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江玉燕不能直接将那些名字说给雨化田,让他去找人,但若是放任不管,也不是办法,最终她还是想了个笨方法。

    吩咐雨化田整理一份大明朝的文臣武将名单,哪怕致士在家的人也不能放过。顺便还有各省举子名单,她认为,能青史留名的至少是能中举的吧?

    厂卫虽好用,可毕竟,现在的朝堂掌握话语权的还是文官,江玉燕知道自己出身贫寒,书也没读过几本,全靠着叶蓁蓁的记忆和朱厚照的短期培训,这才紧急上岗。

    势单力孤的滋味这些日子她是受够了,她迫切的想要培养出自己的一套班底来。

    朱厚照说过,如果过于重用厂卫,会导致朝堂权势不平衡,她这个太后,在士林的名声也会极差,且厂卫多是恋权贪财之辈,很容易将导致文官集团的反弹,政治派系互相倾轧,从而使整个大明官场陷入白色恐怖的氛围中。

    不过对江玉燕来说,要是利用的好,这种党同伐异的问题也不见得是坏事。

    雨化田有些头大,这官员的名单好弄,吏部就有各个官员的档案,摘抄下来就好;

    可各省举子名单,都在各省贡院之中,这就有些麻烦了,南境几个省份一来一回少说也是近两月,无奈之下,雨化田只得把西厂几个五六品的番子派出去,只求快速完成太后交代的事情。

    雨化田递上名单,已经是一个多月后了,江玉燕彼时正在练功,她将记载《北冥神功》的画卷细细研读,与《移花接木》对比发觉:

    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与现世其他内功功法大不相同,乃倒行逆施之法,所以凡是之前有修习过其他门派功法的,若想习得北冥和移花,需得忘尽所学,既散去内功,毕竟,一个人若自小练功,运行原本的内功心法就成了如吃饭喝水一般的本能,就算失忆了也不会忘记,所以除了散功,没别的法子。

    若论高绝,《移花接木》是绝对站了上乘的,北冥再强,也不能隔空吸功,可移花有一致命缺点,就是空木葬花;

    可若论功法理念,《北冥神功》是正宗的道家功法,讲究百川汇海,博大精深,阴阳兼具,练成之后兼容天下武功,剧毒不侵。

    虽然吸别人的内力可以说是轻松无比,但是让江玉燕散去接近二百年的功力去学北冥,是不可能的。

    她倒是想将两个功法融于一体,可移花接木来自波斯,北冥神功出自道家,两个迥异的文化背景的至高武功,若没有相应的知识储备,融合谈何容易。哪怕是道家移动藏书楼黄裳在世,也会束手无策。

    别无他法,江玉燕只得先练招式,先做到无法让他人近身吧。

    《天山六阳掌》、《天山折梅手》、《生死符》等逍遥派的武功没有对应的心法是想都不要想,所以江玉燕只挑了《九阴白骨爪》《摧心掌》《六脉神剑》这几部主打招式的功法先练着。

    如今,她练武也不再回避,慈宁宫内的临溪亭,位于慈宁宫花园南部的中心,江玉燕让杨金水将这里改成练功台,简单的放置了几个蒲团和低矮案几和一尊金制镂花香炉。

    每天下朝之后,她便在此焚香练功。

    “雨公公,娘娘正在练功,有什么事儿,先候着吧。”杨金水脊背挺直,双手交互置于小腹,声音冷淡。

    雨化田微微一愣,看了一眼远处卧在蒲团之上,面北背南朝天而坐,双臂高举,十指弓起,运作如风带出阵阵破空之声的江玉燕,知道她练功正在紧要关头,不敢再看。

    雨化田眉目微敛,细密的睫毛遮住了他的眼神,只听他不卑不亢道:“我倒忘了,不急,娘娘练功确实不可打扰。”说罢就不再言语,带着几个西厂番子,负手立于一旁。

    心中却想,这杨金水往日里哪敢给自己脸色看,如今自己没法儿天天跟着娘娘伺候,这些人若是在背后编排两句,娘娘和他离心怎么办?

