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清梦急匆匆的带着娄宁来到了释净空屋里,释净空招待二人,又是添茶又是倒水的。

    “小和尚,你记忆力不是很强吗?那你还记得萧清风当时说过是哪个天门的吗?”清梦开门见山的询问道。

    释净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问给弄傻了,除了挠自己的光头,就没有办法了。

    “这位小僧,如果你记得一定要说出来,这是关乎在下能否安全回国的重要人物。”娄宁请求的说道。

    “哎呀,你们就是这么说我也没法子啊”释净空急的来回走,又拍了几下自己的光头。

    释净空突然抬起头,然后激动地应答道:“我我想到了!”

    “既然想到,还不快快的说出来!”清梦着急的叫道。

    释净空想起来,萧清风在躺在大梁上喝酒的时候说过这么一句话:“手握一剑一酒,任我四海逍游,若问在下名何?怀天门萧清风!”

    “没错了,就是这个‘怀天门’”清梦高兴的叫道。

    “怀天门?可是我打听只有东西南北四个天门”娄宁小声回答道。

    “若大个小北城,岂能再容不下第五个天门?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这家伙找来,先让他道歉,简直是太狂傲了,竟敢把我的头发砍掉半截!还敢往我的脸上吐痰”清梦高声的说道。

    “还真是大言不惭呢!”季东丽推开屋门,继续说道:“要说狂傲,你敢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清梦低声回答:“我们在谈要紧的事,不要胡闹了好吗?”

    娄宁悄悄的看了看清梦的头发,的确是被砍下半截,忍不住的偷笑着。

    “那好吧,咱们三个现在就去找‘怀天门’吧。”清梦说道,就在这三人要走的时候,季东丽一把追上来,非常霸道的说道:“带着我去!”

    “我说你这丫头,怎么这么霸道呢?”娄宁生气的推开季东丽。“唉,就带着吧,我是弄不了她了”清梦无奈的说道。

    “乖宝宝!”季东丽抚摸几下清梦的头,蹦蹦跳跳的走在了前面。

    “唉哟!”季东丽一个不小心踩在冰上滑倒了,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弄得二人都忍不住,双手直捂着嘴乐,只有释净空双手合十,然后将其扶起来。

    天气总是易变的,雪越来越大,仿佛整片世界都笼罩在鹅绒般的大雪中,大街上的行人已经几乎没有,还有几个淘气的小娃娃在雪地中玩着。大地仿佛身着银装,雪中的景色壮丽无比,仿佛除了银色,世间再没有其他颜色似的。

    一阵风吹过,雪花糊在了众人的脸上。清梦的眉毛和睫毛,以及衣领都沾满了雪。只有季东丽,笑得像个孩子在这三人周围蹦蹦跳跳的。

    “我说,你一个人来小北,王一航怎么办?”清梦略有担心的问道。

    “当然是由那个老头照看啦!”季东丽笑嘻嘻的说道。

    “什么老头?”清梦有些疑惑的问道。

    “就是你们常叫的老儒啊”季东丽丝毫没有看他,捧起一把雪在手里捏着,一双可爱的大眼睛,仿佛被冻的更加迷人。

    “麻烦军师干什么?”清梦有些生气的问道。

    “就是那老头叫我来的啊他说如果我不来,你就见不着你要找的那个人”季东丽扭扭捏捏的说。

    “唉,真的是”清梦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马上就要到第一站东天门。

    东天门位于小北城东侧,离中心商区不远,四面都被墙包围着,院内有几个练武堂,还有两堆宝塔楼的废墟。塔顶上卧着一条锈迹斑斑青龙,正门上面的“东天门”也已经模糊不清,显然,这里已经被破坏多年了。

    清梦有些震惊的看着这一切,缓缓的走进满是白雪的废墟中,脚踩进白雪,每一步都响着“咯吱咯吱”的挤压声。

    “这里已经被损坏了要不我们去西天门吧”娄宁半劝慰的说道,毕竟只要见到任何一个天门派,便可以查到“怀天门”。

    “也只能如此了,”清梦跳出废墟,前往了西天门。

    西天门位于小北西城郊外的树林里,坐落在树林中的一个宗派建筑,正如一个金色岛屿,塔顶上伏着一只闪亮的白虎,只是眼睛被灰尘与雪蒙住了。

    清梦来到大门前,“西天门”这四个字明晃晃的,大约是被人擦过了吧。清梦推开西天门大门,里面有一群光着身子的学徒们在练功,浑身都被冻的通红甚至破裂。这天气,正常人穿好几件棉袄都冻的不行,更何况是这些没有穿衣服的学徒们呢?

    经过一个门徒的带领之下,他们找到了西天门门主,门主对这些来客极其不欢迎,甚至都没有让他们进屋。

    “有什么话就在门外说吧!”门主在里面喝了一口茶。

    “请问一下门主,您认识一个人吗?”娄宁略有谦卑的问。

    “何人?”一阵苍老的声音传出,随着的是一阵又一阵的剧烈咳嗽。

    “此人姓萧,名清风。”娄宁回答。

    空气突然间便静了下来,静的有些可怕。正当娄宁要继续问的时候,门主的声音里突然露出怒气冲霄的语气,高声斥骂:“你们这群畜生,给我滚出去!”

    “那您知道怀天门是什么吗?”娄宁紧张的问道。

    “滚出去!”门主再次强调。

    “您了解一些吗?”娄宁壮着胆子再问一遍。

    “滚!”门主再次骂道,随后传来了又一阵的剧烈咳嗽。

    清梦几人只能尴尬的离开,这四人走出门外,释净空才默默的说道:“这家门主有很大的嫌疑呀,我怀疑它就藏在这里。”

    “咱们没有证据,不要凭口污人清白,这样吧,我们先去其他两个门派看看,实在不行再回到这里细细的查一遍。”清梦一边说,一边看左右两排的树木。

    有一颗古树引起了清梦的注意,上面有着很多的武器劈砍的痕迹,最大的还是离这树根最近的那一树干,切口锋利无比,连一点误差都没有,上面还有三个被刺进的小洞。

    清梦没有在意它,毕竟大部分门派都是习武为生的,这大概是那些学徒们练功的时候用的古树。

    “可为什么,唯独树干最下面的那个切口竟如此锋利,造成这个切口的武器一定是削铁如泥,而使用它的主人一定是善用技巧,可是哪里会有这种人呢?”清梦有些疑惑,走进树干那里仔细观察起来。

    “我说清梦,又在看什么呐?”季东丽爽快的问道。

    “没什么继续走吧,”清梦默默的回答,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几人决定先回到宫殿,明日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便是位于小北城北部的北天门。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