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清梦带释净空来到了一家酒馆,二人坐下烫了一点酒,清梦接过杯子就要给释净空倒酒。

    释净空有些慌忙的说:“主主公,出家人不能沾酒”

    清梦听了这话只好把酒放下,要了一壶热水,二人叙谈甚久。

    “我说小和尚,你可知这一行程,弄不好是要掉脑袋的,你敢去吗?”清梦笑着说道。

    “主公的命令如何不从?”释净空喝了一小口热水,有些紧张的回答。

    “这冷天头喝一口热水,真惬意啊。”清梦嘴上虽然那么说,可手还是攥住酒不放。

    整个酒馆非常热闹,估计是天太冷的缘故,大多数人选了更便宜的热水,而没有热一壶酒。即便是一壶热水,四五个大老爷们也能凑在一桌聊他几个时辰。所以整个酒馆吵吵闹闹,热闹的不行。

    大街上,行人们的鞋与地上的雪摩擦着“咯咯咯”的声音。寒风呼啸着,行人们的速度也快了起来,在剧烈的寒风下,一株腊梅花落了下来

    释净空交了钱,又上来一盘豆包。清梦可是毫不客气,连忙用筷子夹了几个到嘴里,满嘴黏糊糊的说道:“吃啊怎么不吃?”

    释净空双手合十,嘴里不知叨咕着什么,然后再动筷子,慢慢的吃。

    清梦又叫伙计换来一个大碗,碗里面倒满了酒,对着释净空说到:“小和尚,你就以水代酒,咱们两个碰一个!”释净空。也端起一碗热水。

    “啐!”一口痰突然从大梁上落下来,正正好好的落在了清梦的酒碗里。清梦看了看着碗里面,一口大黄痰!

    “混蛋!”清梦酒喝的多了一些,怒骂着将酒碗举起来,“啪!”的一下摔碎了。释净空大惊,连忙拽了拽清梦的衣角。

    众人听见碎碗声,酒馆里的声音也静了下来,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清梦二人。伙计也跑了过来,问道:“这位爷,怎么了?”

    清梦拽住伙计的衣领,高声呵斥:“我问你,哪个混蛋敢往我的酒里面吐痰?啊!”

    只听见房大梁上,一阵爽快的笑声传过来。清梦气愤的抬头一看,一个穿着深蓝色的破衣服,绣有“天门”的黑色裤子,和一双黑色靴子,肚子上放着一把剑的男人正悠闲地躺在大梁上,右手里的葫芦酒瓶不断的往嘴里倒酒。

    清梦甩开伙计,指着大梁上的那人吼道:“你是何人?快给我下来!”释净空不知如何是好,只能默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众人仿佛明白了什么似的,都轰笑起来,清梦气急败坏的指着那些人:“有何好笑的?”

    一个男人边笑边说道:“大侠,还不快下来让他认识认识!”一听见这句话,众人笑的都直不起腰来,相隔好几里都能听见酒馆的笑声。

    “手握一剑一酒,任我四海逍游,若问在下名何?怀天门萧清风!”那男人哈哈大笑,全然没有理会清梦。

    伙计无奈,劝了大半天才将清梦劝回座位上,对他说道:“这位爷,你搭理他干什么?这就是一疯子,不知从哪一天来的,据他说叫什么萧清风,整天抱着个酒瓶不离手,衣服也不知多久没洗了,从来都是有个地方就能住,还整天说自己是‘天下第一剑客’。”

    “我呸!我看他就是‘天下第一疯子’吧!”清梦狂敲桌子,脸早已气的通红。

    “我说大侠,你都欠几个子儿没给老板了?”一个老头戏谑的笑道。

    “等着吧,哪一天老子有钱了,把这整个酒馆都买下来!”萧清风狂妄的说道。

    “我说伙计,这酒还怎么能喝得下去?”清梦质问道。

    这伙计拿了长扫帚过来,对着躺在大梁上喝酒的萧清风半威胁的说道:“我说萧清风,你要再不下来,我就给你打下来!”

    “啐!”又是一口痰落下来,这下可好,直接吐在了清梦的脸上。

    这一下可把炸药桶点着了,清梦将桌子掀翻,怒骂道:“好啊,你个混蛋,故意挑衅我是吧,敢不敢下来一决高下?”清梦摆出打架的架势来。

    “当然,随时奉陪!”萧清风执剑跳下大梁,没想到落了个狗啃泥,因为喝了太多酒的原故,站都站不稳,直接就摔在了地上。

    清梦心里暗暗的想着:“就凭这个喝醉酒的疯子,还想打得过我?”想到这里,清梦便放下了戒心。

    萧清风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打了一个饱嗝,对着清梦说道:“我只用一只手就能打败你,我还要把我手中的剑让给你。”

    “这可是你说的,可别后悔!”清梦有些得意说到。

    “哼哼”萧清风有些轻蔑的冷笑道:“只怕后悔的是你这毛头小子吧,想我萧清风,活了三十七年,什么场面没见过?”

    “活了三十七年,却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在身旁?”清梦嘲讽的说到。

    萧清风身体突然哆嗦一下,这句话似乎刺痛了他的内心。一阵冷风划进屋内,也滑过了他红润的脸颊,一滴泪流了下来。

    “看剑!”萧清风像疯了一般刺向清梦,清梦见到这架势吓的酒醒了一半,笨拙的向后一躲,可谁知萧清风那凌厉的剑法突然一旋,清梦头发被砍掉半截。

    众人一看有热闹可看了,都围在他们这里。清梦自知自己不是萧清风的对手,便连忙跑出店外,跑到了腊梅树下。

    萧清风追出来,抬起剑,正想劈向清梦的时候,看到了清梦身后的腊梅树,便呆呆的站在了那里,望着飘落的腊梅花,仿佛想到了什么,便低下了头,一声不吭的消失在漫天飞雪中

    清梦实力其实不弱,但他能看出萧清风的剑法中有一种极快的速度与回转力,普通人是根本无法做到的。还有他在萧清风眼中看到了一种悲愤,如果硬碰,不是死,便是伤。

    二人交完钱离开,清梦对释净空说道:“此人剑法毫无破绽,不像是常人所为,我觉得可以找他作为娄将军的护卫,就是不知如何找到他的下落。”

    释净空眼睛一亮,然后激动地回答道:“主公可还记得他的裤子?上面印着‘天门’二字。”

    清梦突然大彻大悟地说道:“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根据那两个字一定能找到这家伙的下落,我们去问问这个所谓的‘天门’究竟是什么地方。”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