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三道诡异的力量配合精妙,彼此融合,在通神柱力量的掩盖下,显得极为隐蔽,连天道都被骗过去了,没有任何反应。

    时空追溯,信息缺失,天道也没有记录细节,想要知晓这三道力量的来龙去脉,极为困难。

    连陆涯也要睁大眼睛才能看清楚。

    第一道力量来自松鸣。

    这是一道摧枯拉朽、毁灭法则的剑招,动用的力量来自于与吃鱼之神的约定,继而引起通神柱的共鸣,伤到了千羽姬的仙台根基。

    第二道力量,来自柳玄夜。

    这是一道子母共鸣式的幻术法印,其力量本身并不高,但足够隐蔽,加上柔和到毫无杀意,是一种温水煮青蛙式的美梦幻境。

    虽然这两道力量非常强,也足够精妙,但千羽姬都有同样的力量,而且实力在二人之上,就算二人合力,也很难夺舍千羽姬的肉身。

    第三道力量其实是一种催化剂。

    再一次的,陆涯看到了那万恶的,宛如鬼魅的黑影涂鸦。

    陆涯还记得,这玩意来自三大旧日支配者之一的,巫触。

    进入三界宇宙很早,也很隐蔽。

    这道力量的核心,是某种结构精巧的网状束缚力,外加一条含义不明的推衍法则。

    束缚力可以理解,陆涯之前一直没明白,这货为什么会有高超的推衍术。

    现在回想巫触的体型,发现它根本没有核心。

    或者说每个触网的节点都是核心,连成一片,形成一个具有高度计算力的超级计算机,以此窥探天机,推衍天命。

    他一定是推衍到了一个足以让千羽姬松懈意志宁愿躺着的未来。

    如此,陆涯大概明白黑影涂鸦的伪装身份了。

    只是想没想到,自己在穿越前三千年已经被人算计了,那时候他娘的还是封神榜时代!

    在无法分割的一刹那间,这三道力量灌注整个神王殿,占据了千羽姬的肉身。

    松鸣伤到了千羽姬的根基。

    柳玄夜动了千羽姬的灵魂。

    而黑影的力量,同时束缚了千羽姬的肉身和精神,虽然本身力量不大,但是对松鸣和柳玄夜的力量,提供了几何倍的额外增幅。

    这种诡异的增幅,是来自三界宇宙外的力量模式,使得千羽姬短时间里内外交困,意志被软化,迅速被控制肉身,囚禁了灵魂。

    起初,千羽姬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等她意识到时,已经迟了。

    “区区蝼蚁竟能做到这一步,你们很有想法,但各怀鬼胎的合作,也想逆天而行?”

    攻心第一步,挑拨离间。

    这是她唯一能做的。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母亲。”

    柳玄夜迅速占领小花园,将千羽姬的魂魄囚禁在后山铜像上。

    千羽姬没有太过挣扎,很快闭上了眼睛,只道了句:

    “你,低估了天道。”

    千羽姬被控制后,肉身被迅速毁去。

    松鸣继承了千羽姬的力量,封印在布偶女娃体内,专门防备柳玄夜的幻术。

    布偶女娃?

    陆涯心想,难怪这女娃认识宁中子,说她改了名字。

    也难怪,松鸣能一剑砍伤了通神柱,光是获得了吃鱼之神的力量还不足以做到这一点。

    柳玄夜控制了小花园,某种程度来说,继承了千羽姬的幻术。

    而黑影似乎并未获得任何东西。

    这让松鸣二人很是怀疑。

    黑影解释:

    “于我而言,这次计划只是个实验,千羽姬太老了,沉溺于过去,注定被时代淘汰,我把未来赌在年轻人身上三千年后,我们会见到我们注定见到的某个人。”

    “什么人?”

    “我们打开了天的通道。”

    酒狐仙琢磨了半天,才大致明白了情况。

    “什么意思?神王大人居然被囚禁了?”

    陆涯耸肩道:

    “很奇怪吗?这是三千年前的事了,如果放在今天,至少有五个人比当年神王大人更强!”

    陆涯并未吹牛,这三千年来,通神柱开启加速模式,强行制造并榨取幽冥的力量,使得神界灵力浓度翻了十倍有余,成了混沌之海中的巨无霸,旧日支配者的噩梦。

    五个比神王大人还强?

