹角,直接说道“我过来就是来看看卿卿,本来不想惊动你们的,不过这法阵的波动我却是忘记了,把你引来了”

    卿卿?天阙老人觉得,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卿卿应该就是那个小小少女的名字了,果然是至尊身边的人,自己果然没有猜错,因为天阙老人是知道的,九婴可是大神从小养到大的,在大神身边,九婴就是大神最信任的人,眼下连九婴都这样亲切的称呼那个少女,恐怕少女在大神身边的重要性更重于九婴吧

    天阙老人一边庆幸自己早早就认出了少女的身份,并没有坐下什么不妥当的事情,也没有什么招待不周的事情发生,一边又恭敬的说道“卿卿小姐和我新收的小徒弟在山中一起修习,目前一切都好,卿卿小姐吃的用的,我也是尽力给小姐最好的,虽然完全比不过君上身边,但是卿卿小姐在我们这里一切都是最好的待遇的”

    九婴站在山顶,听着天阙老人的话,就知道了天阙老人知道了卿卿的身份了,所以也是笑了笑说道“你知道卿卿的身份了?卿卿一直都是致力于隐瞒自己的身份,你是怎么知道的?”

    怎么知道的??九婴的这个问题可是让天阙老人犯难了,这怎么说啊,实话实说,但是谁知道九婴会不会发火直接打死自己啊,但是隐瞒的话,被发现是不是更加的逃不开被打死的命运啊?不过尽管如此,天阙老人还是不敢隐瞒的,毕竟这种事自己说不说,最后九婴都会知道的,既然如此不如就主动一点算了

    所以略略的深吸了一口气,天阙老人就主动的把那天自己收徒试炼发生的事情都向九婴说了一遍,一边说着一边还看着九婴的神情,企图从九婴的表情上来看出九婴是不是生气了,不过很遗憾,九婴全程听的是面无表情的

    其实也不是说九婴完全没有心情的起伏,只是九婴的情绪一向都不在外人的面前显露而已。但是九婴的心里可是听的牙根直痒痒,就算是听到天阙老人已经杀了那几个设计卿卿的人的时候,也是觉得尤不解恨

    九婴就觉得,这事自己知道的晚了,不然的话,一定在那几个人轮回去之前,揪出他们的灵魂,让他们在幽冥界日日夜夜的受尽各种酷刑,要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居然敢打卿卿的主意,不知死活,不知死活,等自己回到幽冥界,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个个人的转世身找到,抓回去冥府,让他们好好的赎罪

    这样想着,九婴也是不自觉的散发了法力波动,本来看着面无表情的没有愤怒生气的对九婴,天阙老人还是放心下了不少,但是后来,慢慢的九婴身上的法力外放的波动却是越来越强烈了,天阙老人这才意识到,这位主不是没有表情就代表不生气的,这是生闷气的人啊

    “九婴大人,那次的事情,完全没有伤害到卿卿小姐,并且后来卿卿小姐带来的人我们也是毫不犹豫的收下了,这些时日,卿卿小姐在净灵山也是过的很开心的,而且九婴大人若是生气,就罚我一个人吧,净灵山还有好多的普通弟子都是无辜的”

    九婴虽然生气,但是也是没有失去理智,这事本来的也不怪天阙老人啊,况且过后天阙老人的处理方式也是很让九婴满意的,没有什么包庇的现象,所以现在九婴的生气只不过是想把那两个人抓回来而已,并不是对着天阙老人的

    所以九婴也是笑了笑说道“没事的,你做的很好,我没有什么可怪你的,这事有不是你主使的,况且过后你也做的很好,放心吧,我不追究你的责任,我这次来就是看卿卿的,卿卿的住所在哪里?”

    听到九婴的话,天阙老人也是彻底的放下心来,听着九婴的询问,天阙拉人也是连忙的说道“大人和我来,卿卿小姐住在长老院里,因为少了一位长老,空出来了,所以我就借口宠爱小徒弟的借口,把这个院子给了无双住,这样的话,那里也就是卿卿小姐的居所了,毕竟卿卿小姐并不希望太多人知道她的身份,所以也就只能以无双为借口了”

    两个人一边说着,也是一边到了无双和卿卿所在的山头,两个人都是用法力隐去了身型,也是看见了院子里面和夫子一样教着弟子的卿卿,九婴并没有下去,而是直接动了动口说了一句话“卿卿”

    院子里正看着人练习的卿卿听到有人叫自己,还是九婴的声音,所以也是站起了身,来回的看着院子,想要找出来唤自己名字的人,空中的九婴看到了卿卿这样,也是继续说道“卿卿,是我,我来看你了,你到后山我在后山等着你,你不是不想别人发现你的身份嘛,所以我就偷偷来看你的”

    本来还在左右张望的卿卿,听见了接下来的话时也是安静了下来,等到九婴说完之后,卿卿也是直接离开了院子,往后山赶去,果然,等到卿卿刚到后山,就看见了树下等着自己的九婴

    “九婴”

    算来算去已经有三个月没看见九婴了,所以此时的卿卿也是很兴奋的,直接一下扑到了九婴的怀里“九婴,你来看我啦,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啊?”

    看着怀里兴奋的小家伙,九婴也是心情极好的,说道“自然是君上告诉我的啦,你身上的印记是君上的,自然是君上作为主导的,所以是君上告诉我你现在在净灵山的,也是君上来让我看你的,不过我看你现在还好,比我刚离开的时候长大了一切了,也胖了一点,看着过的是不错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