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二人漫无目的的在小北城内寻找,哦不,还是有目的的,就是那个“天门 ”,他们见到人就问。

    以下摘录几个人回答的答案:

    红脸大汉:“天门?是天上的大门吗?去玉皇宝殿的那个天门?哈哈哈”

    商人:“天门我不知道,不过我们小店有卖大门的,买吗?”

    乞丐:“天门,俺家孩子就叫天门,有啥事啊?”

    清梦问的人倒是不少,只是没有一个正经答案是了。释净空又突然说到:“你看前面的那人,不像乞丐,莫非是隐居山林的大师?”

    清梦看了一眼那人,衣服虽破,但已似乎修补过,蓬头垢面的,以清梦看过的武侠小说的逻辑,这肯定是大师。

    这二人立马毕恭毕敬的上前问道:“这位先生,请问您知道‘天门’是什么地方吗?”

    那人瞅了一眼清梦,示意他把耳朵伸过来,清梦也非常听话的将耳朵伸过去,那人轻轻的说道:“你是一条狗~”说完便没命的笑着跑了。留下尴尬的清梦站在原地。

    后来他们才知道,那是一个精神病

    到了深夜,清梦带着释净空回到了皇宫,两人来到后院的花园游玩。隐约的看见里面有一个影子在舞剑,清梦便带着释净空前去一探究竟,是娄宁正在锻炼身体。

    “娄将军身体已经好起来了?”清梦对着娄宁询问到。

    “好多了,就是头有点疼嗯,对了,这个小和尚是?”娄宁疑惑的看着释净空。

    “小僧是凌云寺出家的和尚”释净空略有紧张的回答道。

    清梦也急忙的介绍道:“娄将军,这位就是我为你找到的同行之人,他可以在王富那里为你讲理。”

    “王富从来就不讲理,他若想杀你,随时可以派人暗杀。”娄宁把剑放下,眉头紧锁的说道。

    “娄将军,此点清梦已经想到,我已经物色到了一个人,使人剑法精湛,如果能叫他加入到你的同行队伍中,岂不美哉?”清梦安慰的说道。

    娄宁眼中泛着光,激动的问道:“此人在哪里?”

    清梦无奈的回答道:“只可惜目前没有找到他的下落,唯一的什么下落就是天门,不过找到的话,我一定想办法把它弄过来。 ”

    娄宁略有失望的回答道:“是这样啊,那我先找找看吧”三人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清梦累了一天,在被窝里光着身子睡自然是睡的很香,所以全然没有注意到被窝里多了一个人。

    (前方略有开车,请谨慎观看。(ω))

    ※※※※※※※※※※※※※※※※※※

    第二天,一抹阳光照进窗户,雪已经停下了。清梦睁开了朦胧的双眼,用左手揉了下。

    “嗯?是我眼睛没醒吗?怎么感觉有个人似的?”清梦双手揉了揉眼睛,睁大了有神的大眼睛,眼前的这一幕让他惊呆了。

    一个穿着便衣的女子躺在了她的枕边,呼呼呼的睡着,像个小风扇一样。

    清梦下意识的仔细看了看,虽然穿着便衣,可还是能看个大概:洁白如雪的肌肤,长长的秀眉微微颤动着,粉红的双唇如同含苞欲放的花朵一般娇嫩,黑色的小刘海挂在前额上,如同杨柳一般。头后的黑发如同瀑布一般倾泻在枕头上这正是季东丽。

    清梦咽了下口水,他不知道季东丽是什么时候来小北的,他也不想去想了。只是这样一位睡着的美女摆在了他眼前,弄得他有点束手无措了。

    直到这时他才反应到,自己身上还一丝不挂呢!清梦这才脸像个红苹果一样踉跄的坐起来,正想着下床穿衣服。

    “回来~”如同撒娇般的一声,把清梦的身体敲的动弹不得。季东丽一把将清梦又拽倒在床上,摸了摸清梦优美的锁骨。轻声的说道:“是不是很惊讶?”

    “嗯是”清梦的脸已经通红通红的了。

    “小弟弟,怎么这么害羞呢?”季东丽软软的说,又用纤纤的玉指抚弄着清梦性感的双唇。

    这个十九岁的少年,怎么能经得住如此的挑逗?趁着还有一点力气和理智,又要起身下床。

    季东丽突然跳起,一把将清梦摁倒在床上,坐在了清梦曲线分明的腹肌上,说道:“不要不识抬举,能和本小姐这样的人在一起,还有什么不值得放弃呢?”

    清梦吓得不敢动弹,因为他看到季东丽。像狮子盯着猎物那样饥渴的盯着他,只好鼓起勇气蹦出了几句:“内个季姐,我没有招惹你啊,上次的事不是道歉了吗?放我起来呗”

    “离议事还有一段时间,这么久没见面了,陪陪我不好吗?”季东丽轻轻的回答。

    “那好吧”清梦对待敌人可谓是有勇有谋,但对待眼前的这一个弱女子,他却没有什么办法了,身体逐渐放松下来。

    “咚!”门突然被踢开,“主公!我找到天门是什么地方啦!哇哈哈哈哈!”娄宁像个得到糖的小孩一样突然闯进来,笑着嚷道,但他看到眼前这一幕时,他脸上的表情凝固了

    这是个尴尬的一幕,一个连门都不敲的高兴的将军突然闯进来,撞见了一对在一个床上的男女,女的又坐在男的腹肌上,仿佛在干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娄宁很识趣的走出去,又轻轻的关上了门。屋外的冷风吹进来。

    季东丽也羞红了脸,只好放开清梦去穿衣服。清梦松了一口气,但却感觉有点依依不舍,也默默的穿了衣服。

    “对了,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清梦打破了尴尬。

    “前几天走的,昨夜才到,我问你的房间,刚才的那男人带我来的这里。”季东丽心不在焉的回答。

    “昨天夜里,没发生什么吧?”清梦略有紧张的问道。

    “什么都没发生。”季东丽咬了一下牙,仿佛希望发生点什么一样。

    “哦,那就好。”清梦淡淡的回答,“那你就先在这里休息吧,我会命御厨做食物给你。”

    “好,你忙去吧。”季东丽坐在了床上。

    清梦这才推开了屋门,走了出去。又是一阵冷风刮进屋内,刮的季东丽瑟瑟发抖。

    ※※※※※※※※※※※※※※※※※※

    清梦与娄宁并排走着,“你查到了天门是哪里?”清梦开门见山的问道。

    “天门在这个小北有东西南北四个,这就让我们缩小了查找范围,只要搞清楚他是哪个就好。”

    清梦突然想到什么,急忙拉着娄宁去了释净空那里。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