    杨金水倒没有编排过他,他不待见雨化田纯粹是当日皇史宬的话,有内侍学给了他,这雨化田三言两语的差点让他失了青云直上的机会,他怎么可能笑脸相迎。

    似乎感觉到二人的针锋相对,整个院子的内侍和宫女一片静默,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一炷香后,江玉燕收功才罢。

    杨金水这才带着一个刚刚端着茶上来的宫女上前,跪在练功台的一处,一边给江玉燕递茶,一边道:“请娘娘润口,雨公公来了。”

    江玉燕接过茶杯,微微一抿,便随意放置在案几上,道:“让他过来吧。”

    雨化田从身后番子处取过名单,匆匆上前行礼,江玉燕盘坐于下,他自不能如往日只单膝行礼,双膝着地,双手高高将名单举起道:“娘娘,这是月前您吩咐奴婢整理的官员和举子名单。”

    江玉燕秀眉一挑,道了一声:“还真不少。”

    杨金水自觉的接过这厚厚的两摞折子,摆在江玉燕面前的案几上,她这才抽出一个折子,翻看起来。

    映入眼帘的第一个名字,就让她的眉头狠狠皱起。

    雨化田看的心头一跳,不晓得是哪个人惹太后不悦。

    江玉燕抬起头,对着两人道:“你们都先找个蒲团坐吧,陪着哀家将这些人都筛一筛。”说着又仰起头,招来一个内侍道:“你去,取来笔墨纸砚。”那人依言去办。

    江玉燕这才又看起了折子,这折子上不单单有名字,还有籍贯、年纪、履历和家庭关系,可以说是非常详细了。

    雨化田和杨金水两人各自寻了一个蒲团,跪在上面。

    小内侍很快就回来了,江玉燕在两张空白纸上,分别写上“甲”“乙”二字。

    这才又吩咐道:“金水呀,你的字写得最是不错,就你来记吧。”杨金水含笑应下,将自己的宽袍大袖挽起。

    雨化田在一旁默不作声,摁在膝上的手指微微发力,他从没在江玉燕面前写过字,其实他的字迹也是不错的。

    眼梢看了下侍女中领头得素慧容,雨化田心中微微舒了口气,好在和他一般出身西厂的素慧容还跟着太后,他要接西厂的班的话,深受西厂恩惠的素慧容必不会让太后忘了他。

    “记:袁崇焕,乙。”江玉燕简单的将名单分为甲乙两榜,其实是为了划分能用和不能用两种人。

    袁崇焕后世争议颇多,很多人将他抬举到明末三杰,国之重宝的高度,但在明朝末年,此人是被钉死的,无可争议。

    江玉燕不管其他,只看这人办的事儿,就不待见他,从未经营过辽东就敢言“五年平辽!”,放卫星也不是这么放的呀!

    又目无王法,擅杀毛文龙,毛文龙此人,携孤军深入敌后,在明廷钱粮不到位的情况下,生生练出数万大军,建立东江镇,救得数十万辽东百姓,这样的人就被袁崇焕杀了!

    若他真的能“五年平辽”也就罢了,可是袁崇焕战绩平平,没打出什么像样的成绩来,或许他是个英雄,也很悲情,可是江玉燕绝对不会将他放在辽东这个紧要位置上。

    没错,袁崇焕并未被朱厚照任用,朱厚照还是有眼光的,毕竟他自己上过战场,大败蒙古小王子,根本不信袁崇焕吹得牛,所以袁如今不过是福建邵武一个小小知县罢了,就让他待在这儿吧。

    “记:左副都御史杨涟,甲。”

    “记:南京翰林院编修严嵩,甲。”

    “记:左军都督府经历吴襄,乙。”这个人,家庭关系明明白白的写着儿子吴三桂,那他就是大汉奸他爹啊,留着干什么?

    “记:已致士徐光启,甲。”

    “记:兵科给事中夏言,甲。”

    “记:登莱巡抚袁可立,甲”

    “记:辽东经略王化贞,乙。”

    这句话说完,江玉燕忽的看向雨化田,道:“这个王化贞,哀家记得,打王守仁当了辽东巡抚后,就和王化贞数次闹出经抚不和的传闻,都察院将两人弹劾了遍,你办事素来妥帖,这次担个监军的位子,就去辽东,看看到底是谁的问题,如实记下来,报给我。”

    话没说完,江玉燕就见雨化田面色似有不安,她倒不认为是雨化田怕死不敢去,毕竟他的武功在大内还是不错的。

    稍一琢磨,江玉燕就大概明白,雨化田或许是以为他要被打发出京,她安抚道:“东江镇多次讨俸,毛文龙更言东江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皮岛深入后金,不容有失,本想着派监军去看看再商定粮饷一事,可若真如毛文龙所言,就不能耽搁,内阁的杨一清,王琼已经议定,押十五万石粮食先去皮岛,哀家从内帑额外拨二十五万两白银,就都由你押送过去,顺便安抚皮岛军民,给你两个月时间吧,把这两件办妥,快去快回。”

    实在是没什么可用的人,亲近的内侍只有雨化田和杨金水,暂时又离不开杨金水伺候,就只能派出雨化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