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前言:

    一个严重的伤口,过了多久依旧隐隐作痛

    一段沉重的往事,过了多久依旧难以释怀

    穆鸣锐举起了盘龙金枪,如野兽一般推开了众人,咔!只听这一声,顺着门缝进去的盘龙金枪将里面的门闩刺裂,自己便一脚踹开大门,冲进屋内。

    娄宁三人一脸懵的站在原地,不知是被吓傻了还是怎么着。按照清梦制定法规来说,穆鸣锐已经犯了死罪。

    娄宁也是最先缓过神来,连忙拍了一下二人,“赶快进去看看吧,现在出了什么乱子!”

    二人如梦如幻似的哆嗦了一下,便呆呆的跟着娄宁后面走了进去。

    “你已经是君主了,为什么还是不能释怀曾经的事?”只听屋内一阵大吼。

    “穆将军,请你出去!”

    “看看你现在颓废的样子,还像个君主的样子吗?”

    “我求求你不要说了”话语里带着些哀求。

    “不,我要说!你想怎么样到底?”

    屋里一片寂静

    娄宁等人也进了屋,看见清梦面黄肌瘦的躺在床上,脸己是很久没洗了,手无力的垂在床沿。

    “谁谁叫你们进来的?”清梦有气无力的说道。

    “清梦,你怎么这个样子了?”季东丽担心的问道,便拿来了热毛巾为清梦擦擦脸。

    释净空站出来紧张的说道:“主公,既有心事,为何不去找方丈老师傅?我想方丈既能看破红尘出家,就一定能令主公释怀。”

    显然,穆鸣锐有些不相信,一个老和尚还能让一个被往事伤害的人释怀?太奇怪了吧。

    清梦同意了,可是穆鸣锐却急了,大嚷道:“你这秃驴,难道是想让梦子出家当和尚吗?先问问我手里的盘龙金枪答不答应!”言罢,拿起盘龙金枪就要刺去,被娄宁一把就摁住了手,说到:“你想的太多了!”

    “贫僧绝无此意”释净空吓得躲在了季东丽后面,季东丽大骂他没用。

    “走扶我去凌云寺”清梦用尽力气下了床,季东丽连忙跑去搀扶。“娄将军和季东丽与我一起去就好了,你们就在这待着吧。”

    在季东丽的强制要求下,三人先去吃了一顿豆包,才去了凌云寺。几人刚到寺院门口,发现老方丈早已双手合十,站在那里默念佛经。

    “不知主公何为?老衲已在此等候多时。”老方丈首先问道。

    “真是惭愧,我等何德何能令老方丈在此等候?”娄宁连忙恭敬的说道。

    “快与老衲一同进入庙内畅言。”老方丈很爽快的邀请三人进庙,依旧有个小和尚上茶,不过这次的茶叶与上次不同的是,茶叶一直沉着,即便晃动,最终还会沉下去,而上次的茶叶则是浮浮沉沉。

    “张将军,有什么烦心事可以对着长老说啊。”娄宁说到。

    清梦不语,因为曾经的往事,本身就是伤害蕴含执着、失去、悔恨、无奈。

    “主公怕是有什么烦心之事?”老方丈长眉一挑,又继续往下说到:“烦心之事如若不说,便如同下了阿鼻地狱,终日倍受煎熬。”

    清梦身体一颤,刚想开口,又停住了。

    “若是说,则解脱,若不说,如针戳”老方丈自言自语的笑道。

    清梦各种心理压力积压已久,经过老方丈一番开导之后,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往事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