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时不我待,既然萧兄加入了我们,即刻出发!”娄宁激动的来回跳,像个吃了糖的小孩子一样。

    “可是有点太快了吧,不再安排几天吗?”清梦有些担心的说到。

    “这样也好,时间一长我就忍耐不住了。”萧清风也赞同娄宁说到。

    清梦无奈只能听从他们,他们一面找到了释净空,再加上旅途用的一些物品,早在很久之前就备好了,随时准备出发的那种。

    娄宁与萧清风一人各一马,释净空不会骑马胆子小,就坐在了萧清风的马上,马后压着那些旅行的用品,一切准备就绪。

    “那么三位,保重,一定要活着回来!”清梦作辑,向三人告别。

    “主公,等着我!”娄宁满怀信心的拽了拽缰绳。

    清梦将兵印掏出来,对着娄宁说道:“娄将军,我把兵权全付于你,如果谈判破裂,可杀出重围,领兵讨伐。”

    说完,清梦又掏出一封信,递给了娄宁:“出兵之时,务必要将此信寄于万阳城老儒军师之处,他现在掌握着国家大权,此信若至,他必然命高鱼将军从南处出发,夹击王富,这样王富之地便唾手可得!”

    “主公为何如此信任娄宁?”娄宁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连忙跳下了马单膝跪地说道:“娄宁乃一降将,安敢受此大任?”

    “正因如此才要做出一些功绩来,免被世人耻笑!”清梦紧紧握住娄宁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

    “当今天下大乱,群雄割据,谁胜谁负尚且不知分晓,但即便我们没有统一这大好河山,也要在青史上留下一抹重重的痕迹,这样才不枉男儿生于天地之间!”

    “绝不负主公之厚望!”

    娄宁此时明白了,他的选择是正确的,与当年选择了王八平不同的是,他在眼前的这个少年身上,看到了一股王者之气,这是他所见到的任何人都不曾有过的,或者说,这个男人可能是要注定统一天下的男人?谁知道呢?

    不管这个男人以后如何,娄宁绝不会放弃他的梦想,不枉生于天地之间,他追随的主公,将永不更改。

    娄宁跳上马,做了一个重礼之后,便骑上马,与萧清风奔向夕阳之中。

    谁会知道,夕阳下骑着马的那位看似平平无奇的将军,看似能力一般的将军,竟是日后注定要征服江东的男人江东王娄宁呢?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信使快马加鞭的闯入城中,很快就找到了站在街上的清梦,信使将那封信递与清梦,之后又如同疾风一般跑的不见人影了。

    “这是什么东西?”清梦看着眼前的信封愣住了神,不假思索的打开了这封信,很快,脸上的表情逐渐扭曲,咬牙撕碎了这封信。

    “混蛋!不是叫他们不要擅自外出的吗!”

    清梦可真是没闲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也顾不上什么了,连忙跑到马厩里,牵了一匹马,飞奔至小北城北部霍普特部军营。

    ★张清梦视角★

    大家好!我叫张清梦,现在你问我是在哪里?我现在被一群品行优良的男人们包围着,坐在大帐里面进行着友好的谈判。

    季冬丽他们都绑在了一旁,她一看到我进了大帐,便高兴地送了个秋波给我: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