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许显纯神色严峻,掏出一封信,递给江玉燕道:“娘娘,江彬勾结范永斗意图谋逆,被臣截下了证据,还请娘娘察验。”

    “呈过来吧。”江玉燕淡淡道。

    她其实很是怀疑许显纯的说辞,许显纯和江彬不对付,也许是许显纯为了排除异己,刻意针对江彬进行构陷。

    雨化田站起身,接过信件,又跪呈给江玉燕。

    水葱一般的手指接过信件,封面写着锦衣卫都指挥使江彬亲启,信被开过封,江玉燕娥眉一挑。

    许显纯见状,忙补充道:“臣查到江彬和范永斗是姻亲,这些日子便一直监视其动向,其下属南镇抚司多位千户百户亦与范永斗有所牵连。

    此封信件是一名叫邱莫言的女子,劫杀南镇抚司驻大同锦衣卫而得,因锦衣卫佥事田尔耕亲自带队于京郊围剿,被臣等察觉后救下,便将此信交于了臣。”

    “哦?”江玉燕微微歪头,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道:“邱莫言?这个人是周淮安的同党吧!”

    许显纯心中一惊,邱莫言已经在北镇抚司交代了自己的干系,可他没有派人禀告给太后啊!是太后在北镇抚司有其他的耳目,还是东西二厂在北镇抚司插了探子呢?

    额上逐渐冒出细汗,许显纯躬身道:“回娘娘的话,这邱莫言确实是周淮安未过门儿的妻子,但并未参与劫法场一事,周淮安之同党,已被千户陆文昭带队在大同与察哈尔边境处,尽数砍杀。

    此女前往大同,本是为了带周淮安的骨灰回乡,葬至周家祖坟。

    却不想撞见了南镇抚司千户薛克己与范永斗之间的勾当,在拿回骨灰后,她将范永斗及范府亲眷一并刺杀。

    因此遭到薛克己等人的疯狂扑杀,只得一路乔庄打扮,耽搁了半个月,方才将信交到臣手上。”

    江玉燕点点头,接受了许显纯的说辞:“倒是难得的情义双全。”

    问清楚了来路,这才抽出信件,细细看过内容后,江玉燕怒气勃发,冷哼一声道:

    “范永斗!真是好胆色,竟敢撺掇江彬下毒谋害于哀家!”她没有再怀疑许显纯,范永斗的私章就这么红彤彤的印在这纸上,总不能是萝卜刻的吧!

    “说说吧,你这些日子都察到了什么?”江玉燕站起身,弹了弹衣袖。

    “范永斗家中嫡支被杀后,其余七家动作频频,与多位山西官员和将军往来,山西境内官员,上至总督,下至吏员,超三成之数已被八家收买。

    另外,辽东数位将官也被其收买,这些人被用于联络内部叛军,以及在军中进行策反、暗杀、造谣等任务。”许显纯禀告道。

    江玉燕嘲讽道:“三成之数,山西等于是鞑靼和后金的跑马场!”

    她语气冷凝,眼带杀气:“只是嫡支太便宜他们了,这八家,都赐瓜蔓抄吧,这样无国无君之辈,活着也是对我大明无益。

    安边伯许泰世代忠勇,着其率五千府军前去大同围剿范永斗、王登库、靳良玉、王大宇、梁嘉宾、田生兰、翟堂、黄云发这八家汉奸之九族,就地格杀!

    至于官员”江玉燕暗自咬牙,这是泼天的大案,八家商户杀了就杀了,可是这些官员还需内阁再议。

    “兹事体大,需得审议过后再行发落,你列个名单,呈上来吧,等许泰将人捉拿进京,便交由内阁、锦衣卫连同三法司会审吧。”

    “谨遵娘娘懿旨,微臣这就去办。”许显纯应声。

    “慢着,你急什么?江彬的处置还没下呢。”江玉燕似笑非笑道。

    许显纯脸皮厚的很,依旧一副正色:“微臣失矩,叫娘娘见笑了。”

    江玉燕嗤笑一声,唤了杨金水拟旨:“锦衣卫都指挥使江彬贪腐无度,勾连晋商范永斗意图谋逆,证据确凿,着北镇抚司清查其党羽,江彬本人着凌迟,全部家资充入内帑,男丁悉数发配辽东充军,女眷充入教坊司。”

    念完旨意后,江玉燕略微停顿,仔细打量了一番许显纯,道:“许显纯,打现在起,你就是锦衣卫都指挥使了,不要再让哀家失望了。”

    许显纯等的就是这道旨意,他知道太后想要看什么,便不再压着自己的情绪,激动的叩拜:“微臣多谢娘娘提拔,愿为娘娘效死。”

    “嗯,起来吧,还有件事,需要你和雨化田办。”江玉燕决计还是批量催生一批大内高手。

    雨化田和许显纯相视一眼,齐声道:“请娘娘吩咐。”

    “你们二人下去后,雨化田从西厂筛出25名功力达六品以上的太监,许显纯也是,选出25名六品以上的锦衣卫,东厂也有25个名额,然后每人一瓶这个。”江玉燕指了指案几上的紫水晶盒。

    “这里面是上品天元丹,一枚可涨五十年精纯内力。”雨化田这才知道自己服下的是怎样宝贵的丹药,一时之间对江玉燕的大方,颇为震惊。

    许显纯倒是有些不敢置信,世间怎会有增长这么多内力的丹药呢?

    雨化田劝道:“娘娘,这丹药药效不凡,赐给我们实在太过浪费。”

    江玉燕摇摇头:“这丹药哀家还有许多,哀家如今已是大宗师,若不能窥得更高一层的境界,服用再多天元丹也是无用的。你们挑人时,记得选些身家清白,对朝廷有用之辈。

    东西二厂凡是内侍出身,皆修习《葵花宝典》,锦衣卫的话,南镇抚司习《九阳真经》,北镇抚司习《小无相功》。”

    二人先是诧异于江玉燕已是大宗师之境,又听得日后厂卫皆可习得高深内功心法,再不是以往的大路货色,更是震惊非常。

    太后既然恩赐,二人自然拜谢。

    只雨化田心中略为复杂,原本只有他自己得太后恩赏,如今却人人都有了。

    江玉燕没在意这些,挥挥手道:“行了行了,拿了东西赶紧走,一会儿派几个人过来誊抄功法,吩咐你们的事儿都好好办,这些赏赐都不会少你们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