    酒狐仙将信将疑,试探性的问:

    “你也在其中吗?”

    “哦,原来还有我”

    陆涯恍然大悟,末了又加了句。

    “别欺负人好吗?”

    酒狐仙呵呵一笑。

    “吹,接着吹,我就静静的看你装逼,你要是死了别指望我给你报仇,最多汝妻女吾养之,顺便把你头捡回来当尿壶。”

    陆涯一愣,感觉哪里不对劲。

    “汝妻女吾养之你现在不也是我妻吗?”

    酒狐仙提溜着陆欺天,冷笑道:

    “我妻你个头,能生孩子的才叫妻,老娘是半兽人,你没机会了,还是老老实实把玄夜妹妹让给我比较好。”

    能生孩子的才叫妻?

    反向打拳?

    陆涯笑笑。

    “对了,你那个朋友怎么样了?”

    酒狐仙一愣。

    “什么朋友?”

    陆涯道:

    “就是那个想解决生育问题的半兽仙。”

    酒狐仙忽然一脸严肃,娇小的脸庞故作深沉,充满了对三界宇宙的担忧。

    “这三人到底想干嘛?”

    那神情,仿佛根本没听到陆涯的问题。

    陆涯笑笑,也不追究。

    “记住,高武世界的终极目的,从来只有一个:妄图以力量获得永恒。”

    酒狐仙本来只是随便问问以转移话题,听陆涯这么一回答,忽然来劲了

    “你不是说过永恒是不可能存在的吗?”

    陆涯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在哪个万花楼,跟这女人聊过这般高级的话题。

    怪不习惯的。

    “所以,有些人想修改天道,甚至是”

    “是什么?”

    “自己做天。”

    酒狐仙摸着略显圆润的小下巴,若有所思,似有所悟。

    突然,她好像明白了什么,一脸诧异的盯着陆欺天看。

    “自己做天天天?你是说,玄夜妹妹想欺骗天道获得永恒?”

    哈?

    陆涯陡然一愣,他还真是第一次体会到了柳玄夜的这一层用意。

    “想不到去神学院修行,还能长脑子。”

    酒狐仙一双橙色的狐耳陡然翘了起来,微风飒飒,充满了智慧。

    “智商是种族天赋,你不懂。”

    陆涯点点头。1234

    “如此看来,你辛亏去了神学院,而不是跟我一起修行,否则你现在肯定没脑子了。”

    酒狐仙双耳一竖,陡然警惕。

    “你什么意思?”

    陆涯撇了撇嘴。

    “脑子这东西用进废退,当你一拳一个上位神时,还需要脑子吗?”

    “”

    又被你小子装了个逼,酒狐仙很是不服。

    “那你怎么还这般机智?”

    话毕,酒狐仙呵呵一笑,没脑子和弱酒鸡,你总得选一个。

    陆涯两手一摊,无奈道:

    “整天和你、暮雨霏霏这群人相处,我还能不鸡智吗?”

    “”

    把我和两只老虎放一起?

    酒狐仙以前只是说着玩玩,现在,她是真的想把陆涯的脑袋拧下来当尿壶。

    让他鸡智个屁!

    可惜,拧不得。

    和酒狐仙开始聊天打屁,意味着追溯到现在,陆涯终于松了口气。

    从三亿年前,千羽姬发现本宇宙。

    到三千年前被松鸣三人囚禁神魂。

    千羽姬从未与陆涯见过面,更别提有什么暧昧的关系了。

    就算与陆涯相似的松鸣,也不存在任何的诱惑关系。

    唯一可以拿来色诱松鸣的柳玄夜,反倒把目光看向陆涯,学掌宫圣女弄了个宿命之侣。

    也就是说,陆涯与这个名义岳母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悬在陆涯心中一年多的伦理巨石,终于落地!

