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江玉燕虽孕有皇儿,可毕竟年轻,也非出身勋贵的故宋太后,有勋贵撑腰,虽有武功傍身,可并非所有的事情都能用武功解决。

    揉了揉微微发胀的脑袋,江玉燕转而看向锦衣卫那一方,都指挥使江彬垂首不语,她心里微微恼怒,好在许显纯一门心思抱她的腿。

    感觉到江玉燕的授意,立马开了声,道:“钱大人,你这话是在说先皇的不是了?依许某看,那些人跪门阻挠先皇南下亲征,实乃刻意为宁王拖延,合该统统抓入诏狱,好好审讯是否与宁王勾结才是,怎么还能起复、升迁呢?”

    许显纯一开口,场面登时就混乱起来了,不少人因他言辞直接辱骂,骂的他面色漆黑一片。

    那些人早看不惯许显纯了,江彬不在,这人自个儿搞倒两个阁老,对他们来说,许显纯比之江彬还要可恶可怖十分。

    钱谦益正儿八经科举出身,是很瞧不上许显纯这靠着媚上欺下手段上位的厂卫的,他一派正气凛然,蔑视着江彬和许显纯道:“当日跪门一案,所参与的一百零七人,皆是我大明脊梁,为人方正,为官清廉,岂容尔等媚主之辈置喙!”

    “就是!朝堂之上何时轮得着你们锦衣卫开口!”这些人吵着,杨金水分别将几个出列之人的名字指出,让江玉燕好好地认识一番,什么礼部员外郎荆养乔,工科给事中陆粲,王准等。

    倒是一开始积极给钱谦益帮腔的俞谏,不再言语,还像避瘟神一样离这几个人远远的。

    江玉燕也不着急了,正好借着现在,看看这朝堂上还有哪些人和自己不对付。

    这下子江彬的脸也黑了,一双眼睛阴鸷的扫了几眼以钱谦益打头的几个文官。

    钱谦益一点也没有察觉到自己招惹了江彬,犹自侃侃而谈:“更何况,现辽东巡抚王守仁已于先皇亲征前将宁王捉拿,先皇却将军报留中,执意亲征,并在南巡期间,数次招妓,游山玩水,惊扰百姓,更是逼得百姓携女携妻流离自保,这间种种,已能证明,那一百零七位同僚所言非虚,既然如此,就该让他们起复,也更该追赠谕忌那些无辜而廷杖致死者!”

    江玉燕听得恨不能将钱谦益给捏死,朱厚照南巡时的作为她再清楚不过,招妓和游山玩水是有,可说惊扰百姓,朱厚照为了好好钓鱼,甚至乔装打扮,还让锦衣卫着便服;

    什么携女携妻,变着法儿的说朱厚照逼迫人妻,强纳民女,如此给死人泼脏水,以图邀命让自己上位,钱谦益当真好得很!

    江彬也气乐了,他一把拦下蠢蠢欲动的许显纯,因着许显纯投了太后,他江彬的靠山又没了,江玉燕虽是走了他的路子进献给朱厚照,但二人其实并未说的上话。

    实在是,江彬所献美人并非只有江玉燕一人,他甚至还记得,有几个他特别青眼的,就是因为江玉燕而失宠。

    江玉燕又摆明了抬举许显纯,所以他这些日子一直不甘愿低头,态度也十分暧昧,但不代表,朱厚照没了,这些人就可以骑在他的头上,甚至给先皇泼脏水。

    更何况,南巡一事,是他江彬一手建议的,有些不好的风评也就罢了,但若是被彻底否定,打成反面教材,这些疯狗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江彬昂着头,斜眼儿瞧着钱谦益,冷声道:“宁王六月造反,先皇七月下诏亲征【注1】,若非尔等拖延,八月中旬就该赶至南昌,王守仁报功奏报在先皇出征后,尚且未到,钱大人倒好,上下嘴皮子一碰,就说先皇隐瞒军报,江某问你,你可有证据?”

    证据自然是没有的,钱谦益心想,什么时候风闻奏事还需讲证据了,他人在北京,民间都是这么传的,能有错吗?

    江彬就知道他没证据,他天天跟着朱厚照,怎么不晓得这军报具体到的时间,一声冷笑:“先皇南巡时,江某一直随侍左右,怎么没见钱大人所说的妻啊女啊,还有惊扰百姓以致逃离一事,真是巧了,我们锦衣卫倒是在扬州、杭州、南京抓到了不少散播留言的混子,供词还好好地放在当地卫所,人也还关着呢。”

    江彬看着脸色青白的钱谦益,嗤笑道:“呵,钱大人,你猜他们都散播了什么,这背后又是什么人指使的?要不要我让人把他们押来京中和您对峙啊!”

