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萧清风我的名字”他有点不情愿的回答。

    季东丽的脸凝固住了,没错,这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男人。季东丽决定先把他打晕,然后再将它绑起来带回去这是一个弱女子想象的。

    趁萧清风在捣药的时候,季东丽像贼一样悄咪咪的走到一旁,拿起一旁的碗,朝着萧清风的脑袋砸去。

    说时迟那时快,萧清风借着舀水一转身竟然躲过去了,季东丽气愤的咬咬牙。

    “这药特别好用,曾经她就是这样为我疗伤的。”萧清风自言自语的说,然后又一转身去拿碗,季东丽又扑了一个空。

    “碗呢?”萧清风发现碗不见了,蹲下身子看各个角落有没有碗的下落。

    季东丽发誓要打晕他,虽然她也不知道打晕之后应该做什么,不过先打就对了!

    “呀!”季东丽闭上眼睛朝着萧清风的后脑砸去,可谁知萧清风右手迅速抓住季东丽的手腕,并回过头来,一脸宠溺的说道:“好厉害啊,原来你已经帮我找到碗了。”

    季东丽红起了脸,一把推倒萧清风:“你是不是有病啊?”

    “当然了,都是因为你害的。”萧清风坐在地上笑着说道。

    “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啊,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季东丽挠了挠手上的冻疮,又痛又痒,难以忍受。

    “当然是看你看的啦!谁叫你长得那么美?”萧清风站起来,笑着回答。

    季东丽无言以对,只好赌气似的使劲坐在椅子上。萧清风将磨好的药放在碗里,走上前说道:“抹药了,小心一点!”

    “好”季东丽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抹上之后不要乱动,在我这里先养几个时辰, 哎!再抹当中也不能乱动啊!”

    “疼!你慢点!”季东丽不自主的将手往回缩,被萧清风一把摁住手腕,用温柔的拽了回来,萧清风抬头看了一下,二人正好来了个对视。

    “看我干什么快一点”季东丽紧张的转过头,咬着牙不让自己回头。

    “怎么了吗?”萧清风站起来问道。

    季东丽没有回答,但她抬起头这一刻她吓傻了一个大肥老鼠正盯着他们俩。

    “上面有只老鼠!”季东丽吓的忽然跑到萧清风后面:“快!快将它赶走啊!”

    “怎么赶走?让我和他说几句话?”萧清风半开玩笑的说道。

    “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种开玩笑的话!你不会踮起脚尖用长东西把它打走?”季东丽吓得不得了。

    “踮起脚尖,我们就能离幸福更近一点吗?”他嘟着嘴,脸上露出巴望的神色暗示道。

    “你真是个混蛋!”季东丽死命敲打着萧清风的脊背。

    “我混蛋,但我很爱你啊。”萧清风转身要抱住她,但他见季东丽真的有些生气了,便只好自顾自着说道:“真是的,连玩笑都开不起。”

    “不过你很会说话啊,为什么不找个夫人?”季东丽笑着问道。

    “我答应过她,不再找第二个女人。”

    “那你为何对我如此之好?”

    “因为我觉得你就是她,简直一样。”

    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萧清风本能的拔出剑,用食指对着嘴:“噓~”

    季东丽捂住了嘴,萧清风便慢慢的走到门旁,脚步声越来越大,看来他们要进屋,终于,门被推开了!

    “看剑!”萧清风将剑劈下去,那人连忙用自己的剑一挡。

    “叮!”那人的剑被劈裂,他连忙走进来:“你莫不是王富派过来的刺客?”

    “你才是,是不是诛言派来刺杀我的?”萧清风有些点激动的吼道。

    季东丽被这情形吓坏了,他看了一眼那人,连忙说道:“快住手!”

    原来那个人是娄宁,听到这声他回头看了一眼,这时清梦等二人也进来了,见这情形,连忙拦道:“你们二人这是做什么?快快住手!”

    萧清风认出了清梦与释净空,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二位真是抱歉,那日在下喝高了,说出的狂言不必在意。”

    “哪里哪里,萧兄请坐。”几人坐在椅子上,清梦有些吃惊的问:“季东丽?你怎么在这?”

    “当然是人家把我救了,不像你只顾自己!”季东丽说。

    “等等,萧兄?此人莫不就是萧清风?”娄宁连忙询问。

    “在下就是,刚刚多有失礼,还望见谅!”萧清风恭敬的回答道。

    每人说了几句客套话,清梦急忙直奔主题地说:“上次我们切磋,萧兄的实力不容小觑,尽有实力的话,理当报国,为何久居于屋檐之下?”

    “呵呵,我对世俗的事情已经不感兴趣了。”萧清风事不关己的回答。

    “大丈夫正当而立之年,不为考取功名,不为国家效力,有点说不过去。”娄宁接过话来说道。

    “功名利禄的有什么用?为了名,连心爱的人都无法守护,那么这虚名还有何用?”萧清风显然有些激动。

    清梦听到这话,突然明白了什么: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看来只有打开他的心结,了解他的往事,才能让他出山相助。

    季东丽与释净空二人在一旁喝热水,旁观这三人的辩论。

    清梦倒吸一口冷气,能让他说出曾经往事的办法,那便是先让他信任自己。怎么能让他信任自己呢?方法只有一个先将自己的往事说出来。

    但是,清梦想到这里便不敢继续想了,因为他的往事,不堪入目!最终几人不欢而散,临走之前,萧清风将草药全部交给了清梦,并嘱咐每天要敷几次,敷药之前要用清水冲洗。

    随着娄宁回国的日子越来越近,清梦因为这件事心乱如麻,因为这让他想起了曾经的往事,换句话说,这次见面不仅没有解开萧清风的心结,反而将清梦的心系上了一个死死的结。

    清梦为何如此狂傲?那是在掩饰自己懦弱的心,想要用那些无能的气概来遮掩凄惨的往事,也就是说他在逃避自己。

    “他已经三天不吃不喝啦!”季东丽急的在娄宁那里哭着说道:“如果出了事情该怎么办啊?把大门锁上整天不出门!”

    “急什么急,待我去问一问将军。”娄宁不理解为什么那几句话,会把他伤的那么深,他走到府前,大声吼道:“张将军!你怎么不出来吃饭?”

    穆鸣锐的伤养好了,听说张清梦弄出这样的怪异的举动,连忙叫季东丽搀扶着他去清梦府邸,便询问了娄宁。

    “是这样,我们去找那位剑客,想请他出山保我回国,可谁知那场话说过以后,将军便这样。”娄宁简单的回答。

    “你们都说了些什么?”穆鸣锐问道。

    娄宁将那些话都叙述了一遍

    “这些话应该不会伤到他,这到底是为什么?”穆鸣锐急得直跺脚:“再这样颓废下去就要完蛋了,这个国家也要完了!”

    情急之下,穆鸣锐又匆忙的走回去,没有叫季东丽搀扶着他。过了一会,只见穆鸣锐与释净空走了过来,穆鸣锐手里拿着盘龙金枪,气冲冲的走过来,释净空在一旁急忙阻拦。

    “你想干什么?”娄宁见情况不对。

    “看我一枪戳烂了这门,冲进去和他讲讲理!”穆鸣锐抬起枪就要刺向那门,众人连忙去拦。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