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第二天,清梦等人去了北天门。映入眼帘的并不是一个大的宗派,而是一个连废墟都不如的烂地。

    众人惊呆了,娄宁自言自语的说道:“我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没有,就是这里。”清梦从雪堆中翻出来一个碎了半截的铜朱雀,这就是证明北天门曾经存在过的证据。

    季东丽感到有些冷,便开始四处小跑,直到他看见一边小道过来一个人。

    “喂,你们快看,那里有个人!”季东丽笑着嚷道。众人起初并没有在意,直到他们看到了那人手上的供台和香烛。

    那是一个老者,头发早已掉光,胡子稀疏沾满了雪,身上穿着印有朱雀的破衣服。这么冷的天,他即使不戴帽子都没有感觉到冷。

    老者连一个眼神都没看清梦他们,旁若无人的将供台摆放好,烧香祭拜,恭敬的跪下了几个头。

    娄宁耐不住性子,走上前轻声问道:“老先生,这么冷的天,您这是在祭拜谁呀?”

    “祭拜我的徒儿们祭拜曾经的北天门”老者自顾自的磕头,嘴上回答道。

    清梦有些诧异,莫非这个老者和这个落魄的北天门有关?便走上前,有些着急的问道:“敢问老先生何人?”

    “无名老叟,有什么好问的?”老者站起来,打扫了下身上的雪,将东西拿起来就要回去。

    “等一等!”清梦着急的吼:“请问老先生,您认识一个人吗?”

    “什么人?”老者停住了脚步,矗立在那里。

    “怀天门萧清风。”季东丽接过话来回答道。

    老者没有说话,示意几人跟着他,清梦。叫上了他众人跟着这位老者。

    走了很长的时间,他们来到了一极高的山,巍峨耸立,站在下面无不心惊胆战。

    “在山上”老者咳嗽了几声,便消失在飞雪中。

    娄宁走上前,对着清梦说道:“这老者莫非是在戏耍我们?还是有什么陷阱?”

    “总要试一试才知道嘛!”清梦等不及了,率先走上了山。释净空紧跟着娄宁,磨磨蹭蹭的才上了山。而季东丽则最后上了山,直到季东丽上了山,发现他们已经走散了

    “清梦”季东丽略带着哭腔吼道,她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就不来小北了。

    她没有选择自己回宫殿,而是决定进山寻找,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

    山上的雪更大,风的力量也更大了,多次差点将季东丽给推一下恐怖的悬崖,因为还怕山里有怪物,只好在陡峭的山腰走。寒风呼啸着,仿佛整个世界都披上了银装。气压越来越重,山林间布起雪幔。周围的尖峰,像冰山一样,在黑色的天空底版边上,划刻成锯齿形。

    远处雪山之巅站着一个人,不,确切的说是一个黑影,季东丽的手被峭壁磨伤,她咬紧牙,因为她知道,在这里哭喊,没有任何人能帮助你除了自己。

    一阵悠远的笛声传来,那笛声悠扬而悲切,仿佛在诉说着一个凄惨悲凉的故事。

    笛声,本该发出清脆而美妙的声音,而此时的笛声,却在飘扬着一阵阵悲哀,一缕缕孤独。

    季东丽听笛声听着痴了,脚不小心踩裂了一块碎冰,

    “啊!”她吓的大叫,连忙握住了旁边的尖石,手掌在不断的流着鲜血。

    这一声尖叫,笛声也随即而止,那黑影站起来,纵身一跳便消失了。

    季东丽无暇关注那个黑影,他的手已经痛的不行了,再过一会儿可能就要出冻疮了。

    “咯!”左脚边的石头动了一下,季东丽大口呼着白气,向要往上爬。这不动不要紧,这一动便把左脚下的石头踩裂,“啊啊啊!”季东丽喊破了喉咙,双手紧握住上面的那一块小石头。

    整个身体的安危都聚集在这一块小石头上,季东丽的手真的快挺不住了,手上的伤、严寒、小石头的硬磨,这三样随时都能让季东丽摔下悬崖,摔个粉身碎骨。

    那个黑影突然出现在了季东丽那座山的山顶,左手拿着玉笛,右手拿着一把剑,腰间挂着个酒葫芦。他穿着深蓝色的衣服,和绣有“天门”二字的黑色裤子,以及一双黑色靴子。长长的头发随着寒风飘散,俊美而又不失侠气。

    “救救我!”季东丽看到了希望,拼命地呼救着。那男子看了看季东丽,连忙敏捷的跳下来,一只手握住石头,另一只手伸向了季东丽。

    她紧张的握住那男人的手,那个男人如同风一般跳上山,这如果不是她亲眼所见的话,打死她都不会相信的。

    那个男人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所以季东丽没有看清他的脸,但从这俊美的身姿来看,颜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自己走下山吧,别奔悬崖走”男人扣上草帽,打算离开。

    “等一下!难道你想抛弃我吗?”季东丽紧张的吼道。

    那男人仿佛被打了一棒一样立在那里,缓缓的回头一看,流下的眼泪已经被冻在脸上。

    他像疯狗一样扑向季东丽,仿佛像见了爱人一样亲切的问:“腊梅?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腊梅?我不认识啊”季东丽一脸懵逼的答。

    “胡说,你的脸我看得出来,一定是腊梅。”那个男人用手摸了摸季东丽冻红的脸蛋。

    “啪!”一个清脆的巴掌,那男人退后了几步,捂着自己的左颊。

    “你这个流氓!真当姑奶奶我是好惹的吗?”季东丽手突然一阵阵疼,看来已经出了冻疮。

    “抱歉我认错了”男人有些惭愧。“你手上的冻疮还没好吧?要不来我家?”

    “来你家?又想对我做什么事?”季东丽抱着自己,向后退了几步。

    “不不不,你误会了,只是看你手上的伤,有些不忍心,想带你来我家疗养一下。”男人说话显然有些低三下四。

    “那好吧,但是姑奶奶我可告诉你,要想对我做什么不耻之事,小心砍了你的脑袋!”季东丽嘴上这么说,但其实心里早已春心荡漾,因为,因为眼前的男人太俊美了!

    “我叫季东丽,我们互相认识一下吧,你叫什么名字?”季东丽笑颜绽开,但是听到回答后,表情一下就凝固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