    什么叫逆风翻盘啊!虽然对江彬和江别鹤勾结十分不爽,但是江玉燕心里还是为江彬的犀利偷偷点赞!

    礼部员外郎荆养乔见钱谦益落入下风,面带激愤,呵斥道:“江彬!你少在这里颠倒黑白,你自己在南巡时的作为真当我们不知道吗?不过是为了遮掩你那媚主丑态罢了!那豹房之中还有许多你江彬进献的四方美女!”

    “砰!”的一声。

    满朝文武登时吓了一跳,寻声看去,却是太后那边传来的,他们都快忘了这个天降大运的女子了。

    只见帘幕后,江玉燕身前的紫檀木几直接裂作几半,咣咣倒在地砖上。

    惊得这些羸弱文官目瞪口呆。

    江玉燕收回莹白如玉的右手,声音传遍整个大殿:“大汉将军何在?”大汉将军既大明的殿前卫士,隶属锦衣卫。

    荆养乔早在那“砰”的一声时,理智就回笼了,当今太后正是那江彬在先皇南下之时进献,他以此事辱骂江彬,不就是在讽刺太后因此获宠为丑事吗?

    看到几个身材高大的大汉将军身影,仿若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荆养乔刚刚怒斥江彬的瞬间消失,脸色苍白一片,腿也软了。

    “礼部员外郎荆养乔咆哮朝堂,拖下去,廷杖四十!”江玉燕的声音不含一丝感情,她就是要让这些人知道,她江玉燕的出身,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挂在嘴上的。

    虽说骗廷杖,是大明官员的一大乐趣,可是朱厚照教了他们做人,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廷杖是会残废,乃至死人的!

    更何况,他刚刚指着大汉将军的上官江彬骂,这要是被拖下去,必死无疑啊!

    生死瞬间,荆养乔的思绪转的极快,趁着大汉将军还未近身,他张牙舞爪的扑向钱谦益,道:“钱大人,你救救我!你救救我啊!”

    钱谦益的愣神被打断,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这局面怎么就变了呢?他没打算放弃荆养乔,拱手垂眉:“娘娘,荆大人只是无心之失”

    江玉燕不给他说完的机会,幽幽道:“钱大人别忙,哀家还想问问你,你所说的几件事的证据呢?”

    钱谦益脸色一僵,已被大汉将军拿下的,一脸希冀的荆养乔也认识到不对,面色灰白一片。

    又看到江彬、许显纯之流丝毫不掩饰的恶意,和江彬闭合的脚尖,挣扎着不想被拖出朝堂的荆养乔一下子崩溃了。

    明朝的廷杖是有讲究的,这点,经过跪门一事后,被大明官员给研究的十分透彻。

    廷杖,分为“用心打”和“着实打”,如果监刑官脚尖张开,那么就是“着实打”,可能会导致残废,而如果监刑官脚尖闭合,那么就是“用心打”,则受刑的大臣必死无疑。【注2】

    当然,这其中还有种种技巧,荆养乔甚至还记得那当场毙命的、和内脏破裂、伤口感染而撒手人寰的几位同僚死不瞑目的脸。

    心里崩溃之下,荆养乔顾不得许多,竟是当庭哭喊道:“毛大人、钱大人、咱们说好的要同进同退的!你们救救我啊!”

    满朝文武一片死寂,他们没想到,荆养乔这么没骨气,这就开始攀咬了。

    朝堂之上共有两位毛大人,一个是阁臣毛纪,一个是礼部尚书毛澄,江玉燕细观二人反应,毛纪依旧老神在在,毛澄倒是面色阴沉,孰是孰非不言而喻。

    荆养乔被拖下去,江玉燕看着毛澄和钱谦益,凉凉道:“毛大人,荆大人所言“同进同退”是何解啊?先帝尸骨未寒,尔等就敢私下串联,欺负哀家孤儿寡母了!”

    毛澄脑门冒汗,本想稳坐钓鱼台,没想到竟然惹火烧身,如今竟想不出丝毫对策,若是矢口否认,他的官声就彻底完了,可若俯首认了,今儿个还能走着出去吗?

    【注1】:这个时间和历史上的时间不一样,不要细究哦

    【注2】:引自百度百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