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直在偷听的邱莫言的茶杯险些端不稳,这范永斗果真不是传闻中的大善人,寻常人哪会儿想到刺王杀驾,却从此人嘴中轻飘飘说了出来,这分明是一利欲熏心胆大包天之辈。

    皇帝还是个娃娃,若是没有太后坐镇,不说藩王会蠢蠢欲动,就是那些大臣也会有几个生出董卓、王莽之野心。

    如今国朝内忧外患,这些人还敢兴风作浪,真出了事情,后金和鞑靼必定趁虚而入,想到此处,邱莫言对着素不相识的范永斗生出了前所未有的杀心。

    要知道,哪怕是周淮安之死,她也未曾对杀了周淮安的锦衣卫起过复仇之念,无他,只因她从心里就不认同周淮安营救杨廷和的血脉,觉得周淮安是钻了牛角尖。

    天地君亲师,人世间皇帝便是天下人的君父,更是系天下之安危于一身之人,杨廷和下毒谋逆,是致天下安危不顾,瓜蔓抄是他应得的。

    如今范永斗不光做了汉奸,发着国难财,还意图谋逆,侠气深重的邱莫言怎会放过他!

    薛克己眼睛一眯,他听出了范永斗的话外之音,冷笑道:“你这是在威胁我?还是威胁几位大人!范永斗,你可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区区商户,和贱民有什么区别,就是全死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本千户肯赏脸和你说话已经是开恩了!”

    陆一鸣见上官终于怼了这惹事儿的范永斗,心中大快,也是只拿斜眼儿瞧着范永斗。

    这堂中还有贴身伺候范永斗的丫鬟,被如此对待的范永斗下意识看了眼几人,心中即羞且怒,面上也浮起了不显眼的晕红,商人身份一直是他的痛,哪怕是官员阶层最低等的武人,也可以嘲讽于他。他就算贿赂了所有人,可他们还是打心眼儿瞧不起他。

    但他还需依仗江彬他们,是绝对不能翻脸的,强自压下怒意,范永斗语气微微和缓道:“千户大人误会啦,也是范某太过着急,话说的不清楚。实在是这些年咱们之间多有通婚,早已难分彼此,千户有何必说出如此伤人之话。”

    范永斗家里家大业大,凭着生意做得好,生是和数位达官显贵结了亲。范式亲族中有一和他关系略尽的侄女儿,便是抬进了这位薛千户的府中,难分彼此还真不是说说。

    但他这话不是让拿给薛克己做了妾的侄女儿当要挟,而是提醒薛克己,他范永斗可是和山西巡抚章增以及他那上官江彬都结了亲的。

    薛克己面皮一抽,知道范永斗的意思,也正是因为范永斗的闺女嫁给了江彬的亲侄子,江彬才让他来通知范永斗。

    这范永斗每年赚的比大明朝的岁入还要多,江彬是真的舍不得他死。

    江彬如今恩宠不及许显纯,也就愈发理解当日因圣眷不及他,转而投靠宁王的钱宁了。他对江玉燕是一丝忠心也无的,这次江玉燕要许显纯彻查他的钱袋子,他就没少在背后辱骂,

    “要我说,这事儿再简单不过,由我出钱,你们提前买通试药的内侍宫女,再暗中下毒,那小娘皮一死,谁还能管得了咱们!”范永斗的神情愈发阴狠,完全看不出平日里的和气。

    “你!你!你真是丧心病狂!”陆一鸣一手指着范永斗,身子都惊得发颤!他是锦衣卫难得的好手了,如今已是九品巅峰,知道人的武功若是到了大宗师是万毒不侵的。

    虽然他不认为江玉燕有宗师之境,可是天阶高手的功力足以挡住大部分毒物,就算中了毒,用内力压制,撑得一时半刻,也是能扭转局面的。

    薛克己却显得有些颓然,整个人瘫在椅子上,好半晌才说道:“许显纯此人阴狠毒辣,暴戾恣睢,江指挥使这些日子和他不对付,已然遭了记恨。

    能兴大案,他是决计不会放过我们的,若是让他得逞,整个南镇抚司都得玩完!

    以北镇抚司的耳目,恐怕已经知晓你和江指挥使的关系,如今的局面已经难以控制,实话说,我已经得到消息,江指挥已经对许显纯生了杀心,他活不了几日了。

    你若是要毒杀太后,速度也要快些,尽快定出个章程才是。”

    听了此话,陆一鸣整个儿人如同雷劈一般僵住,他实在难以接受这和刺王杀驾无异的谋划。可现在已经上了贼船,上官们已经拍了板,他说话又有什么用呢?

    生怕因开口反对而招来杀身之祸的陆一鸣识趣的闭嘴不言,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这还需要什么章程,只需薛兄告知江指挥使,我范某人代表晋地其余七家,承诺事成之后,每年分红再涨一倍,相信大人自会安排好一切。”范永斗顿了顿,有道:“算了,我还是写封信,劳烦薛兄派人将信送于江指挥使。”

    “这样最好,有凭有据,晋地八家一向以你为首,想来你去游说也不是什么问题。事不宜迟,你快动笔,我也好着人送去。”

    “行行,小曼,速速取来纸笔。”范永斗对着角落候着的丫鬟小曼吩咐道。

    偏厅的邱莫言暗骂几人蛇鼠一窝,不当人子。原本还以为这两个锦衣卫能劝住范永斗,没想到竟是直接附和了。

    邱莫言屏息凝神,感知到两个锦衣卫一个八品一个九品,微微蹙起眉,按住了直接杀了三人的心思。

    “邱姑娘,那两个客人马上要走了,您请跟奴婢来。”之前那个名叫小桃的丫鬟道。

    邱莫言点头,道:“多谢姑娘了。”

    出了偏厅,邱莫言刚好和正在送客的范永斗三人打了个对脸儿。

    “范老爷好,小女邱莫言,来拜访您是为了前些日子周淮安一事。”邱莫言忙道,没找到周淮安的尸身前,先留范永斗一命。

    薛克己和陆一鸣瞬间便警惕起来,周淮安就是祸源,这邱莫言来此到底打得什么主意。

    三人相视一眼,范永斗给了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和善的对邱莫言道:“邱姑娘不必多礼,不知你和周大侠是什么关系呀?”

    “回范老爷话,小女是周淮安未过门的妻子,知道淮安遭遇不测,特来大同寻他的尸身。”邱莫言面带苦涩。三人得了答案,都不由松了口气。

    “诶,周大侠和邱姑娘郎才女貌,可惜天不眷佳侣,实不相瞒,周大侠的尸身同范某商队一同被收敛,已经下葬,邱姑娘是打算带其尸身回乡?”范永斗假意感叹。

    “是,落叶归根,如今周府众人身陷诏狱,小女理应为淮安收尸。”邱莫言眉目低垂,周淮安死了,她是把自己当做了未亡人。

    “邱姑娘一片真情,范某佩服!周大侠之墓离此并不远,范某这就带你去。”范永斗也觉这是一个营造好名声绝佳的机会,就应了下来。

    “那我们就不留此叨扰了,范兄,告辞!”薛克己没范永斗这么热衷搞慈善,他听邱莫言的言辞,只觉得晦气,又有事在身,迫不及待的想走。

    “哦哦,行行,薛兄弟陆兄弟慢走。”

    低着头的邱莫言心中一喜,知道机会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