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店家,来壶茶!”策马向东狂奔半日,到东井集镇附近的邱莫言,见了土路边的茶棚,这才停下来。

    店主是一对儿中年夫妻,闻言笑答:“好嘞!您请坐。”

    将马的缰绳系在茶棚店主,挂招牌的木杆处后。

    取下马匹上的两个水囊,邱莫言这才擦了擦汗,找了一个较干净的长木凳坐下。

    茶棚简陋的很,棚顶是茅草搭制的,这片儿沙子也多,风也大,只堪堪用草帘挡风。

    但许是开在商路上,竟然还有些生意,出了邱莫言,里面还坐着三四个人。

    她知道薛克己他们不会放过她,虽然其他七家的人也该死,可她明白,杀了范家亦是让他们有了防备,再动手就难了。

    邱莫言不怕死,可是周淮安的骨灰还没有带回安徽祖坟,也没有告知周伯父消息,她不能让周淮安成了孤魂野鬼。

    “客官,您的茶。”老板娘将茶碗和茶壶放在邱莫言身前。

    邱莫言点头致谢:“多谢老板娘了。”

    又将两个水囊递给她,道:“还要劳烦您将这两个水壶装满,就按两壶茶的价钱算吧。”

    老板娘自无不可,笑着接下了水囊。

    却听隔了一桌的客人大声道:“店家,结账。”说罢,此人便撂下五文钱起身牵马走了。

    闻声,邱莫言向那人看去,只见此人一身绿色锦衣,腰间挂了一个令牌。邱莫言瞳孔一缩,这是南镇抚司的人!

    透过风儿吹起的草帘,她察觉到此人动身的方向是北京,邱莫言猜测,或许这就是南镇抚司派给江彬的信使。

    见此人骑着马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邱莫言赶忙灌了一大碗茶,起身催促店家拿回了水囊,匆忙付了钱,驾马朝那人离去的方向奔了过去。

    到底还是耽搁了,足花半个时辰,邱莫言才看到这个锦衣卫。

    简单的观察了周遭的环境,除了百米开外的锦衣卫,再无其他人。

    路边树木稀疏,也没有河流,实非抛尸可选之地。

    但邱莫言没有犹豫,狠狠对着马儿的臀部一拍,马儿吃痛,加快了速度,冲向那锦衣卫。

    那锦衣卫听得马蹄声已然警觉,扭头一看,是个女子在靠近,见其一手摸向腰间的剑,知道不妙,便恶声道:“那女子!我乃朝廷南镇抚司锦衣卫,速速退去!”

    邱莫言不语,她知道杀锦衣卫等同造反,但债多了不愁,身上背着范府惨案的她,心情格外平和,知道决不能放任此人进京,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便利索的抽出了剑。

    那锦衣卫见状一声冷笑,干脆勒住马匹,下马拔出了佩刀迎战。

    见对方一副不将自己放在眼里的样子,邱莫言并未多想。

    在离对方还有二十步距离的时候,她也飞身从马匹背上一跃而下,整个人化作一道灰色匹练,裹着一缕寒芒,转眼便站在那人身后。

    而后伴着收剑入鞘的声音,这个锦衣卫便倒在了地上,再无声息。

    邱莫言伸手从他怀中摸出一封油纸包着的信件,打开一看果真是范永斗写给江彬的,心中舒了口气。

    将信封塞入背后包裹,想了想,又将这个锦衣卫的衣服和腰牌都扒了下来,拎着尸身远远抛到商路之外。又换上了他的衣服,大摇大摆的拍马赶往京城去了。

    “坐下,把它吃了,哀家给你护法!”江玉燕将小玉瓶丢给雨化田,命令道。

    见太后面有不耐,雨化田不敢在耽搁,赶忙坐在江玉燕面前的蒲团上,拿着那个小玉瓶,他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可太后既然让他吃了,他就不能拒绝。

    揭开瓶塞后,雨化田没有犹豫,直接将瓶中丹药倒入嘴中,入口即化,还不待他反应,丹田处忽的升腾起一股磅礴至极的内力。

    见雨化田面色惊骇,气息不稳,江玉燕斥道:“凝神静气,抱元守一!”

    雨化田已经明白江玉燕给他吃的东西不凡,来不及惊喜,专心炼化这股远超他自身的内力。

    引导真气游走,如同蛟龙入海一般,往日闭塞的任督二脉也被轻易冲开。

    江玉燕细观他的动静,听到噼里啪啦如同爆豆子一样的声音,知道他周身大穴已开,心中也是激动。

    又见雨化田头顶雾气升腾,化作三朵莲花,江玉燕也有些惊骇,这是突破小宗师才有的异象,雨化田竟是越过了天阶,直接到了小宗师初阶!

    待得雾气消散,雨化田缓缓睁开眼,突破的感觉十分美妙。

    但他来不及回味,就化坐为跪,对着江玉燕叩首,声音激动:“奴婢多谢娘娘辞药!愿为娘娘赴汤蹈火!”

    江玉燕点点头,含笑道:“短短数月,你便从八品升至小宗师,又有《葵花宝典》这绝佳功法相辅,江湖上,除了有数几个顶尖高手,就没人是你的对手了!”

    “奴婢能有如今,全靠娘娘恩赏,娘娘恩情,奴婢永世不忘!”雨化田面上带着激动的红晕,满眼都是感激。

    无怪雨化田如此说,普通人的寿命也就六七十之数,可武人不同,练得九品,即可保一生无病痛之灾,活到八九十之数不成问题;

    而若进至人阶,寿数便有一百岁;

    地阶一百二十岁;

    天阶一百五十岁;

    小宗师更有两百岁之寿,到了这步,就脱离普通人的范畴了,一个人养生得当,或许可以活百余年,可从没听说过普通人活到二百岁的,彭祖那样的是神话;

    传闻大宗师有三百岁的寿数,江玉燕自己就是大宗师,她最能感觉到普通武人和她自身的差距。

    如今这样的丹药她还有许多,仅仅用于自己突破实在太傻。

    若是日后签到都可以送这样的宝贝,配合那些顶尖功法,或许她可以批量制造出一批只忠于自己的高手!

    给她一百个这样的雨化田,她就能直接灭掉女真!

    到时候,天下间还有她江玉燕需要顾忌的人和事吗?

    江玉燕心想。

    “娘娘,锦衣卫同知许显纯来了。”远远传来杨金水的声音。

    江玉燕一愣,咽下了要说的话,扬声道:“宣他过来。”

    许显纯是自个儿过来的,看到坐在江玉燕面前还面带红晕的雨化田就是一惊,反应过来,迅速将头垂的更低,单膝行礼道:“锦衣卫同知许显纯拜见太后娘娘,恭请娘娘金安。”

    江玉燕伸手虚扶,道:“哀家安,起来说话吧,过来什么事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