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第二天,清梦睡眼朦胧地坐起来,“可恶,头好痛”

    清梦下了床,觉得应该办些正事了,便匆匆穿上衣服出门去找了娄宁。二人也没通知,就这样悄悄的走了。

    来到了萧清风家,清梦拍了拍身上的雪花,敲了几下门。

    “有人在家吗?”

    “门没锁!”

    清梦二人推开门,进了屋,只见萧清风躺在地上喝着酒,脸上露着猥琐的笑容。

    “这家伙在干什么啊”清梦尴尬的说道。

    “没没干什么”萧清风酩酊大醉的站起来,笑嘻嘻的说道:“今天是来陪我喝酒的吗?”

    “不,依旧是为上次的事而来。”娄宁打断了他的话。

    “要我说几遍?我不会去干这种送命的事情!”萧清风啪的一下,将碗摔在地上。

    “萧兄武艺高超,岂能白白送命?事成之后定有重赏。”清梦随即拿出来一个金元宝放在桌上。

    “咻!”一股风从清梦脸边划过,桌子和金元宝随即变成两半,是萧清风快速的剑法,清梦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你这个人”清梦压住了怒火,之后又咽下口气说道:“这样吧怎么做才能让你担当护卫?”

    “有点意思,我这里还真有个条件,就怕你答应不了,”萧清风踢开桌子说道。

    “但讲无妨,只要是我清梦力所能及的事,一定鼎力相助!”清梦咬了咬牙。

    “吼~真是很有趣呢~会很难的哟~”萧清风调戏的说道。

    清梦心里已经想好了六百种杀死萧清风的方法,嘴上说着:“请说吧。”

    “看来我对你来说很重要呢~”萧清风再次挑衅的说道。

    “”

    “”

    清梦娄宁二人无言相视,有不言而同的点点头。

    “是的,萧兄,尽管提条件吧!”清梦死命敲打着大腿,仿佛就像是在说:你过来呀!

    “那好吧,其实我想让你们寻一个人,只要找到那个人让我报了仇,我就会跟着你们。”萧清风说出了条件。

    清梦眼睛一亮:“此人姓甚名何,长相如何?”

    萧清风把脸贴近说到:“这人名叫诛言,相貌极其俊美,黑魅的眼角向上挑,终日穿着一身黑色长袍,长发紧紧跟在脑后甩动,最重要的便是前额处刻着一个大大的‘命’字。”

    “啊!”娄宁像想到什么似的,拍了一下桌子:“我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来了?”清梦疑惑的问道。

    “我在腰新城中,的确见到过这样一个人,手上还提着一柄黑剑,脑袋上也的确刻着一个‘命’字!”

    “那是他的九重天元剑,”萧清风补充了一句。

    “看来我是非去不可了!”萧清风搓了搓手,一副报仇心切的样子。

    清梦不知那个名叫诛言的家伙究竟是怎么招惹了他,总而言之,算是劝说成功了,清梦也如释重负般的呼了一口气。

    “那么,跟我详细讲讲这家伙,他在那里发展的如何?”萧清风对着娄宁问到。

    “啊,我和他打过交道,这家伙有一个邪天门,经常做一些不正当的生意,我曾代表王富前去捉拿,但到了之后他们就换了根据地,真是一群让人头疼的盗贼。”

    “不,他只是不想暴露他的行踪罢了,不然的话,对付你这样的人简直都不用拔剑”萧清风感叹的说道。

    娄宁有些不愉快,便转移了话题:“加入我们吧,那样你不仅能报仇,我也能安全到达首都。”

    “那既然这样,我就勉为其难加入喽,但是可不能少了酒啊!”

    “那当然,要多少有多少。”清梦高兴的笑道。

    (一小时前,清梦与娄宁离开的时候)

    张父被儿子打发走后,按照说的地方得了一个小房间,第二天早上买了一坛酒搬着去了儿子那里,在那里撞到了季东丽与穆鸣锐。

    “早上好,各位,”张父笑容满面的与二人打招呼。

    “叔叔早上好!”季东丽乖巧的应声回答,

    穆鸣锐则没有理会他,毕竟从学生时代起就常听到清梦讲这位人渣父亲,想要改变对一个人的印象是很难的。

    “话说阿梦这小子,在屋里睡着呢?”

    “叔叔我们没看到他呀,连门都没锁就出了门,清梦可真是的呢,”季东丽撒娇式的说道。

    “我给阿梦带来一坛酒,如果见到他的话,请转给他!”张父说过这句话,放下酒坛转身要走。

    “叔叔别走哎,我们三人何不去郊外游玩一番?”季东丽大声嚷道。

    “东丽,梦子不是嘱咐过我们不要乱走吗?”被穆鸣锐严厉地驳回了。

    “没事没事,有爸爸在还怕什么啊?”季东丽自来熟的握住张父的手。

    “爸爸?”张父有些不明所里,不过他的这些表现全部都被季东丽的欢声笑语给盖过去了。

    “不行!如果不听梦子的话,我们肯定会出事的!”穆鸣锐严厉地说道。

    “真是的,真是乌鸦嘴,既然你不去我们去了哦!”季东丽拽着张父就要走。

    “哎哎哎,等一下!”穆鸣锐连忙叫住了二人。

    “有事吗?”季东丽回头问道。

    “内个就你们两个去,太危险了,怎么能不找个武功高强的人去呢?”穆鸣锐挠了挠后脑勺,卑微地说道。

    “哦,那没关系,我会去找一名同行的将军的嗷!”季东丽故意挑逗着说道。

    “啊啊啊,不是那个意思啊,麻烦人家干什么?我是说嗯我也跟着去吧”穆鸣锐尴尬地说道。

    “哼哼,就知道你这家伙会跟来,走吧走吧!”季东丽像大小姐一样,高傲地说道。

    三人一起去了郊外。

    小北城一直向北走,便是安吉瓦草原的霍普特部,这三人一路游山玩水,好不逍遥自在。

    并且在路上也说明了清梦与季东丽二人的关系。

    张父便像查户口本一样问了个遍,最后问到她名字的字。

    “女孩子这个名字里的字不怎么好看呢,听一下我的话,改一个字吧。”张父摸着胡子说道。

    “改哪一个字呢?”季东丽捧起一把雪来放在手上,急速的融化着。

    “季东丽的‘东’字,就改成‘冬’字吗,好吗?”

    “太棒了!”

    这三人一直走到下午,玩的倒是挺开心,不过他们没发现,闯入了霍普特部的军营

    很快这三人便被捉了起来,在他们得知这是清梦的将军与家人之后,便想要拿着三人做个筹码,换回小北城。

    他们差人写了信,并用快马连忙跑到了小北城,“邀请”清梦来谈判。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