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苏衍歌是真的怒了,江尘渡说的这一番话,无疑是说白了,这件事情,跟他脱不了关系。

    听起来是反问,其实是质问…

    江尘渡自然明白自己到底在说什么,但是没想到,苏衍歌居然会这么大的反应。

    “几日不见,苏小姐的脾气还真是日益见长。”

    江尘渡有些不痛快,可能是被如此对待,总觉得落面子。

    “那太子殿下觉得,我应该是个什么态度?

    我父亲被人栽赃陷害,如今你作为祈天的人,又站出来让我跟你一条线,不知道…你到底是有什么底气!”

    如果说之前还对江尘渡抱有好感,那苏衍歌现在就有多么的后悔,后悔自己遇人不淑。

    “我对你并没有恶意,只要你点头,你父亲我可以立刻就带出来。”

    江尘渡眼看她生气,心里也不舒服,但是事已至此,没有撤退可言,于是就想从她父亲的事情下手。

    “你觉得永夏的人,都是摆设?你怎么带出来?劫狱?”

    苏衍歌忍不住笑了,觉得他的言论,荒唐。

    “既然我能这么说就有自己的办法,这种事情你不用担心。”

    江尘渡似乎确实有什么方法,说起来也不像是在夸大其词。

    苏衍歌微微皱皱眉,莫不是在这皇宫之内也有江尘渡能够接应的人手,那这么说来这个人确实也有些可怕。

    不过目前看他这样说,苏衍歌心中还有一个疑惑未曾解开:

    “前些日子装可怜混到苏府的林漠,可是你的人?”

    听到这句问话江尘渡是愣了一下,倒也没有立刻回答,沉思一会儿才笑着看着她说道:

    “你既然这么问,心中也就这么想的吧。”

    依旧没有正面回答,但是这回答也跟说出真相了差不多,他并没有否认林漠这个人跟他有关系,那么是不是也代表着林漠所做的事,就是出自他所吩咐的。

    “所以你大费周章设计这一切,就是为了娶我?”

    若是目的在此,苏衍歌真的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或许你觉得看起来有些夸张,不过这也是我的真实想法,我只想娶你,既然你不同意,我就只能从你的家人下手,当然你放心,我不会对他们如何的。”

    江尘渡解释了一番,又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保证,听了苏衍歌是觉得一阵恶寒。

    这种话从他口中说出来好像十分的轻描淡写,甚至是微不足道,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把戏罢了。

    可是落在苏衍歌的耳朵里,只觉得这个人实在是过于偏执,甚至是可以说有些疯狂…

    为了娶一个女子,先是设计栽赃陷害,将他的家人送到天牢之中,而且罪名,洗不洗得清楚还另说。

    “你凭什么觉得,你做的这种事情,我就能跟你走?”

    苏衍歌凝眉冷目,直勾勾的盯着江尘渡,似乎是质问。

    “难道你不要救你的父亲吗?”

    江尘渡听到这种话并不生气,反而是笑了起来,反问。

    “父亲的事情我会想其他的办法,你还是死心吧。”

    就算没有之前皇上做吩咐的事情,苏衍歌也觉得自己绝对不可能跟这种人走的。

    “这种事情就算是查清楚的又如何永远会成为皇上心中的一颗钉子,这钉子一日不除,看着心里一日就不能安稳,就算是你们继续留在永夏,这名声恐怕也会受损不少吧,还待得下去吗?”

    江尘渡终于是有些着急了,直接逼近苏衍歌,沉声说道。

    “所以你就是非要将苏家搞垮,以此来要挟我?”

    苏衍歌真的是觉得这人不可理喻,将一个好好的家,想将它搞垮,让它的名声彻底的烂掉,让它在本来生活的好好的地方,待不下去。

    苏家的声望在永夏还是比较高的,就算是出了这种叛国的事情,不管真假也都会有人支持苏家,相信他们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当然了,不明真相的人还有很多,他们还是会很抵制的…

    现在主要是情况能稍微的稳一下,还没有那么糟糕,若是再让江尘渡从中作梗,恐怕这苏家是真的混不下去了…

    想到这里苏衍歌也并不示弱,直接迎上他的目光,狠声说道:

    “念你我相识一场,你还是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绝,那你在我心中的印象会一落千丈,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

    “我只想得到你这个人,所以你怎么看我我都觉得无所谓。”

    江尘渡眉眼含笑,看起来温柔之至,可是说的话却是十分的变态。

    “为什么一定是我?得到我有什么好处,你得到我我会恨你一辈子,这样的日子你会开心吗?”

