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太医不解的问道:“将军为何如此?”清梦示意他把信拿起来看。

    “乱臣贼子娄宁,十恶不赦,出卖国家,背信弃义,先王待汝不薄, 何故要生叛逆之心?罪及九族,如若身不回,恐汝家眷死无葬身之地!”

    娄宁知道,这两封气势不小的信足以看出王富下定决心以家眷为要挟,他更知道, 他如果回去,则必死无疑,但家眷全部被扣押在王富那里。

    清梦握着娄宁的手,不知说什么好,娄宁无奈的说道:“我知道,这一定不是将军的主意,王富为人我知道,他只不过是在找一个借口除掉我罢了”

    “那娄将军”

    “我决定,只身回国,唯有一死以示清白。”娄宁咬了咬牙。

    “既然娄将军执意回国,我也不必阻拦,王富毕竟还是要威望的,不会当众杀了娄将军,但他一定会在暗中下手。倘若能为娄将军找一个武艺高强的随从,以便安全脱身,那便好多了。”

    娄宁托人写信,因身体不好决定过几个月回国。清梦也在修养军队,最主要的是清梦爱上了本地的豆包,便迟迟不想回去。

    最好笑的,清梦走到哪里哪里就有人追着,就为了能见一面清梦这个小北的恩人,人们摩肩接踵,都把街道两旁商店窗户门给挤破了,店家无奈只能关门。换句话说,清梦走到哪里,哪里就关门。

    这可把天生性子急的清梦给惹火了,只好派军队驻扎在豆包店门前,为了不丢失民心,清梦还不能叫军队动手打人伤人,只能进行疏散。

    但依然难以阻挡疯狂的人们。

    深夜,行军主簿正在熟睡,忽然门被一脚踢开,四五个士兵将他从床上拽起来,就拖着往外走。行军主簿大吼着:“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抓我?救命啊!”一个士兵用石头塞到嘴里:“不许叫,再叫我弄死你!”

    士兵们将行军主簿拖到了清梦屋内,行军主簿惊恐万分,虽然根本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但腿还是不自觉的软了下来:“主公恕罪主公恕罪”

    清梦可吓了一跳,连忙问道:“主簿犯了何罪?”

    行军主簿一脸茫然的看着清梦:“即无罪,主公为何”

    清梦笑着说道:“实在是对不住,我有事找主簿,因为太急,所以才这样,快起来吧。”

    行军主簿这才惊魂未定的扶着桌子站起来,站在清梦面前。

    “坐下,愣什么呢?”清梦示意他坐下,行军主簿缓缓的坐在椅子上,便询问到:“主公有何事?”

    清梦将门关上,像个孩子一样促进耳边:“你发誓不许说出去。”行军主簿连忙答应。

    “其实”清梦将豆包一事说出,行军主簿哈哈大笑:“主公主公为何不叫小北皇宫的御厨为主公去做呢?”清梦舔了舔嘴唇,笑着说道:“毕竟不是那个味了。”

    行军主簿笑得直敲大腿,本以为是什么军政大事,这豆包一事可真是出乎了意料。但是很快就收敛住了,因为他看到清梦正在瞪着他。

    “主公,此事简单,只需弄来几件破衣服,便衣出行,再戴上顶草帽遮着脸,就没有什么大问题,尽量去离皇宫远的地方,那样即便看到也不一定认得主公。”行军主簿为他出了这个计策,清梦觉得可行,便重赏了行军主簿。

    第二天,清梦命人买到了乞丐衣服,又命人编了一顶草帽,这才悄悄的跑出皇宫。

    清梦像个乞丐一样走在大街上,这下可好,除了苍蝇什么都离他远远的,清梦开始后悔买乞丐的衣服,早知就穿平民的衣服了。

    天下起了小雪,随着寒风,带给人们无尽的凉意。人们刚出屋就不忍不住打一个寒噤,行人们呼吸像喷云吐雾一般呼着白气。这种日子,穷人不好过,乞丐更不好过。所有乞丐们都聚在一条街行乞,都互相靠着取暖。

    清梦去的豆包店正路过那里,看着乞丐们一个个手脚冻的通红,饿的皮包骨头,哭出来的眼泪都被冻住,祈求路过的行人们给点施舍。但在这乱世当中,人们连自己吃饭都难呢,哪里会有人会给这些乞丐食物?

    清梦默默的走了过去,听见一家宅院内。有个人在凄惨的喊叫,随后又看见一个老乞丐被宅院内的人像扔垃圾一样被甩出来,走出来几个壮汉,怒骂道:“你个老不死的东西,连我家老爷的粮食的主意也敢打,看你是欠收拾!”

    那老乞丐哭着乞求道:“求求大老爷了,施舍我一点粮食吧”

    “滚远点,真晦气!”那几人头也不回的把门撞上,只留下老乞丐一个人瘫坐在门外哭。

    原来即便富人们有食物,也不会分与他人一点。

    清梦沉默的吓人,他默默的从兜内掏出豆包的钱,考虑一下又放了回去,走出老远,依旧能清晰的听到那老乞丐哭着叫道:“天呐!凭什么泰威皇帝家的可以随意吃喝,不顾百姓还能活得这么好,而我们苦了一辈子,却还要被上天惩罚!”

    清梦与自己的思想斗争了半天,最后还是掏出了豆包的钱走回去给了老乞丐,语重心长的说道:“放心吧,上天一定不会放弃我们的,会有人拯救大家的。”老乞丐握住清梦的手,颤巍巍的说道:“那个人是谁?”

    “是一心为民的英雄”清梦放下这句话,便默默的又回去了。

    行至东市,只见一个小和尚,将自己为数不多的豆包分给众乞丐,这在众人的眼中,反倒成了一个另类。

    清梦笑了笑,看来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无情。那小和尚分完之后,便挑起柴向寺庙走去。

    清梦决定跟随那小和尚上山拜佛,那个小和尚注意到了他,便走过去,放下柴火。双手合十说道:“施主不知有何事?”清梦冷笑,绕着这小和尚走了两圈,然后轻蔑地说道:“上山,烧烧香,拜拜佛喽怎么,不允许?”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