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前言

    苍茫的草原上,从远方飞来的雄鹰,发出惊天的唳声,寒冷的风中,骏马在自由的奔腾着,从天边传来的马头琴声,与瑟瑟的寒风奏响出一曲悲壮的草原之歌。

    大元历432年,安吉瓦草原,洛川部,行刑场上。

    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被冰冷的的锁链绑在木桩上,飘着的鹅毛大雪全部都落在了他那已成一团乱麻的头发上,那人紧闭着双眼,嘴还在大口的喘气,只不过,他是站着的。

    附近一群围观的人,与其说是看热闹,不如说是他们正在担心,在愤怒,因为在这木桩上的男人,是已经聚拢了人心的草原英雄尔文。

    人们在伤心的哭着,但只要发出声响来,就会被旁边的士兵用马鞭呵斥:“不准为这家伙哭!”

    行刑场南面的小山坡上,一个耄耋之年(八九十岁)的老者,坐在那颗苍天大树之下,雪已经几乎埋没了他的下半身,老者的眼中泛着泪光,手上的马头琴用力拉着,悠远悲哀的琴声,是在惋惜一个英雄的末路吗?还是在为这个民族的未来感到渺茫呢?无人知晓。

    他只是用力的拉着,拉着,向天上看去,长长的胡子随着琴声慢慢的飘扬着,沾满了雪花,尽管手已经被冻的苍白,尽管下半身已被飞雪埋没,琴声依然没有丝毫妥协的声音,依旧是悲哀的琴声。

    一个胖汉走上了刑场,众人愤怒的目光一下就集中在他身上雷契尔,就是因为他,尔文才会被处刑。

    “天神哈纳什尔哟!你无能的后代尔文,他不仅没有带领我们安吉瓦人过上美好的幸福生活,反而变本加厉,残害众人!我今奉长生天之命,来除掉这个逆贼,希望天神哈纳什助我一臂之力!”雷契尔大言不惭的讲道。

    “啐!”人群中有人吐了一口,破口大骂:“雷契尔,你这只狡猾的狐狸,阴山中的野狼!为什么要用这种卑鄙的手段获得酋长的位置?”

    唰拉!一阵快刀划过,那人当场喷血倒地。众人也开始骚乱起来。

    雷契尔解开了绑在木柱上的尔文,锁链依旧绑在手上,准备行刑了。

    “我亲爱的尔文欧哈哟!毕竟是小妾生的孩子,怎么配做我洛川部的酋长呢,还是尽早去见哈纳什尔吧!”雷契尔挑衅的说道。(欧哈:指哥哥)

    尔文站在行刑场上,一幅坚毅的表情,永不服输的精神,即便是在瑟瑟寒风和漫天飘雪中,他浑身没有打一下颤。

    “临死之前,有什么话要说的吗?”雷契尔问道。

    尔文抬起头来,向着草原的牧民们,开口说道:“同胞们哟,不要为我的死而感到悲伤,也不要为我们的未来感到渺茫,我们安吉瓦人的太阳,永远会在黑暗中升起,那个太阳,一定会照亮大家的未来,带领我们安吉瓦人再次崛起!”

    “根据我们安吉瓦人的规矩,临死之前可以提出一个要求,看在我们兄弟一场的份上,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雷契尔拿起了行刑的大刀,一口酒喷在刀上。

    “当然,我只有一个要求!”尔文坚定的吼道。

    “说出来!”雷契尔回答。

    尔文睁开了双眼,然后淡淡的说道:“我要站着死。”

    “英雄!成全了你!”雷契尔抬起刀来,微微的闪着银光。

    尔文大声的笑了出来,笑得让人心头一紧,大笑声中带的恐怖与苍凉,恐怕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得到。

    随着悠扬的马头琴声,大刀挥下去,一代英雄尔文就这样离去了,在场的人无不默默落泪。

    天上的太阳也黯淡无光,雪下的也更大了,只有天上的雄鹰,仍然在翱翔着,这是对自由的诉求。

    马头琴声也越来越悲壮,是在惋惜这个英雄,这个英雄的一生都在极力爬出一个泥潭,却发现自己又处在一个更大的泥潭之中。

    身处迷茫,看不清人生前方的路,即使看清了也恐惧不确定。

    安吉瓦人的未来,难道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随着这个英雄的落幕,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一位英雄了吧

    回顾安吉瓦人的历史,第一代安哥哈纳什尔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大安吉瓦帝国,由西至东,疆域辽阔。

    到第五代安哥迦罗巴大帝统治时期,疆域达到了空前的辽阔,是安吉瓦人的极盛时期,多次击败南方的泰威帝国,整片中央大陆,大安吉瓦帝国的领土占据着2/3,紧邻的西方大陆也为之控制。

    这一切的衰落是从海什维尔家族开始的,因为千年极寒及分配不均的原因,海什维尔·鲁班路夺取了草原的统治权。但是反而治理的一塌糊涂,最终只能带着财富逃跑,留下各个部落的酋长们互相厮杀的烂摊子局面,而至今为止,全部的领土已不及当年的1/3,大量的安吉瓦人都屈缩于草原之上,过着互相厮杀的生活。

    然而一个英雄尔文,他继承了先人们的意志,就在即将统一的时候,遭遇不测,被亲弟弟谋害,草原再度陷入混乱当中,人们已经对未来放弃了希望。毕竟天上的太阳已经黯淡无光。

    安吉瓦人的命运与未来,究竟会如何呢?真的会一直暗淡下去吗?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