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声尖啸划破滚滚仙穹。

    一头青色仙鸾疾掠过浮空山,长长的翎尾带起阵阵罡风,吹起松浪滔滔,宛如和声,衬托出悠悠长鸣。

    浮空山崖边,老松盘根。

    一个身穿布衣、五官俊秀的青年,嘴里嚼着狗尾巴草,枕剑躺在树根上,望着刚掠过头顶的青鸾,心中暗想:

    “如果我把修为压到最低,再用这把最辣鸡的铁剑,一剑把这肥鸟砍成基本粒子,或许能让我的剑术增加一个技能点”

    想到这里,青年反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瞎想什么呢?你的剑术已经满级,不需要再刷怪了。”

    陆涯,今年二十一岁,来自二十一世纪地球穿越者洪流中的一员。

    穿越到此方仙界不足一个时辰,一直躺在崖边发呆,没走一步路。

    之所以确定这里是仙界,是因为他前世沉迷过一款名为《上古仙庭》的大型仙侠类网游。

    这款游戏设定了一个由无数浮空山组成的仙界,无缝无垠的超大地图,美轮美奂的浮空仙景,可自由转职的丰富职业,各类妖兽与幽冥

    正是眼前看到的这个世界!

    整整五年,陆涯熬夜修仙,边氪边肝,还在机缘巧合下卡在某坡练了一个月的剑他单刷过地狱副本,秒杀过九星冥神,横推过各大仙门,吊打过仙帝仙皇,最后还把所有职业玩了个遍,就在他达成《上古仙庭》开服以来第一个全职业满级称号的瞬间

    他穿越了!

    穿越到一个平行又真实的仙界,保留了游戏里精心捏出的俊朗外表,一身剑修的初始装备,毫无属性加成的布衣和一柄价格低廉的铁剑,以及吊打全服的全职业满级实力!

    我穿越了,也无敌了?

    本以为真实又精彩的人生即将起航,可陆涯很快发现一个残酷的事实他已经达到了所有职业的巅峰,无法再向前一步了。

    无敌,也意味着无聊。

    宗门擂台,副本刷怪,仙国大战仙界的乐趣全都玩腻了。

    一点探索的欲望也没有,人生已经没追求,完全不想努力了。

    若是在游戏中遇到巨大青鸾,他肯定第一时间上去砍翻它,试着能不能刷点剑术技能点或是经验值。

    可现在呢?

    躺着松树,吹着仙风,望着头顶浮空仙景,陆涯一动也不想动。

    徐徐山风拂起衣角和鬓发,带来扑鼻的松子香和悦耳的松鸣声。

    努力的终极意义是咸鱼。

    这五年熬夜肝游戏,虽然过的很快乐,很充实,但确实太累了。

    既然已经满级,再努力已经没意义,是时候开始咸鱼的人生了。

    陆涯当下做了决定,立即着手计划起来。

    做一个逍遥散仙倒是潇洒,但凡事都得亲力亲为,还是太累了。

    根据《上古仙庭》的职业设定,有三个不错的咸鱼方向

    一,去小仙门,当一个混饭长老。

    二,去大仙城,找个富仙女包养。

    三,于仙庭位列仙班,混个闲职。

    嗯

    陆涯随便想象一下,便如沐春风,感受到三份惬意。

    忽然。

    他的肚子一阵咕咕叫!

    咕咕?

    满级的我,居然咕咕?

    陆涯有些诧异,他百分之百确定,满级的自己是绝对不可能饿死的,哪怕灵气枯竭、仙界崩塌,自己也绝对不会饿死。

    可是简单测试后又发现,他知冷知热,会渴会饿,咬舌舌疼,坐久腿麻,无聊也会心烦,可见他还保留了凡人的五感。

    这是让他化凡,体验仙生?但体验有好有坏,就像现在,他饿不死,但饿的难受啊,这就倒逼着他去追寻美食的快乐

    也好,真实仙界里的美食总比游戏仓虚拟的口感好,如果只追求咸鱼的话,冬眠就能搞定,唯有快乐的咸鱼才是人生。

    先找点吃的吧!

    神识微微展开,一瞬间笼罩整个浮空山。

    浮空山不大,没有仙人居住,林子里有松鼠,麻雀,兔子,穿山甲,以及各种野菜、蘑菇和果子,土中还有人形参可惜这些食材未入仙阶,在游戏中属于吃再多也不能恢复仙力的俗食,更重要的是,它们的口感也远不如入阶仙食。

    得吃点骚东西!