    苏衍歌竟觉得一时语色,他根本就不把这种威胁放在眼中,甚至觉得根本无所谓,影响不到他的想法。

    “你救了我,我就要报答你。”

    江尘渡说这句话,倒是十分的认真并且诚恳。

    “这件事情早就已经抵过去了,你帮我从小贼的手中要回和包,我帮你医治你身上的病我们已经两清了,你莫要拿这种事情当做借口。”

    苏衍歌现在是气的身上都有些发抖,是抑制不住的愤怒。

    怪只怪当年自己太单纯,随随便便就能相信他是个好人,本不想对这世间的人抱有太大的恶意,却没想到刚好这坏人就被自己给碰上了…

    “我帮你是因为钱财,你帮我,是为性命。

    这两者根本没有可比性,命只有一条,既然你救了我这条命,那我就必须报答你。”

    江尘渡不以为然,依旧说着这样的话,并且十分的坚定。

    “如果你的报答就是这样做,那我真的后悔,我当年多管闲事…”

    苏衍歌真的觉得自己也是愚蠢至极,却一切的一切都是连锁反应吗?自己当年认为的举手之劳却带来这么多的麻烦…

    苏衍歌说这话的时候,眼眶都有些微微泛红,想起来因为这件事情自己所要付出的代价以及苏家所要付出的代价,还有这之前过往的种种,她突然都觉得很不值得。

    她并不因为救人一命后悔,她是因为这个人刚好是江尘渡而后悔。

    就是当年救的这个人,不是江尘渡会不会有所转机,会不会苏家就不会遭遇现在所经历的事情?

    还有自己身上的什么命格,感觉都很荒唐…

    这些事情夹杂在一起,苏衍歌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只觉得十分的委屈,倔强的看着江尘渡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绝对不可能嫁给你,如果你执意如此,我救你一条命,如果非要报答,那我就用我这条命还给你。

    我现在只想跟你两清,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的瓜葛。”

    看到苏衍歌微微泛红的眼眶,江尘渡还是被震慑到了的。

    本来以为按照她的性子,可能会责怪自己,可能会对自己发脾气,但是没想过她会哭。

    而江尘渡说的这些强硬的话,也并非是出自他本意,只是看到苏衍歌这么的抗拒,他就觉得有些生气,所说的话,就不按自己先前想的那么来了…

    他现在说的话完全是自己一时上头而毫无意识说出来的,并不是先前想好的说辞。

    他先前在想先将苏衍歌的情绪稳定住,先哄着她,只要她松口同意嫁给自己,那么一切都好办。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不明白为什么就觉得非她不可…

    他也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当时温城的事情结束之后,当时他在刑场劫走犯人的时候,当时的场景…

    苏衍歌,护着陆之安的态度,都觉得深深的刺痛了他。

    明明自己比陆之安更先认识她,就是因为相处的日子太少了吗,所以没有产生感情?

    突然觉得自己也可能是在赌气吧,就觉得这人必须是自己的!

    可能是连带着看陆之安不顺眼,所以就想争这口气,再加上苏衍歌的性格,都让她觉得十分的难以自拔…

    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温柔是不会骗人的。

    所以他也是想保护苏衍歌,他就想让苏衍歌待在自己身边,好好的保护她。

    所以他派人设下这么一个局,派人去陷害苏家的老爷,一切的一切确实都出自他手,都是他安排的。

    可是他这么做的目的完全是为了苏衍歌,可是现在看起来好像自己惹的苏衍歌更加反感了。

    对上苏衍歌倔强的眼神,江尘渡突然觉得有些心虚,而且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这种气氛维持了大概几秒钟,江尘渡才喃喃小声说道:

    “我只是想更好的保护你…”

    “保护?保护什么?你是觉得我苏家散的不够快?”

    虽然苏衍歌并不想在他面前掉眼泪,可是就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说这话的时候眼泪就往下落了。

    “不是的。”江尘渡有些着急,似乎是想解释什么:

    “你呆在陆之安的身边受过多少伤?你如果待在我身边,我绝对不会让旁人动你一根手指。”

    “这些事情用不着你管,全都是我自愿的,你凭什么替我做主?!”

    苏衍歌,只觉得有些好笑,甚至荒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