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允许”小和尚紧张的不行,一看就知道还很年轻。

    清梦把手搭在小和尚肩膀上,轻轻地说道:“带我去寺庙吧,我找不到路。”

    “好好”小和尚浑身瑟缩着,心中在盘算着:“莫不是强盗?”清梦看了一眼他,大吼一声:“快走!”

    “是!”小和尚大声的嚷,心有余悸的为清梦带路。

    山上的树叶都己消失,动物们也早就不见了踪迹。刚行至一半,就能听见寺院的敲钟声,以及众僧的念经声,那咚咚的钟声,每一声都能敲进人们的心里,每个人的心便会清静下来。

    寺庙大门外,一个老僧在那里扫积雪。小和尚急忙抢过大扫帚,心疼的说:“师傅,地还是我来扫吧。”

    清梦低头看那老僧,身穿红格袈裟,慈目善目,和颜悦色,一对充满福像的大耳朵,雪白的眉毛,没有头发。

    那老僧不紧不慢地说道:“净空,为师命你早晨扫雪,却已到了这般时辰,现在不是挑柴的时候吗?”

    小和尚突然想起来,木柴落在了山中。他垂下了头。早上忘了扫雪,现在柴又没挑回来,看来是免不了一顿责骂了。

    清梦恭敬地对那老和尚问道:“敢问老先生是什么人?”

    “老衲是这凌云寺的方丈,主公能来到此地,真是令小寺蓬荜生辉啊。”那老和尚双手合十,弯腰还礼。

    清梦大惊,他不曾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他很诧异的问道:“长老何以得之在下之身份?”

    老方丈笑着回答:“主公与寻常之人不同,虽身着乞丐服,老衲依旧能看透。”

    又转过头问小和尚道:“今天的柴挑回来了吗?”

    “被贼人抢去了”小和尚明显不会编织谎话,手不停的拽衣角,眼睛也不敢往前看。

    老方丈叹声回答:“说一句假话,还要用十句假话来填补,何必呢?”

    清梦为其辩解,老方丈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处理这件事情。三人来到后屋,老方丈命小和尚去泡茶。

    端坐在供台上的观世音菩萨,是那么的慈祥与美丽,再有太阳光的反射,观世音菩萨就好似闪着金光一般。清梦拜过菩萨后,便在桌旁席地而坐,老方丈坐在对面。

    “阿弥陀佛,主公来到这里,烧香礼佛,想主公必定有什么心事吧。”老方丈单手向上,闭眼询问。

    “大长老,我的确有件心事,还请大长老开点开点。”清梦凑上前去,回答道。

    老方丈笑了笑,说道:“主公但说无妨,菩萨就在身边,老衲绝不打诳语,绝不说害人之词。”

    清梦便把娄宁一事从头至尾说出来,他表明了想要为娄宁将军找两个护卫一同回国,但是找不到什么合适的人。

    “阿弥陀佛!”老方丈双手合十,轻声叹道。

    小和尚端着茶过来,分于二人,自己便出屋扫雪了。老方丈瞧了一眼小和尚的身影,转头对清梦献策:“主公,若要带,除了护卫之外,还要带一个能言善辩的人,那样方能使他认识自己错误,毕竟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大长老有何人可推荐?”清梦来了兴致,把茶推到了一边。

    老方丈喝一小口茶,又轻轻的放在桌上,茶杯中的茶叶浮浮沉沉。

    老方丈指了指一旁的小和尚:“老衲无他人可荐,唯有小徒释净空。”

    清梦却异常惊讶:“大长老莫不是在取笑于我?就他?正常说个话都说不明白,怎能说服王富呢?”

    “出家人绝不打诳语,主公若信老衲一言,胜算便有了三分。”老方丈显然非常自信。

    “大长老为何有如此之自信?”清梦眉头一挑,脸上露出满腹狐疑的神色。

    “我徒净空表面愚钝,实则内心有佛法之大道,大肚能容,容世间难容之事,开口常笑,笑天下可笑之人”老方丈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脸上镇定自若。

    清梦被这句深不可测的话弄的晕头转向,他一向对佛家很尊重,所以老方丈的话他还是听了,决定带上释净空。

    老方丈为释净空装好行囊,叫来了释净空。释净空跪拜在地上,磕了几个头,便和清梦走出了寺庙。

    旁边有个大和尚在那里问道:“净空离开寺庙入了红尘,怎么能保准其不染上世人的恶习?”

    老方丈双手合十,默默的念了几句惠能的《菩提偈 》

    :

    “菩提本无树,

    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

    何处惹尘埃!”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