    这样想着,陆涯忽然灵鸡一动,站起身来,大手一挥。

    “鸟来”

    只刹那间,已飞至下一坐浮空山的巨型青鸾,忽然被一股无法抗拒的骇然力量凭空拽住,一路倒飞着回到了刚掠过的山峦顶峰。

    回过神时,已被一只大手紧紧掐住了鸟脖子。

    徒手抓着大鸟,陆涯暗叹此鸟尺寸惊人,足有一丈多长,羽毛光滑鲜艳,青中透着微蓝,圆滚滚的肥肚子宛如一个青色的绣球。

    陆涯一边惊叹于青鸾的珍稀与美丽,一边敲晕它的脑袋,拔光它的羽毛,放空它的鲜血,清除它的内脏

    动作十分娴熟!

    在游戏《上古仙庭》中,陆涯的厨艺技能是继剑术外,第二个满级的技能。

    他尤其擅长烧烤,烤出的仙力比别人炼丹的仙力还纯粹。

    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恢复或升级是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如果有

    那就两顿。

    只可惜,他的装备栏没有一起穿越过来,里面有他精心打造的神级烧烤装备和配料,就算遇到一头神龙也能给你烤个嘎嘣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没有配料,陆涯就地取材,在林子里随便找了些能调味的草植灵果,譬如能提供咸味的盐胡草,辣味的野山椒,香味的孜然果

    没有装备,陆涯就在崖边挖个大土坑,用铁剑把青鸾串起来,架在土坑上,再寻些木柴,打个响指生起火,就这样烤起了全鸟。

    他的行事风格,依然保留着游戏里的精确节省,除非逼不得已,否则绝不浪费一丝红蓝条。

    饶是如此,一通操作下来,相比游戏仓里百分之一的疲惫设定,在真实仙界中亲自动手,还是有点小累的。

    “我真是辛苦我自己了。”

    看来得找个富仙女供养着,或是弄个徒弟、侍女伺候着才能咸鱼

    一炷香后。

    在陆涯的精确控火与上百颗调味果的无死角浸润下,一道直入灵脾的肉香,如火山一般喷发出来。

    山风一吹,迎风十里都能闻到逆天的肉香。

    比游戏里的像素香多了!

    就在陆涯准备大快朵颐,美餐一顿时

    忽有两道迷你剑影从空中摇晃着落向崖边。

    陆涯抬眼一看。

    那是两个六七岁大小的双胞胎女娃,五官身形、穿衣打扮都一模一样,像复制粘贴出来的,一时难以分辨。

    都是入门级的仙君修为,扎双丸子头,穿黄菱系腰的青衣,粉嫩的小脸圆嘟嘟的,水汪汪的大眼惹人怜爱!

    可惜陆涯不是萝丽控,他最烦熊孩子了,便背过身去,只当作没看见。

    两女娃一落地,便收起灵剑,直勾勾望着大鸟,清亮的奶音脱口而出。

    “绣球!”

    “绣球是你吗?”

    绣球?

    陆涯眉头一皱,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只作冷漠道:

    “不是。”

    两女娃无视陆涯,撒起胖乎乎的小腿,径直扑向烤熟的青鸾,也不怕烤肉烫,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悲恸至极。

    “绣球,你怎么了绣球?”

    “绣球你不能死啊!”

    随手烤个鸟竟是俩孩子的宠物?

    咋这么背呢?

    陆涯最怕和小孩子打交道,因为没道理可讲,又不能动手打孩子,更何况现在还错在自己,局面非常的被动。

    果然。

    确认烤熟的大鸟就是“绣球”后,两女娃扑闪着泪眼,直勾勾的望着陆涯,梨花带雨的问道:

    “大哥哥是你杀了绣球嘛?”

    看到哭成泪人的女娃,陆涯也不好意思骗小孩,只好点头道:

    “是我。”

    哭声戛然而止,俩女娃齐声道:

    “是你就好,这不关我们的事。”

    什么叫不关你们的事?

    陆涯没太理解这逻辑。

    只见俩女娃一对眼,心有灵犀一点头。

    然后各自舔着嘴丫,一齐啃向烤青鸾!

    小口如器,巧舌如簧。

    形如饕餮,触目惊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