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张清梦视角★-

    大家好,我是张清梦,就在一个小时前,我还是以王的身份出访霍普特部的,想想就很激动。

    然而,马上就变奴隶了,你问我为什么?那当然是被流贼袭击了,把我们四个用麻绳捆上,像货物一样被运走了,这速度也太快了点吧(▼皿▼#)!

    我抬起头听那几个毛贼讲:“这四个人瞧起来是南人,看来做咱贴身照顾人的奴隶肯定是不行的,毕竟其他种族的人都信不得!”

    “那咱该怎么办呢?”一旁的毛贼问道。

    “都叫你少喝点奶茶,这点事还用咱家提示?当然是卖到奴隶角斗场了!”

    “那能卖个大价钱呢吧!”

    这二人莫名其妙的笑了,总之,对于我来说,那个奴隶角斗场肯定不是什么让人能笑起来的好地方了

    ★作者视角★

    流贼将清梦几人带到了霍普特部最大的聚居地:卡依木扎。

    而卡依木扎成为最大聚居地已经近似于大城市的原因有很多,但是有一半程度上都是归功于奴隶角斗场。

    这里的奴隶角斗场,类似于罗马竞技场,外墙高57米,总占地面积达到2万平方米。可容纳5万人,整体为一个极其庞大的椭圆形,观众席分为4个区:贵族区、外族区,平民区,奴隶区。

    贵族区:顾名思义,就是贵族专用的地区,那里常常摆着琳琅满目的食品,奶茶与酒,在正中央全面的观赏。

    外族区:是外族观光的地方,当然外族的奴隶贩子也会在这里进行交易,在偏左侧一旁。

    平民区:是安吉瓦人平民观光的地方,他们每个人只需要花上8卡内比就可以进去观光,在偏后一方。

    奴隶区:准备上场的奴隶会在这里练习,也是最肮脏的地方,其他三大区的垃圾废水全部向这里排放,在偏右侧,被高高城墙拦住,只能通过旁边的门进入自己的出场房间。

    清梦与穆鸣锐每人卖出300卡内比,而张父与季冬丽却被拒在门外,那几个流贼见他们二人没有什么用处,也撒手不管了,这二人大眼瞪小眼的站在大门外。

    “喂,你们两个蠢货!”季冬丽大声的痛骂那两个流贼。

    “说什么?”流贼显然一副没听懂的样子,不过看季冬丽一脸生气的样子,绝对不是什么“谢谢你们呀”这类的话。

    “说你们两个是蠢货!姑奶奶我就被你们扔下了?”季冬丽继续大吼。

    “不给你扔下,还要把你当哈纳什尔供奉起来?”流贼有点生气的回答。

    “我不管,你们这两个家伙把我们带到这里,总得安排一下衣食住行吧?”季冬丽继续说,毕竟他是一个不会看场面与脸銫的女人。

    “啐,看你是个女人,不和你这家伙计较,快走!”流贼带着同伙骑马跑开了。

    “噫”季冬丽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早知道就不乱跑了,肚子空空的好难受!”

    这时,他看到了一个神仙从天上降下来,用闪着光一般的手伸过来一个神の物—馍馍。

    季冬丽连忙塞到嘴里吃,中途噎了好几下。

    吃到最后他才抬起头看看那人,穿着狼皮衣服,戴着熊皮帽子,左手握着一柄马刀,左眼角还有一个泪痣,相貌也就15、16岁那样,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年。

    “啊,谢谢你啊,孩子”季冬丽手足无措的连忙站起来道谢。

    “真是没办法额格其,不要不带干粮的满地跑哟。”少年用一种温柔的苏苏声说到。(额格其:姐姐)

    少年的目光清澈,直勾勾的盯着季冬丽。

    “那么孩子,你叫什么名啊?多大年纪了?”季冬丽上去一把捏住少年的脸。

    “我叫布格哟,15岁哟。”少年温暖的笑着回答。

    “啊啊太可爱了!好想一口吃掉你!”季冬丽开心地将少年抱起来。

    “不建议让我摸一摸吧”季冬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少年。

    “额只是摸摸上半身的话可以的哟”少年有些语无伦次的回答,脸也泛红了起来,他知道,他迷上眼前的这个大姐姐了。

    “来自远方的客人们哟!欢迎来到奴隶角斗场,赢了的话可以满载荣誉与财宝光荣的返回家乡!”

    奴隶角斗场里面的比赛快开始了,老板们连忙检查奴隶的身体有没有异样。

    而清梦与穆鸣锐并没有雇主,两人只能呆呆的坐在笼子里,与他们一起没有雇主的奴隶很多。

    一些有钱的老板,如果奴隶死了还想继续战斗的话,就要花大价钱租借奴隶,如果奴隶战斗至死,还要双倍赔偿,出现这种情况的次数不在少数,所以奴隶角斗场狠狠的赚了一大笔,也是维修建筑与颁发奖品用的一大笔钱。

    当然这一次不同,这一次是由扎比比部酋长包办的一场比赛,所以奖品奖金由扎比比部出,这样的话竞技场可以说是赚的盆满钵满。

    外面的嘶喊声,怒吼声,与观众席上的大笑声,斥责声形成鲜明的对比。

    清梦与穆鸣锐被穿上了羊皮衣服,用手铐铐在笼子里。房间里充满了腐臭味,每个人都在痛苦的神隐着。

    穆鸣锐很快就被买走了,带到了二号场地,人们高兴的雀跃,这个男人有着结实的身体,一定能带给他们很好的观感体验。

    最重要的,那人悄悄的对穆鸣锐说:“如果你赢了,我就将你买下,给你自由。”

    穆鸣锐相信了这句话,捏紧了拳头上场,走到角斗场中央,两手空空用拳头,他在等待着敌人的出场。

    那边的栅栏打开了,一头猪哦不对是长得像猪一样的胖男人,像大猩猩一样敲着自己的胸脯:“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穆鸣锐轻蔑的笑了笑,他心中暗想:“这种人也配当我的对手?

    “喔嘿,两个人都走出来了!一场激烈的战斗要开始啦!现在开始下注!”扎比比部酋长旁边的管家大喊。

    将近九成的人赌那个胖壮大汉,倒不是他有多厉害,而是胖,在安吉瓦人眼中,胖代表强壮。

    而反观穆鸣锐,瘦弱的身躯,对安吉瓦人来言就像个小孩子一样,人们予以轻蔑的目光看向穆鸣锐。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