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薛克己和陆一鸣相继离去。邱莫言对范永斗道:“还烦请范老爷借小女一个坛子,小女打算将淮安的尸身火化。”

    范永斗一愣,他本想先带邱莫言去上坟,没想到邱莫言话中竟是现在就要带走周淮安,迟疑道:“这,开棺动土不是小事,要不我请几个大师,测算一下日子,做个法事再将周大侠火化吧。”

    邱莫言哪儿能不知道,若非范永斗生事,她是计划好的开棺和从新入土都要做法事,可现在,却不能因此耽搁。

    她面上露出一丝苦涩来:“不瞒范老爷,周伯父还不知淮安已死,朝廷也是绝对不会放过周家的,小女实在怕他们也遭不测,这才一定要尽快带淮安回去。”

    范永斗一声叹息,点点头:“原来如此,姑娘放心,范某一定给你安排妥当。”

    范永斗说到做到,没有丝毫墨迹,遣人拿了许多祭祀用品,带着数位家丁护院,一同去了南泉村后的一处矮山,邱莫言注意到这里有许多墓碑,却没什么章法,应该是村里人默认的坟地。

    总共没走半个时辰,邱莫言就看到一个简单的坟茔前立着一个“剑侠周淮安之墓”的木制墓碑。

    邱莫言不是一个情绪外露的人,可见了此景,这会儿泪珠儿如断了线一般,不住的从脸庞滑落。她半蹲下,轻抚墓碑“淮安,淮安,我来了,都是我的错,当时应该劝住你的。”

    “邱姑娘,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顺变。”范永斗站在她背后,见她肩头耸动,安慰道。

    “你放心,我这就带你回去。”邱莫言说完,一把擦干泪水,带着一股子决然的意味站起身。

    扭头对着范永斗道:“烦劳范老爷了。”

    “不碍事,不碍事,举手之劳。”范永斗说完,便吩咐一干家丁抛撒纸钱,进行了一个简单地祭祀后,这才让人动手挖开了坟茔。

    不多时就看到一个普通的木制棺椁,开棺之后,在邱莫言的注视中,周淮安的尸身随着大火消失。

    她亲手将其骨灰置入一个青瓷坛子中,用布细细包裹了一层又一层,将其稳稳背在了背上。

    看着一直守着的范永斗,邱莫言心中复杂,这是一个可怕的两面人,他用名声给自己做了层层盔甲。

    他不死,不知道多少百姓要死在蒙古和后金的铁蹄下,这样的蛀虫留不得。

    往其旁边凑了两步,邱莫言道:“多谢范老爷援手,小女子的事情办完了,也该和您告别了。”

    “姑娘有要事在身,范某也就不留你了,走,我送你出村。”范永斗客气道。

    邱莫言微微摇头,神情冷峻,道:“范老爷错啦,不是你送我,是我送你!”

    听言,范永斗很是诧异,正要开口问询,却看到面前白光一闪,喉间瞬时一痛。原是邱莫言提剑斩去了他的头颅。

    一众范府家丁被这变故惊得呆愣当场,老爷和那个姑娘一直好好地,怎么这女子就暴起杀人了呢?

    老爷的头就这么掉了?

    “抓住这个女人!快快!”这是反应过来的,急忙大喊道。

    其他人相继清醒,他们是范府家仆,跟着老爷出来,结果老爷死了,他们是绝对在其他主子哪儿讨不到好的。

    为今之计就是抓住这个女子,好给其他主子一个交代。

    “尔等昔日助纣为虐,为汉奸做事,是受身契之迫,我可以不究,若是现在依旧执迷不悟,就休怪我剑下无情!”邱莫言提着滴血的子母剑,周身还带着煞气,冷冷说道。

    没人把她的话当回事儿,毕竟这些人没几个会去打听江湖事,又是普通人,少数习武的也不过三四品,根本不知道人阶剑客意味着什么。

    面对着扑过来的众人,邱莫言摇摇头,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直接杀了个干净。

    随意用尸体的衣服擦干净了剑,邱莫言又运起轻功,回去将范府稍微衣着鲜亮的都给杀了个干净。

    她并非嗜杀之人,可她也不是那种秉承只诛首恶观念的人,范永斗能有如今,或许他自己的才能占主导,可是家族必定也给了一定支持,所以她放过了范府的下人,可范府的主子,这些人享受到了发国难财带来的利益,对邱莫言来说,就是罪不可恕,是故她必杀之。

    范府跑掉不少人,邱莫言并没有去追,任由他们跑掉,她在影壁留下“汉奸人人得而诛之”几个血字后,就牵回了自己的马,迅速朝京城方向赶去了。

    “你说什么?!有人屠戮范府?范永斗怎么样了!”刚刚和陆一鸣赶回卫所,将范永斗信件派出的薛克己拍案而起,一把拎着来人的衣领急声问道。

    “小人所言句句是真,小人好不容易才从那女杀神手下逃出,便赶来通知您了。”来人身着范府家丁衣服,身上还有些许血迹,正是那看门的秋生,可见所言非虚。

    薛克己仍旧一脸不可置信,脸上一会儿青一会儿白,还是他的亲信陆一鸣镇定些,他注意到秋生话中的词,疑惑道:“女杀神?屠戮范府的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女人?”

    “是啊大人,小人亲眼所见,那女子还是和你们前后脚进得范府呢,好像叫邱什么的。你们走后,她和老爷去南泉村的坟地去了,之后就再没见和老爷一起出去的人回来,恐怕是已经遭了毒手啦!”

    秋生是真没想到,说话温和有礼的邱莫言竟做出这样可怖的事情来,从小到大没怎么见过血的秋生,现在还后怕的两腿直打摆子。

    听到这话,薛克己只觉得头晕目眩,眼前发黑,整个人就要往后栽,陆一鸣赶紧扶住他道:“大人,您要保重身体啊,说不定范永斗还活着呢。”

    “对对对!”薛克己好似得了安慰一般,又振作起来,大声对卫所其他面面相觑的锦衣卫道:“现在!马上!这就去给本千户找,务必要将范永斗给本千户带来!”

    说完,他又咬牙切齿道:“勒令全城搜捕,务必抓到那个叫邱什么的女人!本千户要将她五马分尸!”

    陆一鸣补充道:“是叫邱莫言的吧,千户大人,我怀疑她已经跑了,咱们还是得去范府看看,得知道她跑到哪儿去!”

    薛克己连连点头:“一鸣说的有道理,带上几个刑讯追查的好手,随本千户去范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