    之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东浮仙区,某浮空山村落。

    兽雪沸腾。

    柳玄夜的卍印仙身,投胎在某个被凶兽屠村的某个孕妇腹中。

    而刚从神树上下地,被封印、植入记忆、安排在竹泉宗修行的宁中子,恰好路过村子

    历史就此开始。

    陆涯可以看出来,柳玄夜之所以选择宁中子养育她的仙身,大概有四个原因。

    第一。

    宁中子的分身掌宫圣女,是预言之子的宿命女人,这意味着,她可能这个世界里最完美的女人。

    柳玄夜是想从虚拟世界的天外之物,到三界幽冥,再到真正拥有女人的思维,吸取宁中子的优点是捷径,只有变成完美的女人,才能与自己合好。

    第二。

    柳玄夜夺取了初代掌宫圣女的克夫禁制,甚至夺取其宿命仙侣的人物设定,提高与自己结合的概率,退一万步说,假如自己不喜欢她,她还能转而将师姐推出来,代替她与自己结合。

    关于最后这一点,陆涯从柳玄夜一直撮合自己和师姐的力度来看,也能窥见一斑。

    第三。

    某种程度来说,柳玄夜把宁中子放在身边,随时利用宁中子反控掌宫圣女,从而控制神王宫,乃至神树而神树的魂术服务器,是足以麻痹吃鱼之神的存在。

    第四。

    关键时刻,柳玄夜甚至能操控宁中子,利用宿命制钳松鸣。

    当然,陆涯不会让第四点发生的。

    之后的事,陆涯就没太大兴趣了。

    比如,彩云子或云中鹤的骚操作。

    比如,帝礼主动申请去管理深渊,结果遇到松鸣,左右互搏,自己跟自己打了一场。

    大概在五百年前。

    柳玄夜以星鸾为原型,制造了青鸾分身绣球,其主要作用是提前探测时空扰动,寻找黑影所预言的,可能出现的,某个改变宇宙的存在。

    五百年后。

    陆涯意外的以一身现代妆容,突然出现在某个浮空山的边缘。

    现代妆容?

    突然出现?

    除了穿越,陆涯很难有别的解释。

    而且还是肉身穿越!

    陆涯久违的看到自己真正的容貌。

    其实倒也不算难看,但是相比游戏里精心捏出的模样,多少有点差距。

    二八,也没有二八。

    可问题是,陆涯明明是现代妆穿越,为何非要在一个小时之内,把自己改造成游戏里的古装帅逼形象呢?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和千羽姬的风流韵事都可能是假的,为什么全职业满级的游戏经历,一定是真的呢?

    如果这样说,自己到底是个什么身份呢?

    他忽然对这一个小时发生的事非常好奇!

    只可惜这段追溯不能追溯人的心理活动

    陆涯因为没有金手指或系统,出场自带全位面无敌实力,因此并不在意自己的穿越事实被发现,或是本尊的容貌被老婆发现。

    这个世界是真的不看脸。

    酒狐仙盯着陆涯的前世容貌,看了半天。

    “咦,这谁啊,怎么长的比你还帅,是我喜欢的类型,还是个神祗本尊呢!”

    “”

    这是陆涯继老婆要抢老婆外,又产生了自己被自己绿了的感觉。

    这什么家庭啊?

    酒狐仙看了半天,忽然呆了。

    “这居然是你?”

    “怎么了?”

    “没什么,就感觉以前的你很可爱,没有现在这种装逼气息。”

    神特么可爱!

    二八大的二八它不香吗?

    陆涯也懒得在乎这种事,毕竟他也不是靠帅行走江湖,更何况人帅吊受罪。

    要不是老婆、师姐和女儿早已习惯了自己这副容貌,他还真想切换成前世容貌,那样代入感会直线上升,或许就不会咸鱼了。

    酒狐仙若有所思。

    “也就是说你是从神树里逃出来的神祗本尊,跟那个帝礼是同一类人?”

    陆涯摇了摇头。

    “如果我是神祗本尊,肯定能追溯到我下树的一幕,可惜并没有。”

    酒狐仙格外诧异,万没想到居然能遇到一个无法追溯过去的人类。

    “所以你就是黑影所推衍出的那个人?”

    “算是吧。”

    话音未落,一道黑影落下,差点把陆涯给压趴在地上。

    扭头一看,竟是一头体长足有一丈的大鸽子。

    一双血红的鸽眸仿佛开了写轮眼,滴滴泣血。

    利喙一张发出咕咕叫声。

    又是鸽子

    陆涯微微皱眉,感觉问题有些诡异。

    道理他都懂可这鸽子为什么越来越大呢?

    陆欺天兴奋的咿呀乱叫,突然一巴掌拍死了鸽子,囫囵吞枣塞进了小嘴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