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哒哒哒。”马蹄在石砖上踏出清脆的声响。

    已经过去好些天了,周淮安始终未曾出现,一直不相信周淮安已经死了的邱莫言,还是接受了现实,孤身来到了大同。

    周淮安曾说,要请范永斗帮忙送两个孩子出关,如今那些跟随他的人杳无音信,邱莫言只能去找范永斗,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哪怕找到周淮安的尸身也行,好让他葬于周家祖坟。

    她多方打听,了解到,范永斗如今住在大同南泉村的一处宅院。

    南泉村就在大同府城南,从村口往外的路都铺着石砖,让邱莫言觉得诧异的是,这里的村民的精神面貌相较她以往去过的村落要好的多,也没有面黄肌瘦的,基本上看到的人的乐呵呵的。

    大同今年春才震了一回,就算官府今儿地主不盘剥,普通大同老百姓也过的不会太好。

    牵着马,看着村里来往的村民,邱莫言心里猜测,莫非那范永斗范老爷真的是个大善人?

    村民也对这个牵马拿剑的江湖女子十分好奇,一群坐着小板凳摘菜的妇女更是不加掩饰的议论,还是其中一个带孙子的阿婆叫住了邱莫言。

    和蔼的道:“那女娃,你来南泉村啥子事情?”

    邱莫言见是一个老婆婆,便站住脚,恭敬道:“婆婆有礼了,我来此处找范永斗老爷有些事情。”

    阿婆听了乐呵呵回道:“你说范家大老爷啊,”她扭头指向远处的高坡,接着道:“看到哪儿没有?那处大宅院就是范家的大宅了。”

    邱莫言顺着婆婆指的方向看去,果见一处极大的庄子,她转头抱拳:“多谢婆婆指点,我这就去拜访范老爷。”

    那婆婆笑眯眯摆手:“没啥没啥,去吧。”说罢便继续逗自己孙子去了。

    邱莫言牵着马走了半天才见到范府的大门,正要上前,却忽见两个衣着鲜亮的人拍马越过她,直直停在了范府。

    两人飞快的下了马,其中一人对着两个门房中体格健硕的道:“秋生,快帮我们把马拴好,我们见你家老爷有急事。”

    “两位老爷放心吧。”那名叫秋生的门房一口应下。

    邱莫言却瞳孔一缩,她看到了二人腰上挂着的令牌,那是锦衣卫南镇抚司的令牌。

    原本那门房已经注意到了她,邱莫言不能若无其事的牵着马继续走,只得硬着头皮上前。

    心中却在想,为什么范府会和南镇抚司有往来,和下人都如此熟稔。

    究竟是范永斗帮着锦衣卫出卖了周淮安,还是锦衣卫中有人被范永斗贿赂了呢?

    邱莫言心中疑云重重,却又不敢表露太多,对着那叫秋生的门房强笑道:“这位小哥儿,不知贵府范老爷可有闲,我找他有事。”

    那牵着两匹马的秋生一愣,想着怎么都赶到这时候了,赔笑道:“我们老爷就在府中,只是刚刚有两位锦衣卫的大人先去寻了老爷,姑娘进府估计要等上一段时间。”

    邱莫言摆手,道:“无妨无妨,我等一会儿不碍事。”

    “那行,还请姑娘告知姓名,小的给府中姐姐们交代一番,好叫她们通报。”秋生舒了口气,平日里总是会有陌生人来拜访,三教九流哪怕是村里的村民,他们都会放行,老爷很是看重名声,是绝对不准他们这些门房难为人的。

    邱莫言恍然:“哦,我叫邱莫言,找范老爷打听半个多月前,剑侠周淮安一事。”

    两个门房只能离开一个,秋生和另外一个门房六顺对视一眼,六顺挠挠头,说:“秋生哥,你去吧,我在这儿等着。”

    秋生点点头,指着范府门前一颗大树道,“那行,姑娘您先将马栓在那棵树上,我先将这两匹马牵去马厩,再给您的马儿安置。”

    邱莫言依言照做,心中却觉得十分古怪。

    这一路,她都是听着范永斗修路搭桥,帮助乡邻致富发家的事迹过来的,到了这范府,门房也比京中一些大户的看门素养好得多。

    种种迹象,实在是让邱莫言难以相信这是一个汉奸的作为。

    “哈哈哈,薛兄弟和陆兄弟怎么今日有空登门啊,走走走,咱们去堂上说。那个小曼,安排上茶去。”富态的范永斗笑得十分和善,遣了身边的大丫鬟去催茶,可往日里被他的金钱所腐蚀,和他称兄道弟的两人,今日却是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打头的薛克己面上冷硬一片,他是南镇抚司驻大同的锦衣卫千户,大同此地西界黄河、北控大漠、东连倒马、紫荆之关,南拒雁门、宁武之险。【注1】

    一直是大明朝廷最重视的府城之一,因着兵事上的重要性,为了监督军方,历代皇帝都会派锦衣卫胁从督管,这事儿自然摊给了他们南镇抚司。

    本来一直没什么差错,直到某些人无视朝廷的禁令,与敌国走私。大同卫所名存实亡,他这个负责军纪的千户,更是直接倒向这些大商人。

    “哼,大祸临头,你还笑得出来!”百户陆一鸣冷笑道。

    范永斗脸上的笑容逐渐僵住,原本作着邀请姿势的右手也伸了回来,贴在了鼓涨的肚子前,放在背后的左手也将腰撑了起来:“我范某人一直本分做生意,在晋地是有口皆碑,不管什么事儿,范某相信,官府自会给我个公道!”

    薛克己伸手摁住陆一鸣的肩膀,冲他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

    范永斗脸色僵住,可薛克己神情反而和缓下来,皱着眉头道:“老范,这回没那么简单,走吧,咱们边走边说。”

    被丫鬟带着往大堂走去的邱莫言一路上都在观察范府大宅,刚进大门,是一道长80米笔直的石铺甬道,把六个大院分为南北两排,甬道两侧靠墙有护坡。

    尽头是祠堂,和大门遥遥相应。有四座主楼,门楼,更楼,眺阁数座,邱莫言远远的还瞧见几个不断走动的护卫家丁。

    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堆金沥粉,十分之豪奢。【注2】

    【注1】:引自百度。

    【注2】:引自百度百科乔家大院描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