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尔等何人!竟在此处行凶!”喊话的人身着大明兵甲,他们领头的是一个体态肥胖的中年男子,他骑着一匹上好的黑色骏马,满面油光,好好地盔甲穿的不伦不类。

    这人身边的一个壮硕的汉子扫了几眼尸体,面色瞬间就慌了,忙对着肥胖男子耳语道:“百户大人,他们杀的果真是范氏的人。”

    这百户吴成一听,心中又惊又怒,“噌”的一声拔出了大刀:“敢在百户所闹事!把人都给我围了!”

    范氏到了时间一直没来,他们这些人也就心疑是否出了意外,实在坐不住,这才来看看,没想到商队真的被劫杀了!

    大同府境内,竟敢动八大商会的人,这些人定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上官一发话,这小兵哪有不听得道理,这些和普通大明军人精神面貌完全不同的兵丁,几乎每人一匹马,配着好刀好枪,十分积极的将锦衣卫围了起来。

    陆文昭神色阴沉,他们为了方便,都未着制服,只是穿着普通的锦衣,可是大部分佩刀都还是明显不过得绣春刀,这些人眼睛莫不是被猪油糊了吧。

    他冷笑一声,扯下了腰间的令牌,高高举起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狗胆包天的东西也敢围你锦衣卫千户爷爷!”

    一通话骂的这百户吴成脸色又红又紫,这么多人面前,他这个百户一点脸没有,红是羞的,紫是气的。

    可这令牌上的“北镇抚司”四个大字有让他不敢发作,只得瞪了一眼身边那个壮汉,连忙下马,对着陆文昭一边行礼,一边陪着笑脸道:“见过千户大人,大人息怒,实在不知大人在此办公,未能协助,是我等失职。”

    他一行礼,手下人马自没有高坐在马上的道理,哗啦啦跪倒一片。

    陆文昭冷哼一声,收回令牌,道:“这些人是逆杨一案同伙,尔等协助还不够格。他们今日要逃边,你百户所就在这必经之路上,他们刚死完,你们就过来了,你不会告诉我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吧?”

    百户吴成额角细汗密布,心中后悔自己不该因为范氏迟迟不过境,而带人马来看情况。如今骑虎难下,这锦衣卫千户步步紧逼。

    若是坦白,自己卫所放纵商人走私资敌之罪暴露,他和这些兄弟都得死,只头顶上那些大爷也不会放过自己出卖他们一事;

    可若是隐瞒,范氏走私必须要打通他们卫所,如今人死在这,就是最大的证据,瞒是瞒不了了。

    吴成咬牙,右手缓缓放在了腰间的大刀上,左右都是死,反倒不如杀了这些人逃边去过快活日子。

    他早就和手下人讲过事发的严重性,不听话的早就被宰了,彼此眼色互通,唰唰唰的都亮了刀。

    锦衣卫这边也是早有准备,陆文昭一直盯着这些人,见有异状,彼此都没废话,直接砍杀在一起。

    陆文昭高声骂道:“早就知道你们不干净,他妈的一窝子汉奸,统统该死!”

    吴成也不服刚刚恭敬的态度,挨了一刀依旧道:“你们待在京城首善之地的不愁吃穿也有脸说我们,若非饷银一再拖欠,家中老小还需养活,谁会做这勾当!”

    “百户大人说的对,饷银本就不够我养活老婆孩子,又回回拖欠,若非范先生,我等早饿死了!今日你们劫杀范氏,我等需得拿你们的人头给范先生和上官交代!”吴成身边的壮汉一刀砍死一个年轻的锦衣卫后附和道。

    “少拿这些冠冕堂皇的话诓骗老子,一个个肥头大耳的在这儿说的好听,别人的饷钱能断,你他妈一个百户也会断?怕不是你把自己兄弟的银钱都给黑了吧。”陆文昭根本不吃他这套,他以前在军中,知道有些上官拉出来是比之猪狗还不如。

    吴成面部一抽,眼神愈发狠厉,实在没心情接话了,他们人多势众,本是站了上风,可是那白衣剑客一个人就带走一大半,他的武功不及陆文昭,一直被压着砍。

    几个亲近的兵又被一个女子砍死大半,就连刚刚发话的吴成,都被一个面目英俊的青年男子打杀了。

    一晃眼,除了远处几个,周围竟是只有他自己了。

    心神失守之下,吴成右手手掌被陆文昭的赤絮齐齐削去,痛的他连声惨叫。

    “叶兄弟,还劳烦你将此人穴道封住,我要将他带回北镇抚司严审。”陆文昭见吴成已经无法提刀,对着叶孤城道。

    “客气。”叶孤城回了一句,利索的给吴成封穴顺便止血。

    丁修也驾着马回来了,身前还叠着两个手脚被缚的孩子。陆文昭很是惊喜,带血的右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夸道:“干得好。”

    丁修却夸张的后退,语气埋怨道:“师兄,你把血蹭我身上了!”

    “嘶,你小子欠揍是吧。”陆文昭对丁修的皮实很是无奈,这个师弟,和他们几个都不大一样,性格很是跳脱。

    丁修嘿嘿一笑。

    “好了,赶紧收拾收拾,咱们速速离开大同府。”陆文昭语气急切,此处离城镇还是比较近的,要是被人发现,又是一堆幺蛾子。给此处锦衣卫留个信就行了。何况捉了个纵容走私的活口,回去又是大功一件。

    “你是说,范家这样的,山西境内还有七家,带着山西官场一起资敌。是咱们大明朝一手养大的鞑靼和女真?”坐在御花园凉亭喂鱼的江玉燕满眼嘲讽,却依旧笑呵呵的对许显纯说道。

    “是臣等监察不力。”许显纯单膝跪地,额头微微冒汗。

    “你除了会说这句还会什么?哀家抬举你有什么用?山西都成了筛子,察哈尔若南下,你是让哀家将整个北地送出去,带着皇帝南狩?”江玉燕厉声道,她是真给气着了,她不想落得让自己成为崇祯那样的亡国之人。

    “娘娘恕罪,请再给臣一次机会,臣必将山西八家和他们的靠山连根拔起。”许显纯整个跪在地上,心中将南镇抚司骂了八百遍,主打军情军纪却丝毫不提山西境况,他不信他们不知道。

    又给江彬记了一笔,江彬出身军旅,南镇抚司一干人都是他的得力手下,许显纯不信他们没有通气。

    “哀家可以给你机会,两个月,把人查清楚,再和东厂曹正淳一起,去把人给拿进京,通敌叛国的统统诛九族,还有,辽东女真的军报,哀家要你们南镇抚司第一时间呈上,若是比当地的折子慢,哀家就把你挂在后面煤山的树上!听清楚没有?”江玉燕声音不疾不徐,却饱含威胁。

    她知道,大明最大的威胁,不在察哈尔,而在建州女真,可自打她做了太后以来,除了王守仁等辽东官员的奏报,辽东一概事情她都不知道。

    许显纯虽然不明白太后为什么要将他挂在煤山,但是还是连声担保。

    “娘娘放心,臣必然将事情办得漂漂亮亮儿的。”

    江玉燕揉了揉额头,素慧容极有眼色的接过手,她又道:“这样太被动了,你安排下,派些人潜入女真吧,摸清楚他们的军备和上层关系,哪怕是皇太极的绯闻也行,别什么都不知道。银子的话,哀家让户部批。”

    “谨遵娘娘懿旨。”许显纯一口应下。

    “去吧。”江玉燕挥手赶人。

    “臣告退。”许显纯起身离开。

    江玉燕琢磨着,若是此间有钱谦益、皇太极,是不是明末的其他人也会存在。想到这里,江玉燕有些激动,对着候在一旁的杨金水道:“杨金水,你去西缉事厂,宣雨化田来慈宁宫。”

    “奴婢这就去办。”杨金水躬身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